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谁主沉浮(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小花狗汪汪!地吠叫两声,又迅速躲在铁匠的后,似乎极为害怕。

    石头并没有被那骤然狰狞的铁匠吓倒,反而诧异地看着那微显哆嗦的胡须,似乎有些明悟,点了点头,一字一顿地道:被我说中了不是?我现在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一切,都和你有关。对吗?那魁伟的躯不停的颤抖,赫斐似乎在强力抑制自己的绪。半响才平复下来,神态骤然颓废,缓缓转拉开木门,胡须抖动了下,沙哑着喉咙道:明年,今天,我还在这里……说完,拄起拐杖叮!地一声向黑夜走去。石头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大声问道:潘多拉,在神语中是什么意思?女人,具有一切天赋的女人。赫斐嗓音委顿,背影无比孤单苍老,慢慢消失在夜色之内……

    一切天赋?听起来不错。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一个人再强,没有帮手也是不行……石头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缓缓把木门推上,又回头仔细打量下徒空四壁的炼房,嘀咕道:他究竟是哪路毛神呢?一定要送这钥匙给胭脂?石头取下钥匙,凑在熔炉前借火光仔细观察,还是一无所获。微觉失望,石头又把钥匙上脖子,目光在那面积渐渐缩小,却丝毫不显黯淡的火焰上来回留连。一点温度也没有,奇怪……犹豫了半天,忽然想起具有一切魔法抗的打神鞭和战甲被熔炼成的液体模样,心底打了个寒战。

    可胭脂既然再一次出世,那必定又是一场战争。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众神再次把她……不!他们休想!可我该怎么帮她呢?石头的目光又被那不停跳动的冷火吸引,这显然不是普通的火,了解它会不会掌握点神的底细?念头随着跳跃的火苗渐渐升腾,石头一狠心,把小胭脂的飘带贯通双掌,缓缓向那冰冷的火焰探去……

    仿佛干材遇到烈火,嘭!地一声,那团冷火沿着双臂刹那间爬上石头全,把他犹如灯芯一般瞬间点燃!

    石头惨叫一声,两眼一黑昂头重重倒下……

    胭脂如受重创,浑急剧颤抖着,蓦然抬首直视灰暗的天空,目光穿透云层不知望向何方。

    暗夜精灵姐妹也浑巨震,痛苦地匍匐在地上,不断呻吟,气力越来越弱;鸵鸡活宝一僵,随即满地打滚,惨嚎连连:死骗子,咯咯,你又在搞什么明堂……;毒龙所拉托贴朵没有一点龙族的高贵风范,在天空、地面到处乱蹦,宛如上足了发条的蛤蟆,嘶吼道:该死的小爬虫!我要活活捏死……噢,我满腔冲动,要发泄一下!那只雪白的蝙蝠骤然张开血口,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迅速飞离沙家浜会馆的屋檐,在空中摇摇坠,一直飞到沙漠深处,再也按奈不住痛楚,从空中一头跌下。在沙砾中不停翻滚着,体开始扭曲,不一会幻变成白发、白眉,浑雪白莹润的妖异女人,骇然正是海伦!

    海伦似乎痛楚万分,两眼血红,面上红筋密布,十指渐渐尖锐,深深插进沙砾,在广阔无垠的沙海中放声咆哮……

    众魔族吃惊地看着满地打滚的暗夜精灵姐妹、活宝和毒龙,面面相惧。却见胭脂驭风浮空,缨唇轻启:ъ……额前红痘骤然一亮,气海内漂浮的小胭脂出无数银色神圣符号,顺着翻飞舞动的飘带迅速散布石头全经脉,穿透毛孔把那些冷火蚕食包容。

    那冷火顽强之极,丝毫不惧怕银明符号的消融,反而燃烧得更加旺盛,把符号在冷焰中熔炼。

    飘带舞动得更显玄妙无穷,漫天的神圣符号顺着轨迹衍生,在胭脂的边缤纷盘旋。胭脂双手掐出无数玄奥印记,把神圣符号衍生的速度催动得更加迅疾,红痘明暗不定,似乎在极力支撑着能量的消耗。

