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浴血重生(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血雾消散,梵歌渐隐,当最后一个银色神圣字符在空气中幻化流逝的时候,峡谷内回复寂静如初,只是被血岩和熔流肆意破坏后已面目全非。

    浑的胭脂依旧抱臂前,高高漂浮在峡谷的上空,神态安详,淡银色的长发在风中微微拂摆。

    良久,良久,才缓缓睁开双眸,静静注视着眼前一切。

    残缺的骨头们那空洞的眼窝内流露极度惶恐,却不敢发出一丝颤抖,死死伏帖在地。

    淡银色眼波微微流转,胭脂终于放开怀抱,把一双光泽如玉的纤手缓缓抬至眼前,轻轻碰触一下,又逐指揉捏,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反复审视。

    明润的玉指小心翼翼地按了按自己的脸庞,随即掌心慢慢贴上,缓缓闭上双眼,如一件失而复得的至宝万分怜地温柔抚摩脸颊、秀发、耳朵、玉颈、、小腹……一滴银色的泪珠从眼角悄悄滚落,曳动一道晶莹的魅影,坠向峡谷。

    啪!泪花轻溅,细不闻声,似死水开微波,一下把封存千年的遥远记忆拉到胭脂眼前……

    的躯在空中急剧颤抖,额前晶莹的红痘随着记忆展现时明时暗,胭脂蓦然睁开双眼,愤怒、怨毒、委屈、痛心、死气、翳、复仇、偏执……等等负面绪在瞳孔内汇聚成无数株跳动的银色火苗,瞬间交织成滔天烈焰。

    啊……胭脂猛然间银发飞扬,檀口怒张,面向南方放声咆哮,发泄中压抑千年的怨火……

    **三女无力倚靠在车厢上,看着沉沉入睡的石头,花容惨淡。

    镜影道:好在大人看上去只是过度劳累,相信不要多久就能复原。圣女应该不会……惩罚我们。语气十分迟疑,连自己都觉得苍白空洞,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我们并没有其他的合适人选啊!主人接受不了别男人的碰触不说,临时又去哪里找能坚持到底的强者……可我们真的不知道大人是圣女签订的魂契者,只是想复活圣女……莹玉看着石头,又是委屈又是怜惜又万分惶恐。

    海伦轻叹一声,幽幽凝视石头那刚毅的眉宇,明润的肌肤看上一有些颓废之色,神色憔悴,就是遭受圣女惩罚,海伦也认了。压根就不该用大人血祭……海伦怎么能把初拥献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我们三个人的精血全部被他吸纳,别在叫我主人,惨白的面容微显羞红,海伦回首对二女道:他才是我们的主人。如果一定要遭受惩罚,那就在圣女临格前好好服侍大人吧,也算弥补我们的过错……**花蕾一惊,手上掐出的两朵晶火蓦然熄灭,咦——花蕾诧异,双手震颤出无数指影,一株接着一株耀眼夺目的银红晶火在掌心迅速衍生,无论是施放频率,还是凝结密度都比以往有了长足的进步。

    奇怪……手腕一抖,无数株火焰之花在周围闪耀变幻,缤纷盘旋。稍微细心点便可以观察到一个奇怪的景象:所有的火焰花苗都指向北方,似乎那里有个巨大磁场在吸引着它们……花蕾默默注视火花,并没有为这以往无法达到的水平喜悦,反而黛眉轻颦,自言自语道:为何今天的火元素这么活跃,却更难驾驭。北方,那里有什么……

    **火神赫斐斯托司怔怔凝望熔炉中那跳动的火焰,僵硬浓密的胡须在火光烘烤下呈现几许温柔,喃喃道:你回来了吗?很好,很好……潮湿的目光垂落在锻台上,那块被鲜血浸泡的天界之石在火光衬映下泛着迷离金辉,火神赫斐斯托司深抽一口气,躬驼的脊梁倏然得笔直,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定,粗犷的面容下流露温暖之色,点点头道:到时候了,到该锻造它的时候了。伦起大锤,对着那块天界之石狠狠砸去……

