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大结局

    原来谢逊等人几前郭珍中毒后便觉得事有异,于是发出命令,集结了周围丐帮子弟们,派一个当地分堂的头领负责挑选出青壮来准备随时使用。这个分堂堂主就是急着见肖剑的人,也是清尘国人,叫刘全,四十二岁,居于纽约却已经三十余年。

    “好吧,你先下去休息,我先研究一下资料。”肖剑朝刘全笑了笑,便抱着一大叠资料走了。

    只不过看了十余分钟,肖剑突有所悟,这些文案资料繁琐芜杂,一时半刻也看不出什么蹊跷,况且天龙组成员们必定早进行过分析,若有疑虑早该提出。如此一想,肖剑将案头资料推至一旁,料想自己行动必定已为各处察觉,倒不如闪电出击,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或许打草惊蛇,投石问路,竟有意外的收获也未定。

    思虑至此,肖剑急着出了房,叫住了刘全,令其迅速整顿人手准备出发,又通知了天龙组和林清。黄秀莹等都不曾料到肖剑如此急切,商议之下也觉他所言有理,便同意出动。

    当凌晨两点左右,肖剑率众秘密奔袭大圈帮总部。肖剑武功卓绝,先士卒,斩敌无数,活捉大圈帮首领周万丰。却不料发生了一件小小意外。当时周万丰正以药迷住了一个漂亮女生,急不可耐,正要为非作歹“行凶”时,却被大伙抓住。而这位漂亮女生却恰好是大家熟悉的人,那位和老头在一起地懂得蛊毒的女生。然来那天周万丰意强夺女生时。却被女生以蛊毒控制,不但使周万丰不能得逞,反而控了他。周万丰表面服服帖帖,不敢反抗,并按照老头、女生的指令调查一个美国人的下落,背地里却以知道美国人的下落为由,带着这一老一小来到了大圈帮的总部。并不知不觉间下了药,制住了老头和女生。

    肖剑等也没料到一举擒住了三人。忙以重兵守住了大圈帮总部,盘问起老头和女生来,却问不出个所以然。老头和女生一致强调,并不认识那个“美国人”,只不过他上有一样东西却是两人所需。

    当凌晨四点左右,又一意外女生突然出现,却是莫言冰。更令人意外的是她带了郭珍、丐帮几个中了晕迷蛊地人都过了来。却原来莫言冰也是懂蛊之人,而且以毕生心血养了一“蛇蛊”于体内,血中含毒,既可以血代毒,又可以毒攻毒解任何蛇毒,便以鲜血代蛇毒,配置了解药,解除了大家的晕迷蛊。

    “我还说我们也来帮忙。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搞定了!”郭珍欣喜不已,对肖剑道。

    肖剑笑了笑:“大圈帮人数虽众,却并没有集中起来。大部分帮众都维持生意去了,总部及周近街道只剩下百来人,也没什么高手。我们以人众封锁住这条街道,先切断电话线。再以我们天龙盟研究出来地强磁干扰技术切断无线通讯,通讯一段,他们势同孤岛,再而围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破核心力量,再控制住里头所有力量,可事半功倍!”

    说完,大家笑了一番。

    郭珍及丐帮五老却显然注意到了那个被俘的女孩,不由目露凶光起来,缓缓向老头和女生近。

    老头苦笑一声道:“真的不是我们做的。便是他要求我们跟他合作。我们都不顾凶险拒绝了他,我们敢以真神的名义起誓。如若有半点虚言,愿万蛊加,痛不生,受尽所有摧残而尽!”

    “你以为我们还会相信你们的片言只语吗?况且,像你们这么凶险毒辣的人,这种口头空话,随口即出,也不费什么思考。”郭珍狠狠道。

    老头苦笑着摇摇头,再不说话,那个女生则一言不发,只是眼中却露出不甘来,双泪黯然而下。

    小昭见状,心头再起了一种奇怪而熟悉地感觉,与这女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忙止住了郭珍,轻轻道:“这位也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请问你老家在哪里?”