    体内涌生无穷无尽的银明字符,前仆后继地对着遍布石头体表的冷火扑熄……

    魔族们望着在天空中飘浮的胭脂,又看了看几个痛楚难当的人、宠,面生狐疑。几个部族首领互相使了个眼色,缓缓移步渐渐向胭脂下的地方近……

    冷火终于经不住异能的符海战术,逐渐被消融、噬熄。飘带卷裹着无数如火焰般跳动的银色符号,缓缓回收,在辽阔的气海内随着小胭脂不停地盘旋转动。

    呻吟声渐止,人、宠们宛若大病初愈,瘫坐在地下不停地喘息。几位部族首领看在眼里,脚下移动的速度更加迅捷。

    红痘恢复往常明润,胭脂在空中冷冷注视地面的一切,轻轻降落,飘带在后颤动出曼妙的银轨,海绵噬水般把神圣符号一收而空。

    几名首领倏然停下脚步,恭恭敬敬地对胭脂施礼,却借低头的空互相打了几个眼色。

    胭脂看着几位首领,淡淡道:有事吗?声音清冷,似乎在对没有生命的死物说话一般,没有丝毫感波动。

    几位部族首领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唯唯诺诺,稍顷,食人魔首领沉不住气,嗡声道:如果你是真的潘多拉,为什么不打开空间之门?我们等待很久了!胭脂面无表地看着食人魔那巨大又臃肿的体,渐渐露出一丝微笑,柔声道:你们……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意思吗?(bbs.sept5.com九月论坛)几人忽然噤若寒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凉气瞬间浸袭全,没有一个人敢接过问话,面前仿佛是一座永远无法逾越的山渊,沉重地压抑在每个人的心坎上。

    嘴角的笑意渐浓,声音也越发温柔,胭脂深深地注视着食人魔,这么说,只是您一个人的意思了?那食人魔首领不停地喘着粗气,面色青红难定,终按奈不住,对着旁边几位首领怒吼道:你们……一抹淡淡的银光迅速掠进食人魔暴张的巨口,把他的话永久地堵在腔,又豁然从下体透出,接着嘭!地一声,那巨大的体炸得四分五裂,无数细小的块在迸飞的同时,瞬间汽化成一团血雾,消散在风中。

    飘带轻描淡写地驭风回舞,又在胭脂的后玄妙衍动,又似乎在择人待噬。笑容如小雪初晴,月夜花开,胭脂轻扫过所有的魔族,柔声道:你们也等待很久了吧?魔界内鸦雀无声,所有的魔族浑颤栗着,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着那绝世容颜,头越低越沉。

    笑容在脸上渐渐凝结,语气又恢复清冷,平稳的声调越来越有力度,等一切准备妥当,我自会打开空间之门,人间万物任你们取与。但若有人试图挑战千年后的胭脂,我会把魔界这个位面彻底抹杀。彻底抹杀——彻底抹杀……冰冷的话语在空所有人的耳边回,魔族各部终于全体匍匐在地上,掌心向上摊开选择臣服。

    等我的消息,相信不会再是千年。胭脂说完,轻轻飘落在毒龙所拉托贴朵的脊背上,又示意已经完全恢复的暗夜精灵姐妹和活宝上来,驭龙向天际飞去,飘带在后洒落一片银光。

    众魔族平伏在地,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唯不停颤抖的体暴露内心的恐惧和激动。

    待再也看不见地面上的魔族,胭脂闷哼一声,匍倒在毒龙的背上,飘带骤然无力飞扬,额前红痘血色尽退,容颜惨淡。莹玉、镜影吓得魂不附体,一把揽过胭脂那柔弱的消肩,带着哭腔颤声道:圣女,您别吓我们……没事,去海伦的马车,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说完,胭脂精神一松,倒在姐妹的怀中沉睡。

    活宝双翅缚后,在毒龙的背上来回踱步,小脑袋一伸一点,琥珀色的瞳孔中露出关切神态,咕咕自语:胭脂只是消耗过度,静养一段时间便可。但那死骗子怎么了?差点没了小命……该死的小爬虫!如果圣女有事,我非捏……义愤填膺的毒龙忽又偃旗息鼓,想到自己今后再也无法捏某人取乐,心里万分懊恼,瞬间怒火升腾,对着天际用尽全力气飞蹿,高声嘶吼道:我满腔冲动,要发泄一下!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