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放逐之地 第五十一章 以貌取鸡(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那表分明就是跑堂的小二侍侯完了讨赏钱!

    “啊——”众人张嘴结舌,一时呆住!

    “它不是要东西吧?!”众人互相看了看,疑问道。

    谁知道那鸵鸡竟然点了点头,目光大是得意。

    “啊!它能听懂我们说话!”花蕾惊呼!

    鸵鸡面露不屑,一副小菜一碟的神

    “那你要什么?”草浅浅不敢怠慢,弯腰问道。

    鸵鸡金黄色的翅膀一翻,只露出鸡翅前端最漂亮的那只鸡毛,指了指石头的戒指。

    石头心中一动,“魔晶?”

    鸵鸡一对翅膀拍了拍,鼓掌喝彩,一副你是聪明人的表

    “怎么可能!”石头怒道,“老子拼死拼活来到这里,一个果就要我献上魔晶?!”

    鸵鸡闻声竟然一呆,忽然点了点头,做出你说的很对的模样,突然消失不见。

    众人一惊,谁也没看出来这只鸡是怎么不见的。忽然消失,都微微失望,谁也没见过如此人化的魔兽,竟然有些不舍。

    众人刚要举步,突然听到黑树上传来“咔吧”一声响,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棵象小树般大小的树枝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上面枝繁叶茂,黑果累累,树枝碗口粗细,长及数丈。这黑树枝从空中坠下砸进雪中,那鸵鸡从树枝里串出,指了指树枝,又指了指石头的戒指。

    真不知道这鸵鸡这么小的体型,是怎么把这黑树枝搬来的。还能说什么呢?众人失声。

    一颗果不行,这一大堆总成了吧?要是再不行那肯定是你没诚意!鸵鸡的意思很明显。

    “坚决不行!走开,不然我烤了你!”石头威胁道,“居然被一只鸡敲诈,真是开了眼!”

    那鸵鸡眨巴眨巴双眼,竟水汪汪一片,忽然双翅抱头,鸡毛洗面,委屈地看着石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指了指果,又指了指石头的嘴巴,双翅抖动,伤心绝。

    石头顿时两眼漆黑,觉得他就是陈世美,那饱食后远行的负心人!

    “天!”石头要疯了,可实在没办法对这只鸡发火,更别提动之以武力!“要你不长记,吃人嘴软不知道吗?这么古老的道理怎么都忘了?今天被一只鸡活宰,真是现世报!”石头恨不得扇他个大耳刮子!

    狠狠地看着那可怜兮兮的鸵鸡,石头摸进戒指,全没注意那鸡股上的修长华贵的羽翎快活得直抖!

    鸵鸡指了指它羽毛的颜色,又指了指戒指。石头明白,那是要他注意,对面是只漂亮的风鸡,别拿错了!“还聪明!早知道开始就烤了你!”石头暗恨,摸个一个九级风魔晶出来。

    上最低只有九级魔晶,石头那个心疼啊!“这要送到拍卖行最少二十多万金币!天啊,一颗果二十万!老子昏了头,二十万金币够吃几辈子鸵鸡!地,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冤大头!”

    鸵鸡看见眼前那黄灿灿的九级风魔晶,双眼顿时放光,树立细眯的瞳孔瞬间放大成圆形,满满倒映着那风魔晶莹黄流转的异彩。

    石头看着鸵鸡象地精雷格巴一样贪婪的表,恶狠狠地道:“就这一个,吃完快闪,别耽搁我们办事!”

    鸵鸡快活地股直哆嗦,连连点头,讨好地把地下的黑树枝叼起放在石头的手里,然后翅膀摊开,催促石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二十万啊!就买了这树枝!”石头长叹一声,把风魔晶放在鸡翅膀上。

    却听吧嗒一声,那黑树枝掉落地下,石头一没留神,竟没拿住。“好沉!”石头第一反应。

    那鸵鸡张嘴一叼,风魔晶入口,在脖子上勒出一个圆滚滚的球囊慢慢下滑。鸵鸡噎得长脖子直哽,眼睛上翻,脖子一伸一伸直佝偻,半响工夫那球囊才滑落黍子中。鸵鸡回过气来,摊倒在地下幸福地直呻吟,开始消化吸收魔晶的能量。

    “怎么不噎死你这贼鸡,怎个一猪八戒偷吃人参果!”二十万喂了鸡,石头心痛得无以复加,愤愤不平。

    “这树枝好重,不过果子味道不错,你们尝尝,也算是不虚此行吧。毕竟二十万换来的!”石头自我安慰道。

    “哎呀,捏不开也剖不动!”樱桃无奈地看着果子。

    “哦?和树干一样?”草浅浅从樱桃手里拿过火匕,运上内劲削果劈木,均丝毫反应没有!众人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想起鸵鸡轻描淡写地嗑果,眨眼不见又叼着一段黑树枝轻飘飘地闪在众人前的景。

    石头低声道:“你们拿这树枝看看。”

    草浅浅一拧没动静,眉头一皱,用上双手树枝才晃动了一下,但还是没能拿得起来。草浅浅功运双臂,这才把树枝从地上拎起!

