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权力之争 第8章~第9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第八章全面

    石头忍住笑意,摇头道:“枉我自认聪明一世,却反而没血蹄看得通透。原来只要不当他们一百精灵的老大就行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居然没有想到,血蹄啊血蹄,不愧是牛头人智者!这办法简单有效!”

    四女若有所悟,又似懂非懂,娅妲拉过石头的手臂如牛皮糖般缠裹道:“好老大,你就明说吧,娅妲着急呢!”

    石头点了点头,“帝国无非是怕他们任职后仍然听我指挥,这对帝国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听从别人调度,所以才让邦德提前告诉我,给我五天的时间用行动来做出回答。就目前看来,要想摆脱这左右为难的局面,只有让他们和我脱离关系,并且宣誓向帝国效忠才行。只是……他们肯吗?”石头忽然冷静下来,想到昨天精灵们横刀以死相景,又忧心重重。

    众女沉思,草浅浅咬咬牙,抬头道:“不肯也得肯!昨天集体自杀相是因为老大不再愿意引领我们,而现在只是要他们脱离手下关系。不能混为一谈!我们曾在神对主神起誓:一切以精灵的命运为重,绝不许个人感而葬送了精灵一族!这是精灵必须遵守的族规。从神眷之岛出来,我们每个人都十分清楚自己的使命,就是来人类国度为了精灵的将来打下基础,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命运,谁也无法更改……我这就去说个明白,一会召集他们过来。”

    草浅浅吸了口气,止住躯的颤抖,转坚定地向厅后走去。

    在这批精灵中,草浅浅无疑最有影响力。别看她平时不怎么说话,待人温柔恬静,但一旦遇到事发生,却仍然能保持头脑清醒,很少感用事,而且处理问题坚决果断,从不拖泥带水。当初精灵佣兵就是在她的手里逐渐成长壮大,除了石头外,她无疑是这批精灵的第二领袖。

    石头对樱桃、花蕾、娅妲使了个眼色,三女点头,快步跟上草浅浅向厅后走去。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唉——”石头不无担心地叹了口气,来到山丘和血蹄旁边做下,愁眉不展,“什么时候才能安稳平静地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没有勾心斗角,什么时候才能没有种族之见,什么时候才能尊卑之分……帝国于联邦,贵族和奴隶,教廷同异端,人类跟种族……说白了,就是权力之争。只有权力均等,才能安稳平静。这根本不可能!没人会释放权力,也没人甘心被奴役。”

    “武器在手,才有活着的尊严!”山丘拳头一振,声若洪钟。野蛮人居住放逐之地,常年和各族打交道,深知其中滋味,“强势,才是硬道理!”

    牛头人则大摇脑袋,轻轻拂拭图腾道:“竞争,才是唯一出路。权力均等只能增加懒汉。所以兽人只向前走,永不退缩。”

    石头惊讶地望着二人,虽然知道山丘有勇有谋,血蹄心思缜密,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能有如此见地,这让石头不由刮目相看。

    山丘看着石头惊奇地望着自己,大嘴一咧:“嘿嘿,野蛮人的逻辑。”

    血蹄大头摇晃,挠了挠腰际,“别这么看我,兽人规则……”脸上黑红难分。

    这两个人无论武技才智,均是石头的绝好助力,无私爽直不说,而且善于提醒点拨,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格偏又如此可。石头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不由自主地跟着大摇其头。

    这时,草浅浅带着那一百精灵来到厅内,整整齐齐地列在石头前,面容虽然悲戚,但并没有让人担忧绝望之色。

    石头看向草浅浅,后者微微点头,石头这颗一直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

    石头沉吟一会,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事实上我比你们还难受……你们只失去了我一个,可我却没了你们这一百亲人……”石头眼睛蒙上一层薄雾,“把你们从神眷之岛一路带到奥塞罗帝国,眼看着就要达到预期计划,可我却失去了开口的勇气……我却不能不开口,尽管我们有深厚的感,但不能任凭感战胜理智。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使命,背后有几万精灵在森林里翘首期盼我们的佳音,希望能给精灵开创一条新的出路。”

