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好了!”吴鑫淡淡笑道:“这事就不提了吧,以免伤了我们的感。我们谈一些实在点的东西吧!”

    布尔总统和托马斯※#8226;布谢塔都怪异地看了吴鑫一眼,不知道怎么吴鑫一下子又变得这么开朗起来。

    “怎么啦?不愿意谈吗?”吴鑫笑了笑,显得很轻松。

    布尔总统和托马斯※#8226;布谢塔也笑了笑。

    “第一个条件,我要十亿美元,你们两方共同提供;第二个条件,我要接管大圈帮,你们只能帮助不能阻挠。这两个条件是我们和平共处的前提,不能有任何折扣。当然,我接管了大圈帮后,会加以整顿,给大家予以多多好处,也会大大改善社会治安。你们从前能拥有的利益全部保留,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吴鑫一气说出,听得布尔总统和托马斯※#8226;布谢塔两人一震。既为吴鑫的干脆直接吃惊,更为吴鑫言语中的一股自信和豪壮的气势震惊。

    布尔总统并不说话,只看了看托马斯※#8226;布谢塔,微微点了点头。

    托马斯※#8226;布谢塔知道布尔为总统,言行方面要多加留意,便道:“第二个条件我们可以接受,第一个条件数额太大,相信你也清楚十亿美元是怎么样的概念。我希望我们能商议一下。”

    吴鑫淡笑了笑:“我刚才说了,这是前提。不是全部!”说罢看了看手表,有些“腼腆”地说道:“刚才说的时候还没有过十二点,但现在过了十二点,所以我会尊重你地意见,再考虑考虑。既然我前边有言在先,所以,我考虑的结果是。把十亿美元的数额变成十五亿美元,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觉得过多。我会再斟酌的!”

    布尔总统和托马斯※#8226;布谢塔苦笑了笑。

    托马斯※#8226;布谢塔当然知道吴鑫的“再斟酌”的含义,只怕不但不会减少,反而是一次比一次多。

    “好了,我有事要走了,你们什么时候商议完了,把结果告诉我就行了。不过,很多事都在变化!”

    吴鑫说完。站起来,便要离去。

    托马斯※#8226;布谢塔突然站起来,道:“吴鑫先生,我们同意!”

    布尔总统也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们自己明白,“很多事都在变化”地含义跟“再斟酌”的含义其实相通。

    吴鑫笑了笑道:“多谢二位地诚心,你们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在很多时候。只要你们不要有太多杂念,我也乐得清静,或者找二位喝喝酒、聊聊天、开心地玩玩也未尝不好。”

    说完吴鑫大踏步走了。

    回家后,大家听了吴鑫的好消息,都有些高兴。事故后的霾气氛总算好转了很多。

    “十五亿美元!”郭珍两眼发光的看着吴鑫,调皮笑道:“这么多钱可怎么花?不如我帮你花好不好?”

    吴鑫点了点头笑道:“好!”

    见吴鑫竟然这么爽快地答应。大家都疑惑起来。

    郭珍欣喜异常:“你答应了可不许反悔哦,来,我们勾勾手指头!”

    吴鑫笑着伸出了小指,反而让郭珍有些迟疑不敢了。

    “你到底有什么谋?不会是算计我吧!”郭珍偏着脑袋狐疑不解。

    吴鑫哈哈笑道:“总算变得聪明点了!实话告诉你吧,这十五亿美元就是专为你准备的,所以,我会全部交给你!以后让你晚上睡不着觉,生怕小偷偷了你的钱;白天又不敢花,生怕招来了他人地觊觎之心。嘿嘿嘿嘿……”

    “笑得好恶心啊!……好狠毒啊!这么险的主意也想得出来,我改变主意了。我一分钱也不要!”郭珍嘟着小嘴笑道。

    吴鑫嘿嘿得意笑道:“现在想反悔可来不及了!”

    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黎鸿笑道:“吴鑫。你别逗阿珍了。她啊,平时很精明的。只要一见到你就糊涂了。到底准备把这钱花在哪里?”

    吴鑫笑道:“这个就交给阿珍来思考吧!记着,唐人街虽然有名,却因脏乱及黑帮等因素而闻名。作为清尘国人,我们都有义务维护我们同胞们的利益。我希望这一笔钱能使得唐人街在其他国家人的眼中彻底改变形象,我希望,我们的同胞们在世界的任何一角都能得到其他国家其他民族人民的尊重和喜,明白吗?阿珍,这个重任你愿意帮我完成吗?”