    那个女生也有着和小昭相似的感觉,见小昭问得奇怪然而很有诚意,便轻轻道:“我是个没有家的人,如果说有的话,也不过是短暂的拥有。”想到这里,便想起往事来。

    小昭突然惊兀,收起狂烈的欣喜和讶异,轻声问道:“那么姐姐可知道寒鸦村?”

    那女生一听,全一震,目瞪口呆地看着小昭,迟疑了许久潸然泪下,道:“你怎么知道?”

    “我叫小昭,敢问姐姐姓名!”

    女生听了,全颤抖起来,“小昭!……小昭!”,不由颤巍巍站了起来,泪如泉,紧紧看着小昭的脸,缓缓向小昭步去。

    大家都吃了一惊,小昭却已经确定,忙笑着直点头道:“嗯,我就是小昭!”说完,也兴奋地颤抖起来,一步步向那女生走去。

    “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认得我吗?我是子逸啊!”那女生哭泣道。

    小昭笑泪交加,点头哽咽道:“嗯,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说完便和子怡拥抱到了一起。两人紧紧抱着,那泪盈眶地场面感染起众人来。

    郭珍、黄秀莹等纷纷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那个女生,果然看出了熟悉的感觉来。虽说女大十八变,况且青期前后,容貌大抵变化极大,但她影中分明透出那一种幼时的影子来。只是现在的她,婷婷玉立,早由原先的“丑小鸭”脱变成了如今的美丽地天鹅。

    郭珍和黄秀莹也纷纷迎了上去,紧紧抱住了周子逸。

    其余人虽然不太清楚当形。却也知是故人重逢,不由替几个女生高兴起来。

    四女紧紧拥抱了许久,小昭才笑道:“看!我们只顾着高兴,却把子逸姐姐都抱得喘不过气来。”小昭和周子逸相识时间很长,又幼时受她影响最为深远,故而虽别五年,却浓依旧。细看周子逸白皙地脸上微微透出的红晕来。果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小昭这一句话便把几个女生都说得笑了起来。

    大家唧唧喳喳,忙打听起周子逸的遭遇来。

    言已得知那酷似美国人的古怪人的下落。众人忙问其故。

    然来,自吴鑫和蛊毒长老定下了五年之约后,蛊毒长老便带了周子逸回新疆老家,不料一路奔波,周子逸本就体弱,竟使她体内种下的蛊毒益发厉害起来。蛊毒长老也不灰心,只苦心救治。周子逸也感其费心。与他冰释前嫌,并勤学好问,竟而虚心学习起来。蛊毒长老也不吝啬,潜心教导,两人亦师亦友,子渐渐温馨起来。盘算着五年之期将近,蛊毒长老生怕吴鑫以为自己毁约,周子逸也早惦念着吴鑫和其他姐妹。急切想回去,只是上蛊毒却未全部去除。两人商议之下,决定冒死前去请求当地地蛊毒王以“明玉邪珠”帮助周子逸解除上残余蛊毒。却不料当两人赶去蛊毒王家,不住祈求,终于得到蛊毒王许可,拿出“明玉邪珠”准备救治周子逸时。却被一个奇怪地“美国人”突袭而取了去。蛊毒王不幸中弹,临死之际要求蛊毒长老代为报仇,并夺回“明玉邪珠”,且此珠从此归蛊毒长老所有。

    蛊毒长老和周子逸一商量,便决定追回“明玉邪珠”,两人一路跟踪,不知不觉便追到了纽约,来到了这个陌生地环境。当然,两人对于吴鑫等的事却一无所知。人生地不熟,言语又不通。两人为了生活。倒真是费了不少心思。还好,凭借着蛊毒长老地武功。两人吃的东西倒可以偷偷取来,又凭借着擅长种蛊人所具有的特殊跟踪本领,两人倒是没有把“美国人”跟丢,不料却被美国人耍了几次,因而竟和郭珍等产生了越来越多的误会。