    石头犹豫了下,目光落向地面,实在是无法张口把朝夕相处的精灵们推向俗世,可现实却不许自己否决。狠了狠心,石头猛吸气抬起目光,大声说道:“我,石头,以指引者的份命令你们:和我解除任何关系,你们不再听从我的指挥,专心于帝国职位,效忠帝国……都听明白了吗……”说道最后,石头的嗓音无法控制地嘶哑起来。

    “明白……”众精灵绪低落。

    “我虽然不再是你们的老大,但我还是精灵指引者。也请你们记住:一切,以精灵为重,绝对不可以泄露我的真实份!不然,将引起帝国和教廷的猜忌,恐怕会引起精灵一族的危机。”石头用少有威严之色郑重说道。

    “我们以主神大人的名义起誓,决不泄露任何关于精灵的秘密。否则,灵魂将永远堕落,无法在月亮井中洗涤。”精灵们掌搭左肩宣誓。

    “都下去吧,晚上还要去邦德那里赴宴,大家好好调整下绪,别让人小瞧了精灵。”

    看着众精灵无精打采地走向房间,石头心里难受之极,歉意地对着众人说道:“我去休息一会。”

    纵然一夜无眠,以石头那超强的体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精神实在疲惫。巨大的悲喜反差让神经在高度紧张后猛一松弛,人也立刻委顿下来,石头只想找张,好好躺一躺,彻底放松下自己。

    刚一躺在榻上,就觉得全松软下来,再也忍不住滔天困意,眼皮渐渐沉重……

    恍恍惚惚之间,觉察一个巧的躯体轻轻地坐在他的体,温柔地抚摸着他左手的牙印,鼻尖传来一股熟悉的、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

    “肯定是小樱桃……”除了她没人会在他睡觉的时候打扰自己。石头没有睁眼,迷迷糊糊地抬手揽过她的柔肩,让她的小脑袋枕在自己胳膊上,嘟哝道:“陪我睡一会吧,乖,老大好累……”

    她微微一僵,随即放松下来,静静地蜷伏在老大怀里,纤细的手指柔柔软软,轻轻抚摩石头那刚毅的脸庞。

    “唉,小丫头今天竟如此乖巧,看来我把她们刺激很了……”石头怜地侧头香了香那嫩嫩的脸蛋,又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只觉得神轻气爽,石头长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怀中樱桃已经不在。抬头发现天色已经不早,想起邦德之约,赶紧下榻向前厅走去。

    众人陪着邦德和伊玫轻声闲谈,每个人的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淡淡忧虑,把厅内看似和谐的气氛衬上一抹莫名哀伤。

    石头步入大厅,众人站起。看着微笑面对自己的石头,邦德虎目一红,“我已经知道结果,好兄弟,真难为你了,别怪哥哥……”喉咙哽咽了一下,邦德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向把石头当作打击对手的伊玫也容惨淡:“石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做的一切……”眼睛不由湿润。

    “哭鼻子就不漂亮啦,小心邦德不要你!”石头若无其事地调侃了下伊玫,回擂了邦德一记老拳,“干吗?怕我们把你吃穷了,现在装样么?我可一直惦记你那自家酿造的葡萄酒呢!嘿嘿……”

    “他敢!好你个死骗子,竟敢戏弄本小姐……”伊玫下意识地回嘴,随即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满腔哀愁在眼前这无赖丑男插科打诨下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你……活活撑死你!”伊玫噗嗤一笑,白了石头一眼,又恢复以前的骄横模样,只是语气温柔许多。

    邦德看着石头嬉皮笑脸的样子,紧缩的眉头渐渐舒展,笑意慢慢爬上眼角,还了石头一记老拳,诚挚地道:“就知道没看错你!今天不醉无归!”

