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小小佣兵(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美人让人心乱,金钱让人心贪,权利让人心狠,仁义让人心折。

    **石头蓦然清醒过来,龟裂的沙土顶棚首先映入眼帘,这才发现自己仍然平躺在地下。房间内静悄悄一片,熔炉已经熄灭。耳畔隐约传来人声,天色已亮,一纸薄光透过门缝悄悄潜进炼房,无数细小的粉尘在光带中浮动,时隐时现。

    习惯内视,看见小胭脂仍然无风自舞,似乎飘曼在烟雾云层一般仙姿动人,石头不由长出了口气。突然又屏住呼吸,哪里来的烟雾云层!?急忙仔细打量,霍然发现那雾状的颗粒竟然是无数细小的银色火苗!不对,应该是即象火焰又象神圣符号的东西,不停地衍生幻灭。

    飘带舞动的轨迹比以往更加玄妙,驾驭着那些象火苗一般跳跃的神圣符号在边盘旋飞舞。天!石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小胭脂,姑,不用在我肚子里玩火吧?石头转了转眼珠,并没有起,静静回想片刻,忽然从地下坐起,低头打量体,骇然吓了一跳!自己全,皮肤在暗淡的光线下发幽幽晶光,宛如剥皮后的荔枝一般灵动又充满弹。可这并不是关键,而是关键部位毛发皆无!

    石头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入手微凉光滑一片。糟!又抬臂看了看两腋窝,果然光洁溜溜!急忙仔细查看体,这才发现连根汗毛都找不到。石头苦笑道:这什么鬼火?居然把爷爷烤成白板光猪一只!忿忿不平地骂了句娘,石头站起,从戒指内摸出衣物穿上,又掏出面晶镜看了看里面那即陌生又熟悉的光头。忽然一乐,似乎回到以前戏班唱武生的时光,兴致昂然开始给那光头化妆。

    收拾妥当,石头望着飘飘仙的小胭脂,心中一动,提手抬腕,运起异能对地下狠拍一掌!嘭!地面微微晃动了一下,灰尘四散,露出了个半尺深的掌窝,裂纹以掌印为中心象四周辐

    眉头挑了挑,功力倒进步不少,可看不出来这银火神符有什么用。又提气深吐,催飘带把那些银火符号全部凝聚在手心,吐气开声嗨!对地下猛轰一掌!

    噗!如击败革。

    银光一闪,掌中的银火符号全部打入地下!

    可地面上只留了个浅浅的痕迹,灰尘轻扬,如常人拍地别无二致,更别提裂缝。

    好看,但不中用。石头摇了摇头,内视小胭脂,果然,气海内雾气一扫,那些火焰符号被自己全部消耗一空,飘带的前端又出点点银火神符。石头耸耸肩,洒然自语:不过你喜欢就行。女人嘛,总漂亮一点……也别说,这些火焰符号确实很好看。转拉开木门,呜——狂风倒卷而入。石头啐了口嘴里的沙子,紧了紧罩帽,对着沙家浜会馆走去。

    炼房内,那卷狂风袭扫而出,地面上留下了一大一小两个掌窝,其中一个小掌窝黑洞洞,幽深难测,洞壁沙土似乎被炼成精钢一般平滑……

    半路上就碰见十三太保等人,安德道:老大,他们一早出城了……咦,老大,你似乎有点变化。毒牙疑惑地看着石头半响,愣愣道:你是有点不对劲,但说不出具体是哪里。改造的什么武器?契古等人也怔怔地看着石头,道:好象,好象被改造的是老大本人一样。就象打铁淬火,杂质全没了。奇怪……改造的武器暂时不能用……这事以后再说。石头打了个马虎眼,并不是存心隐瞒,而是答应红胡子铁匠不说有关改造的事,何况也说不清冷火银符的来龙去脉,连自己也稀里糊涂。于是转开话题道:既然已经出城,我们快追!安德等人犹豫了下,互相看了一眼,道:这就是我们现在才来寻你的原因,老大。他们一行十九人,正是参加奥林的队伍,并没有其他女眷……是不是我们弄错了?喔?意思是海伦不在其中?石头疑惑地看向众人。

    是的,沙漠内一望无遗,他们一共十九匹驼马,每匹一人,没有可供藏人的地方,这次我们是真的弄错了。毒牙肯定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女人被改头换面的痕迹,她的高和体型无法隐藏。海伦那独特的媚态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这点石头十分清楚。十三太保和毒牙都是经验老道的冒险者,绝对不会看错。那现在该怎么办?海伦,你究竟在哪……石头陷入沉思,心忽然沮丧无比,半个月的跟踪和推断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切又回到毫无头绪的,而且丧失了时间和先机,进退两茫。

    应该没那么简单!石头思索片刻,沉声道:因为这解释不了门隆为何提前退出竞技,为何临别前觐见海伦后便不打招呼匆匆回程,为何海伦会见过亲王后立即失踪,更无法解释门隆为何选择这条最艰难的路,但却是回国最快的路,而且也惟有这条路在进入阿尔雷斯公国前不过遭到别人阻截!难到他想掩饰什么?尽快回国能达到什么目的?众人沉思,石头又道:反过来想,如果门隆发现我们,那现在这一切就很容易解释!会不会他……骤然明悟,石头急道:极有可能是我们在昨天暴露份,引起门隆猜忌,他便玩个调虎离山,兵分两路好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再从其他渠道秘密送走海伦……别忘了,这里是他的地盘。毒牙,安德你们一路跟踪门隆,我在这里寻找其他线索。毒牙犹豫道:那要是真的发现海伦,你一个人会不会……?石头冷笑,一个人打仗自是不行,但要是暗地里耍耍手段……嘿嘿,能救得了,就没人追得上;救不了,我也会查明她被劫何处。你们在守望角和圆桌骑士他们汇合,半个月之内,不管这边有没有海伦的消息,我都会设法通知你们。众人深知石头的手段,也不多说,调头象城外走去。

    目送他们走远,鼻头微酸,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石头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孤单:想起天各一方的戏班,远在帝国的草草等人,又想起恩断义绝的胭脂,生死未卜的花蕾,离奇失踪的海伦,一聚即别的暗夜姐妹,神气活现的疯鸡……

    小爷光脚不怕穿鞋的!你还有什么花样,都拿出来吧!石头对见鬼的老天狠狠啐了一口,吐尽中闷气,大步向沙家浜会馆走去。

    清晨的会馆是最繁忙的时光,佣兵和冒险者们每天这个时候都在这里等待雇佣和被雇佣、保护和破坏、杀人和被杀。在兴奋或是失望中度过刀头砥血的子,有喜有悲,却不会大喜大悲,一切都形成习惯。为了生存过活,如此而已。

    石头选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随手唤来个侍者要来些食物,琢磨怎么打听有关亲王门隆在德塞特的消息。会馆显然是个人多嘴杂的地方,不一会几位冒险者的谈话吸引了石头的注意。

    知道吗?今天早上我在来的路上看见一个女人。我布吉发誓这辈子从来就没看见过这么妖艳的女人!那叫布吉的冒险者吞了口麦酒,愤愤道: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老子一年做不到几次任务,偏偏就这个时候赶上了!要不是有雇主在,非把她给劫持了不可!另一名冒险者嗤笑道:妖艳的女人会孤行走沙漠?怕是看花眼了吧?长在前的是女人,长在背上的是驼马!我看你是憋坏了。周围哄堂大笑。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