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谋而后动(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五面兽 书名:诱神
    离海岸三十丈左右,安德里亚诺和众手下潜伏在水中,只露出脑袋观察海滩。看着沙滩上连绵的精灵们上那点点荧光,安德里亚诺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心想:“这也太邪门了!这帮精灵吃饱撑得没事做么?跑到沙滩上冥想什么?就是冥想也不用千把号人集体啊?”

    安德里亚诺轻声对契古说:“再去看看!”契古潜行而上,在沙滩上转了一圈,甚至面对面向其中一个漂亮女精灵做出猥的动作,以证明这里不具有任何危险。契古小心后退,轻轻下水潜行回来,对着安德里亚诺道:“怎么样,头,我说没事吧!”

    安德里亚诺咬了咬牙,又看着四周目光饥渴的众兄弟,低声道:“小心潜伏上去,你们从外围包抄,一人抓一个迅速撤退,切记别贪多!要是控制不住有什么响动,这一海岸的精灵压也把我们压死了,有什么异常马上撤退!千万记得:只抓法师和弓手,别碰魔剑士!”

    众冒险者配合多年,当然知道厉害关系。闻言点头,分别打着手势指定目标,悄无声息地潜行而去。

    安德里亚诺没有动,心里总隐约觉得不安,却想不出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便决定留下来继续观察,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也好接应一下。

    契古盯住那个早已经看中的漂亮女精灵,一步一步小心靠近。从装扮上看得出她是个魔弓手,嘿嘿,契古心里一阵狞笑:“只要我近都放不出一个就得倒下!”

    契古悄悄得潜行至那魔弓手的背后,左手迅速捂住她嘴巴,右手对着脖子上的动脉一记手刀砍去!

    眼看手刀就要落在她的脖子上,可手臂里的精灵却突然不见了!

    只见那精灵唰地一个“闪现”蹿至三丈开外,半空中接着就是一个蓝汪汪的“冰封装甲”罩住全,脚尖落地头也不回反手一个“冰锥术”把契古冻得浑颤抖,然后双脚一蹬后跃,人弹起丈高至契古头上,空中又是一个“极寒冰冻”把契古冻立当场!空翻落地至契古背后,右手掏出匕首抵住他脖子,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凝聚了一颗寒光四的冰弹蓄势待发!

    耳边却传来那精灵仿佛刚睡醒似的雍:“谁这时候玩偷袭啊!啊?”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叫:“啊——有冒险者潜进精灵森林了!大家快醒醒啊!”

    契古两眼一黑失去知觉,脑海里闪出最后一个念头:“这他妈还是人吗……”

    安德里亚诺看着沙滩上众兄弟眨眼之间就被一阵眼花缭乱的魔法放倒在地,心里突地打了个寒战!这还是人所熟悉的精灵吗?没有格挡,没有打斗,一群如狼似虎,跟着自己征战十几年,经验丰富的冒险者被一群没拿法杖的魔法师在近战中打倒了!而且这群魔法师还是在冥想时被自己的队伍偷袭……安德里亚诺从头看到尾,没有一个兄弟做出任何错误地举动,可就这样全军覆没了!只觉得全冰凉,他彻底丧失了信心呆呆怔在那里。

    正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突然看见脚下水里莫名亮了起来。安德里亚诺忙低头埋进水里观察,只见一个无眉青年头枕双臂,翘着二郎腿,脚尖按照一定的节奏左右摇晃,懒洋洋得飘在水中,仿佛躺在上听着游吟诗人的唱诗一般谐意。那青年看见安德里亚诺望向自己,嘴巴忽一张,一个透明的大气泡从嘴里蹿了出来,里面竟裹着条活蹦乱跳的小珊瑚鱼!那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他,就象狐狸盯着一只大白兔,浑充满了邪气。

    冰凉的海水透过贴水靠把寒气入骨内,安德里亚诺全僵硬,觉得自己和那只珊瑚鱼最大的区别就是它还能动,他却一动不动,没有了动的意志,也不敢动。

    没有丝毫悬念,石头就把想知道的东西从安德里亚诺嘴巴里掏了出来。听着安德里亚诺的描述,石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隐隐觉得事没有这么简单。

    石头叫人把这些冒险者扒得只剩一条短裤,然后说:“对照我教给你们的武技,和他们对打,别打死打残了。武技熟练了给他们穿上衣服再打,有把握就让他们拿上武器,多注意魔法武技结合运用。受伤后给他们治疗,给他们吃饱。他们当中有谁不打就直接杀了!”