    石头哈哈一笑:“就等你这句话呢!你惨了!”回头对着其他人喊到:“大家集合所有人,准备出发。今天,我们要把帝国龙骑士吃穷,吃到老邦德下次看见我们这帮饿鬼就绕道而行!今天的目标是:吃穷邦德!雅萨!”

    众精灵下意识地双脚一并,双手展开高喝:“吃穷邦德!雅萨!”

    该来的终归要面对,迅速摆脱困境才是目前当务之急!石头用自己的特殊方法把厅内所有人的斗志重新点燃。

    喊完赞美词,精灵们僵直在那里,睁大眼睛互相看了看依旧高举的手,古里古怪的表,讪讪一笑,尴尬缩手。只是那仅有的一点忧伤已经化解于无形,笑意渐渐爬上脸庞。

    山丘和血蹄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伸出拇指对石头高高翘起。

    石头看着精灵们又回复到以往的神采,高兴的无以复加,兴冲冲地挤到众女旁边,对着樱桃贼忒忒一笑,故做轻薄姿态道:“你怎么起来这么早?我还想……嘿嘿!”

    “什么起来这么早?我又不困……”樱桃一呆,随即反应过来,“坏人,你又想欺负我!”脸蛋儿迅速升腾一朵红霞,横了石头千百媚的一眼。

    娅妲笑眯眯地看着樱桃,出言戏谑,“谁叫你最讨人喜欢,不欺负你欺负谁!”

    “死娅妲!连你也来笑话我,下次叫老大专门欺负你!”樱桃稹,愤愤不平。

    娅妲骄傲地一脯,双手叉腰下巴一挑,“哼,谁怕谁?”却是眯眼看向石头,目光充满挑战。

    石头心里一,恨不得在这小妮子立刻抱上痛加惩罚。狠狠盯了娅妲一眼,乘她不备,偷偷摸上那翘股猛捏两把,这才嚷嚷道:“哈,我们家小樱桃的脸蛋儿可是越来越水嫩了,还知道难为,啧啧!”占够了便宜,才毫不在乎地对众人耸了耸肩膀,调头吩咐其他人等尽快集合,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坏老大,什么叫还知道难为?站住,给我说个明白!”樱桃跺脚,对着石头的脊背发狠。当然,这招对那泼皮主儿显然不能奏效。洋洋得意的臭老大已经和邦德、山丘、血蹄一起行至厅外。

    草浅浅温脉脉地看着那一摇三晃的背影,也直无奈摇头,招呼众人跟上。

    花蕾嘴角撇出个笑意,神色有些牵强。怔怔地看着老大远去的背影,想要呼唤却又说无言,终无声轻叹,落寞出神……

    邦德、石头等人带头,伊玫和草浅浅等诸女随后,一行两百余人浩浩地向圣龙骑士府邸出发。

    众人边走边聊,石头在感叹雄城规模的庞大之余不由问道:“邦德,雄城范围如此之广,每里你们执政或者进皇宫都徒步行走的话,启不是要起早贪黑?”

    邦德笑道:“起早贪黑?哪有这么夸张。雄城内除了军人外,一律不能骑乘宠物和马匹,亲王、文官和王公贵族都有马车乘驾。要是都徒步行走,那时间全都花费在路上了。城内行走的人不是游览便是散步,要么就是象你们这样还未正式任职的官员。”

    说到这,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一队人马出现在众人眼前。六名骑士在前,六名随后,中间一驾八匹骏马牵引的马车徐徐向众人使来。

    那群骑士浑黑色板甲,甲胄接缝处镶嵌晶红流苏,头顶红色羽翎护面盔,手提黑色红缨长枪,腰悬黑鞘重剑,威风凛凛,神冷漠。跨下红色丝绒马鞍,坐骑也十分高大,竟也是黑色软锁甲胄,严严实实地披挂全。那马车车漆黑,结构处镏金雕栋,豪华异常。拉车的八匹黑马额前红色宝石护面,神骏非常,无不是万里挑一的良驷。

