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国际珠宝展

    现在已是十月的上旬,美国纽约,一片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夜空的城市。

    “不是这样戴的,要往里压,把眼罩旋进去,就好了。”一栋摩天大厦内,依稀亮着几盏灯,其中一个满是灯光的房间内,一个叼着雪茄的中年胖子不耐烦地挪了挪椅子,对旁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有着迷离浑浊蓝眼睛的英俊男人指点着。

    那英俊男人再一次把珠宝商放大镜轻轻转了一下。这次放大镜果然正好嵌在右眼眶里。

    办公室里灯光灿烂,但中年胖子仍打开了台灯,让它倾斜着照着英俊男人。英俊男人抬起一颗光彩夺目的宝石,就着灯光欣赏。他的手指慢慢地旋转,多面体的钻石放出令人目眩的彩虹之光。看久了,眼睛备觉疲倦。

    英俊男人取下珠宝商放大镜,正想说点什么。

    中年胖子看了看他,问道:“詹姆,这宝石不错吧?”

    “太美了,简直倾国倾城!”詹姆装作很内行地说,“恐怕价钱也一定令人倾倒。卡尔,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货物?”

    “连加工带打磨加起来不过几英镑”卡尔浇了他一盆冷水,“那只是块石英。你再把这块和它比较一下。”他拿起桌上的一张清单看了一下,选出一份用布用包好的小包,查看了上面的号码,打开小包送给詹姆。

    詹姆把石英放回原处。拿起第二份样品,再次把放大镜拧进眼窝,右手拣起这块宝石,凑近灯光。这一次准没错。这宝石精雕细琢,上方三十二面,下方二十四面,重约二十克拉。他发觉这宝石从中心放出白里透蓝的亮光。令人眩目。他左手拣起石英,放在钻石旁边。用放大镜进行比较。在半透明地钻石对照之下,石英仿佛是一块毫无生气的石头。刚才见到的彩虹般的色泽,顿时显得浑沌了。

    詹姆再次向钻石深入凝视时,他恍然大悟,为什么几百年来,贩卖、倒手加工钻石的人们会那样地对它一往深。他们是被一种纯粹的美感所招唤。它蕴含着真理,象天上的神。其他再珍贵地石头在它旁边也是尽失颜色。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詹姆已经窥到了钻石地奥秘。它的美,一如它的真,将使他永生难忘。

    他把钻石放回薄绢中,取下放大镜放在手心里,对着卡尔若有所悟地说:“是的,我明白了。”

    卡尔坐下,说:“几天前。我和钻石公司的雅各比共进午餐时,他告诉了我一些诀窍。他说,如果我打算和钻石业的人打交道,就得试着了解这行买卖最迷人的奥妙。令人人迷地并不是数以百万英镑的贸易额,或者是它具有的不受通货膨胀影响的保值作用,也不是看重它作订婚信物能表达的感。他说我们应该了解钻石本的妙处。应该知道如何鉴赏钻石。另外,”卡尔向詹姆笑了笑说,“我也曾错把顽石作美玉”

    詹姆静静地坐着,不发一言。

    “好,你可以—一鉴赏这些石头,”卡尔,指着那些小包说,“我对雅各比说,借几种货样看看。他一口答应了。这是今天早上派人送来的。”卡尔拿起说明书,打开另一个小包推到詹姆面前说。“这一包里面是属于极品的‘青白钻”’。他指了指詹姆面前地一颗特大钻石说,“这叫‘水晶头钻’。重十克拉,是很名贵的宝石,但价格只有‘青白钻’的一半。你用放大镜可以辨出一丝的淡黄色。这一颗叫‘开普钻’。雅各比说,它略带一点棕色,可我没本事辨得出来。大概只有专家才能弄得清楚。”

    詹姆拣起那颗水晶头钻端详了一番。然后卡尔开始指点他观赏所有放在桌上的宝石。这些奇的宝石中有红宝、蓝宝、白宝、黄宝、绿宝和紫宝。卡尔又拿来一包较小地钻石。这些钻石都有些毛病,或者带伤痕,或者颜色欠佳。

    “这些是工业用钻石,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珍宝。但可别小看它们,去年美国总共购买了五百万英镑的工业钻石。布朗斯告诉我,钻通圣哥达隧道用的就是这种钻石。牙医要用它们钻牙。它们是地球上最坚硬的物质,百用不损。”

    卡尔掏出烟斗,装上烟叶说,“好吧,师傅领进门,学艺在自,就看你自己的啦!”

