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困兽囚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赫尔墨斯看着来到自己前的石头,微笑道:“公爵大人,得罪了。在接受审判之前,我必须封印您的武力,这是规矩,请原谅。”

    石头淡然一笑,“请便。”

    神之子面露歉意,抬手虚空划出了一个白色的网状图腾,根根网线上充盈着皎洁圣力,在阳光下泛起神圣光辉。随着神之子念念有词,光网飞到石头的前,悠悠坠下,把石头如同个粽子般紧紧裹住。

    石头没有任何感觉,只见光网越勒越紧,逐渐渗进他的皮肤,体慢慢暗淡下来。

    赫尔墨斯道:“这是能封印一切斗气和魔力的神圣束缚,发作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当然,只要您不妄动武力便没事。”

    石头丹田运气,异能畅通无阻,心头大定,不属于斗气、魔法任一属的小狗喘气还真是好东西。眉头却微微一皱,作出强力忍受痛苦的模样。

    神之子表戏谑,话语却带着深深的自信道:“石头大人,最好不好逞强体验,斗气越强,束缚力越大,越会遭受更多的痛苦……请跟我们走。”

    石头显得有些沮丧,默默夹在众中间向龙江大桥走去。

    却听到公爵府传来一阵人马奔腾之声,众人立刻把石头和圣女团团围困,摆出战斗姿态。

    围观的民众们早从把公爵府包围的五百精骑那里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接着天使降临和平民爵爷还没举行婚礼就黯然出走更让所有人吃惊,这到底是怎么了?

    只见从府中涌出山丘、草浅浅众人,来到教廷众人面前分两路站定,当中走出面色铁青的海伦,她冷冷地注视着赫尔墨斯等,道:“今教廷阻碍我和公爵大人的婚礼,让海伦和爵爷蒙羞,让帝国受辱,这笔帐,我会和你们慢慢算。”

    说完,满含歉意地对周围民众一鞠躬,道:“由于教廷指正公爵大人是异端,要把他带回世界之颠接受审判,所以婚礼不得不无限期压后……各位请回吧,谢谢……”

    “光明神在上!”民众们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爵爷绝对不是异端!这究竟是为什么啊?大伙都在等待婚礼开始呢!”

    海伦闻言眼睛一红,显得楚楚可怜,委屈无奈地道:“因为我们的英雄让他的人——圣女有了孕,所以教廷就裁定爵爷为异端,婚礼暂时取消……”

    海伦泪眼婆娑地看了石头一眼,深款款地道:“爵爷,海伦等你回来……”说完,掉头掩面泪奔进府。

    草浅浅等人随后跟上,回头怒视教廷一众,狠声道:“爵爷要是少了一根头发,定要你们好看!”

    咣当!

    公爵府大门紧紧关闭,门外一地的疑问。

    “漂亮!”石头狠不得冲进去把海伦抱在怀里死劲亲上一口,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也只有这个妖精才能想到用高明的政治手段还击!

    果然,民众们的议论声渐渐拔高,瞬间达到一个顶点!

    “英雄和圣女……那是多么浪漫的事啊!怎么能裁定他们是异端!?”

    “太无理了!难道我们殷勤等待的婚礼就这样在教廷的搅和下变成一场闹剧吗!?”

    “婚礼取消?那我们三年的人头税怎么办?”

    “难道人的肚子比帝国所有人的肚皮更加重要吗!?”

    “还我婚礼!还我人头税……”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愤怒的民众把教廷众人团团包围,指责、喝骂不绝于耳。

    众气得浑发抖,堂堂的光明神子一向受人膜拜,何时尝受过被一群低的平民指着鼻子漫骂!?却又偏偏不能发作,哪怕狠不得降下神威把这群无知的愚民清扫一空。

    赫尔墨斯强带笑容,对民众们解释道:“各位忠实的信徒,请相信光明神绝对不会无端审判公爵大人,确属事出有因。而且现在只是让大人接受调查,并不是……”

    民激愤的众人哪里听得进他那慢条斯理的罗嗦,吆喝声越发响亮:

    “放掉公爵大人!”

    “大人和圣女的不容玷污的!”

    “还大人一个清白!”