    时近黄昏,正是晚膳之时,雄城内行人教少。再加上城内街道十分宽阔,两队交错行走毫无问题。

    可邦德却示意众人靠向路边,让出主道,静等那队人马先行通过。

    石头等人也是第一见到如此威风的骑士卫队,好奇地对着这支队伍上下打量。

    这一队伍人马均黑色披挂,只是在结构点上用红色点缀,造型奇特且别具匠心。既威风干练,庄重肃穆,又不失活力。

    无论对于自幼唱戏的石头还是毕生追求完美的精灵来说,这队人马的装扮足使他们的目光牢牢锁定其上,来回留连。

    那支卫队一路走来,看见邦德后立刻单臂横敬礼,动作整齐划一,并没有因为在马上的缘故出现丝毫混乱。卫队当看见二百余相貌出众的精灵出现,也眼前一亮,纷纷侧目。

    马车行至近前,忽然车厢垂帘一掀,探出一只带着黑丝网的手儿,黑色的薄纱齐腕而止。那手儿软若无骨,如迎风舞柳般袅袅婷婷地挥舞了一下。薄纱轻退,露出一小截雪白晶莹的肌肤,那一点雪白于黑纱竟形成强烈反差,白的圆润,黑的神秘,充满惑。

    马车徐徐停住,那一点点惑又在众人注视下慢慢缩回车厢落下帷幕。

    众人脑中均一片空白,只记得那点如明玉般莹润的肌肤,再也没有其他印象。

    前面带头的护卫翻下马,快步走到车厢前站定,毕恭毕敬地弯腰等待指示。

    稍顷,那护卫点了点头,站起立正,取下黑色红缨盔头,露出一头淡金色短发,相貌英俊异常,只是可能常年披挂盔甲的缘故,肌肤晒不到阳光,颜色微微有些惨白。

    那黑骑士向邦德等人施了个骑士礼,伸臂一引,礼让众人先走。

    邦德回礼,没有多说什么,带着石头一行向前走去。

    那护卫目送众人走远,才带上头盔,翻上马,带队继续前行。

    石头这才回过神来,问道:“邦德,那人是谁?”

    邦德眉头微皱,“这是恺撒大帝的妹妹,海伦公主下。旁边是她的护卫,帝国最杰出的十二圆桌骑士。”

    “原来是公主,怪不得你要为她让道……”石头恍然,随即好奇地道:“公主反为你让道?看来龙骑士的威力不小啊。为什么叫圆桌骑士?名字有点怪。呵呵!这公主看起来好象还不错,没摆架子。”

    邦德却眉头紧缩,不无担心地道:“海轮公主从不以真面目视人,始终黑纱蒙面,被喻为帝国最神秘的人物。那十二骑士是她的黑骑亲卫,平时就在公主休息厅内的圆桌旁边等待指示,从不妄自行动,因此得名。也比喻他们的防御阵型牢不可破,和先贤十二圣龙骑士一样实力惊人。只是公主和骑士们冷僻孤傲,向来目无余子,今天怎么会好心让我们先行?奇怪,奇怪……”

    伊玫接口:“估计是礼遇精灵吧!”

    “喔……”众人纷纷点头,心里却觉得不尽然如此,脑海里闪过那人心魄的莹润。却没人发觉那惑竟另所有人惊心动魄,不论男女,无视种族……

    第九章逢场作戏

    邦德把宴会设在花园内的草坪上,没办法,任何家庭都不会有能同时容纳近五百余人的餐桌。除了精灵,还有帝国其他的王公贵族以及皮里主教等人,帝国各部门的头头脑脑差不多全部聚集。当然,排除中立派那几个顶尖人物。

