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突遭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吱——”笨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从影深处慢慢走出一名全副武装的亚马逊女战士。那女战士全副披挂,紫金色的板甲斜挎半个膛护住左边的,下紫金雕花束弪护腿,手护臂,头带板甲护面,提着长枪、塔盾,全笼罩在一朦淡淡的紫色光雾中,对着众人近。

    “战神武装!”极度灵敏的亚马逊战士只穿皮装,板甲需要太多的负重,并不适合在丛林里游猎。已经熟知亚马逊一族特的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有传说中战神遗留下来的装备,才能被顶尖的亚马逊战士披挂。可一旦装备上之后,便是接近半神的存在。

    那女战士目光灼灼,坚定地望着石头,眼中竟是滔天战意!

    最为奇特的是她右边的竟然完全切除,硕大的疤痕露在外,另人瞩目惊心!而右胯之侧,则多了个圆滚滚的黑色皮囊,内里不知何物。

    作为战神的后裔,只有把全部心奉献给他的亚马逊女战士才能获得割洗礼,摆脱的累赘,从而装备战神武装,使用战神之力。

    城外所有的人均眉头一皱,强者的感知告诉众人,眼前人深不可测,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所见到的人类最强对手!石头忽然明白门隆为何放弃与自己对战,敢他把实力最强悍的对手留在最后。

    那女战士来到石头前五步站立,目光炯视对手,除了战,还是战!

    “您是?”石头轻声试探。面前人的影似乎有点熟悉

    那女战士的目光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又回复高昂战意。

    看到老大好像有点分心,山丘忍不住轻咳一声,似乎在提醒什么。石头心里明悟,摇头甩开杂念,当务之急是赢得对手,把精灵解救出来。

    “管她是谁,打倒再说!”想通了这点,石头瞬间斗志昂扬,手腕一翻,黑漆漆的折扇唰地打开,又嗖地合拢,对着女战士一点头,低喝道:“请!”

    那女战士的目光一触及黑扇,便再难分开,眼中露出万分复杂的绪,深深凝视着。片刻之后,视线才顺着手臂缓缓攀爬到那无眉邪脸之上,静静盯着,一动不动,却复杂莫名。

    石头脑海里瞬间出现“神明、王子、羔羊、毒蛇、地狱……”等等莫名景象,下意识地回避开那刺人心腑的目光,不觉中打了个战栗。

    突来一阵清风拂乱栗色长发,那女战士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目光陡然冰冷,两点紫色寒芒冲出护面,只听一声叱:“呀!”

    没有任何征兆,亚马逊女战士竟原地冲锋,躯化做一道紫色光幕,对着石头冲撞而去。长枪一,枪尖上耀眼的电光吞吐不定,直奔石头咽喉。

    一枪!

    简单直接的一枪!

    势不可挡的一枪!

    这简单一枪竟封死了石头的所有变化,唯有后退避开锋芒才是唯一活路。可一旦后退,将再也无法扳回劣势,必将遭到对手疯狂追击。

    这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对手!

    石头色变,却也顾不得许多,抖手挥扇拦在咽喉前,脚下一点,形如离弦之箭一般疾速后退。

    亚马逊女战士眼中杀意更盛,体震颤出无数幻像追击飞退的石头,枪尖上的紫色电光辗转流动,仍然刺咽喉,如影随形。

    依旧是洞金裂石的一枪!

    石头大孩,心知坚逾金铁的折扇也无法挡开这势如破竹的一枪!就好比用小石块去拦截洪流,石块虽然无恙,却肯定在那催朽拉腐的冲击下溃退。

    石头临危不惧,异能直灌脚下涌泉大形猛然拔高十数丈,如鹞鹰般冲天而起,向空中逃逸。这一番动作圆转如意,没有丝毫牵强之象。

    “好!”城下的观者深深捏了一把汗,见到石头虽然被那一枪迫的毫无还手之力,但看到他如此出神入化的法,无不开口称道。

    “叱!”亚马逊女战士一声怒斥,体如落叶随风,飘而起,枪尖上紫色电流兹兹作响,对着石头的脑后飞驰电逝。这一次枪击如电,比刚才的速度更加快捷迅猛。

    依旧如跗骨之蛆!

    一逃一追,一出一入均如行云流水般无懈可击。

    “好!”城上守军顿时发出一声喝彩。

    冷汗浸蚀湿整个衣衫,脑丘要在致命的威胁下甚至传来阵阵麻痒,石头知道再不摆脱劣势,必将是脑瓜洞开之局!