    吴鑫越说越郑重,越说越激昂,所有人都被感染起来。

    郭珍点了点头,羞喜地看着吴鑫:“好啦!既然给我钱,我干吗不花啊?对了,有没有奖赏啊?”

    “花了我地钱还想奖赏?”吴鑫也不顾在座很多人,突然走了近去,一把将郭珍抱起,边向房间走去边道:“这是什么世道?该好好惩罚你才对!”

    大家哄笑起来,令郭珍更加羞不可抑,连头都不敢抬起。

    谢逊拍了拍黎鸿的肩膀,轻轻道:“吴鑫的心思只怕远远不止,至少,大圈帮应该在他思考之内。”

    “是啊,海外侨民们,多在帮内寻求庇护,这是自然!”谢逊叹了口气,突然笑道:“我们喝酒!”

    ……

    第二,纽约媒体对于世贸中心大楼的事件进行了综合报道和详细分析,由于事件的离奇和重大影响,又因为事件发生地时间为西元2003年11月11晚上11点。故而史称“三11事件”。

    美国有名地专家们就“三11事件”的发生、发展、结束的全过程进行了讲解,并告诉市民们,这既不是灵异事件,也不是UFO,更不是自然事件,而是某些恐怖组织活动的结果……

    美国总统布尔也就该事进行了分析演讲。

    “显然是对我们国家的恐怖主义攻击”。布尔在声明中称,他已命令调用联邦政府的一切资源帮助遇难者及其家人。布尔还命令官员“追踪和抓捕”元凶。他在讲话结束时说:“上帝保佑美利坚。”

    当。也就是“三11事件”恐怖袭击后地第二天,布尔很快就表示美国将把重点放在反恐上。其后对国会的讲话中。布尔发表了关于反恐战争中“非友即敌”地讲话,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媒体把它认定为“布尔主义”。布尔宣布,其政府所关注地焦点将是摧毁恐怖分子地网络,这场战争“不仅是美国之战,也是世界之战”,任何国家都必须做出选择:或者站在美国一边。或者与恐怖分子站在一起。“从现在起,任何继续庇护或者支持恐怖分子的国家都将被美国认定为敌对地政权”。

    布尔在国会发表的国咨文更是引起人们地极大关注。布尔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来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其政府将优先注重国家安全、本土安全和经济安全,将反恐作为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并提出了很有争议的“邪恶轴心”的概念,表示将对那些可能用大规模杀伤武器威胁美国的国家如伊拉克、伊朗和朝鲜采取军事行动。显然,布尔政府已经将防止大规模杀伤武器列入了反恐的范围之内,这些都成为“布尔主义”地组成部分。“布尔主义”改变了美国外交政策的等级划分。甚至不排除使用核武器,打击恐怖主义源头。

    “布尔主义”的锋芒指向何处?

    托马斯※#8226;布谢塔很清楚,吴鑫也很清楚,而且,三人都在笑。

    当天(11月12)晚上,三人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办公室。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你们要支持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布尔叹了口气,掏出一个存折,交给吴鑫。

    “我出7亿,托马斯※#8226;布谢塔先生出8亿。但是我的资金不能一步到位,只能分批到达,我保证,三个月内一定到齐!”

    托马斯※#8226;布谢塔也掏出了一个存折并卡:“这是八亿美金,是我们地血汗钱,我们本着相互支持的观点才愿意给,这个你一定要注意。”

    吴鑫笑了笑:“放心好了!你们两的工作我都会支持的。不过。不要耍滑头就行了。”

    “说真的,很佩服布尔的机智。此次不仅能借机打击其他阻挠美国发展的国家,同时可以动用国会的拨款。”

    “没有办法啊,七亿美金我怎么拿地出来?只好生点事啊!”布尔苦笑道。

    “其实不错啊!”吴鑫淡笑道:“一方面可以打击一下这些并不识趣,常常对美国原材料进口的国家们一些教训,同时也可以刺激消费,一洗近半年来美国经济的低霢状态,实乃一举多得。”

