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明亮的房间内,吐出的眼圈久久浮在空中不散。

    两人都不说话,只对面坐着,在纸上不住地比画。

    ……

    良久后,所有纸卷轻轻浮了起来,在空中自发燃烧起来,泛着蓝光的火焰令房间内气氛变得愈发紧张起来。

    “这是一个秘密协定!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保密,是吗?”周万丰紧紧看着吴鑫。

    “不错,不过如果谁敢有违约定,便如此桌!”吴鑫看了周万丰一眼,淡淡一笑,形一转,人已消失在房间。

    周万丰吃了一惊,后退一步时,再也找不到吴鑫,再看着桌子许久,对旁边之人道:“阿许,他说的有些奇怪!”

    阿许也是呆兀良久,才吐出一口气,颤声道:“是有些奇怪……”

    说完,阿许有些慌张,如坠梦中,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扶住桌子。手刚触及桌子,整张桌子一下子软了下去,令阿许摔了一跤。爬起来看时,才知道自己满都是木屑——木桌已然化作粉尘,这才和周万丰一起,讶然看着,心生出一种莫明的寒意来,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你回来了?怎么样?”郭珍急不可耐迎了上去,朝吴鑫轻轻一笑。

    吴鑫笑着点了点头,拉住她的手,边走边道:“让我猜猜你都干了些什么呢?”

    “先去了洗澡间洗了个澡……嗯……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我要去看看你到底在洗澡间干些什么!”吴鑫边走便演算,便故作沉思状。

    郭珍羞得满腮粉透。不依地一下跳了起来,用手勾住了吴鑫的脖子,紧紧缠住,边嗔道:“不许偷看女生洗澡!”

    “我这不是偷看,只不过演算而已,是光明正大地演算,只不过想知道得具体一点。好看看你到底在里边有没有做什么坏事!”吴鑫一摊手,一本正经道。

    “不错。我做了很多坏事,一边洗一边骂一个小混蛋,一个小色狼,一个花心大萝卜,一个偷看女生洗澡地坏东西……”郭珍说着说着格格笑了起来。

    吴鑫苦笑道:“惨了,我的罪孽又增加了一重,我什么时候偷看过女生洗澡?实在冤枉啊……好了。你这么紧紧缠住我的脖子,想要谋杀亲夫啊?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两人嘻笑着走了一段。

    “你一个人去唐人街找那些华裔们聊些什么啊?看你们聊得这么开心!”

    “没什么啊,只不过说说现在国内的一些大事,其实他们都已经知道,但从我口中说来,他们还是听得欣喜不已。另外我给他们介绍了很多国内的好看的小说之类的,并且带了一金庸地武侠全集给他们,他们高兴地很。原来他们早就很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了。只是一直都难以得到这么完整地版本……今天真的玩得很高兴……”郭珍很开心地笑着,突然脸红道:“他们都夸我长得很漂亮,你也很帅很帅,我们很般配……你说,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吴鑫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仍拉住郭珍往前边走去。

    “你说你说,我是不是很漂亮?不许逃避!”

    郭珍用力地摇吴鑫的手,跺着脚嗔嚷起来。

    见吴鑫不说,郭珍垂下头来,一脸霾,嘟着小嘴道:“我也知道,我很难看。不要说跟阿离没法比,便是跟小琴、莹莹、小昭他们也没法比……和她们站在一起,我就像只丑小鸭……”

    吴鑫朝郭珍不住点头,笑道:“你说得没错……”

    一句话令郭珍越发郁闷起来。脸也黯然失色起来。看着吴鑫,眼角晶莹莹的。

    “好啦。逗你玩的!平时的信心哪里去了?这么千百媚的,怎么还不知足?是不是要我再狠狠地疼你?”

    吴鑫一把抱起郭珍,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地眉毛,笑道。

    “真的吗?不是安慰我吧!”或者越是美丽的女孩越对自己没了信心,郭珍昂起头来,黑溜溜的眼珠紧紧看着吴鑫,犹自有些不敢相信。

    “我知道了!”吴鑫抱着郭珍大阔步往房间走,拍了拍她的**,笑道:“定是明明知道自己很漂亮,只不过想要我好好疼了,又不好意思开口。嘿嘿……”

    郭珍羞得捶起吴鑫的膛来,心里却甜美无比。

    “对了,你去大圈帮谈得怎么样了?”