    如今大家一番解释,所有误会都消除了,自是都心头松了口气。

    周子逸忙道:“小兰她们呢?还有……吴鑫哥哥呢?”说到这里,周子逸又羞了起来。她犹记得和大家分手前夕吴鑫说过的话。那时地吴鑫,最是温柔动人,轻轻咐到周子逸耳旁道:“子逸,这怎么行呢?你还没做吴鑫哥哥的新娘,吴鑫哥哥不准你死。吴鑫哥哥要等子逸好了,就陪子逸好好地开开心心地活一辈子。你愿意吗?子逸!”细细想来,周子逸不觉又是甜蜜又是羞涩,脸都红了半边,耳根也烧红了。

    小昭叹了口气,看了看黄秀莹。黄秀莹点了点头道:“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回到了天龙珠宝公司后,黄秀莹避繁就虚,将这几年来的事说了个大致,又将近段时间内的况说明,说得周子逸又揪心痛哭起来。

    渐渐天亮,由于周子逸对周万丰下的蛊毒未解,肖剑便利用周万丰,不断联系控制大圈帮的势力,短时间内竟已经将大圈帮的势力控制了大半,基本上没有多少问题了。

    大圈帮在握,肖剑迅速从大圈帮获取了打量的武器和装备,同时获得了大批地青壮人员,开始重新整顿。

    第二天,肖剑略休息了一下醒来后,可谓万事具备,下一步:地狱天使。

    肖剑重新整理了一下地狱天使黑帮的资料,初步确定了三个核心据点,准备夜间奇袭,令他们措手不及。谁也料不到一个晚上收拾了大圈帮的肖剑并没有沉浸在喜悦中,也没有沉浸在收拾大圈帮残余,稳固实力的活动中,而是要趁打铁,继续部署出击。兵行偏锋,令人难以预料,然后配合闪电出袭,这向来就是肖剑的处事风格,也是肖剑之所以能短时间内收服国内大部分黑帮的原因所在。

    然而,正在大家摩拳擦掌。等待着晚上地来临时,又有一个意料不到地人出现了。

    “黄秋!这段时间你上哪里去了?”黎鸿看着瘦了半圈的黄秋,泛起一丝奇异的感觉,旋即被欣喜的心掩盖住了。

    “那次我受了重伤,被人无意中救走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养伤,今天总算好些了。便回来看看大家,大家都还好吧?”黄秋的话虽是清淡。却显得心很激动。丐帮六老终于又汇集到了一起。郭珍看着大家,欣喜狂,这两天,倒真是好事不断,令人难以预料。先是莫言冰的出现并神奇地接了大家的晕迷蛊,继而与周子逸重逢并识别,然后便是早以为已经去世地黄秋的回来。

    “看来。我们地好运开始不断降临了,我想我们一定能顺利将他救出来了!”郭珍心道。

    晚上地计划要重新调整,因为黄秋还带来一个重大的消息,他发现了黑手党地新总部。

    肖剑当机立断,立即调整计划,重新部署兵力。

    当夜十二点刚过,纽约大学一片静谧,却被一种无行的气息压抑住。

    百余人全副武装。围住了一个陈旧的实验室大楼,大楼顶部则被一组天龙组成员悄悄占据。肖剑等人在空中轻轻几转,切断了通讯线,天龙盟的技术人员则早切断了底下地隐蔽通讯线流,再在大楼周围布置了几个强磁干扰信号。整个大楼现在处于一种高度封闭状态。

    肖剑手一挥,一组天龙组成员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大楼。

    接下来的事出奇的顺利。在几个天龙组成员的掩护下,肖剑等人全然来到了低地下总部,来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密室,长宽足足有十七八米宽。密室正中央有一张大铁板,铁板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古怪的人,周被水泥封住,水泥外围则是粗粗的钢丝织成的巨网,紧紧包围住了那人,如一件衣服一般。那人周被封。却露出了一双眼睛。手却少了一只,被什么东西齐刷刷从肩部锯断了。那人说不出话来。眼睛却紧紧看着大家,眨了几眨后,却露出了强烈地悲壮之意来。

    黄秀莹、郭珍等一看到这个人,一看到这双眼睛,心便碎了。郭珍再也忍耐不住,朝他扑了过去,却被肖剑一把紧紧拉住。

    “镇定!”肖剑低低喝了一声,把郭珍拉了回来。抬头一看四周,四周再无一物,肖剑本能地感到了压迫感,挡住众人,喝道:“先退出房间再说!”

