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谁主沉浮(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英雄难过美人关。是为了征服,还是为了

    **

    “她穿着一火焰般的布袍,披散着红色秀发,怀中抱着一个黑色的匣子,突然出现在人间……”火苗在赫斐的瞳孔内不住跳动,钢铁般粗糙的面孔蒙上一层温柔的神色,沙哑的嗓音似乎被熔炉炼化,“世人都被她的美丽所震撼,没人知道她从那来,要到哪去。她总是紧紧抱着匣子,温柔地微笑:离开我……离开我……”

    赫斐痴痴看着熔炉,依旧无意识地挥舞着手臂,剪影随着跳跃的火焰在炼房内不断晃动,时明时暗,空间似乎开始朦胧。一呼,一吸,石头随着剪影本能地推拉,渐渐忘却了边的一切,心儿慢慢沉浮在千年前那迷离的世界……

    “世人对她的神秘来历和从不离手的黑匣子发生极大兴趣,却没人理会她的‘离开我’是什么意思,都沉迷在那无可挑剔的容颜中。她说:‘我只在最强的人面前才会打开匣子。’于是世间的王者、英雄为了能赢得潘多拉的青睐,从开始的互相竞争到最后大打出手,由纷争渐渐演变成战争,由地区慢慢上升到国家……”

    “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今如此。”石头一声轻叹,忽然问道:“那教廷呢?他们怎么不阻止这场战争?”

    赫斐并没有回答石头的话,只是停了一下,又继续把熔炉内的装备在手里反复拉扯,道:“当最终获得胜利的王者站在她的面前时,潘多拉仍然微笑说:‘离开我……’王者并没有把她的告戒当回事,反而要她按照约定打开匣子……”

    石头脑海里浮现那黑色的神秘匣子和私语森林内的黑树、黑碑,心里已经十分清楚胭脂便是的潘多拉。可她怎么会死?难道和匣子有关?那碑下突然裂开的无底深渊让石头不打了个寒战,出声问道:“后来呢?”

    “后来……”赫斐的红胡子抖动了两下,喃喃道:“潘多拉打开了匣子。空间突然黑暗了下来,匣子成一个巨大的空间之门,从里面蹿出无数食人魔、半人马、巨魔、纳枷、吸血鬼等等异界生物,对人们展开血腥屠杀,并迅速散布。人间浩劫开始……”

    “啊——”石头万万没想到胭脂竟然会给人间带来腥风血雨,心里顿时失望。可又一转念,这又怎么怪她?没人听她的告戒,硬要她打开匣子。但那匣子始终是罪恶的根源,并且是她亲手打开,石头只觉得心里矛盾之及,“那又怎么挽回的呢?”

    “教廷这时候站了出来,说潘多拉是异端,是魔女,她带着异界魔族妄图颠覆人间,于是号召全世界所有种族开始对她的讨戈。光明于黑暗的对决,这便是圣战……”赫斐面无表地拉扯着熔炉内的装备,手中动作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哼,关键的时候出场,教廷还真是会把握时机。”石头狠狠地把风箱推上,又死劲曳了出来,语气中带有一丝不服,“就凭他们能杀死潘多拉?我不信。”连自己都灭不了,更何况胭脂。

    赫斐埋进熔炉内的姿骤然僵直,挥舞的手笔也慢慢停了下来,另一只探进火苗内的手抓住已经完全软化成流质的装备,在掌中用力搓动。沉默半响,手臂才恢复舞动的频率,嘶声道:“父……天界临格了几位最顶端的神明要把她送上绞架,潘多拉便拿出武器和他们战斗。结果……你知道,圣战结束了。”

    “几位最顶端的神明?要联手才能……拿下她吗?”石头惊呼一声,天,胭脂竟然如此强横?“她的武器是不是教廷丢失的那把‘魔刃?’”