    **缓缓收声,胭脂静静漂浮良久,才拾步从空中走下,着躯漫步在死一般沉寂的亡灵峡谷。

    所有骨雕的头颅都深深埋进灰白骨粉之中,全帖服于地,似乎用最为慑服虔诚的仪式迎接魔王驾临。

    胭脂来到破茧而出的冰岩丘顶,微启朱唇,徐徐吐气。

    一股淡银的气缕从口中蹿出,在空中衍生幻化为无数神圣符号,悠悠飘落。凝结的茧壳一经接触这些神圣记号,立刻软化成晶莹的流质,在低洼的岩坑中汇集。

    轻招手,那团银明流质缓缓升空,在胭脂面前悬浮蠕动,渐渐竖立变幻成一汪盈盈颤动的水镜。数道电流般的银线来回交织穿梭了几下,镜面便平静无波,一个圣洁明润的躯静静倒影其中。

    胭脂缓缓抬头,由下至上,安静地端详镜中的自己。

    玉趾上的红色豆蔻首先入眼。胭脂似乎一怔,纤足微挑,一道银色光圈从脚下蹿出,围绕脚弓迅速对玉趾推进。到趾甲处骤然闪耀,玄光过后,盈红豆蔻仍旧跃然其上。

    瞳孔微微收缩,目光继续上扬:修的双腿,光洁的私处,纤细的腰肢,丰的,深深的锁骨,析长的脖子,柔润的下巴,小的朱唇……随着目光所及,瞳孔不断放大收缩,神色喜怒莫名。

    目光最后定格在额前那盈润滴的红痘上,良久凝视,似乎穿透到遥远的距离,苦苦思索……

    水镜盈盈颤动,数道细蜜的银色电流闪烁后,渐渐显露一张男子的面孔……

    那无眉男子深深凝望胭脂,眼神流露四分思念,三分怨愤,二分畏惧,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愫……

    深邃的目光似乎穿透她的内心。

    **石头只觉得自己失足在泥泞沼泽,越挣扎越迅速沉陷。石头拼命挥舞着双臂,摆脱困境。可事与愿违,泥沼渐渐吞没视线,眼前漆黑一片,石头绝望地在无尽深渊中下沉,下沉……

    额前红光一闪,胭脂那绝美容颜浮现在自己眼前,目光包含莫名愫,定定和自己对视。

    石头极力探手似落水垂死之人抓救命绳索,苦笑道:小仙女,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胭脂缓缓收回目光,对着镜面上那具躯上下打量半响,轻声道:古怪的体……神色中却没了刚才的不满之意。纤手探出,那竖立的水镜忽又化做一团流质,顺着圆润的玉臂迅速布满全,幻变成一袭坦肩露的银色轻袍。

    胭脂轻抚长发,仔细观察下,眉宇轻颦,银色轻袍骤然扭曲,又幻变成宫妆长袍。忽然张口轻吐,一团银色符号云团在空中凝聚,闪耀翻滚不已。胭脂伸手入内,抽出三头魔蟒筋,仔细端详了下,长袍忽然波动分出一些细蜜的银流迅速吞噬蟒筋,形成一条亮银色的飘带,自动绕肩顺臂轻裹。飘带和长袍上隐隐闪现神圣符号,在银色流面上漾开无数魔法涟漪,又渐渐凝固成型,无风自舞,飘洒飞扬。

    古怪的打扮……似乎有点无奈,胭脂却再没有改变装扮。又一次伸手探进那团密集的符号云内,缓慢而又坚定地摸出那个黑色匣子。

    躯微微颤抖,深深呼吸,那团神圣符号划成细蜜的银流应声没入檀口。轻吁口气,似乎吐尽中积郁,淡银色的眼眸露出复杂神色,纤指顺着匣子上神圣符纹轻轻婆娑,眼脸悄悄滑落,仔细体会匣子上的一刻一画……

    时光似乎停步不前,空间也逐渐凝滞,唯不断跳动的眼脸暴露内心极力压制的澎湃。

    待跳动完全终止的时候,银色眼眸又静静呈现,静到没有一丝波动,无喜、无悲、无怨、无、无、无义,宛如一潭深水,一切都孕育在瞳孔尽头……

    良久,朱唇轻启,噗出四个闪烁不定的神圣符号,在空中摆成一个玄妙难言的四面型三角魔法阵。

    胭脂深深凝视法阵片刻,似宣告,似挑战,清冷的话语不带丝毫感彩,一字一顿地道:我,回,来,了。四朵跳动的绚银色火苗带着奇异的节奏,从口中喷薄而出,无声撞击几个神圣符号。法阵立即破碎,四个圣符分别夹带四株银火在空气中诡异地一扭,瞬间破开空间不知去向。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