正文 第十三章 戏子演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灰蒙蒙的魔法灯使舱内幽暗晦涩,腥臊的海风混合着桐油味儿,随着船摇摆动不安,混浊的空气中弥漫着莫名慌张和一分难言的凝重。

    赫尔墨斯仍然和往一样,抓住双翼蛇杖端坐在木椅上,神淡定从容。蛇杖上的翅膀不大安分地扇动着,似乎有些烦躁,“事既然已走到这一步,大家都说说看自己的想法,或许有什么对策……”

    教皇阿拉贡•基科眼神空洞,“尊敬的冕下,阿拉贡一切听从您的旨意……”

    “陛下,在这个位面,您是光明教廷最具有洞察力的领袖。到这个时候,您就不必过谦了。”赫尔墨斯微笑,强迫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歉意。

    确实,造成现在这个局势,神之子不得不承认自己指挥失当,低估了人的复杂。原本在帝国的节以强劲的姿态带走异端石头,即挽回了被拒婚的名誉损失,又彰显光明神的强大和不可违抗——在高高在上的神明面前,卑微的愚民只能臣服和膜拜。

    哪知道最后时刻一个疏忽却被恺撒抓住,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该死恺撒,该死的人头税……”伟大的光明神竟然在充满铜臭味的煽动前溃败……这是耻辱!让光明神永远蒙羞的的耻辱!

    赫尔墨斯的眉梢又跳动了一下,对前几那遭万民唾弃的景象不堪回首。

    “事发之后的领袖……”阿拉贡•基科无声叹息,虽然听出了神之子的歉意,却没有任何高兴的神色,反而更加忧心不已。

    教皇沉默了一下,道:“尊敬的冕下,按照现在的况来看,我们和帝国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只有把它从这个位面彻底,才能洗刷羞辱……可是,帝国的百万大军又岂是一些神骑士所能抗衡?”

    教皇停顿了下,“就算勉强开战,那教廷势必损失惨重,动摇信仰根基不说,而且很难达到想要的结果……这,恐怕也正是恺撒所想要的局面。那时候,再无力对抗帝国的兵马,而联邦某些信仰并不坚定的国家可能因此蠢蠢动……教廷将陷入更大的危机……”

    教皇留给神之子一点思考时间,才缓缓道:“所以,阿拉贡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由光明神亲自出面,这样才能化浩劫于无形,而教廷也可以重新在帝国立足——毕竟,在万能、伟大的光明神面前,一切渺小都不敢存有二心。”

    赫尔墨斯默然片刻,微微摇头道:“让伟大的光明神出面……唉,真到那个时候,只能证明我等无用……谁愿意面对光明神的惩罚?”

    一众主教和神骑士面面相惧,道格拉斯眼中目光闪动。

    “只要光明教义能重现奥塞罗,阿拉贡愿一力承担所有责罚!”教皇目光坚定地看向神之子。

    赫尔墨斯脑海里闪过宙斯那威仪的容颜,缓缓摇头。让光明神去和一个卑微的人类谈判……神之子相信只要自己一张口,就会立即化做尘埃消散——因为那只能证明一点,自己已经无用到及至,取消神格便是最好的结局。

    阿拉贡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沙哑的嗓音充满无奈,“教廷即不能和帝国宣战,主神又不能临格……难道任由光明信徒被帝国耻辱的从柯奥大陆上驱赶出去吗?请恕阿拉贡的言语有些冒犯,但这是唯一能避免战火的良策,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道格拉斯嘴巴动了一下,言又止。

    “战火……”赫尔墨斯似乎露过一丝不屑,随即微笑道:“尊敬的神圣骑士,您有什么想法只管说。作为光明教义的守护者,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您具有绝对的发言权。”

    教皇也兴趣盎然地看着道格拉斯,眼神迅速收缩了一下,尖锐的冷芒一闪即逝。

    神圣骑士似乎感觉到教皇的注视,稍微迟疑了一下,最终恭敬地对神之子施礼,道:“尊敬的冕下,道格拉斯认为还有一个办法……”

    “哦?快说说看。”体微微向前倾斜,赫尔墨斯的眼中充满期望。

    “那就是由您亲自率领临格的天使,突然降临巴洛丹莫,一举格杀恺撒等人,让整个帝国陷入慌乱……”道格拉斯的神态稍有些犹豫。

    教皇面色复杂地看着神圣骑士,“阁下似乎忘了恺撒一死,帝国必定会疯狂地复仇,那数万信徒的生命怎么保全?”