    不管是反对派还是支持派,均带着一样的目的兴致勃勃地赶来参加宴会,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同时跟数百精灵共进晚餐。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个别贵族还养有精灵私奴,但那毕竟极少,而且也是千年前家族遗留下来的奴隶,哪有眼前精灵这么鲜嫩多汁……

    都知道精灵是个极端美的种族,举止高雅,谈吐不俗。所以,今天所有的王公贵族世家小姐均打扮的异常端庄,一派绅士、淑女风范,争取给精灵留下美好的印象——场面上的礼仪还是要顾及的,至于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就人心隔肚皮了。

    宴会开始的时候新晋伯爵石头无疑受到冷遇。所有的人均把注意力放在那或千百媚或冷俊异常的男女精灵上,特别是那即将被安置的一百学院精灵。差不多每个精灵边都簇拥着一两个或数个贵族,风度伊人地向精灵介绍自己,争相示好。能拉拢最好,就是不行也极力给精灵留下个美好的印象——毕竟精灵那善良和固执的传统闻名于世,一旦对某人产生好感便很难改变。谁知道他们会被安排到哪个部门?万一安置到敌对势力那里,也可以减少个潜在威胁。

    这个时候石头是幸福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品尝到如此丰盛的大餐,而且都是人类厨师所做,自然更加符合石头口味。石头、山丘、血蹄挥挥手赶走邦德和伊玫,意思是你们招待别的客人去吧,不用管我们。

    邦德和伊玫直摇头,没好气地瞪了三人一眼转离去。

    三个饿鬼更加自在,手端托盘,提着刀叉,顺着超长的餐桌挑选美事,边品葡萄美酒,边尝遍百味。

    草浅浅等诸女跟随在一边服侍倒酒,众女说说闹闹,笑面嫣然地看着三人那贪婪的吃相。

    憋坏了的活宝早被石头悄悄召唤出来,在石头晓之以动之以礼,并许出无数好处的况下,这才心满意足地任由花蕾抱着,老实巴交地扮演一只安分守己的鸵鸡。

    花园内自觉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是一百学院精灵面带微笑知书答礼,对所有前来示好的贵族都保持优雅的举止,不卑不亢风度翩翩;另一边百多精灵则对前来搭讪的贵族理不理,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模样。

    渐渐的人们都集中在那一百毕业生旁边,另一边以西寥斯等人为首的精灵周围出现真空,中间超长餐桌把两边分成楚河汉界。

    于是围着餐桌乱转匪吃海喝的三位无眉、光头小辫子、大脑袋牛角壮汉和温柔贤淑的草浅浅、天真烂漫的樱桃、巧明媚的花蕾、清新冷艳的雨点点四个绝色精灵以及兽人尤物俏娅妲便暴露在众人中间,再加上那只全金光灿烂,被精灵美女搂抱灌酒喂的鸵鸡,形成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这时候贵族们的注意力才渐渐集中在那道独特地风景线上,看着三个壮汉的吃相不由眉头一皱,面带鄙夷;待目光落到那环绕三人服侍的众女上时,无不眼前一亮,原来最美丽,最动人,最有特色的美女竟在那里!众贵族这才想起今天的主角是谁,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皮里缓缓踱步而出,笑眯眯地对着石头走来,亲切地道:“尊敬的光明伯爵,今天的食物是否可口?喜欢吃哪几样?皮里下次专程安排招待你。”

    “知道等当家名角吃得差不多了才冒充好人,这小老儿眼力头不错,配合默契,不去跑龙可惜了。”心里感叹了下,脸上爽朗一笑,“石头何得何能,怎么敢劳主教大人如此费心!不过,石头肯定会经常拜访主教,这吃的么,估计是少不了。”石头貌似亲,顺手拍马这可以靠背乘凉的大树。

    皮里哈哈一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来来来,光明伯爵,我给你引见引见各位大人,后也好共事。”