    “起初倒是蛮高兴的,后来就觉得很没意思了!”

    “为什么呢?”

    “和他们毫无拘束地大口吃菜大口喝酒,很带劲,尤其是在这么一个环境,有点像是回家的感觉。但后来见到了他们地帮主,看他衣着那么讲究,说话那么不爽快,我就有些火了。”

    “他好歹是帮主,总该有点帮主的样子吧,哪个黑帮不是这样?你自己又何尝不是?难道他要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化子你才舒服吗?”郭珍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觉得他跟他手下那帮兄弟们有些脱节,似乎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我不喜欢这种风格。后来我偷偷演算了他一番,知道更多,就越不喜欢他这个人。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令人不齿,难怪大圈帮在国际上的声誉这么差,难怪我们的国人始终为其他国家地人所不齿!”吴鑫叹了口气。

    “他做了什么啦?”阿珍有些吃惊。

    “拐卖妇女,良为娼,他做得事太过分了!”

    “虽然我很讨厌黑帮的这点。但是哪个黑帮都是这样啊!你们天龙会不也有这些业务吗?”

    “可是他却对同胞们下手!坑蒙拐骗,把国内地妇女,甚至于少女、学生拐卖到国外,再着他们为,用**去满足那些外国人的,这是我不齿的。虽然天龙会也势力范围内管理着这些事,但经过胡斌的整顿后。基本上杜绝了这种强的事,基本上都是进行着你我愿的买卖。毕竟。很多女人为了享受、高质量的生活,愿意出卖自己地体;而很多男人也愿意出钱来享受一下女人。这种事,是社会地必然存在,是人地一个需要,不可能完全杜绝摒弃,也被很多国家列入了合法交易的范围。事实上,虽然大部分国家没有在法律上承认这种交易地合法。但国民们心里却早承认了。”

    郭珍听得脸早红了,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怎么啦?还害羞啊?”吴鑫笑了笑。

    “哪里有你这种人?跟女孩子大谈这种事的合法……”

    “呵呵!我说得没错啊,难道不对吗?我是以很严肃的态度来讨论的,你也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啊!”

    “我强烈抗议你地行为!……”郭珍防备起来。

    “抗议无效!”吴鑫得意笑道。

    ……

    “我给你开个书店怎么样?专门出版国内的作品。销量一定不错,而且你会很开心的!”

    “真的吗?那我出版什么呢?又要跟这个那个作者联系,又要上税之类的,很麻烦的!”

    “哈哈!这些都省了,我们盗版就行了。反正是弘扬国学,相信这些作者们也不会太介意,你说是不是?”

    “真是坏透顶了的小坏蛋!这种事也做得出来!难怪混黑社会!”郭珍笑道。

    吴鑫却盯着无半缕的郭珍,不住点头得意笑道:“这算什么,再坏地事都做了!”可把郭珍给羞住了。

    两天后,吴鑫再一次地走近了那个房间。

    “好了。我已经给了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了,各位现在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们愿意接受你的领导……”

    “但是你得保证我们的待遇!……”

    六十多个国际巨盗和八十多个打钻石主意的特殊人才几乎全都愿意服从命令。

    吴鑫很满意,将这一百多个人进行了筛选,迅速选出了一百二十个极端优秀的人组成了一个行动组,代号“暗夜行动”,并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

    “我想,大家都很想知道,我们行动组的目标是什么,我地目的又是什么。那么大家就请仔细听清楚,我们的目的就是收集世界各国的尖端武器资料。以达成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呢。是用最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世界上地暗角落,至少。要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人民更加像在座地很多人一样,变得高雅且风度翩翩。这个以后你们自然会知晓。如果大家愿意支持我,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朋友,就是共同奋斗的朋友,不管大家从前做过什么,不管我是人还是神。我也一定保证大家能和我一样,大家一起共享最终地胜利果实。”

    吴鑫真诚而坚毅的眼神令很多人瞬间感动了,服气了,虽然在座中仍然有很多茫然或者怀疑的神色。

    暗夜行动组被迅速编号,从001到120,每个人都有一个号码,没有任何规律,任何人都不知道其他人的编号。所有人也迅速被分开,拥有单独的工作间,全部由吴鑫遥控掌握,第一个目标便是美国纽约黑手党的内部机密。虽然不是行动组的主题目标,权当是练习,即使失败,吴鑫也不惧怕。