    “还我三年人头……”

    教皇、主教、祭祀们苦口婆心地向周围民众解释,却被越来越愤怒的呼喝狂潮掩盖,收效甚微。

    道格拉斯等护教骑士望着越涌越密、神越来越激动的民众,双手不觉抓紧武器,以防。

    石头一脸无奈、委屈地望向周围,眼里尽是同和绝望——他当然知道这眼神会有多大的杀伤力。

    满腔愤慨的民众终于爆发,不少人带头冲向教廷,接着后面一涌而上。石头分明看见那几个带头人背后的背后有人黑手暗暗伸出,那手法分明是来自汉族武馆的隔山打牛。

    “仓啷!”一声,道格拉斯等人抽出武器,紧紧护住后的祭祀。

    “天啦!教廷还要砍人——”惟恐天下不乱的人比比皆是。

    义愤填膺的民众们愤怒到了极点!玩命扯拉教众们的武器,其中黑拳、脚尽对神骑士们的脸上、下体招呼。

    神骑士们怎肯遭到如此羞辱,奋力抢夺自己的武器,无奈在不用斗气的况下,一个人又怎么对付得了来自上下左右的扯撕、黑手?终于有人不堪忍受视逾生命的武器就此落在暴民手中,用力扯拉中,“扑哧!”利剑染血。

    “不得了啦!教廷杀人啦……”

    爆怒的民众们更加疯狂,血光在挣抢中飞溅。

    外围的人挤不进去,只好从地下拣起杂物,向众人头上扔去,只见漫天的石子、果皮飞舞。

    石头耳朵一动,看见几个石子夹在果皮之中对着天上的鸟人电而去,心里暗乐。

    果不其然,那些高高在上战斗天使怎肯被下的人类羞辱,领域之力一张,投掷来的杂物被阻挡在外。却没想到有几个凌厉的石子依旧破空而来,一时大意躲闪不及,吃个正着。

    虽然不痛不痒,但那几个卑鄙的石子上分明带着难以分辨的污秽,洁白的翅膀和衣服上溅上朵朵暗花……

    高贵的天使们何时受到如此羞辱,终于大怒,一股狂风涌起,呼啸着向石子出没的方向卷去!

    只听惨叫连连,狂风席卷之处,民众们被抛跌起落,摔死摔伤无数。

    教皇阿拉贡•基科长叹一声道:“事态已经不受我们控制,神之子冕下,请火速向码头前进,迟则生变!”

    赫尔墨斯往面对的都是彬彬有礼的贵族和信徒,哪有和低层民众打交道的经验,这帮说不得、打不得、杀不得的民早让他厌烦之极。闻言道:“请教皇陛下带路。”

    阿拉贡•基科微张领域之力,一堵洁白的气墙温和却又坚决地把所有民众缓缓推离,众人向码头方向前进。

    赫尔墨斯等人见状,也学着教皇张开领域结界,一幢圣力流转的透明气墙把众人包裹在内,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光茧,在人群中缓缓开一条通道,仓促前进。

    爆怒的民众怎肯轻易放过他们,虽然对结界无可奈何,但果皮等杂物仍旧向光茧投掷而去。

    果皮们拖曳着抛物线落在透明的结界顶上,微微起数个涟漪,虚空悬浮一会,又慢慢顺着光滑的壁垒滑落。

    即愤怒又好奇的民众们哪见过如此景象,于是果皮石子等杂物甩出更大的力度对着光明教众投掷而去,引起阵阵惊笑、怒骂——果然亲自参与讨戈比只看闹要有趣了许多。

    “光明神在上,原谅这帮受到鼓惑的民吧……”赫尔墨斯不堪羞辱,闭上眼睛默念。

    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纠合在一起,参加到投掷大军中,倒也其乐无穷。

    石头强做哀伤,心里那个乐啊,“教廷啊教廷,你也有今天……等着吧,好戏才刚刚开始。盏茶之内,恺撒要是再不出现,那他就愧为舞台之王!”

    果然,远处传来滚滚蹄声,大队人马来到众人面前。民众们自觉闪出一条道路,恺撒面色冷地跨步而出,目光闪烁。

    教皇暗叹一声,要遭。

    果然,恺撒一挥手,周围的嗡嗡声瞬间消失,大帝昂首面对教众,冷然道:“尊敬的赫尔墨斯冕下,这是怎么回事?”