    “如此有劳主教大人了!”石头放下托盘,从娅妲手里接过一杯美酒跟随皮里而去。

    “这位是帝国政务大臣索兰斯·但丁公爵!”皮里伸手把石头介绍给边的一位华服中年人。索兰斯公爵神态傲慢,下巴微微上挑,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这毫无贵族风范的无眉伯爵。

    “但丁家族可是帝国流传千年世家啊,索兰斯公爵更是家族翘楚,平易近人,在帝国人缘奇佳。这是光明伯爵石头阁下,你们二位后当多多亲近。”皮里微笑看向二人,话里有话。

    “脸本得跟板鸭似的,跟我装腔作势?卖排(住1)个球!也不看你面前站的是谁。三句话之内,小爷要是不把你的老脸糊弄滋润了,从此不唱戏!”石头心底鄙夷,脸上吃惊,“莫非是闻名遐迩的但丁家族族长?不知道布鲁诺·但丁和您是什么关系?”

    索兰斯公爵眉毛一展,微笑审视眼前这言语恭敬的光明伯爵,“大人客气了,布鲁诺乃在下幼子,你们认识?”

    石头赶紧站出,毕恭毕敬地对着索兰斯施礼道:“石头见过尊敬的索兰斯公爵,在下早已久仰您的大名。石头和您的儿子布鲁诺可是老朋友了,常听他称赞您的丰功伟绩。每每说到您的精彩逸事时他总是满脸自豪,深深以您为荣,在下因此也受益良多。在学院的时候便经常幻想有朝一能当面拜见,一睹您的风采。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您是布鲁诺心中最敬重人物,同时,您也是石头最敬佩的人。改石头定前去登门拜访公爵大人,接受您的教导。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压住反胃,石头语气诚恳,面容尊敬,声并貌地把心中托词流畅表达。

    作为帝国政务大臣虽然平里听惯了奉承,但还没有遇到象石头这样把恭维之词说得如此发自内心。一时间索兰斯公爵被这翻马拍的心花怒放,那没有眉毛的邪异丑脸也变得分外顺眼。当下哈哈大笑道:“尊敬的伯爵大人,您太客气了!后你我共事,自当全力为了帝国,客气话不用再说,不用再说。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只管开口!但丁家族在帝国还是有三分薄面的,哈哈!”

    皮里微笑点头,暗示石头做的不错。

    “石头自然不会客气,您好比我的长辈,后麻烦之处必定多多,还请公爵大人不厌其烦,常常指点石头,那是石头的福气!”心里晒道:“戏子拿手的就是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老子这科班出生的要是连你也糊弄不过去,还怎么配做金家班台柱子!”

    皮里带着石头来到一位骑士面前。那骑士批青色铠甲,腰悬重剑,背着红色披风,端着镶嵌红色羽翎护面头盔携于肋下,金色长发用红丝巾束于脑后,英俊不凡。左手持葡萄美酒,彬彬有礼的卓立在静果果旁边,和她轻声交谈,面带微笑风度伊人。

    静果果的美貌比起草浅浅等人来说毫不逊色,而且温文尔雅,气质出众。围在她旁边大献殷勤的贵族子弟虽是最多一簇,但却丝毫掩盖不住那骑士的俊朗风采。于旁边那些争相献媚的年轻人比较,更显其鹤立鸡群,卓尔不凡。

    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温柔娴静,二人配在一起,一时俞亮。

    静果果忽然看见石头向这边走来,目光便牢牢系在他的上,开始心不在焉地应付着旁边骑士,凝望石头的眼神温柔似水。

    那骑士顺着静果果的目光望去,见一男子着玄黑镏金滚边劲装,一袭黑发瀑布般披洒而下,肩宽背阔高大威猛,如雕刻般刚毅的面部线条,干净利落的装扮,尽管那张没有眉毛的邪脸面带谦笑,却仍掩饰不住骨子里向外散发的豪雄气势。