    大家先是一呆,却也感到了意外,虽是不忍,却也含泪听从了肖剑的命令,正要转出门时,“咣噹”一声,密室的门却瞬间合拢了。

    肖剑一急,猛地就是一掌劈了过去,力道极是凶狠,便是三寸刚铁也要被他劈烂,但门却安然无恙,只响来沉闷的一声。众人大异,肖剑朝大家微一点头,大家心知肚明,都忙提聚真气。肖剑凝神定气,发挥了十成功力,聚成更为凶猛的一掌,涌出一道炽火焰,猛地扑向大门。其余人也忙跟上,各自全力推出一掌击在肖剑掌中烈焰所在部位。十余人,都是武林高手,内力深厚,虽不及肖剑,却也力道十足凶霸。掌力一着,个人都觉一阵窒息,大门极是沉默的一声巨响后在门上出现了一个掌印,门却依然没有被推开。

    “不对啊,这么大力道,就算是两米厚地钢墙也要碎裂,怎么门没有烂?我记得进来的时候门好像很轻巧的啊!”谢逊急道。

    “哈哈哈哈!不要白费心机了!”一声得意的笑容从大厅传来。

    大家讶异回头时,却见密室天花板上凸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钢块,两米见方。钢块中央突然出现一扇门,徐徐打开,却是一个高个子的美国人,正是大家急着寻找的人。

    那人一阵狂笑后,一按按钮,从钢块底部冒出一个长长的梯子,直达地面。那人从梯子上一步一步缓缓下来,边走边打量:“今天来的人不少啊,尤其是,女生不少,该来的,不该来地,都来了,看来,我今晚又可以美美地享受一番了!哈哈哈哈!”

    肖剑也不声张,趁他得意笑时。猛地出击,快捷如电,形如影,掌间一道透明地真气狂涌而出,体竟突然间变得透明。大家始料不及时,纷纷醒悟过来,都随之而动。拿出了自己地杀手锏,纷纷出击。密室内瞬间波澜起伏。一种种令人窒息地力道齐齐往那人上涌去。

    岂料那人一阵嘲笑后,影一晃数丈,一化为数十,令大家陡然间生出虚无飘渺的感觉。

    十余道力道竟而瞬间扑空,砸到了地面时,竟只是沉闷一声轻响。

    “后退!”肖剑忙喝了一声,率先体一转。回到了原先所在地。

    此番出击只是一瞬间,之后十余道影快捷又闪了回来,立在肖剑后。

    大家喘息未定时,那人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些不自量力呢?一群废物!”

    肖剑虽然狂怒,却也明白了实力悬殊,心头猛地一缩,旋即镇定道:“哈哈,你什么时候偷学到了无极门的魅影迷尘阵法?这阵法我精研数年。却也知不是无敌的阵法。”

    “偷学?哈哈哈哈,我何必要偷学呢?况且,这种小伎俩,我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

    “哦?依我看来,你不但偷学到了无极门的武功,还偷学了逍遥派的顶尖武学。我看你虽然像个美国人。却其实并不是美国人,不过是用了逍遥派地易容术而已。逍遥派博大精深,想必你也偷学到了不少奇功秘学吧!可否让我们见识见识?”肖剑微笑道。

    “逍遥派?哈哈哈哈,据说大无相功是最精深的武学,可惜我还看不上,只不过是寻常地气功罢了。逍遥派我还没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肖剑笑着指着那人道:“我看你是没学到家,大无相功以小无相功为根基,持久修炼,能超脱生死,循环变化。做到真正的无相无我。无天无地,无往来生死。世间没有比这更神妙的武学了。看来你真是够白痴!”