    手腕一抖,折扇唰地撑开,顺势拐出一道奥妙无穷的黑弧,飞向后的亚马逊战士。弧光过半后猛然提速,对着其露在板甲之外的小腹疾剖。石头的体却借手腕一震之力,如黑色大鸟般向左侧回翔。

    亚马逊女战士眼中怒意更甚,回收盾牌护住前,“当!”折扇磕飞。却从她的头顶上划过一道匪夷所思地弧度,如穿花蝴蝶一般对着她的后心割去!亚马逊女战士正待枪追击,忽然面色一变,翻臂把盾牌护在后心。

    “当!”虽然折扇的撞击力在盾牌的拦截下已显得微不足道,但却因连翻受挫打乱进攻节奏,紧追不舍的影微微一窒。

    而石头已飞逸在十步开外,似鹞鹰滑翔半空,只是去势漂浮不定,让人无从琢磨。

    板甲护面后闪过一丝嘲弄之色,亚马逊女战士盾牌一摆虚空画了个玄妙的图符,手中长枪一振,“哧!”一声咤,形划过一道紫色光轨,流星赶月般仍然对着石头的脑后刺!

    石头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背后剖空声大作,心里暗骂:“的熊,老子当年躲票友也没这么狼狈过!”脑海里正飞快琢磨对策,却见眼前金光大胜,虚空一阵扭曲之后,一威风凛凛的女武神凭空出现,长枪没有丝毫征兆地突然抵达自己面门!

    鼻头甚至感觉到那枪尖上的丝丝凉意!石头吓得魂不附体,一口突然浊气下沉,却灵机一动,狂催气海内小胭脂,体如万钧重石般从空中高速坠下!

    亚马逊女战士空中转体,头下脚上,“嗖!”地划过一抹紫金光雾又追击而至,枪尖上凝聚的电流若光茧般浓翠滴。

    细腻的白沙在眼前渐渐放大,石头心知这时候绝不能落地,否则一旦受阻便是惯穿之局!眼看就要触沙,石头忽然拧腰振臂,双腿疾收猛弹,脸侧贴在沙砾一滑而过,如鬼魅般横掠三丈开外,脚尖一点沙滩,又拔腿狂奔。

    看着猎物从眼皮底下活生生地溜走,亚马逊女战士激怒攻心,煞气几从板甲护面喷薄而出。手中长枪一点沙滩,矫健的躯在半空撑起一道紫色光华,翻对着惶若惊弓之鸟的背影电而去。

    原野上一黑一紫两道光影如风弛电逝般穿梭不息。每每就在紫光即将接触黑影的一刹那,黑影总是能做出匪夷所思的动作,迅速摆脱追杀;紫光似乎在灵活度上稍逊一筹,但胜在快捷如风,被黑影拉开的一点距离又瞬间补上。

    如此你追我赶,在原野上交织成一紫一黑雾状光影,却始终无法交汇。

    城上、城下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谁也没有见到过如此强悍的攻击力,更没有见到过如此灵活诡异的法,这种别开生面的挑战方式还是前所未见!不知不觉中都暗暗为黑影担忧,甚至希望永远不要被紫光追上。

    因为所有的人都明白,这绝对不是同一个实力之间的挑战。

    众人死死盯着镜中画面,活宝坐在毒龙的脑袋上,浑鸡毛倒竖,脖子伸的老长,鸡嘴差点就插进镜子里。

    不时被毒龙推开它的脖子,让镜中画面在眼前重新展现。龙爪捏的喀吧作响,巨大的龙睛时放大时缩小,龙尾拧成麻花形随着画面中的战斗状况左右摇摆。

    鸵鸡不以为意,鸡脸和龙头紧贴在一起继续盯着镜子,小翅膀死死抓住毒龙的两个耳朵,鸡脖子在不觉中又渐渐伸长。

    黑暗精灵无法保持以往那从容不迫的高贵姿态,莹玉紧紧扣住姐姐的胳膊,花容失色。

    镜影拥着莹玉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面色惨白。那轻轻抚慰妹妹的手势不如说是安慰自己。

    “就算你们出去,也救不了他,”胭脂默默看着原野上两道纵横翻腾的光影,微凝,才缓缓道:“只能靠他自己……”

    “为什么?”所有人同时侧首,盯着风华绝代的媚容颜,“她才做割仪式一天而已,我们四人随便哪个,都可以让他安全无恙。”

    从众人那激昂的表上滑过,胭脂慢慢抬头,目光似乎穿透遥远的距离,渐渐出神。后飘带翻逸的轨迹却慢慢僵硬,甚至发出惨烈的裂空声。

    “因为他们在观望,而我还没复原。冒然出动的话,”胭脂缓缓低头,把视线投在镜中,道:“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也包括他。”

    “所以,”胭脂的目光渐渐沉,“别出去。”