    赫尔墨斯一怔,微微动怒,“尊敬的陛下,光明神子在帝国受到如此羞辱,而您,却问我怎么回事!?”

    恺撒轻笑,“请原谅我的卤莽,来人,把死伤的帝国公民抬上来!”

    一会工夫,数十具活生生摔得血模糊的尸体和残臂断腿的民众出现在众人面前。公民们看到眼前惨景,纷纷咬牙切齿地看着光明教众。

    教廷众人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后果,面色惨白,赫尔墨斯眉头一皱。

    “那么,尊敬的神之子冕下,现在请您告诉恺撒,这是怎么回事!?”大帝死死盯着赫尔墨斯,一字一顿地道。

    神之子恢复正常,淡然道:“任何使光明神遭受羞辱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哦?”大帝眉头一挑,忽然道:“司法官,根据帝国法典,无辜格杀帝国公民,并使数十人致死、致残,该如何处置?”

    “回陛下,主犯当斩!帮凶视节轻重斩首或贬为奴隶。今数十位帝国公民在光天化之下,在帝国传统节之期无端被杀,数人致残,乃属千年来帝国第一大案!是对帝国最大的羞辱!所有凶手不杀难平民愤!”

    “尊敬的赫尔墨斯,您还有什么话要说?”恺撒神色如常。

    “尊敬的陛下,如果赫尔墨斯没听错的话,您,是要处决我?”神之子轻蔑地看着恺撒,一百多个战斗天使也发出阵阵讥笑。

    唯教皇等人却显得忧心仲仲。天使和神明可以股一拍随时走人,可剩下的烂摊子却要交给教廷处理……

    恺撒哈哈大笑,环顾四周,嗓音充满威严,“今天是帝国传统佳节,是个大好的子,恺撒嫁妹,公爵娶亲,帝国将三年免税,阵亡将士双倍抚恤,大赦天下,本应当举国欢庆……”

    “而您,光明神子!却籍口公爵大人是异端,强行阻止舍妹的婚礼,让恺撒颜面扫地,恺撒忍了;让阵亡将士的抚恤落空,官兵们忍了;减免三年税收落空,公民们忍了;赦免落空,囚犯们忍了!可你们……却变本加厉地当街击杀无辜百姓!你们视帝国的尊严何在!?你叫我怎么忍!?”

    “难道光明神权就临架帝国之上吗?难道帝国的公民就任人宰割,不能将凶徒绳之以法吗?你们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忍!?帝国能不能忍!?”恺撒怒吼!

    “决不能忍!”

    “交出杀人凶手!!”

    “光明教廷滚出帝国!!!”

    万民怒吼!

    “你们……”赫尔墨斯何曾受到如此羞辱,面色青白地指着恺撒等人,“你们全都是异端!都要受到光明神的审判!”

    天上的战斗天使们唰地亮起五彩光华,狠狠地注视着下面这群卑微的生物,恨不得杀完他们以洗耻辱。

    恺撒嘲笑道:“难道维护帝国的尊严就是异端?难道为无辜受难的公民找回公道就是异端?既然是这样……”

    恺撒顿了一顿,威视教廷,突然大喝一声:“那恺撒宁愿从此没有信仰!奥塞罗从今起,全境驱逐光明教廷!违抗者,杀!盲目信仰者,杀!”

    赫尔墨斯怒道,“恺撒!你敢!?你不怕光明神的惩罚吗?”

    “惩罚?哈哈……”恺撒怒极反笑,“你们在屠杀公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帝国的惩罚!?你们视帝国的法典何在!?今天只要有任何一名帝国公民受损,那就用百个光明教众的命偿还!来人,捉拿杀人凶徒!反抗者就地斩杀!”

    “是!”军队排山倒海般向众人冲击过来!万民呼声如潮。

    “异端!全都是异端……”赫尔墨斯嘴唇哆嗦着,正要下令杀死恺撒,不料被教皇一把拉住,阿拉贡急道:“万万不可,冕下,您这一下令,虽然可以洗刷耻辱,但帝国数十万信徒怎么办!军方肯定会迁怒于他们!而他们如何能抵挡帝国的铁骑?教廷在帝国千年来打下的根基岂不是毁于一旦……冕下三思啊!”