    詹姆眼睛木然地巡视着散放在卡尔办公桌上的薄绢和光彩夺目的宝石,感到一片茫然:“你今天来就是让我辨别钻石吗?”

    卡尔笑了笑,慢悠悠道:“前一阵,清尘国的间谍告诉我,清尘国有个天龙会,势力很大,并且推波助澜,在清尘国最好的大学清尘大学和北方大学中带头掀起游行示威,要求罢免贪污受贿地京都市地市长和市委书记。当,二人一个跳楼而死,一个被雷击地尸骨无存,这件事确实值得细细考虑!”

    詹姆眼睛发亮起来,兴奋道:“这件事有很多疑点!第一,二人贪污受贿的事实是怎么得知地?第二,天龙会何以能有如此势力控大学生;其三,二人的死亡很奇怪,似乎不像是表面说得那样。”

    “不错不错,你说得很有道理!后来,我让间谍密切注意清尘国的高层领导活动,才发现天龙会的实力远远超过了我们估计的大小,它甚至于能直接控政府——只要它想!”

    “啊?有这么大实力?那难道它不想吗?”

    “不错!当初我们也分析料定,他们组织必定会趁势收取人心。掀起战乱,一举夺权,便一直秘密追踪所有线索,哪知却突然间,一切风平浪静了!再调查,发现中央领导人一直在秘密行动。后来跟踪到了双方人员在密谈。政府在天龙会的压力下,乖乖地签下了一个租地条约。当真匪夷所思!这是我们间谍拍来地照片,你可以看看!”

    “世间竟会有这么怪异的事。那他们的目的何在?”詹姆一边喃喃问道,一边翻看起相片来。

    “不对头!怎么所有的相片里边都有一个人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詹姆讶然看着卡尔。

    卡尔微笑起来道:“看来你还看得蛮仔细的,不错,这是最大地古怪之处!”

    “据我们的报员提供地信息,这个人就是天龙会的头领,叫吴鑫。”卡尔指着一张相片道:“你看,这旁边的这个叫肖剑。右边的那个叫胡斌,两人是天龙会的第二把手,是吴鑫的左膀右臂。我们的报员曾多次试图跟踪吴鑫作进一步地调查,却怎么也跟踪不上,这个极是怪异。据说,要么跟着跟着,眼前一花,对方消失了;要么跟着跟着。车子会自然而然出故障,不是轮胎破裂就是刹车问题,或者方向盘拧不过来,慢慢也跟丢了对方;待有好几次成功跟踪到了后,想要拍照时,怪异的事又发生了。要么他突然转。只拍到了背景,要不就是照相机突然故障,或者镜头突然被水雾蒙住……”

    詹姆张口结舌地听着卡尔说,像是听一个美妙的故事一般,待卡尔停了下来,淡笑道:“我怎么感觉你在说害羞的上帝呢?”

    “你是不是觉得不可能?事实上,我最初也难以相信,但听了几个调出员异口同声地叙述后,又通过了一系列的电话调查,发现这是真的!然后我们再进一步联想。想到京都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死因蹊跷后。我们得出一个很诡异的结论:二人像是被谋杀,而关键的人物仍是那个天龙会地头头吴鑫。”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吴鑫所为。那他未免太恐怖啦!这是人能干出来的吗?难道他竟然有能力在众目睽睽之下使得市长‘不由己’地跳楼?难道他竟然能控闪电,击毙市委书记?难道他竟然能令得所有跟踪他的人都发生‘意外’?……如果真是如此,他未免太恐怖呢,未免不像人了!”

    卡尔看着詹姆迷糊慌乱的蓝眼睛,徐徐道:“不错!所以我决定派你前去打探他的消息,去探察他的底细,我相信你能给我一个满意地答复!”