    十个电脑顶尖高手各有各的任务。

    001是一个巨盗组织的核心人员,向来以能调动美国的间谍卫星而闻名于世。多次被美国政府秘密派出的电脑高手跟踪调查,却均被他一一戏弄了一番,因而在网上的名气很大。一给了他电脑,他整个人就开始兴奋起来。马上开始调动美国间谍卫星,利用吴鑫给予的信息,秘密监视纽约城内各黑帮重要人物;023也是电脑高手,正式地职业是一家电脑公司的软件开发程序员,却不知道竟是一个很有名的巨盗组织的破解员。此刻也正在编辑程序,攻击几家黑手党的核心公司电脑,企图进入系统。探知一些隐蔽的秘密;047则马上通过入侵电话公司,不但能随时截获整个纽约地区的电话信息。而且还能随意更改这家公司地电脑用户,特别是重要人士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令政府要员和黑手党人士地一些重要信息被无形地流入到了吴鑫手中;119则正在吴鑫的指挥下,力图制定出一个严密的计划,以无比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译美国高级军事密码,最后则要能够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以翻遍了美国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而且要求能悄无声息、不被对方察觉地溜出来;053则在严密部署,控制分析猜测出的黑手党总部地所有讯息,并制定出严密方案,联合不在一起的046、089、107三位巨盗,要黑夜前去收集资料……

    所有的电脑数据则在天龙盟电脑精英的监控下有条不紊地运行。

    吴鑫走出来的时候,郭珍正笑吟吟地守在门口。

    “陪我去逛街好不好?”郭珍侧着脑袋媚笑道。

    “好吧!来了好几天了,还没真正逛过呢!”吴鑫叹了口气,笑了笑。其实去逛逛也未必是件坏事。更何况,肯定会被人跟踪,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动,也好为几位巨盗的夜袭行动做一个掩饰,吸引住对方的一部分目光。况且还有一桩好处,即便他们失败。自己也好推脱得一干二净。

    郭珍自是高兴地紧,没想到吴鑫竟会答应地这么爽快,当下依了过去,小鸟依人般勾着吴鑫地左手,往大街上行去。

    纽约(NewYork)是美国第一大都市和第一大商港,位于纽约州东南哈得孙河口,濒临大西洋,由五个区组成:曼哈顿、布鲁克林、布朗克斯、昆斯和里士满。天龙珠宝公司总公司便在曼哈顿南部的华尔街,一个摩天大楼林立的境地,给予你最直接最坦诚的都市风味。

    华尔街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每一座建筑都充分利用有限的空间来争取最大地收益。天龙珠宝公司能在这其中谋取一块地皮。已经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看着这满天的摩天大厦和拥挤的街头,你最直接的感觉是什么?”吴鑫笑了笑。突然问郭珍。

    郭珍笑着吐了吐舌头,调皮道:“我不知道,只是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这里节奏感实在太强,而地方又实在太狭窄,可是却集中了这么多顶级富豪,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金钱的世界。”

    “是啊,这里太压抑了!”

    两人往北走,一路走得很快,但还是被几个人跟踪了。

    路过唐人街的时候,郭珍轻轻笑道:“要不要把后边的尾巴甩掉?感觉好讨厌!”

    “是有些讨厌!”吴鑫笑笑:“本来想跟珍珍好好亲一下的,有个尾巴可不太好。”

    郭珍横了他一眼,突然道:“要不要去唐人街逛逛,顺便帮我选一个好地方。你可是答应了要给我开一个书店地,可不许反悔!”

    “我怎么会反悔呢?至于地方,倒没什么,保证三天之内让你开张,怎么样?”

    “我们拉勾勾!”郭珍笑着伸出柔乎乎地小指。

    “不会吧,对老公这么没信心!”吴鑫苦笑了笑。

    “谁知道!对于色迷迷的花心大萝卜,总该防备点才好!”

    “小珍珍,你知道总是骂一个人花心大萝卜会有什么后果吗?”