    “计划可在恺撒驱逐信徒之后举行……”神圣骑士回道,不过目光却避开教皇,观察赫尔墨斯的表

    “离开容易,可再想进驻奥塞罗传播教义就难了……”赫尔墨斯缓缓摇头。“何况,帝国更坐实借口,向光明教廷宣战。”

    “群龙无首,有什么惧怕?更何况有您和战斗天使坐阵,道格拉斯相信对方不堪一击!”发现神之子并无否决的意思,神圣骑士目光灼灼。

    “这与光明教义不符!”教皇看见赫尔墨斯有些动心的表,立刻抢过话头,“一旦开战,那只有战胜帝国,光明教义才可以在奥塞罗重现辉煌,绝对没有其他任何方法。可教廷要征服的是民心,而不是要征服国土!那必定会遭受所有人的激烈反抗!神骑士们如何能和一国之力为敌?那是十多万教廷最忠实的信徒!而不是筹码!!!”

    “尊敬的陛下,”道格拉斯微微直起子,终于坦然直视教皇。“为了避免骑士队伍的损伤,道格拉斯可以在冕下动手的同时率神骑士以声讨异端的名义迅速占领一地,然后由神之子冕下偕天使在当地临格……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在光明教义的感召下拿起武器,做征服帝国的先头军……”

    “以后呢?再由您出面收拾残局,甚至当上一个宗教帝国的王?”教皇讥讽道。

    “道格拉斯并没有想过,只想尽全力感召世人,让光明充满每个角落。”神圣骑士镇定自若。

    “您感召的不是教义,而是瘟疫!您会成为光明教廷历史上的罪人……”教皇阿拉贡的声音有些发抖,怒视神圣骑士。

    “史诗向来由胜利者书写。”道格拉斯轻笑一声,回转看向神之子。

    赫尔墨斯有些意动。

    不得不说,这计划十分具有吸引力!杀掉亵渎光明神的恺撒等军方首脑,再用帝国的人民对抗帝国……虽然牵扯的方方面面似乎暗了一点,可一旦成功,那就等于自己开创了个宗教帝国时代!

    这才是最重要的!

    战火……哼,那些卑微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史诗向来由胜利者书写!这是极具智慧的话,千年前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赫尔墨斯目光闪动,“这个神圣骑士的野心不小啊,他成为国王想必很有意思,如果再有个平衡权力的人……”

    神之子的目光在船舱内扫过,最后落在那个满头银发的主教大人上,微笑道:“尊敬的皮里主教,如果这计划成功的话,您会怎么做?”

    银狐皮里同样回避开教皇的视线,微笑面对赫尔墨斯道:“皮里只是个祭祀,对战争是个外行。皮里最大的愿望是和以前一样,尽心尽职地传播光明教义……那皮里就万分满足。”

    “那,现在只剩对面这个老头了……”赫尔墨斯满意的点点头,面向阿拉贡•基科,眉头皱了皱,微笑道:“尊敬的陛下,您看呢?”

    教皇默然不语,神态似乎突然憔悴,半晌,才睁开更显浑浊的双眼,道:“阿拉贡已经老了,这次回到神便是荣休之时,恐怕再难为教廷出力……不过既然现在还在其位,阿拉贡便要为教廷尽心到底!所以,我有个建议……”

    教皇看了看众人或期待或担心的神色,微微叹息一声,似乎下了个极大的决心,用力道:“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计划可行,阿拉贡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是觉得有个更好的人选去执行……”

    “谁?”

    “石头,”听见顺着海风依稀传来的喝骂声,教皇的脸上忽然露出微笑,“青衣•石公爵……”

    “这!这怎么可能!”神圣骑士吃惊地看向教皇,这突来的一招让他不知该如何招架。

    银狐皮里的眼睛稍眯,微思索后忽然一亮,看向教皇的目光中多了些敬畏。

    赫尔墨斯一愣,目光游移道:“哦?尊敬的陛下,您是指让他行刺恺撒还是率领神骑士进军奥塞罗?”