    那人怒道:“你才是白痴呢!”说完手一扬,手指旋转,片刻间,房间内气流如洪,凝成一柄长约丈许的透明长刀,砍向肖剑方向。

    “闪!”肖剑说完,影一晃,一划百十,用的也是魅影迷尘阵法,以幻影近那人。

    那人也不着急,手中风浪展开,将空气如分水一般隔成丈许空间,围向肖剑所有幻影。

    肖剑所有的幻影果然被封闭住,且缓缓紧缩起来。

    其余人见状,都是大骇。

    “怎么像是……遁甲天书的奇技?”小昭颤道,看着黄秀莹。

    黄秀莹也是骇然:“可能不是吧!”

    见肖剑紧急,黄秀莹略一沉吟,一咬牙,朝大家一挥手,旋即出招,众人联手击向那人。

    郭珍使出了丐帮镇帮之技降龙十八掌,化为长龙,摇曳多姿,却透出一股森然宏大气息,涌向那人;黄秀莹使得是逍遥宝典秘笈,逍遥派最猛烈地掌法——龙息赤焰掌,周化为一道赤焰,蜿蜒跳动之际,气象极是缥缈,却透出令人窒息的气劲来;小昭使得是龟波功,虽然是平生第一次以此功对敌,却使足了劲道;其余人纷纷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武功,合围那人。

    那人浑没有把大家当一回事,一手仍然对付肖剑,另一手却凝立前,硬生生接住了大家的合计。

    一声巨响后,那人脸色微变,口角有少许鲜血,略咳嗽了一声后轻轻道:“降龙十八掌,果然强劲无比!”显然他低估了大家的实力,略微受创。但是合攻他的众人却都被反弹的内力窒息住,都受了极重的内伤,一个个纷纷倒地,口吐鲜血,再也站立不起。

    肖剑脱开来,被着惨状地景象镇住。

    “你到底是谁?”肖剑怒目如火,恶狠狠瞪着那人。

    “你想知道吗?人都说你很聪明,你不妨猜猜看,我有的是时间!”那人显得极是慵懒一般,微微笑着看肖剑,眼中却透出森芒的蓝光来。

    肖剑慢慢向其他人走去,边走边笑道:“好啊!我最喜欢猜谜语了!”

    “首先。还是那句,你应该是清尘国人,而不是美国人。”肖剑扶起了重伤的段云,将他拉到墙角坐下。

    “嗯,不错,继续猜,不过只要你说错一句话。你就没有时间了!”

    肖剑心下一凛,却装做很从容地样子。微微笑道:“你既懂得逍遥派武功,又懂得无极门秘学,所以必定跟逍遥派和无极门都有渊源。”缓缓说话期间,肖剑已经将黄秀莹和小昭等几个女孩扶了起来,让她们坐在墙角调息。

    和逍遥派和无极门都有渊源的人,就肖剑所知,已经不多。而且又必定跟吴鑫有深仇大恨。

    肖剑心中一颤,徐徐道:“你和逍遥派和无极门都有渊源,且必定跟吴鑫有过节。”

    那人目光一寒,没有吭声,看来已经默认了。

    “你必定是跟任天齐有关联地人!”肖剑将丐帮六老扶了过来后缓缓视着那人。

    “哈哈哈哈!继续说!”那人狂笑道。

    “你是任天齐的徒弟!”肖剑猜了一把,浑已经开始冒汗。

    那人收了狂态,恢复了宁静,却发出幽深寒冷的眼光。看着肖剑。密室内瞬间变得死一般寂静,唯有大家的心跳声越来越急。所有人,除了那人外,都紧张起来,冷汗直冒。

    “你说错了,该死了!”那人冷冷说完。右手往右侧一甩,显得潇洒无比,指端却灵巧动了起来。

    肖剑一震,突然道:“六老和天龙组成员助我攻敌,段云和黄秀莹等迅速去就吴鑫,快!”说罢,双手往旁侧一甩,淡淡道:“你以为现在只有你看过遁甲天书吗?”说罢,双手宛转如飞,空气如云在指端缠绕。渐渐开来。肖剑一手化云。一手布雷,两股凛冽的气流从周散发出去。