    “是的。只有联手……”赫斐的指甲深深地掐进肌内,鲜血顺着指缝融入流质,自己却浑然不知,怔怔地看着火苗,“魔刃?那是潘多拉的神圣武装之一,又叫潘多拉的威严;黑匣子是潘多拉的裁决;还有一枚项链:潘多拉的守护。”

    “那黑匣子显然只剩半块残缺不全了,可项链是什么?”石头心道,这才知晓月牙的来历,原来叫潘多拉的威严,只是不明白胭脂为何把它改变了形状和颜色,不过又在前几天被她拿了回去,于是问道:“这么说有三件神圣武装了,魔刃我知道了,其他的呢?”

    “黑匣子便是异域之门,在战斗中被催毁,魔族也从此被封印;潘多拉的守护……人死灯灭,守护自然消失。潘多拉的威严作为战利品被封印在神圣教廷,听说不久前被异端份子劫走……看起来是个厉害的异端。”红胡子铁匠看着手中的伤口,眉尖一皱,吹了吹胡子微微摇头。

    “小爷自然不是凡角。”石头微微得意,又忽然黯淡,心里涌出莫名恨意,问道:“不知是哪几位顶尖神明?”

    “火可以停了。”赫斐淡淡地扫了石头一眼,一瘸一拐地转走到锻台前,把那团流质一放,双手迅速扯拉,道:“海神波塞冬、智慧女神雅典娜、太阳神阿波罗、战神阿瑞斯,还有其他各族的主神。好象你有什么看法?”

    “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这么简单的道理……就象白天和黑夜交替出现一样,不能相融就互相避让,何必争个你死我活。全是白天人便无法休息;全是黑夜万物不能生存,所谓阳相生……”石头放开双手,伸了个懒腰道:“扯远了,只是觉得一群神明围杀个女人……反正我做不到,所以我只是个普通人。”

    赫斐苦笑了一下,左右手分别捧着一团盈盈颤动的透明流质在手,转对着石头道:“做好了。”

    石头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两团晃动的不明物体,“天,糕点?”狠不得蹦起来锤把这红胡子铁匠砸扁,“你把我的打神鞭和战甲改造成了点心?”

    “打神鞭?有意思的名字。”红胡子铁匠目光有些玩味,“我不小心弄破了手,淌了点血在里面,所以不能成型……便宜你了,年轻人。怎么?不敢吃?”

    “还便宜我?当你这是血肓吗?”石头怒视铁匠,看了他半响,忽然抓起两团‘点心’就往嘴巴里塞,吧嗒吧嗒嘴道:“入口即化,回味悠长。只是有点咸,下次记得洗手。”

    赫斐哭笑不得,摇头道:“好了,还有什么问题?”

    石头内视腹中,发现那两团流质迅速被小胭脂吸收,不一愣,问道:“我怎么把它们拿出来?”

    “等你能使用它们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赫斐沙哑的嗓音第一次显得有些磁,“到时候你可能会有些意外……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石头疑惑地看着红胡子深处的影,忽然感觉那里隐藏了些什么东西。

    “除非命交关,别随便使用它们。还有,别说这是我帮你改造的……”赫斐转走向墙边,把拐杖夹在腋下,又抓起巨锤,回头看着石头道:“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好了,我也该走啦……”说完,向门口走去。

    石头望着那充满沧桑的背影,忽然开口道:“潘多拉不是魔,她也是神明。对吗?”

    赫斐的手搭在木门上,怔了片刻,嘶声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因为你说她有三件神圣武装。‘神圣’这个字眼似乎只有光明教廷才用,”石头的眼前浮现无数玄妙字符,目光充满睿智,“而且,您并没有把一切都告诉我。我绝不相信她会平白无故带着个匣子来人间祸害!”

    “为什么不相信?”赫斐的嗓音似乎有点发抖。

    “几位顶尖神明联手才能杀死的人岂会是傻子?”石头耸了耸肩,“祸害人间有什么好处?死无葬之地而已,这摆明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她会想不到?除非有一个必须这么做的理由,或许是谁的指使……”

    “够了!”红胡子铁匠突然转,暴怒地对着石头大吼,沙土房被震得噗噗作响,泥沙从屋顶成片坠落,房间内灰尘弥漫。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