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权力之争 第二十二章 雨夜逃生(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关键时刻又是银色异能骤然发威,瞬间充塞全经脉,摧枯拉朽般把那些疯狂滋生的神秘绿息阉灭。

    亲王门隆心理却更加难受!自己数十年刻苦潜修魔法武技,德鲁伊天赋运用的出神入化不说,常年在大漠修炼的土系魔法也带着强烈的干死气息。出道以来未逢对手,被誉为阿尔雷斯公国百年来最杰出的圣域武士。

    带着满腔豪气前来奥塞罗参加大典,顺便想挑战众圣域高手,一扬威名。随知道今晚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黑衣花脸戏弄于股掌之中,无论是隐行换位击杀还是双效魔法交释均告失败,就连自己最拿手的侵息入体也宣告失败!

    能刻苦修炼到如此境界的武士又怎是半途而废之人?虽然信心受挫,却斗志大发,看着远处渐渐消融在蒙蒙雨雾中的黑影,深邃的眼窝内绿芒一闪,冷哼了下,体急速贴上路边的大树,转眼消失不见。

    这劳神子亲王太过诡异!魔法双修不说,连隐击杀的功夫也丝毫不逊于那黑暗精灵,褐色死气和绿色生机截然不同,却都是同样的要人小命,实在太古怪!正面作战能力似乎比鸟骑士要弱一点,但实战经验和变通之道要远远超过他,何况攻击手段又让人防不胜放。威胁比鸟骑士大的多!石头心里嘀咕,脚下可不慢,运功向牡城飞掠。

    眼看穿过这条街就要到达龙江大桥,石头骤然疾停。功运全,黑袍猎猎鼓,目光森然,狠狠盯着前方茫茫雨雾。

    蒙蒙的丝雨淋在石头前三尺之处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似乎贴上一个透明的蛋型气罩,雨珠滚落连成一蓬无形水帘。

    前方雾气氤氲,江风呼啸沿街倒灌,雨丝被卷扫拂扬成各种灰色幢影,扭曲盘旋而来。

    路边两排大树在江风鼓下,枝摇叶摆,狰狞作态,空寂的大街平添浓浓杀机。

    十步之内,一切隐约可现。

    十步以外,一切又影影幢幢。

    全部沉浸在黑雾茫茫的暗夜之中,惟有风鼓雨落,沙沙作响。

    无天,无地。

    石头绞手扯掉黑袍置于地上,露出内里短打背心。吸气收功,雨罩蓦然消失,直脊梁任凭风刮雨打。淡淡的银芒在眼中隐现,右手擎出月牙,低垂向下,雨水顺刀滴落。

    呼出一口郁气,石头缓缓闭上双目,昂首踏步向前。

    咚!

    积水四溅,沉闷的脚步声随着涟漪向周围漾。

    咚!

    空间、时间随着奇异的节奏似乎骤然凝滞了一下,又猛地加快释放。

    咚!

    战意随着闷雷般的脚步声激昂震,凌厉的煞气侵袭整个雨夜。

    石头无视风雨,依旧闭目拖刀,须发皆扬,昂首健步向前。

    似乎被这高昂的挑战信号和那蔑睥一切的姿态所激怒,枝干一僵,树冠猛地弯曲,树枝骤然变幻成无数手爪,夹裹森森绿息暴袭那当街宣战的花脸大汉。

    紧闭的双目前瞬间浮现无数暗绿色影线,迅疾诡异,曳动出幕幕残影幻象,铺天盖地的向自己鞭打裹缠而来。

    石头昂首向天,面具上竟露出一丝淡淡微笑,似乎有所明悟,任凭雨水从体滑落,细细体验这微妙难言的玄奥之境。

    仿佛彻底融入空气之中,无风,无雨,无人,无刀。

    待百枝侵进体三尺距离,手中月牙猛然一亮,笔膛前瞬间罩上一层银华流转的气幕,把那些张牙舞爪的暗绿影象拦截在外。石头闭目腾跃起,月牙划过一道银弧对夹裹在暗影之中最生动的那丝碧绿拦腰劈去!