    “可是……”众人刚一张嘴,就觉得空间瞬时冰冷,顿时噤若寒蝉。

    众人的目光又回到画面中,心脏随着光影的翻飞越跳越高。却没有人注意到那刚才还充盈金戈意味的飘带似乎摆脱了什么重负,又飘逸如初……

    “越来越有趣了,获得您的传承的后裔却无法制裁一个人类,”波塞冬微笑俯视大地,“不得不说,这一步应子出乎我的意料。”

    “应该说,是那个人出乎我们的意料。”阿瑞斯轻笑,看着那无从琢磨的黑影,神色有点复杂,“人类上居然还有我们未知的东西,真想看看他有多大能量。”

    “意思是您要试试他的底线?”波塞冬的话语有些玩味。

    阿瑞斯没有回答这句话,依旧低头观望,神色不动,只是意态微显凝重。

    石头不能停,尽管他对这一边倒的战斗方式已经厌倦,却丝毫没有转迎战对手的勇气。他深深明白,那势若雷霆的枪击绝对不是自己现在能对抗了的!

    他只能逃跑,甚至不敢偷偷喘息。

    拼命的跑!

    快跑!

    绞尽脑汁、变化多端的逃跑!

    尽管气海中的小胭脂已经逐渐淡薄,可他别无选择。

    而那穷追不止的亚马逊女战士依旧契而不舍,在百般追击宣告失败后,原本挑战的意味已经演变成誓把对手毙与枪下才能不愧战神后裔的光荣使命。

    杀机充盈整个原野,可谁都无法阻挡这种局面。

    在石头又一次飞弛到草浅浅等人边的时候,亚马逊女战士甚至看见那几个绝美精灵对前者深深的担忧之色,以及对自己那深深的痛恶之

    亚马逊女战士猛然一窒停顿下来,板甲护面内紫光时明时暗,形竟微微颤抖,紧握长枪的手骨节因用力过度凸起发白,似乎在极力控制,可抖动却越来越剧烈,以至金属铠甲发出阵阵摩擦声。

    发觉异样,石头止步转半蹲,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息着,挥汗如雨,眼神却死死盯着那女战士,全神戒备,保持随时可以逃命的姿势。

    那几个女精灵看石头停下,立刻把目光投在他的脸上,充满无限深和怜惜,那刚刚凝聚在脸上的厌恶已烟消云散,似乎亘古从未有过值得她们流露感的东西。目中再无他物,只有这无眉男人。

    他,便是天下。

    那无眉男人虽精斯力歇,却挥了个无妨的手势,甚至在大敌当前,还扭头对那几个精灵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丝毫没有把对面超级劲敌放在眼中。

    那笑容若雨后虹彩,金阳破雾。

    亚马逊女战士颠栗的更加严重,护面后的紫气翻滚不息,脑袋疯狂地甩动,似乎极力摆脱什么。片刻后,猛然把盾牌丢在地下,从腰际扯下黑色皮袋,奋力惯在石头前。紫气骤然一凝,无穷杀意如若实质一般从眼中暴而出,狠狠地投在石头脸上。

    还未等石头从黑色袋子上收回诧异的视线,就听那女战士突然昂天狂嘶一声:“啊——”

    悲愤凄冽、委屈不甘的怒吼响彻整个原野!

    石头暗道一声:“不好!”正要做出动作之时,那亚马逊女战士突然狂奔两步,奋力振臂抛出手中长枪,对着石头的心窝飞

    那长枪在空中骤然化成一道粗大的银色光枪,深紫色的电流把它紧密缠裹其中,以势不可挡的威力割裂空间,瞬间抵达石头前!

    石头一声闷哼,下意识地功运全,弹亡命飞退。这一枪超脱了自己的常识,比先前追击他的威势何止提升数倍!

    可那枪势太快,在自己刚刚做出反应的一刹那已经抵达心窝,实在是避无可避!“难道今天要毙命与此?”

    就见眼前一花,五道影疾速扑至前。

    “噗!”

    时间静止。

    一道法最快的纤细躯赶在石头前截住长枪,任由电光透体,晶亮的紫芒穿透骨骼血脉后,仍然对着石头的方向趋势强劲。却不料被一双纤手牢牢抓在前,任它百般冲击也无法挣脱,紫芒终逐渐暗淡。

    那柔纤美的姿缓缓撒手,双臂颤巍巍前伸,无限柔地面对万分惊惧的无眉男人,似乎人那最温暖的怀抱。

    可这一动作却随着光线的逐渐暗淡而无力继续,手一松,弱的躯体从空中缓缓坠落。

    疾退的形嘎然而止,一滴泪从眼角无声滑落,石头猛张嘴,哆嗦了两下,却一个字也呼唤不出,惟有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死命摇头,绝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终于,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吼:“樱桃——”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