    那人显然吃了一惊。手下加快,两手风云,迅疾涌动。丐帮六老和天龙组成员也拼了余力,聚集内力往那人飞攻去,要分他心神。而段云、黄秀莹等则迅速爬起,往几米远处密室中央地那人奔去。大家都明白了关键,只要去除吴鑫上的束缚,大家才有一线生机——唯一能对抗那人地就是吴鑫了。

    然而,就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刻,肖剑突然大喝一声,一大口鲜血狂涌而出,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墙角摔去,苍白地脸庞、痛苦地眼神在光耀的密室内分为耀眼。大家看到,黄秋一双血手遥指肖剑,眼角露出一丝诡异地笑容。

    “你……你……”谢逊一回,全力道向黄秋转去,却被黄秋轻描淡写地泄了力道。

    段云等正接近吴鑫时,却突然周遭被一股巨大地力道束缚,再也动弹不得,而其余攻向那人的所有人都被一串闪电击中,体焦黑,往旁侧飞去。

    “叛徒!罪不可恕……”体焦黑的黎鸿恶狠狠地看着黄秋,说了几个字后便晕迷了过去。

    这种结局实在大出大家意料,也令其余人愤慨不已。

    本来十拿九稳至少可以救出吴鑫的计划因黄秋陡然袭击肖剑而结束,而那人遁甲天书奇技瞬间便重创了其余所有人,功力稍浅的天龙组成员此刻只怕已经丧命。

    段云叹了口气,眼睛泪夺眶而出:“天也,命也!我只是想知道,黄秋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其实段云只是想多争取一点时间。虽然,只是一点点,或者一点用处也没有,但是人本能地需要时间,需要争取。

    “因为他控制了他的心神!以明玉邪珠配合着惑神蛊可以控制人的心神而使别人毫不知觉!”周子逸轻轻道:“没想到他竟然学会了惑神蛊,这是出卖自己灵魂才能学会的邪恶蛊毒,是最无耻地蛊毒之一!”

    “真聪明!”那人听了,笑道:“如果把这个用在你上,我就可以享受到无比的欢娱了。不过你放心,我的上功夫很好的,相信你即使以后清醒了,也会不可自拔地离不开我的。哈哈哈哈!”

    那人笑完,手指微微一动。周子逸的体便飞纵起来,移到了那人边。

    “怎么样?看来你我都急不可耐了!”

    “卑鄙无耻!我宁愿死!”周子逸气急,嘴唇都青紫起来,眼中冒出火来。

    “可惜你不能!我对死人没什么兴趣!我喜欢鲜活地,有生命的,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又材极好的!”那人低低笑起来,看着周子逸。左手魔掌缓缓伸了过去。

    “畜生!”所有还有一口气的人都喝道。

    然而,就在这以刹那。突然,密室中央的吴鑫的体如被一圈淡淡光霞裹住,轻轻腾空而起。

    所有人都讶异地看着这一幕。

    “不可能!谁?”

    没有人说话,但是吴鑫的体缓缓转了一圈后,周地铁衣“叮呤”几声后便掉了下去,而周的结石地水泥也纷纷坠地,渐渐露出了吴鑫地体。

    那人从惊兀中醒过来。放掉束缚住地段云等人,手指聚集力道,准备一举灭掉吴鑫。

    “你已经晚了!”一个大家很熟悉很熟悉,但是许久未曾听过的声音想起,虽然有些疲惫。不,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两个声音,一个男音。一个女音,很整齐地合在一起,像是出自同一张嘴一般。但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一张嘴所能发出,而且,男音也好。女音也好,都是大家极为熟悉地,都是大家极为亲切的。

    从已经脱离水泥束缚的吴鑫地手中闪出数到闪电,编织成一张网,往那人头顶罩去。那人想要闪时,发现周已经处于一片真空当中,所有幻影虚移的手段或者轻功都已施展不出。于是,他惊兀地看着那球形闪电将自己罩下,如一个小小的牢房。

    “让你尝尝狂雷天牢的滋味吧!”吴鑫叹了口气,上残余的固结水泥仍在纷纷委地。

    空气中传来歇斯底里的狂叫和焦臭的味道。闪电之牢不多时便将他烧成了一团焦炭。

    吴鑫取过来一些衣服迅疾穿上。这才疲惫地看着惊兀的众人,不由涕泪俱下。

    “辛苦你们了!让你们受苦了!……”吴鑫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是自己也疲惫不堪。

    段云欣喜狂,道:“好了,好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阿离呢?阿离在哪里?”