    那骑士已经猜到他的份,看了看边静果果的如水眼眸,再看了看龙行虎步躯伟岸的黑衣男子,眉头微皱,心里有了定计。

    还未等皮里开口,石头便抢先站出一步,施礼笑道:“如果石头没猜错的话,这位一定是帝国圣龙骑士坎波尔阁下了!石头初来乍到,还请圣龙骑士后多多关照。”

    坎波尔用骑士礼回敬石头,面带些许惊讶道:“阁下太客气了,请问您是……”证实了自己所猜,但坎波尔没有点破,象个高高在上的贵族礼遇下人,又不失分寸。

    皮里隐隐不满,笑着圆场道:“坎波尔骑士,这位便是教廷新委任的光明伯爵石头阁下。按说你们都是校友,后当多多亲近!”老狐狸说到‘教廷’和‘校友’二词的时候,口齿咬得异常清晰,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坎波尔恍然大悟,“原来是光明伯爵!请赎坎波尔眼拙,一时没有看出,我表示歉意。听说伯爵大人以前和静果果小姐关系非常,后我们定有机会互相指点、讨教。”坎波尔以护花使者的口气强调‘以前’、‘后’,内里尽在‘指点’、‘讨教’上,静看石头怎么领会。

    “对手戏来了!圣龙骑士的地位在帝国怎么说也得算个台柱子,我就和你好好唱一把,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梨园之主!”

    终于碰到演技对手,石头好胜心顿起,精神一振。脸上却不以为意,耸耸肩洒然一笑道:“圣龙骑士理万机,注意不到石头实属正常,不必客气。静果果小姐秀外慧中,以前是石头的绝好助力……”摇头苦笑,接着道:“现在静果果小姐属帝国,凭她的才智,也必定是帝国栋梁。石头既为光明伯爵,后肯定和大家一起同共事,向诸位学习讨教的机会良多。到时候还请圣骑士大人不遗余力,多多指点!”

    石头巧妙地把这几个词又重复了一便,即避开机锋,又顺手拍了龙骑士一马,把所授的绵掌功夫推到了至高境界。

    微等,没见他回答,石头便向若有所思的静果果一点头,留下后还在琢磨自己话语的坎波尔,转和皮里扬长而去。

    “傻了吧?这叫软硬不吃又软硬兼施!看来这台柱子水平有限。条件尚可,卖相不俗,演技二流。要不是怕精灵分到他手下借机刁难,小爷实在懒得理会这鸟人。”石头心里给坎波尔总结完毕,又微感失望,寻个演技相当的对手就这么难?

    “傻了吧?这叫软硬不吃又软硬兼施!看来这台柱子水平有限。条件尚可,卖相不俗,演技二流。要不是怕精灵分到他手下借机刁难,小爷实在懒得理会这鸟人。”石头心里给坎波尔总结完毕,又微感失望,寻个演技相当的对手就这么难?

    石头叹息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和自己演技有得一拼的便是教皇大人了,可惜他是老旦。年轻人当中还真没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基本上三言两语就被自己看得通通透透,吃得死死,神骑士如此,圣龙骑士也不外如是。

    这世上自己唯一看不透摸不准的便是胭脂了,可她却偏偏夭无音讯……脑海里却忽然窜出那只流露神秘惑的黑纱手,那抹另人悸动的明润。

    皮里带着石头转了一圈,结识了数十位王公贵族,世家子弟。显然,这些人都是亲善教廷的支持派。石头凭自己超强的记忆力,在皮里介绍过一次后便立刻记住了所有人的特征、世家封号。与数十位贵族交流时,分毫不差地唤出对方姓名。又加上石头刻意讨好拉拢,虽言语亲却没有任何生硬拍马,使人如沐风。致使贵族们对石头的印象大改,觉得那无眉邪脸看上去似乎并不那么扎眼。