    “让我去清尘国调查他?再好不过了,我倒想会会这么神秘地人物了!”詹姆露出几分跃跃试的喜悦来,眉头轻轻一皱,正想着怎么去秘密调查一番。

    “不用了,他已经来美国了!”卡尔微笑着看着詹姆,一双精致的手在桌上轻轻颤动起来,显得优雅无比。

    “昨天晚上我们接到一封神秘的邀请信,邀请我们前去参加在MandalayBayConventionCenter(曼达来海湾会议中心)举行的名为‘高贵的心灵惑:不可思议的美钻’钻石展览,据说将展出一颗世界上最大最完美的钻石:宇宙之心。展览将举行三天,会遍邀纽约所有同行和名望很高的人参加。而举办单位便是刚刚上市的一家珠宝公司,叫天龙珠宝公司。我们查出是天龙会地一个附属公司。据某些记者预测,单单那一颗名为世界之心地超大钻石便足以使得此次展览引起的轰动超过世界三大珠宝展之一地美国纽约的J※#8226;A国际珠宝展。这家公司还透露,届时将会有一位神秘的客人参加展览,由他带来‘世界之心’。而正在这时候,吴鑫又订好了来美国纽约的飞机票,我们想‘这个神秘的客人’必定是他了。因此,我们组织想让你代表我们前去参加展览,也好一探究竟,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詹姆笑了笑,露出一丝优雅的神态,道:“怎么会没有兴趣呢?”

    ……

    十月八早晨九点,纽约曼达来海湾会议中心展厅。钻石展览会如期举行。

    纽约名流悉聚一堂,各重要媒体也纷纷前来,一时整个大厅闹纷呈。

    一般产品已迅速布展,因为展出用的豪华展示柜早已虚席以待,而众人注目地主要展品,包括“世界之心”,则按照展出的设计。是要在众人的注目下,从“神秘来客”手中取出。放置在为他们准备好的防弹水晶展柜里。

    大家看着一件件价值连城、散发着特有光芒的钻石,低声地议论纷纷,都是在惊叹展品的华贵。这些刚刚有了一点生活在大都市感觉里的成功人士们显然都想来见识一下国际享名地极品钻石,尤其是被媒体吹嘘了多的“世界之心”,那是真正地无价之宝。甚至不乏资金雄厚的人士想在展品中购买珍贵钻石,去讨他们想讨欢心的人,当然这不仅限于他们的配偶。

    尽管很多人围着一件件珍贵的钻石饶有兴趣地品评。但很多前来的名流却早见惯了这种“小场面”,尤其是很多国际盛名远播的同行们,更是对“世界之心”拭目以待。

    展览会地主持人是天龙珠宝公司的总经理,叫林清,是天龙盟下一个奇人。平生对珠宝有独钟,熟知古今中外各种有名珠宝的来龙去脉,对于珠宝的鉴赏也是一流。同样,为了了解更多的珠宝。林清额外学习了八十余种语言,读过了关于珠宝的书籍不下万卷,可谓宝成痴。但其人却并不痴,相反,一副花花公子的富贵模样,思维活跃。极善言谈,且言谈不俗,交际能力非常厉害,又很有西方人那种绅士风度、会讲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用他当公司地总经理也是天龙盟珠宝兴趣组成员全票通过的。

    只是一件,他除了对珠宝有独钟外,也很喜欢美女;这似乎是所有好珠宝的花花公子们共同的癖好。若非有天龙盟从小对其进行专门的投资培养,他恐怕早被父母疯——他初中时考试科目除了英语还勉勉强强外,其他都从来没有及过格。而他的父母,都是很看重学业地。所以。林清从小就感激于天龙盟对自己的恩同再造。任命于天龙珠宝公司总经理后。更是凭借天龙会在美国的势力以及天龙会的精英们提供的信息、途径,卖力为公司网罗了很多人才。也跟很多纽约名流顺利结上了关系,使得公司渐渐在纽约崭露头角。

    此番的展览,更是颇费苦心,也是公司能否成为国际一流的一块叩门石。当然,目的不限于此!

    林清风度翩翩,言语妙趣横生地给大家逐一介绍了展览会上的钻石后,媒体和美女们渐渐对其潇洒自如的风度以及对钻石地熟知产生了兴趣。林清越发得意,滔滔不绝地细细叙说起各种宝石地经历来。

    正说着说着时,秘书朝其使了个眼神。林清呆了一呆,一看时间,看了看门口,见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前来,知道了缘由,便站到了场中,拍了拍手,等大家地目光都集中在他上后,开言道:“先生们,女士们,请许我荣幸地向大家介绍此次展览的神秘客人※not;——本公司的董事长吴鑫先生,大家随我前去迎接!本次展览的第一精品‘世界之心’,已和他本人到来了!”