    郭珍得意地看着吴鑫,模样俊俏可无比。

    “那就是,晚上地时候,你要等着受罚啦!”

    这回轮到吴鑫得意地笑起来了。

    两人不多时已经走到了百老汇大街。而从伊斯特河畔到百老汇大街,街长仅几百米,却集中了全国主要垄断财团所属的几十家大银行、保险公司和交易所及成百家工业企业和运输公司的总部。

    “我们去中央公园好不好?”阿珍尴尬地笑了笑。

    “不错,很浪漫的一个地方!”吴鑫笑了笑,手搂紧了阿珍的小蛮腰。

    公园位于曼哈顿的中央,是纽约城中的一片绿洲,总面积达340万平方米的。园内有动物园、运动场、美术馆、剧院等各种设施。

    两人也不太熟悉,只一路走,几分钟时间便穿过了哥伦比亚圆形广场,来到一处,见到很多侣或者家庭在这里放风筝或是掷飞碟,溜冰,晒太阳,或者去一边观看动物园的动物。

    “我们来掷飞碟吧,看谁掷得比较远!”郭珍笑道。

    “有没有奖品?没有奖品我可不太感兴趣!”吴鑫一摊手,懒洋洋地笑着。

    “哼!不陪我玩就算了,很了不起吗?”郭珍气乎乎地拿起一个飞碟猛地掷了出去。飞碟呼呼作响,在空中急速飞转,不多时已经到了百来米处。

    吴鑫也拿出一个,手指牵动,轻轻一挥,飞碟激而出,却边走边转弯,绕了一个大圆,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郭珍见了有趣,拍手道:“这个好玩,教我好不好?”

    “这个好玩,却不好学。你有没有学过奇门遁甲、神算术,如果这两项精通了,就好学多了!”

    “多你个头!”郭珍嗔怒道:“今天我们就好好比试一下,但是,第一,不许你用奇门遁甲和神算术,第二,不许你用遁甲天书中的高深秘诀,第三,男女距离比例为2:1为平手,看谁会胜利好不好?”

    吴鑫苦笑道:“这第一第二两条岂不是让我绑着自己的手跟你比?第三条更不通,哪里有这个2:1的比例?况且,这飞碟哪里是这样比赛的?”

    “管他那么多干吗?快点,谁叫你是男生呢?”郭珍吃吃地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看得吴鑫心中一,随即收敛心神。

    晚上,动火辉煌的世界里,吴鑫卓立楼顶,看着脚下这一片璀璨的世界,良久才叹了口气。

    手指牵引,几道突如其来的小闪电将暗处盯着自己的几双眼睛和摄像头逐一毁掉,然后手一挥,以无形真气通知了楼中的电脑高手,将纽约城内多处的电网关闭,使整个城市突然之间黯淡下来,只保留了部分地区的灯光。

    这才燃起一柱香,相度了一番地势后,以真气取东南方阳气凝成一祭坛,方圆二十四丈,每一层高三尺,共是九尺。下一层布置二十八宿旗,也是以真气凝成:东方七面青旗,按角、亢、氏、房、心、尾、箕,布苍龙之形;北方七面皂旗,按斗、牛、女、虚、危、室、壁,作玄武之势;西方七面白旗,按奎、娄、胃、昴、毕、觜、参,踞白虎之威;南方七面红旗,按井、鬼、柳、星、张、翼、轸,成朱雀之状。第二层周围黄旗六十四面,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上一层用四柄真气凝成的寒冰之剑镇住,各剑锋芒毕露,青体白光,在真气带动下,微微晃动,如人摇头晃脑一般。前左方也立一寒冰剑,剑尖上泛起浓黑之芒,以招乌云;前右立一剑,长一丈有余,剑上闪烁七星,以表云色;后左立一剑;后右立一剑。坛下二十四剑,各若旌旗、宝盖、大戟、长戈、黄钺、白旄、朱幡、皂纛,环绕四面。

    吴鑫抖擞精神,披长衣,跣足散发,走到楼中央,观瞻方位已定,焚香于炉,注水于盂,仰天暗祝。施展出了遁甲天书中最精深的秘笈,有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不多时乌云如墨,又如沸腾一般,滚滚从四周天际涌将过来,使这个本就压抑的世界越发躁动不安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