    众女知道草浅浅的功夫,不由又是一惊,这么重!可那鸵鸡举重若轻的样子……石头食指放在嘴边,众女明白,回头看那仍在地下幸福颤抖的鸵鸡,开始传音交谈。

    草浅浅把树枝丢下,传音道:“我这才想起开始了它一箭,你们看它的样子有受伤吗?中了的话,那它的防御不下与老大穿的魔豹皮;没中的话……你们见过我的箭落空过吗?就连前几天的魔豹那鬼魅般的速度,让只让我的箭稍有偏差而已,也没能躲过啊!我估计是没中,你们想想它刚才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景。”

    众人点头。

    花蕾道:“对了,开始我们在树下谁也没发现树上躲了这只鸡,可见它隐藏行踪的能力有多高,我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要不是它笑了一声,我们还蒙在鼓里呢。对了,它,它居然会笑!天,可这是鸡啊……有鸟语吗?”花蕾一本正经地问。

    樱桃一本正经地接:“我也不大清楚有没有鸟语,只知道有龙语。你知道吗?草草?”

    草浅浅摇摇头。

    石头忍住笑,在雪地上写道:“怎么能收了它?”

    草浅浅道:“你用匕首在自己的食指上划个口子,把血滴在它双眼之间鸡冠之前那唯一的露地方,嘴里念……速度要快。”

    石头点了点头,那黑树枝收入戒指,面露微笑地向那只仍旧趴在雪地里打着幸福饱嗝,完全不知大难临头的金黄色鸵鸡走去。

    那鸵鸡看见石头来到旁边蹲下,仍然懒洋洋地趴在雪上,浑不在意地眨了眨眼,尾巴摆动两下算是友好。已经多年未吃到如此丰盛的魔晶大餐,一时急吞下,进入消化状态,想动也动不了,全没注意石头那藏在后的左手已经鲜血涌现。

    石头右手轻轻抚摸着鸵鸡的脖子,面带人畜无害的微笑,心里那个得意啊,嘴里用家乡官话嘟嘟囔囔,“还真是现有现报哈,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话谁说的来着,简直太有学问了!不就是一个九级魔晶吗?崖下多的是,到是你老兄要受罪了,多好的苦力啊!啧啧,瞧这漂亮华贵的羽毛,瞧着钢劲有力的爪子,瞧这锋利如勾的啄,瞧这眼这冠这脖子!啧啧啧!哎,老子虽然没有邦德的福气,弄只龙来威风威风,可瞧你这小样聪明绝顶,到甚和我的口味。再说,能在这种险恶之地活得滋有味可见你也不简单。老子就当吃点亏算了,虽然拿只鸵鸡当宠物有点让人瞧不起。关键是老子喜欢你,对吧!我这人最重视能力,不会以貌取人!错,是以貌取鸡!”

    石头一边感叹一边抚。那鸵鸡被他温暖的大手摩挲着,发出阵阵惬意的颤抖,嗓子咕咕冒泡,耳朵里灌入石头那催眠般的嘟囔,眼睛闭上舒服地享受着。

    石头悄悄地换过左手,鲜血无声地流落在鸡冠前那一小块上,谋随着嘴巴里的嘟嘟囔囔开始诞生!

    一股金黄色的光芒突然从鸵鸡上爆发,光影直天际,晶莹洁白的崖顶被印染得富丽堂皇。鸡冠上沁出一滴鲜血,随着黄芒的波动投向石头的前额,渐渐渗入皮肤。

    那鸵鸡突然站起,拂了拂它的鸡冠,挥翅一看,一滴血珠在金黄色的羽毛上流淌滚动。鸵鸡瞳孔猛一收缩,连忙看向石头的额头,正好刚赶上那滴鲜血完全沁入皮肤的一刹,在那极丑的人类男子额前炸开一个波纹,随即消失不见。那没有眉毛的丑男人轻呼了一口气,向它露出个卑鄙、邪恶、险、龌龊、歹毒、狡诈而又心满意足的狞笑!

    鸵鸡一阵头晕眼花,眼前冒出无数个小星星,只觉得头重脚轻,体围绕双足转了数个圆圈,眼睛一黑“吧唧!”倒地昏迷,鸡事不醒!

    “哎呀,它晕了!哈哈,晕得好有趣,还会转圈!好想叫它再晕一次来看看啊!”樱桃稀奇极了,瞪大双眼看着躺在雪地上爪子无力抽搐的鸵鸡!

    鸵鸡不知是气愤樱桃的话还是气血攻心,突地一蹦而起,鸡翅指着石头不停哆嗦,眼里流露可怜、伤心、悲哀、无奈、凄惨、痛苦、催人泪下的绝望目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白一翻,头一昂向后倒去!重重砸了一个雪窝窝,陷其中,金黄的肚皮朝天,两腿伸直,雪白的鸡爪一阵紧绷后突然放松,彻底昏迷不醒!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