    “均可。”教皇又恢复睿智的神色,只是眼中暗淡无光,似乎并不愿这样,“恺撒和帝国对他只有欢迎,却没有戒心,无论哪一个,他都能轻易得手……我们只要适当给予配合,就能达到目的,而且避免光明神的名誉受损。”

    道格拉斯面色惨白地看向教皇,心里涌起一股乏力感,一种无法摆脱的压力让他仍不甘心地挣扎道:“可他怎么可能会为教廷出力……”

    教皇淡淡扫了道格拉斯一眼,嘴角露出讥笑,“您有选择,尊敬神圣骑士阁下,可他没有……”

    同样能达到这个目的,却又避免教廷的名誉受损……嗯,光明最适合的策略当然是纵,而不是直接参与,这比刚才的方法更有可行

    “和千年前一样,又是一个傀儡……有点老节,不过却很有效……”回想起那个邪恶的公爵这几天的表现,赫尔墨斯露出个微妙的笑容,轻道:“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石头这几天过的非常累,真的很累。

    几乎是一天到晚都在演戏。

    即要在眺望帝国方向时做出一副极度愤怒的模样,还要表现出那种牵肠挂肚的担忧,看到苔丝时流露悲伤和怜,面对教廷众人时却不甘和懊恼……

    再加上偶尔的歇斯底里和癫狂怒骂,颓靡和亢奋相混合的神态,把一个濒临死亡却又充满渴望和绝望的人演绎的活灵活现。

    “半真半假,真真假假,全真全假,张弛有度……”石头心里默念着戏经,忽然怒骂一句,“这真他妈不是人过的子!”又继续坐在船舷上发呆。

    不为别的,就为麻痹他们的神经,平安度过这段时间,在上火刑柱前找到带苔丝安全逃生的机会……活着,才有机会。至少,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

    他们没有杀了自己和苔丝用以泄愤,而是默默观望,甚至这几,苔丝也被偶尔带出甲板放风,还破例许和自己说话……

    这是怀柔政策!那就是说,自己最近的表演成功,教廷还想利用自己做事。用脚指头也能想的出来,那必定是针对帝国。石头知道它是教廷目前最想对付的敌人,而石头,也恰如其分地把想表现的东西表达了出来。

    石头不想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也没有精力推敲。他只知道一点,暂时死不了!那就意味着逃生的机会大大增加。

    石头要全力以赴地演下去,保证把这个机会牢牢掌握!

    按照航程推算,明天便可以抵达不夜之港,是骡子是马就看今了。石头正胡思乱想之际,忽闻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了……”

    风度伊人的赫尔墨斯、睿智从容的教皇、和颜悦色的皮里、深沉辣的神圣骑士一行四人向石头缓步走来,石头从四张一贯如此的脸中看出了些须异样,心道:“有门!”

    没想到最先开口的却是神圣骑士道格拉斯,只见他怔怔盯着石头,复杂的眼神中深藏着一丝极为怨毒的恨意,“石头大人,如果可以选择,您是想生?或是想死?”

    “活!”石头毫不犹豫。

    神圣骑士戏谑地道:“原来堂堂的帝国英雄只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也不过如此。”

    “老子还没活够,当然不想死。何况我有亲人待团圆,有朋友要陪伴,有恩仇等报偿……我凭什么想死?我也没脸去死。”石头毫不留地反击,“当然,这种感您体会不到……因为你一无所有。”

    “你!”道格拉斯面色铁青,猛地拔出利剑就要劈斩石头。

    石头嘴角一撇,不屑地转望向大海。“这是红脸,下面哪个白脸出场?”石头心道。

    果然,神之子没让石头失望,只听他轻哼一声,道:“住手,尊敬的神圣骑士,别让冲动蒙蔽了理智。”

    道格拉斯狠狠看了石头一眼,这才极为不甘地还剑入鞘。

    “尊敬的石头大人,教廷这次抓捕您,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说实话,既然光明神做主让苔丝下嫁,就说明对您足够重视……”赫尔墨斯微笑道,“如果苔丝和您没有任何瓜葛,那么这个拒绝只会让人一笑了之,毕竟神明也不能强迫一个人迎娶他并不喜的女人为妻,是吗?”