    立时,几乎所有人都随着林清前往展厅的门口,却见到了一个高约两米,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带着一脸迷人笑容的年轻人吴鑫。

    林清欣喜异常地看着吴鑫,前去紧紧握着吴鑫的手,不肯放松,一个劲道:“吴董事长,今天劳烦你亲自前来助兴,实在惭愧!”

    吴鑫微微一笑,一边和媒体和纽约各界名流们打招呼,一边道:“林清,镇定点,展览怎么样啦?”

    林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一边给吴鑫引路一边道:“还可以,据我们初步统计,发出邀请基本上全部到了代表。这几天没有少给媒体打招呼,今天来得特别早,做得特别勤快,相信公司定能一举成名!”

    吴鑫点了点头道:“既不能没有进取心,也不能麻痹大意,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和谦虚的心态。”

    林清点头称是;后头却一声笑,确是郭珍。

    林清和媒体显然对于这位美艳无比、天生丽质的女生分外地看重,因为虽然她是个清尘国女生,黄皮肤、黑眼眸,不同于美国人的白皮肤、蓝眼睛,但大家都不得不同意,她太美了,浑上下满溢着让人倾倒的青气息,尤其是她的笑容,显得活泼而纯真,如瞬间将大家带入了一个清香无比、青山绿水的幽境,令人心中为之一颤。

    吴鑫回头来,苦笑一声道:“阿珍,还是这么淘气!”

    阿珍双手一伸,香舌微微吐了吐,做了一副不关我事的无辜样子。这若是别人做来,必定显得十分矫揉造作,但在郭珍的动作下,却显得纯真自然、妙趣横生,越发引起媒体的疯狂关注,闪光灯响个不住。

    阿珍向来洒脱惯了,也没什么拘束,但没料到媒体对于自己如此关注,倒抢了镜头,便轻轻一笑,一下子上前,挽住了吴鑫的左手,千百媚地轻轻依偎在他怀中,又被媒体疯狂拍摄了一番。

    吴鑫也不好拒绝,倒心里痒痒地,看着怀中玉人媚,实在找不到拒绝她、将她推开的理由。

    几人来到展厅中央后,林清满脸笑容,对着媒体和名流们,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道:“各位,请容我介绍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吴鑫先生!”

    说完,看着吴鑫,带头笑着鼓起掌来。

    掌声中,吴鑫淡淡笑着应对,郭珍则甜甜地依在吴鑫怀中笑着,也轻轻地拍着手掌。

    待掌声过后,吴鑫便将手中箱子拿起来,放到展厅的一个柜台上,轻轻打开,露出一颗苹果那么大的巨大心形绿色钻石,一时奇光异彩,一下子便震惊了所有人。

    这实在是一颗太大的钻石,在灯光下实在太耀眼,发出的淡淡绿光,似乎对人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幽幽地夺人魂魄,令大家迷失其中。

    “这颗‘世界之心’钻石足足有1000克拉,堪称世界上最大的钻石,是我们尊敬的董事长吴鑫先生亲自从巨石中慧眼发觉,并精心开掘出来。现在有请著名的专业鉴定师Cherry前来鉴定!”

    大概Cherry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么巨大的钻石,而且折光质一眼便能看出,优雅无比,各个平面进入的光线都极为精巧地折,光线无论从钻石的哪一个角度入,最终都应该经过多次折后从冠面出来,造成的‘火彩’,瑰丽无比!实在是一眼看去便知大概。

    Cherry极是谨慎地走上前,打开工具箱,取来各色工具,一一检查起来。

    “形状和切磨方式:梨形明亮型(PEARBRILLIANT);最大直径36.27mm,最小直径0.14mm,高度27.65mm;重量1002.52克拉;……”

    Cherry一一读出测量结果,每出一句,便要引起一番轰动。

    很多人看着这钻石,震惊之余,却偷偷看吴鑫的反应,却不知,何以这么大的钻石,竟然只由他一人带来,竟然连一个保镖都没有,也能顺利安全到来,这实在是令人不解。

    吴鑫微微笑着应对着群众,突然神色暧昧地轻轻一拥阿珍,却凑到阿珍耳旁道:“让黎叔去把展厅二楼的几个正准备行动的小偷逮住!”

    阿珍羞笑,轻轻吻了吻吴鑫,吻得吴鑫心头漾,却道:“今天怎么谢我?”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