    当然,其中也不乏贵族小姐对自己大抛媚眼。排除石头的外貌不说,单是伯爵头衔和一百精灵护卫就足够让任何有心拉上关系的贵族世家心动不已。何况石头的气质、高、风度、谈吐、以及常年领导众人锻炼出来的气势更另众小姐芳心漾。

    如果石头作为一个陌生人走在街上,看见他没有眉毛的样子肯定会嗤之以鼻。但现在他的背景足以另人忽略眉毛特征转而对他关注非常。一旦仔细关注,却忽然发现石头竟英俊异常!五官端正,眉弓突出,鼻梁高,下巴有力,缺少了眉毛的点缀反而显得眼睛漆黑有神,更平添一股粗犷邪异的气质,男人味浓浓。

    至于眉毛——那实在算不了什么,可有可无的东西。

    当然,是在有伯爵份和精灵后台的前提下。

    贵族们所聊的话题,无非是和自己结交,再请自己以后帮忙结交精灵而已,石头暗暗着急。偏又被这群心怀目的的贵族纠缠的无法脱,心知还有一帮反对派没有拉拢,如果再与众贵族周旋而不过去拜访的话,那势必将会引起更大的矛盾。自己以后想要翻那就难了!

    石头借故端酒和众贵族举杯示意,偷偷向一直关注自己的草浅浅打了个暗号。

    后者闻弦歌知雅意,和旁边的伊玫小声说了两句。伊玫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嘀咕:“这家伙果然装神弄鬼!”

    站起走到邦德边,嘴角动了动,挽上邦德的手臂对着石头走来。

    “石头,过来和我们喝一杯,到帝国来你还没敬我酒呢,小心伊玫以后找你麻烦!”伊玫人未到声先至,排开众贵族不由分说地用另一只手搀起石头,掉头向另外一边走去。

    邦德和石头一脸歉意地对众贵族道:“失陪!失陪!”

    众贵族都知道帝国最年轻的魔导士伊玫小姐的脾气和她的火系魔法一样出名,何况还有个圣魔导亲做她的坚强后盾!众贵族连忙示意不要紧,任由三人离去。

    回到众女边,石头笑嘻嘻地对伊玫说道:“要我说谢谢吗,伊玫?”

    伊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又噗嗤一笑,“大骗子,你欠我个人,我会随时找你讨帐!”

    石头给杯中添了些红酒,毫不在意地点头道:“这简单,我把邦德抵押给你。要是我赖帐,你就找他要!”说完,一本正经地和邦德向另外一边走去。

    背后传来“死骗子——”的稹和众女的嬉笑。

    “有个消息我要告诉你,石头。”邦德神色忧虑,“还记得我们在荆棘林地遇到的那个贵族少年布鲁克林吗?”

    “记得,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少年。怎么了?”看了下邦德的表,石头隐约觉得有点不妙。

    “由于我一直在外地驻军,对帝国内的贵族也知之甚少,直至上次完成任务后才留在帝国。前段时间才知道,他是财政大臣萨·默尔坦的幼子,布鲁克林·默尔坦,前不久才从他的家族领地调至帝国。所以伊玫以前也未曾见过他。他今晚也来了,现在和你的爵位一样……”邦德不无担忧地道,“凭我现在的份和伊玫的背景,到不怕他的家族。只是担心你和精灵……”

    石头明白他的意思,以财政大臣的头衔和默尔坦家族的势力,对付自己这个小小伯爵和分配在他手下的精灵实在太过简单。唯一的办法就是绝对不能给任何人找到自己的把柄,否则,他和精灵们在帝国将永无宁

    无数大风大浪自己都见识过了,不在乎多这么一个跳梁小丑。“那就来吧!”石头没有多说,膛一向前走去。

    “如果我是你的对手,绝不会激怒你,那将是件很不理智的事。”邦德看见石头斗志昂扬,这才完全放心。

    注1卖排,常用来形容戏剧老艺人在作戏前或者正在作戏的时候卖弄的排场和噱头,用来吸引戏迷和票友。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