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二章 七孔笛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幽默 书名:猢狲传
    幡精咧着嘴,稍稍有些失落道:“又被老大你先想到了~”

    灵珠儿急于想知道破解的方法,忙拽着我的衣领道:“大哥哥快说,怎么破解?”

    我笑道:“一会儿你们就知道啦。”

    我埋头在储物手镯中搜索,不一会儿我就从一堆杂乱无章的装备中搜出一支绿色的七孔笛来,在手中抚玩了一下道:“嗯,这东西最好不过啦!”

    幡精与灵珠儿面面相觑,不解我意,幡精道:“老大,你不会想用这根破笛子来破解这个玉清乾坤阵吧?如果你真要能用它来破解了这个阵法,玉清真王知道了,非气死不可~”

    我笑而不答,把七孔笛放在唇边,很快徐徐笛音就从翠绿的笛管里流淌了出来。之前我最喜欢独自一人爬山,找一个风景宜人的小山,爬到山顶上,寻一块无人处,拿来笛子吹上一曲,听着笛音在林间缭绕盘旋,顿时就有中置仙境的感觉。如今深水之中,虽然没有了这种意境,但我闭目蹲,仍旧可以想象到这番景象。

    顿时,这笛音就像飘远的酒香,向玉清乾坤阵内徐徐传去。幡精与灵珠儿虽然不解我意,但听着笛音缭绕,非常动人,也不觉静下心来,默默欣赏,火麒麟曾在蓬莱仙岛上听有仙人吹奏过笛音,当时就非常喜欢,这会儿听我吹来,也异常高兴,专注倾听。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从湖底传来一缕反的笛音,我连忙移开唇边的七孔笛,笛声嘎然而止,幡精和灵珠儿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我已经纵出了火麒麟的防护圈,口念法诀向那阵法猛冲了过去。

    幡精和灵珠儿都吃惊地叫出声来,幡精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惊道:“老大,危险!”

    但我的速度太快了,刹那间功夫我已经感到阵法边缘,只听得嗖地一声,我的体猛地穿入了水与阵法交界处的层层光圈,钻进了阵内。

    “哈!成功啦!”我欢快地叫出声来。阵内没有一滴水,我看见楼梯一样的螺旋形光体一直盘旋下去,一眼望不到边。

    阵法为我所破,那层层光圈顿时消失,压力消失,但湖水却仍旧进不来。我传音让火麒麟带他们进来,火麒麟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带着幡精和灵珠儿冲了进来。我们在阵内相见,幡精和灵珠儿见阵内这般光景,都吃惊地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笑道:“要不是幡精提醒我,我是决计进不来的。”

    幡精很奇怪,道:“我什么时候提醒你了?你是说天尊他老人家抚琴破阵吗?可是你却用得是笛子啊?莫非笛子也能破阵?”

    我道:“不是笛子破阵,而是利用音律破阵。我的《无名心经》必须要借助于音律的相互作用才可以破解阵法,这个阵法非常严密,不漏半点声音,所以我一直无计可施,你提醒我说天尊他老人家用弦琴破阵,我就突然有个想法:我何不利用声音的反原理来破解此阵呢?”

    灵珠儿听我这么说,恍然大悟道:“原来大哥哥是用笛音吹进阵内,然后再从阵内接受笛音的反音,通过反音再利用《无名心经》来破解这个阵法的,是吧?”

    我不住点头道:“嗯,嗯,正是此法。”

    幡精懊恼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与灵珠儿都笑。

    环顾四周,仍旧是雾茫茫一片,脚下的螺旋形光体层层下去,似乎无穷无尽,也不知下面有些什么。

    幡精道:“看来这里并非只有一个玉清乾坤阵,还有别的阵法守在此处。眼下的这个螺旋体,应该也属于一种很特别的阵法。”他晃了晃脑袋,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嗯,你破了外层阵法,这一层的阵法就交给我来破解吧,走,你们随我下去。”说完他迈步就要顺着螺旋光体下行。

    我想起一事,忙止住他道:“幡精慢行!”

    幡精不解我意,以为我又想出破解下面阵法的方法了,纳闷道:“怎么?你不会还要跟我争破这一层阵法吧?”

    我笑道:“哪有?我听你刚才说刚才那玉清乾坤阵是利用七种宝贝作为引子的,这会儿我们破解了此阵,不把这七种宝贝赚过来,岂不是亏了?”

    灵珠儿听我这话,拍手道:“大哥哥这个建议妙极!幡精,你对乾坤阵比较熟悉,正好可以帮大哥哥寻找这七件奇宝。”

    幡精听我这话,兴高采烈道:“是了,是了,我光顾着要去破解下一重阵法,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他目运金光,四顾八方,很快确定了方位,对我说道:“老大,走,这个方向~”

    幡精在前面带路,火麒麟带着我和灵珠儿跟在他后,不一会儿来到一处八卦台上,只见那台上挂着一柄红光闪闪的宝剑。幡精见那宝剑喜道:“呀!天玄剑?好宝贝呀!”

    我奇道:“天玄剑?这是什么宝贝?”

    幡精道:“老大你有所不知,这天玄剑乃是南赡部洲十二大神器之一,乃是非常难得的一柄宝剑呀!我曾与它交过一次手,不分胜负,所以非常敬重它。不过它急难被人控制,无缘之人若得到了它,非但不能杀敌,反而会为它所伤。所以这柄天玄剑又名烈驹剑,不容易驯服呀!”

    我兴致勃勃道:“哦?有这等事?我今便要来看看它到底如何个难以驯服。”我原本的金龙宝剑已经为多宝道人所毁,此刻手中没有兵刃,心想正好可以驯服这柄宝剑作为自己的兵器。

    我纵跃上八卦台,伸手取下天玄剑,却发现这剑重如泰山,我没有心理准备,猝然失手,剑落下来,剑尖着地,剑重重地插入八卦台内约三分之一的样子。

    “呀!这剑好重!”我不住慨叹道,“这么重的宝剑,如何耍得?”

    幡精笑道:“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这家伙比你想象中还要难以驯服呢,它可不单单是重。”

重要声明:小说《猢狲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