    赫尔墨斯瞬间想起宙斯那威仪的容颜,醒悟今自己在最后关头时掉以轻心,乃至全盘失算,不打了个哆嗦,长叹一声,“走……”

    在百多道领域结界复合之下,再强大的攻势也只落个雷声大、雨点小,众人头顶光壳,灰溜溜地向码头撤退。

    公民们真心痛恨的有之,乘机起哄的有之,紧随着军队追上去喊打喊杀,大呼过瘾。直至一伙人狼狈地蹬上舰艇,遥遥远去,这才兴奋地放声高呼:“奥——塞——罗——”

    石头站在船尾,望着龙江大桥渐渐远去,沸腾的心也逐渐冷静下来。

    不得不说,恺撒乃千古一帝!

    紧紧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借万民之口狠狠打击光明教廷,从而以正大光明的理由驱散帝国境内的教廷一系,师出有名。皇权和神权之争终于进入白化。

    石头甚至肯定,恺撒在婚礼上被教廷羞辱,却装作愤怒不堪的样子借机早退,是故意催长教廷一众的傲气,使其对帝国产生轻视之心。

    人一骄傲,难免犯错,恺撒这点做得非常成功。

    从此,教廷不能在帝国堂尔皇之的行动,那对草浅浅、海伦等人来说,等于多了分安全的保证。这是石头最为高兴和欣慰的事。

    可接下来,石头却要面对更大的危机。

    教廷今受到这么大的羞辱和打击,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相信自己已是他们的眼中钉、中刺,千刀万刮也难泄他们的心头大恨!

    石头现在面临的关键问题是:该怎么做才避免被他们立刻杀掉泄愤,才能保证苔丝平安。

    活着,才有机会带着苔丝逃出生天!

    而经过这一闹,从现在开始直到上火刑柱的那一刻,再想找机会带着苔丝逃跑可就千难万难了。这一路茫茫水域,是自己的最佳逃生机会,可有孕在的苔丝怎么办?让她和自己一起潜水?笑话,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少受那份活罪。

    石头也绝对不会扔下苔丝独自潜逃,否则,当初就不会承认孩子是自己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段路上保住小命,到了世界之颠在见机行事。

    “到底该怎么办呢?”石头的脑筋急剧开动……

    “公爵大人,现在您满意了吧?”赫尔墨斯和教皇等人从甲板上向石头走来,嗓音恻。

    “满意!?”石头忽然怒骂一声:“我他大爷!”

    众人一愣,没想到这异端不但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竟突然如此粗鲁,激动非常。和众人想象中的况差异太大!

    教皇疑惑地看着石头,浑浊的目光复杂难明,“不知道大人为何如此震怒?能一解阿拉贡的迷惑吗?”

    石头仰天长叹一声,十分黯然,“尊敬的教皇陛下,以您的了解,石头一生对什么看得最重?”

    教皇微一思索,哑然道:“应该是您和精灵的感,不知道阿拉贡说的对不。”

    石头点了点头,“完整的说应该是亲,石头这一辈子对亲人看得最重。初至帝国时在圣龙广场所发的血誓陛下应该知道吧?这也是在下在公爵府极力阻止手下和教廷冲突,坦然承认苔丝怀的是我的孩子的原因。”

    “因为,他们都是我的亲人,石头此生决不许任何人伤害我的亲人!”

    众人点头,这次能不费吹灰之力拿住石头这个异端,可以说就是抓住了他这个弱点,否则,哪里会如此顺利——只是在最后才功亏一篑,但有始至终,石头没做一丝反抗和乘乱逃跑举动。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极重意的男人。

    “可这和您的愤怒有什么关系……”教皇继续思索,浑浊的眼神渐渐清晰,似乎发现什么。

    “什么关系!?”石头爆怒,“今天事的起因是因为石头不错,可恺撒这老儿怎么能用这个理由和你们开战!?那不是全帝国信徒都将迁怒于我的家人!?老子的一帮孤儿寡母后在帝国怎么安生!?”

    “我怎能不怒!?你们说老子该如何不怒!?要是他们有个三长两短,石头死不瞑目……”

    石头暴跳如雷,对着帝国的方向破口大骂。心里急念阿弥托佛,灵不灵光就看这一招了,愿菩萨保佑……

    教皇和神之子互相使了个眼色,众人转,默默离开,任由石头骂声不已。

    石头嘴里脏话连篇,心里偷偷松了口气,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