    正说时,“唧唧”一阵机关响动,最后“咣”地一声,铁门开了,露出一个如仙地影……

    “那人是谁?”肖剑醒来后总是不甘,毕竟一时竟猜错了。

    “他是任天齐的儿子!”

    “啊?任天齐有儿子?”

    “早就有了,任天齐虽然没有得到遁甲天书前不敢太暴露自己的实力而甘于委于一个小小的黑帮,但是他早和他儿子易容化妆成美国人在纽约接管了黑手党,这是他的暗势力,由他儿子掌控。后来任天齐死后,他儿子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学会了邪蛊之法,眼睛变得幽蓝幽蓝也是因为这事。”

    “原来如此!那么阿离是怎么来地呢?又是怎么救了你的呢?”

    “其实很简单,我听说达到了武学最高境界后便能施展心灵相通之术。起初我也不信,后来被抓,没有办法,只好姑且凝集心神尝试,不想真的贯通了阿离的心神,遥相呼应,便将阿离招来救我了。阿离也学过遁甲天书之技,能发遥力也不足为奇。”吴鑫淡笑道。

    “可是,可是,你这只手又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着断了啊!”肖剑穷问不已。

    “断了可以再接啊,其实,麻烦一点,让它再长一个也未必没有可能!”

    ……

    夕阳如火,阿离在夕阳中艳无比,却冰清玉洁,恍如神仙妃子。阿离淡淡道:“我要走了,去金刚山。”

    吴鑫看着阿离,突然一阵冲动,奔了过去,一把紧紧拥住阿离。

    阿离一颤,却动弹不得。

    “阿离,不要走好吗?没有你在边,我的心永远都是失落的,都会感到孤单的!”吴鑫真涌动,潸然泪下。

    “你……你放开我!”阿离脸上羞红一片,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我放开,你要答应不离开我,好吗?我真的,真的再也不忍让你这么离开我!”

    吴鑫松开手去,见阿离轻轻一跃,人已如风飘起,心中猛地一痛,缓缓闭上了双眼,泪如泉涌。

    “哭什么?难道我们就比阿离差这么多吗?”郭珍走了过来轻轻递过一方手帕。

    吴鑫接过来手帕,虽然心里凄凉,却苦笑了笑道:“没什么,沙子吹进了眼睛而已。”

    “还睁眼说瞎话!你以为我们都是笨蛋吗?”小昭轻轻笑道。

    “真的……擦掉马上就好了,现在舒服多了!”吴鑫朝小昭勉强地笑了笑。

    “还说!口硬!”黄秀莹笑道。

    “真地!……”

    “你再口硬阿离可真要走了!”三个女孩齐声笑道。

    吴鑫一呆,“啊?!”转看时,却见阿离轻轻颦笑,一脸羞地侧过脸去。

    “阿离!……”吴鑫欣喜狂,便要朝阿离奔去时,却被黄秀莹一把抓住。

    “吴鑫哥哥,我为你准备地三千后宫怎么样?要不要抽空检阅一下?”

    “什么……三千后宫?”吴鑫呆兀。

    “就是同声社的三千姐妹啊!我可以严格按照古代选妃地要求选的,你可不许拒绝。而且,我还严格要求,对她们进行了精心栽培和指导,很不错的哦!小琴、小昭她们都是同声社的领导……”

    吴鑫大惊失色,慌忙挣脱开去,也顾不得许多,拉起阿离就跑。

    “阿离,我们去金刚山躲避一段时间好不好?”吴鑫边走边道,后头黄秀莹等追了过来。

    (第四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