    空中传来一声高喝:亲王能来点新鲜花样吗?那丝碧绿迅速褪色,转眼消散于空气之中,和周围无数狰狞暗线融为一体,无踪无迹。

    石头一刀劈在空处,只觉得体内空空中万般烦躁,憋屈呕,形再也拿捏不稳,失重般从空中一头跌下。

    银芒顿消,暗绿忽翠。

    粗枝糙叶们犹如一群三年没逮过男人的老鸨,极度亢奋地从四面八方围涌而来,劈头盖脸地对着石头一顿狂扯暴撕。

    树枝一经缠上石头,便拼命向两边拖曳,瞬间把那粗壮的躯体绷直在长街半空,骨骼喀吧作响,况万分紧急。

    雨雾一阵翻滚分散两边,亲王门隆悄然出现在石头上方,戏谑地看着那不住挣扎也无济于事的花脸大汉,嘲笑道:阁下闭着眼睛等死,好象认命了,倒也新鲜。右手褐色长剑挑向那花脸面具,门隆到要看看你究竟是谁。伴着那淡淡的鼻音味儿,一道森寒的褐色残影缓缓向自己。体内生机似乎极端抵触这股干死气息,银色异能自动汇聚在额前静静等待。

    石头忽然睁开双目,宛若闪电划破黑暗长空,眼中厉芒锐现直视门隆,眼角挂上一丝狡黠。

    张嘴暴吐,破!一道金光泛着亮银色华彩疾喷门隆面门。

    体银光骤放,噗噗噗……一连串的炸裂声响起,那些痴枝怨叶纷纷绷断。

    亲王门隆一惊,褐剑陡然加速刺向面具下的咽喉,左手剑迅速拦截那道银流。

    叮!一声脆响。

    银华翠绿骤亮,又瞬间同时暗淡。

    一枚金币迸飞,当啷坠地,滚动数步之遥。

    亲王浑一窒,出现短暂僵直。

    石头怎么会浪费眼前大好时机,迅速避开脖子处褐色死息,体犹如陀螺急速翻滚,手月牙搅起银色光弧,狂风扫落叶般旋劈亲王门隆,笑道:都说金钱万能,果然不假!门隆左目乍碧,右眼忽赫,一明一暗两道光华交错护在前,呈十字迅疾拦截而上。

    当!刀剑交击。

    气彩眩光骤然闪耀,光芒撕裂茫茫雾雨划破夜空,长街瞬间通明,又急剧漆黑黯淡。

    亲王门隆被劈得倒转几个跟头,从高空坠地,腾腾倒退数步,闷哼一声,嘴角沁出一缕鲜血,随即被雨水冲散。

    犹如劈在铜墙铁壁上,一堵凝重厚实的反击之力把石头磕碰迸飞,月牙差点脱手而出。一死一生,一赫红一翠碧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息瞬间侵袭入体,疯狂吞噬一切生机。

    噗——空中不住翻飞倒退的石头昂首飚出一蓬血雨,五脏搅翻鼓体若断线风筝般遥遥坠向龙江桥头。

    亲王门隆缓缓站直体,眼中精芒锐现,目光森森,傲然中夹带一丝钦佩之色,跨步向桥头方向走去。

    丹田内银色泥丸豁然一震,光华大放!细蜜的银流迅速充塞体内每个角落,所到之境,赫红熄灭翠碧阉萎,一切生机又悄无声息地恢复,润滋如初。

    路边,树上,一只明润到及至的白色蝙蝠倒挂,隔着蒙蒙雨雾悄然注视着这一切,目光萤红如血……

    一个鹞子翻,石头稳稳落在桥头,深呼一口,吐出腑内滞气,对着亲王门隆朗声笑道:十里送君,终须一别。亲王阁下似乎可以留步了。亲王门隆被这似深奥又似浅显的古怪话语弄得眉头微皱,前方就是龙江大桥,两边已无可以潜行利用的树木,土系魔法在坚如磐石的桥面上几乎不起任何作用。不说正面交战并不是自己所长,但对方那诡异飚捷的法,只要存心逃跑,自己已是拍马难追。何况自己的拿手绝技侵息入体居然毫无建树,不由让门隆大生挫败之感,斗志一丧,再也无力后继。