    “好了,希望能合作愉快!”布尔虽然有些心疼地看着那个存折,却也笑了笑。

    三人有些愉快地喝了起来。

    时已初冬,难得有满天繁星。吴鑫边喝酒边研究星象,渐渐入神,似有所悟。而布尔和托马斯※#8226;布谢塔看着吴鑫投入地样子,相视一笑,却都谨慎起来,只觉吴鑫气象中有一股超乎常人地缥缈灵虚景象,却更有一股腾龙跃虎的豪迈气象。二者似乎悖逆,却能合而为一,令人不由敬畏。

    回家后,吴鑫将存折并卡交给了郭珍。

    到了房间,焚香静坐,闭目养神,待地心静如水,方才占卜演算起来。

    之后地时,郭珍在丐帮诸老的帮助下。在纽约唐人街迅速建立了一个书店,出租出售各类书籍,所有书籍全部来自国内,一时中文书籍成为唐人街地一种新气象;继而,成立了一个侨胞俱乐部,并投入了上千万资金,用于鼓励、帮助海外清尘国人。此等善事一出。自是人相传颂,功德深入人心。纽约附近的各大学的清尘国留学生们更是常常前来谈论、交流,这里成为了清尘国人的乐土;第二步实施后,郭珍等开始倡导大家整顿街风,形成良好意识。郭珍的一系列行为也受到了纽约市市长及总统的接见和表扬,当然,他们可是看在吴鑫的面子上进行地。

    这一段时间,吴鑫也没有少帮过布尔忙。

    趁着这空挡。吴鑫秘密前往了很多非洲国家,对于较贫困的国家国民们进行了很多资源和帮助,也对所谓“邪恶轴心”地伊拉克等国进行过秘密交往……

    天龙珠宝公司的声誉也稳重上益显出其实力。

    回来后,吴鑫发现整个唐人街有了一种很好的发展势头,但也洋溢着一种古怪的气势。

    天龙珠宝公司,吴鑫的办公室。

    “现在的形基本上就是这样了!”郭珍这一段时间没有少劳,显得有些憔悴。

    “天龙组得到了哪些信息?”吴鑫沉声道。

    座中一人站起来。朝吴鑫一躬道:“老大,我是原先飞鹰组的成员,叫李云飞,是段叔派我来执行工作地。”

    吴鑫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客气,然后问了一句:“段叔最近还好吧!”

    “还好。老大!根据我的调查结果,总结如下:这一周内,大圈帮帮主周万丰跟外界的联系比上周多了很多。周一、周三、周四和周六晚上都跟黑手党有过直接地交流;跟纽约市官方的很多官员们也有很多接触。周一是市长,似乎还有黑手党的人在场;周二则和副市长和几个纽约的大官员,所谈内容获悉不多,但他们反复谈到了“贸易合作和分区化管理”;另外,周万丰近期内和很多内陆人进行过接触,看样子,看来,他在准备大行动。生意方面。近期内大圈帮向伊拉克等国家出售过大批的武器。谋取了很大的矛盾……这是我地调查报告,这最近一周内有关他的行动均一一备案在录。

    黎鸿笑道:“看来我们大家的猜得没错。大圈帮的帮主周万丰开始对我们进行提防和抵触。”

    谢逊道:“我觉得我们的实力已经够了,时机也够成熟了,我们应该开始活动活动了!”

    吴鑫淡淡笑了笑道:“还不急,不过快了,我要去收集点资料,待万事具备,一切就唾手可得。”

    会议之后,肖剑秘密来电,告之接手黑龙江的时间迫近,要吴鑫多准备准备,回来庆祝。

    西元2003年11月26,吴鑫、肖剑、胡斌、段云等与黎宏元、周羽等人秘密会晤于黑龙江哈尔滨。

    双方握手并相互递交文件,黑龙江地所有高层领导也被秘密召集于此,将合约的所有权限和义务一一讲解分析,双方顺利完成交接,并规定,今后的黑龙江租地内实行“东部大开发”,以掩饰太过于引人注目的一些变动。

    期间,周羽看着段云,不甚感慨;黎宏元则以一种讽刺的眼神笑着看段云。

    吴鑫一脸铁青,不威自怒,淡淡道:“段叔一声勤奋国,忠于职守,本来一直想劝他指导我们。只是他太过公正,让我们见面也不敢提,唯恐段叔生气。若不是朱组长帮忙将段叔制住,段叔定不肯帮我。前因后果,实在难以预料,也不多说,只好多谢黎主席、周部长割了!咦?对了,怎么不见黎主席的手下健将朱笑天组长呢?他可是个好汉子啊!……”