    众精灵欢呼:“雅萨!”多好的活靶子啊!这下有得玩了!

    石头连夜召集众长老进神议事。众长老到齐,石头首先开口说:“尊敬的各位长老,既然认定我是指引者,那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们。”

    大贤者列恩斯和众长老看见石头从未如此凝重,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大贤者列恩斯说道:“请石头阁下询问。”

    石头问道:“忌之海进入神眷之岛的海路只有一条,去了这条通道,一但走错就会迷失在忌之海内,最终落个被卷入风暴,船毁人亡的下场。按说只有精灵知道这唯一的海路,可冒险者怎么能穿越忌之海到达这里?难道有人泄密?”

    众长老摇了摇头。

    石头又问:“既然冒险者屡次来犯,为什么不做出防御措施?或者干脆还击!难道任凭精灵被掳掠?”

    一长老站起来做出回答:“精灵是个和平且高贵,骄傲的种族,怎么能做出欺压渺小人类的事!那是我们尊严所不许的!当然,偶尔有精灵被掳掠只能说明人类贪婪,荒的本!难道我们要把人类杀了不成?”

    “现在是冒险者进犯神眷之岛,好象是精灵被渺小人类欺压吧?”石头冷笑回答,“好啊!你不杀他,那就等着别人来掳掠吧!”

    那长老一阵唯唯诺诺,说不出话来。

    石头没有继续反驳,说道:“我刚才带人在海滩上练功,抓住了几十个冒险者。说自由之港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冒险者,目标正是精灵森林,尊敬的长老们,您们有什么看法?”

    众长老闻言色变,面面相惧,惊慌失措地道:“啊!这可该怎么办?”

    大长老列恩斯知道石头有成竹,并不惊慌,轻轻看着他,低声问道:“不知道大人有什么意见?”

    石头嘿嘿一笑,沉声道:“如果你们真把我当指引者,我自有办法!”

    列恩斯缓缓从座位上站起道:“既然引领大人是我和众长老占卜主神时临格而来,那您理所当然就是指引者!您的所作所为就代表主神大人的旨意,精灵自当遵从。”

    众长老点头称是。

    石头长而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石头这里到是有几点建议,希望众长老能够采纳!”

    “一:首先在精灵森林里靠近海滩处遍布陷阱机关等防御工事,派人夜看守,海滩上必须有人全天候巡逻;”

    “二:所有精灵练,以备不测;”

    “三:所有50岁以上,500岁以下的精灵必须通婚,鼓励生育!”

    前两条还好,众长老点头称道。可第三条一出,除了大贤者列恩斯外,所有的长老都站了起来激烈反对:“什么?我们骄傲,高贵的精灵一族怎么能和下的人类一样没有一点高尚的,沉沦为生孩子的机器!?”

    “再说,婚姻、恋是每个精灵的自由,怎么能把生育牵扯进来?难道不生孩子便不能相了吗?这是对精灵那动人、缠绵纯精神恋的一种变相亵渎!”一长老振振有辞。

    石头一抬手,示意众长老稍安勿噪。扫视众人一圈后缓缓说道:“首先,我是一个人类。如果你们都觉得人类下的话我可以拒绝做你们的指引者。”

    这话一说完,众长老急忙摇手:“尊敬的引领大人,我们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一时心急口误!口误!”

    石头微微一笑,“其实你们说得也有道理,可对精灵目前状况来说并不适合。千年前的圣战,精灵拥有强劲无匹的攻击力,可为什么最终战败?”此言一出,众长老脸色煞白,纷纷低头不语。

    “就是因为精灵人口少,打不下去了!当年这么大的教训你们还不吸取吗?不错,人类是贪婪,是生孩子是机器,可就是这贪婪的人类,生孩子的机器占领了全世界!而精灵呢?只能偏安一偶,为数仅剩几万人。现在都被冒险者家门口,同胞被抓去做了奴隶,你们做长老的还在这里不思进取,做着往的美梦!醒醒吧!精灵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鼓励生育,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再说繁衍后代也是每个精灵应尽的义务,难道非要等到某一天,神圣的精灵一族因绝种而消失吗?!”

    石头越说声音越大,最后激动得指手画脚,众长老的头却越来越低。

    “其实你们也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沉沦为人类的奴隶,要么沉沦为生孩子的机器!同样的沉沦,不同的命运。我想这不难选择吧?”

重要声明:小说《诱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