    抖手挽起褐、绿两道光华,唰!双剑应声入鞘。狭长的眼缝中寒光内敛,门隆傲然止步,对石头施了贵族礼节道:门隆用一生的时间追求魔武颠峰,今晚和花脸阁下虽然没有尽兴对战,但门隆已经从中间学到不少应变技巧。强者永远得到门隆的尊敬,希望能有再次和阁下交手的机会,再会!用最具风度的骑士礼仪做最偷鸡摸狗的事,这就是他的贵族风范,不服不行。无可否认,那极富异国调的卷鼻音儿让石头听得十分受用,石头笑道:好说,好说。门隆亲王的魔武双修在下也是万分佩服!嗡……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二人惺惺作态,正要各自转离去的时候,就听桥那头传来一声纯净到及至的嗓音,看来是我们来迟半步,未能欣赏到门隆亲王那绝世无匹的魔武之技,以及这位一战成名的花脸阁下那翩若惊虹法,实在另人遗憾。石头闻言眉头一皱,这声音太过熟悉,正是神骑士道格拉斯!

    他怎么知道有人在这打斗?是凑巧和是蓄意赶来?我们?还有谁……心里隐隐觉得不妙。

    终于,那嘶哑干涩的嗓音响起,好在不算太晚,还能见到两位颠峰人物,阿拉贡已经深感荣幸。声音入耳,石头瞬间浑冰凉,虽然丝雨绵绵,但石头清楚地感觉到冷汗贴着脊梁滑落,耳朵止不住地抽搐了一下,手指下意识紧握刀柄。

    正是到目前为止,石头内心中最畏惧的人物——教皇,阿拉贡。基科。

    目光渐渐猩红滴,那只静静倒挂的雪白蝙蝠忽然轻吱!一声,灵妙地翻腾空消失在茫茫雾雨之中。

    深邃的眼窝内精光一闪,随即隐藏在狭长的眼缝之中。亲王门隆对着桥头那方朗笑一声道:原来是教皇大人和神骑士驾临,门隆深感荣幸。桥上漫漫雨雾,极目远眺,也只能看到十步开外,目不见物。除了风雨沙沙,丝雨迷漫,委实没有一点异样。

    但二人均可以感觉到那堵渐渐近的无形压力,门隆和石头互望一眼,谁也没有在开口,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静静等待。

    雾丝分离,白茫茫的桥面上隐隐现出两个影,当先一人微躬腰驼背,白发锦袍,头带高冠,手持皇廷权杖,一副老弱模样,风吹倒。可他却浑干爽,衣冠周正,方圆十丈领域形成一个淡淡气罩,泼水难进,无风无雨。

    后数步跟随一金甲骑士,腰玄重剑金阳,金发披肩,目中精光点点,风神俊朗,气度不凡。

    正是教皇阿拉贡。基科和神圣骑士道格拉斯!

    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紧张的心,缓缓转面对二人,语气平淡,花脸见过教皇陛下和神圣骑士。教皇阿拉贡面上浮现那石头熟识的微笑,对亲王门隆微颔首致意,面目慈祥道:和亲王下大概有十多年未见了吧?听说下在风暴之乡德塞特苦修魔武,现在肯定有所成就。唉,还是年轻好啊,以后这世界,是你们的了……说着一回头,淡淡看向道格拉斯道:尊敬的神圣骑士,您后可要和亲王下多多交往,对教廷不无帮助啊。道格拉斯恭敬施礼,沉声道:见过亲王下,后还请多多赐教。亲王门隆面色如常,回礼道:神圣骑士太客气了,有机会定向您请教一二。神态不卑不亢。

    教皇阿拉贡似乎轻轻叹息一声,缓缓转注视石头,眼角的笑意渐渐凝固,露出个奇怪的表,眉头微皱道:阁下便是花脸吧,阿拉贡和神圣骑士从牡城刚上大桥,便隐约听到这边的激烈战况。可惜阿拉贡年老力衰,步履缓慢,刚上桥头你们便结束竞技,实在遗憾。能和阿尔雷斯第一圣域强者门隆亲王下的战斗中平安无恙,花脸阁下的武技实在了不起。石头施礼答谢,教皇陛下过誉,花脸实在不敢当。可老教皇根本没有理睬石头的言语,神反而越来越迷惑,可阿拉贡怎么觉得阁下似乎非常熟悉,能掀开面具让我们一堵您的风采吗?一边的神圣骑士也目光烁烁地上下打量眼前这带着古怪面具的高硕壮汉,面生狐疑之色。