    吴鑫一副不甚感慨的样子,语气中却无比得意,气得黎宏元等要死。

    交接完毕后,吴鑫等跟租地内所有高层官员开了一次会议。

    会议决定,暂时沿用所有官员,半年不动。如果政纪卓著,则可继续沿用;但若是有什么办事不妥当之处。则从严处置。

    会后,租地官员们纷纷回走,肖剑则很开心地笑着拉吴鑫、胡斌、段云等人出来,道:“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四人都是武功卓绝之人,当下随着肖剑,几下飘忽,不多时边出了哈尔滨。一路往北走。

    直走了2个小时,却有了百来里路。来到一个看起来很荒凉的小山头。

    “好了,终于要到了!”肖剑目露喜悦之气。

    四人心下有些奇怪,却都略猜出几分。

    待在山脚下往西边一转,便见到了一大片平地,有着无数个帐篷,熙熙攘攘有着很多地人,却是军营。

    肖剑最先到达。来到一个房间后,朝一个士兵严厉道:“迅速传达命令,5分钟后全体集合!”

    “是!长官!”那个士兵一敬礼,便即出了去。

    “奇怪,你怎么动作这么快?今天协议刚刚生效,你就把你的手下给带过来了?”胡斌笑道。

    肖剑哈哈笑了一阵道:“你不知道,我事先跟黎宏元商议好了,提前了三天交换驻兵。这也是为了避开交接仪式地过于复杂而令人生疑,使事暴露出去。黎宏元也理解,便同意了。

    几人说笑几句后便听肖剑道:“走吧,去看看我们地雄师吧!”

    几人刚刚踏出房间,便立时见到了整齐的队伍,刚刚走过时尤是一片空阔地荒地上。此刻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一片队伍。队伍非常齐整,每人都一样的装饰,全厚衣绿装,戴着肥大地帽子,上除了扛着整齐划一的五四步枪外,没人右侧腰际还别着一把一米长地钢刀,显得威武无比。整个场地悄无一声,只有风声呼咧。虽是冬季,北方寒冷,但所有人都如钢铁一般兀立着。一动不动地接受着吴鑫等人的检阅。

    吴鑫等四人都是激动莫明。见了此景,自然而然心生出一种激动人心。生出一份血沸腾,这就是军队的魅力!走了近去看时,队伍前头一人干脆利落,朝吴鑫等一敬礼,即道:“报告首长,天龙军团001师接受检阅,应到1000人,实到1000人,请指示!”说完双脚一合,目不斜视、严肃无比地直视着吴鑫等人。

    吴鑫一时倒没有什么心理准备,陡然见到此景,倒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鑫看了看肖剑等人,大家都是朝他轻轻点头。

    吴鑫收住了笑容,严肃无比地带着几人朝001师师长一敬礼,旋即紧紧握住他手,昂声道:“同志们好!”中气十足,远远传了开去。

    “首长好!”大概是吴鑫的一声口号太过于激昂,001师的所有士兵们都昂声呼叫起来,豪气冲天、气势干云,然而整齐划一的一声口号传来,当真惊天动地,听得人血沸腾。

    肖剑等也随后一一跟师长握手;然后四人又继续往下走去。

    “报告首长,天龙军团002师全体成员接受检阅,应到1000人,实到1000人,请指示!”啪的一声,002师师长行礼完毕,庄重肃穆、眼睛一眨不眨地目视前方,等待着吴鑫等人地检阅。

    吴鑫照样严肃无比地带着几人朝002师师长一敬礼,旋即紧紧握住他手,大声呼道:“同志们辛苦了!”声音嗡嗡不绝,在这安静地场地里盘旋。

    “首长辛苦了!”

    ……

    看着这一队队血沸腾的士兵,吴鑫心中生出一股豪迈,不由自主地血沸腾起来

    肖剑等也眼光中闪烁着光芒,这实在是自幼而来吴鑫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也是肖剑、胡斌、段云等人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我虽然统领飞鹰组多年,却从来没有检阅过这么多部队,也从来没有想过检阅军队竟会有这么激动。”段云很高兴地笑道。

    “是啊,这也许就是军人的魅力吧,难怪自古到今,无数人沉迷于军队之中,由此可见一斑啊!”胡斌道。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