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权力之争 第二章 暴虐天使(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石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自己有心事便觉得别人都忧心重重,看来们说的极对,不能把生活的烦恼带到舞台上,心的好坏确实能影响一个人的感觉和判断。

    摇了摇头,抱着活宝走向吧台前自己常坐的座位,点了点台面。

    谁也不会把一个连灌数十杯麦酒还能醉打野蛮武士的勇者轻易忘怀,何况这人的面相独一无二。酒吧老板对石头微笑点头,也熟知他的酒量和习惯,一挥手十杯满满的麦酒旋转着滑到石头面前,恰倒好处地停下,一滴酒花也没溅出杯外。

    “喝完再叫。”老板说了一句,就忙活自己的去了。

    鸵鸡急不可奈地从石头怀里蹦到吧台上,一股坐下,双翅捧杯和石头手中的麦酒一碰,张开鸡嘴昂头全部倒下,膀尖羽翎弹开嘴边的一滴酒沫,又老练地换了一杯麦酒继续倒灌。动作娴熟无比。

    “我,它现在比我能吃;我喝酒,它现在比我能喝……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鸟!”石头拿这只古灵精怪的活宝全无办法,不觉又学着血蹄的样子摇了摇头,灌下手中麦酒,嘴角笑意微现。

    从兀乞儿部落出发回程到今抵达世界之颠已经半个多月了,为了尽快缩小与众人之间的差距,这段时间里石头拼命练功。虽然开始的时候内劲全无,但由于多年来被异能改造后的经脉无比强健粗阔,此次从头来过竟轻松无比。看来在这双月同辉的异世,确实比故土更适合修炼,再加上驾轻就熟,丹田内已经形成一颗米粒大小的胶质银豆。

    推倒重来让石头对异能有了新的感悟,对异能的运用和驾驭也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以前很多不能明白的事理现在也迎刃而解,甚至觉得以前空有一能量却盲人瞎马般乱撞委实好笑,看来胭脂的强取毫夺并非全是坏事。

    就象眼前此刻,酒吧内所有人的谈话哪怕是窃窃私语也纷纷落在朵内,尽管石头并无意偷听。换做过去相当与现在功力时绝对无法做到,就是比这再进一步也勉为其难,哪象现在一切均在有意无意之间不着痕迹。

    谈话内容也无非是神迹显示、精灵重回世界之颠而已。听了一会,觉得聊无新意,石头便继续和鸵鸡比赛灌酒,心底默默期盼。

    却见活宝忽然直起脖子,小脑袋歪侧似乎在倾听什么。一会儿,那竖立的瞳孔猛地放大忽又一凛缩小成线,把酒杯往石头的手中一塞,鸵鸡瞬间消失。

    石头疑惑地看看手中多出来的酒杯,不知道活宝为什么突然如此紧张,正要把杯子放上吧台,却见虚掩的酒吧门毫无征兆地被人推开。

    石头眼睛微眯,暗暗吃惊,就算轻敏如草浅浅或者娅妲的变隐形,如果不是蓄意为之也休想瞒过他的耳目。刚刚还为对异能运用有了全新体验而暗暗自喜的心忽然冷静了下来,什么人竟让他一无所觉!

    私语森林内那高耸入云的无名山颠上依旧风雪弥漫,千年不变的黑树黑碑静静地依偎在一起,默默无言地俯视着这世界万物的诸般变化。

    遥远的天际飘过一小片洁白的浮云,悠闲地向山颠驭风而来,在这风雪交织的天空中却显得分外醒目。荷斯忒飘浮在半空,俯注视那黑碑黑树良久,才缓缓收起光洁的天使翅膀,从空中拾步而下,神态潇洒自如。

    荷斯忒面上浮现微笑,如在花园漫步般在崖顶上信风飘行,活动范围笼罩山颠的所有角落,地面上一切事物无论大小巨细尽收眼底。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荷斯忒轻吁一口气,转向黑树走去。

    巨大敦实的树干下并没有白雪堆积,岩石沙砾露在外。荷斯忒俯拣起一颗石子,在手中把玩片刻后又随手丢弃,目光却忽然被树干吸引。荷斯忒走近仔细观察,那黑黝黝的树干上淡淡隐现几道擦痕,似最近才有人强行刻画上去一样。可能是黑树委实太过坚硬,刻画的效果非常不明显,只留下极淡极淡的几丝划印,在积雪的反光下若隐若现,如果不是以天使超常的目力,常人绝不可能轻易发现。

    荷斯忒修长洁白的玉指泛起圣光顺着那痕迹轻轻拂拭体会,眼睛缓缓闭合又猛地睁开,瞳孔一缩,嘴角那经年不变的微笑渐渐僵硬,“黑暗气息……”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