    亲王门隆本待转离开,见到教皇和神圣骑士如此言语和表,不由停步,若有所思地审视三人。

    石头清楚地感到冷汗从额角沁了出来,他知道,如果不是面具遮挡,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

    在所有对手中,惟有教皇是石头潜意识里最畏惧的人物,无论是他的个人实力,还是他代表的势力,更甚他的后台背景……无论哪样,都是石头招惹不起的,也是他一直回避和教廷正面交恶的原因,这也是前段时间拉拢教廷一派的理由。

    多年的戏经告诉石头:无力抵抗的对手要么拉拢分化成帮手;要么就把和对手正面冲突的时间无限期延长——直到有把握把对手彻底铲除。

    也印证了那句古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眼下,自己该怎么办?如果把面具摘下显示真实份的话,那岂不是告诉世人所谓黑白仙侣其实也就是邪恶侯爵和他的精灵。不说以后无法用这份做其他文章,就迎战鸟龙骑士和夜探公爵府这些事便让石头难以解释——虽然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彻底撕破脸皮而已。这显然不是石头愿意的,第一没了回旋余地;第二石头骨子里就不习惯屈服。

    可是以教皇和神圣骑士对自己的熟悉程度,想隐瞒却是千难万难!不然二人现在也不会露出疑惑的目光。万一猜测出自己的真实份,那不是存心隐瞒,又给教廷留下对付自己的借口吗?

    真是左右为难!

    个熊,老子不告诉你又怎么样!猜,就是没有证据的推测,老子有一万个假话糊弄!石头索把心一横,异能迅速运行一周驱散体内不良反应,朗声笑道:花脸貌丑脸花,所以才带上面具免得惊扰别人,恳请教皇大人不要为难花脸。至于熟悉……花脸也觉得教皇大人和神圣骑士十分亲切熟悉,尽管只是初次见面。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吧,教皇陛下您说呢?阿拉贡。基科面上的微笑稍稍缓和,目光游移到石头手里那把银色弯刀时,神一怔,紧紧凝视刀柄上的那颗滴血冷钻,眉头紧缩,似乎思索什么,浑浊的目光越来越清明透亮,嘴角上翘的曲线渐渐刚直。

    神圣骑士道格拉斯也发现那刀上血钻,瞳孔猛一收缩,目光瞬间凌厉,淡淡杀机悄悄弥漫。

    石头忽然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教皇说对自己熟悉,不是熟悉他本人,而是对那晚夜创颠峰的冒险者印象深刻!现在的花脸和在教皇面前一直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石头判若两人,反到是和那冒险者十分相似。

    而且自己手里还握着一个最大的破绽——月牙,没想到改头换面之后的魔刃仍然被他们看出猫腻。

    石头暗骂自己粗心!以教皇和神圣骑士的眼力,和他们对魔刃的熟悉程度,怎会不怀疑那颗血钻的来历!

    石头知道,今晚一战将无可避免,绝对是一场鱼死网破之局!

    既然要打,那就把主动权放在自己手里,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必死无疑!现在以一对二,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难以度测的亲王。石头脑袋里快速反应计算着,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唯一的生路就是拼命逃跑!

    亲王门隆眉宇间闪过一丝迷惑,不明白教皇和神圣骑士为何突然色变,一副如临大敌之态。不由好奇心顿起,干脆闪到一边观望,目光深邃。

    尊敬的花脸阁下,能把您手中的武器给阿拉贡仔细欣赏欣赏吗?我怀疑它和教廷失踪的一件物事有关。教皇阿拉贡。基科目中精芒点点,微笑淡淡,静静等待石头的反应。只是微驼的脊背渐渐直,一股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笼罩全场。

    方圆十丈之内,无风,无雨,无声。

    唯怦怦有力的心跳昭示着生命仍然在延续。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