    神之子说着,渐渐露出痛惜的神,“可惜,您的拒绝让光明神觉得受到了侮辱……因为您并不是不她,甚至你们已经有了的结晶……可您宁愿遗弃深的女人也不肯听从光明神的呼唤……别说是神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父母也绝对接受不了您这样对待他的子女。石头大人,您说对吗?”

    从表面上看,这件事确实是石头不对,弄大了别人家闺女的肚子却始乱终弃,那家长出面惩治他实在无话可说。

    石头心知肚明他这是为了下面的话做铺垫,仍然配合着点了点头,道:“事的原因石头已说过,在下并不是不能接受苔丝,实在是不喜欢教廷的一些行事方法,也不愿接受强迫——石头生如此。”

    “正因为我们了解您的格,所以这次才不得不采用下策,强行把您从帝国带出来……目的还是要给苔丝一个名分。”赫尔墨斯语重心长,满目痛心地道:“谁也不忍心看见圣洁高贵的苔丝就这样成为世人的笑柄。我们所做的,只是尽一个家长所能,希望子女幸福而已,也希望您能理解。”

    “你就扯吧!”石头心里不屑,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道:“您的意思是……”

    “教廷从来没有把您看做成异端,那只是一个借口。”银狐微笑接过话语,口气无比诚恳,“还是想您和苔丝完婚,给她一个幸福,就这么简单。”

    “说得这么简单,那要我做的事就决不简单!”石头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面上露出震惊的神色,道:“虽然当时拒绝,但那只是因为在下为帝国官员,而三年人头税一说更是让石头无法选择——否则,那将成为全民公敌。但那时,石头并不知道苔丝已有孕,不然,就算于全世界为敌石头也浑然不惧!”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无法怀疑——这小子连光明神都敢羞辱,还会怕什么!?

    石头顿了顿,道:“说实话,石头并非无之人,也从心底知道,这件事石头对不起苔丝,对不起光明神,也对不起各位的厚……所有才甘愿放弃反抗,接受审判。否则,只要石头稍有不愿,我想,石头这会甚至在府中和儿调笑。”

    众人点了点头,公爵府的实力足以和他们对抗。

    “但如果真的那么做,石头便不是石头!”石头忽然站起,朗声道:“石头既已安排好亲人手下,自然要舍命陪苔丝,以报答佳人厚,否则,石头又何面目立于天下!”

    “石头死不足惜,可又怎忍心让苔丝和还未出世的孩子受到牵连……”石头面色一黯,悠然道:“可今天,我感到十分惭愧……没想到光明神依旧垂与我,并不计前嫌地把苔丝下嫁……”

    该到自己表态的时候了,不然就太不通时务。能留住苔丝的命,就有机会带她出逃,只要她母子平安,哪怕光明神亲来,老子也要斗上你一斗!

    不就是说谎吗?这本事我可随手捻来。

    石头心里暗笑,默然片刻,忽然猛抬头,道:“石头好话不会说,只知道如果真让我和苔丝圆聚,那石头必定誓死回报光明神!”

    赫尔墨斯微微一笑,风度优雅地挥了挥手,道:“石头大人不必如此,您既然有心,后能顺手帮教廷一两个小忙,便不辜负光明神的一番意。”

    “就说没这么便宜。”石头心里暗骂,不过又一乐,“反正大家都是演戏,不同的是老子演到一半,就会寻机会携美退场,你们等着救火吧……”

    想到这里,石头神色一正,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光明。”

    神之子闻言一愣,仔细品位了一下,笑意难以掩饰地绽放,“那么,从今天开始,就请石头大人好生照顾苔丝……”

    是夜,石头拥着苔丝在船舱内坐看明月,温随着船的起伏漾在周围。

    二人沉醉在这难得的欢娱之中,却听的舱门外轻敲两下,一个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

    “外面夜黑浪大,石头大人,能和您谈谈吗……”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