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六章 怪异阵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幽默 书名:猢狲传
    【精品幽默】

    ※※※※※※※※※※※

    继续搜寻下去,石破天又在下一个八卦台得到了一件橄榄色的盾牌,盾牌上雕刻有洪荒四兽的刻像,中间却是一颗骇人的骷髅,骷髅眼眶上镶嵌有两颗红宝石,红宝石发出灼灼光芒,仿佛有眼球在眼眶内灵动,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灵珠儿见状,赶忙把眼睛捂上,靠在石破天的肩头道:“大哥哥快把这东西拿走,好恐怖呀!”

    石破天笑着,安慰她道:“这只不过是一块盾牌,害怕什么?”他转问手中的天玄剑,天玄剑琢磨了半晌道:“这盾牌我也没有见识过,不晓得它的来历……”

    石破天见幡精也是茫然,于是就把盾牌收在储物手镯之中道:“嗯,后再来研究吧,先留着再说。”

    一行人继续寻找,寻找到下面四件宝贝,在天玄剑的协助之下,都有惊无险地把它们收服了。这四件宝贝分别是三弦琴,宝莲灯,风神针和一柄不知名的宝剑。其中三弦琴乃是神农氏遗留之物;宝莲灯乃是佛家之物;风神针乃是东胜神洲十大神器之一;那柄不知名的宝剑冷如寒月,时有青光从中泄露而出,天玄剑称它为青暝剑,石破天把它握在手中,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它,想来须要有缘人方可启动。

    收了玉清乾坤七宝,幡精大喜道:“乖乖!老大,一下搞了七件宝贝,哦不,是六件……这下爽翻了!”

    石破天听这话,想起腹内的那颗不知名的极寒珠子,心中稍有忧虑,不过转念又想,生死之数,往往并非自己能够做得了主的,这当由天来决定吧。他只是尽力用体内的玄阳真火不住压制那股寒流,能压得一时便是一时了。

    收了七宝,玉清乾坤阵就整个被破光了,四周混沌皆开,湖水汹涌涌了进来。火麒麟不忘施展防护层,继续避开寒冷湖水,带着石破天等人回到下一层阵法的入口处。

    这时候湖水已经淹到那阵法的入口,但却再也不能继续淹没下去了。幡精瞅着那阵法的入口道:“不入虎,焉得虎子!老大,我这就下去了!”说着默念避水咒一口气向那阵口冲了进去。

    石破天一开始还以为这阵法与上一阵法相似,一定也不容易通过,但没想到幡精轻而易举就穿了进去,只是穿进去的幡精却突然消失了,那螺旋形的阵法内连他下坠的影子都见不着。

    灵珠儿担心幡精,忙叫道:“幡精,幡精,你在里面躲起来了吗?”

    叫了几声不听到回音,石破天心中也着急了,忙道:“灵珠儿,你不用叫了,这阵法估计也非等闲,幡精进去不知是生是死,我们这就进去瞧瞧。”说着他让火麒麟开道,就要一路闯进阵去。

    可就在这时,却听得“呼”地一声,幡精竟然从阵口出来了。灵珠儿惊喜道:“哈!幡精,你这家伙可真是调皮,怎么我叫了你许多声,却听不见你的回音?真是吓死我了,倘若以后再这般叫不回音,看我不让大哥哥打你的小!”

    幡精一挠头,呵呵笑道:“知道啦,小珠子教训得是,俺以后不敢啦!不过……”他喜上眉梢对石破天说道,“老大!这里面的风景好极了,不去看看真是可惜哟!快快随我进来!”说完,不等石破天回音,他转噌地一声又钻进了阵内。

    石破天与灵珠儿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幡精说得是真是假,不管怎样,既然他说了,那就进去看看呗!但在这时,天玄剑提醒石破天要多加小心,这个阵法暗藏杀机,不可掉以轻心。

    石破天心想,此刻自己这体内钻进了这样一颗珠子,寒力极强,他虽用玄阳真火加以控制,但毕竟自己的驾驭能力有限,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寒盛阳衰,到时候恐怕自己难免就要命不保。既然难逃一死,倒不如闯进去看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更何况如今幡精生死未明,不可不救呢?!

    他想到这里,坚定了意念,把灵珠儿放入储物手镯内藏匿起来,定了定神,把真力注满天玄剑,让火麒麟继续造就防护圈,一鼓作气冲进了阵内。

    从外部冲进阵内的这个过程中,石破天感觉浑仿佛被清冽的泉水洗涤过一般,整个皮肤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待他再睁眼来看时,却发现四周一片碧绿,他竟置于一片森林之中,四周鸟语花香,莺飞草长,阳光缕缕从树叶间照下来,落在地面的落叶上,蚂蚁则在落叶上列队爬过。

    他突然发觉这个景象似曾相识,跃下了火麒麟,他纵步前行,行过一片竹林,越过一个小山坡,在小山坡旁有一个荷花塘,荷花塘边上他有两个小孩正在玩耍。石破天见这景,似曾相识,连忙快步走了过去,细细看去,只见其中一个小孩正是幼时的他,他吃了一惊。再看另一个小孩,他似曾相识,搜索记忆,这才想起他名叫刘荣,乃是他幼时的一个玩伴。

    正当石破天回忆起这个刘荣的时候,忽觉得天地混沌,景物变化,四周忽而又变成一个忙碌的街市,少年的他拉着刘荣一块儿蹦蹦跳跳行在马路上。突然一辆红色的面包车向这边撞来。他和刘荣同时被撞倒在地。然后他就见到少年的自己伏在刘荣的体上,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襟,他号啕大哭。他一生中唯一的一个好朋友就这样离他而去了。

    石破天见了此景,心口一阵剧痛,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头晕目眩之下,他再次发现景物变迁,夕阳下的巷口,那是一对男女青年的背影,那女孩子的背影他是那样地熟悉,以至于刹那间他就把她的名字喊出了口。

    “墨香!”他飞步赶上那对男女,可是无论他的速度有多快,却都赶不上他们,背影下,那男孩子拥住墨香的背,正在卿卿我我。石破天心口又是一阵剧痛,“噗嗵”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猢狲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