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惟我独尊 第13章 秘密协议

    吴鑫与段云的说话只强调了一点,由于事很多,国内外都有重要况,这次谈判由肖剑全权负责。

    段云也不好多说,毕竟这是公事不是私事,多说了反而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吴鑫真的这么说?”黎宏元有些不可思议地问段云,目光斜视看了看肖剑,带几分藐视。

    肖剑则和几个手下挤眉弄眼悄悄说笑去了。

    段云递还电话给肖剑后,双方又陷于了僵局,大家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真个扁担窟窿插麦茬——对上眼了,且又八个歪脖坐一桌——谁也不正眼看谁。

    黎宏元看气氛不对头,又不好在自己人面前显出自己的不够沉稳,便淡淡道:“肖剑,我们还是好好地心平气和地谈谈吧,大家相互理解一下,相互包容一下,不要动不动就耍绪!”

    肖剑点头,言语仍很冷淡,道:“我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重要一点,谁也不要小瞧了谁。不要把我当叫化子一样打法。我肖剑再怎么差,也不至于被谁吓住,被谁蒙骗住。”

    周羽见肖剑总算好好说了一句话,也忙插嘴道:“这是正理,在座的都冷静思考一下,谨慎谈话吧!”

    “好吧。我们先研究一下地方的大小吧,陈秘书,你给大家念一念大连的资料吧。我们先来熟悉熟悉一下地方的况。”黎宏元淡然道。

    “是,主席!”旁边被肖剑一方几个色迷迷地汉子盯得老不自在的女秘书点头道。

    “据去年的统计资料。大连全市耕地面积为28.7万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22.8%,其中水田3.3万公顷,旱田25.4万公顷。全地区林业用地42.4万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33.1%,其中有林地34.4万公顷,未成林造林地3万公顷。宜林荒山3.3万公顷。可利用草地面积26.7万公顷,土壤共有6个土类……”

    “晕死了!”阿镖小声皱着眉头道:“大哥。我们要的一块地,搞什么东西啊?什么水田、旱田、林区、荒山、草地……,一大堆百分比,我真的晕死了。还搞什么土壤类别!大哥,怎么事这么复杂?我倒觉得只管大小、能住人种菜就行了。你说是不?”

    肖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阿镖,看不出来。你还蛮能将事简化地嘛!有前途!”

    阿镖一脸傻笑,再不说话。

    而那个漂亮的陈秘书则已经说不下去了,尴尬地看着黎宏元。

    黎宏元摆摆手道:“大连西北濒临渤海,东南面向黄海,与山东半岛隔海相对,共扼渤海湾,素有‘京津门户’之称;北面背依东北大陆,腹地辽阔。堪称‘东北之窗’。海、陆、空交通四通八达,十分便利,在我国地各省市中,地位想当重要,我们必须保证它的健康稳定发展。所以28.7万公顷的耕地中,水田我们不能给你们。旱田可以给一部分,但不能太多,林区可以多给点,但不能超过3成,大连的经济发展离不开农林业的支持。这样算来,我们可以考虑找一块大约3万公顷旱地、7万公顷林区的一块地方给你们,这样应该算是对得起你们了吧!总共十万公顷啊,我们几个可是冒了极大的风险,把命都放在你们手里了!”

    黎宏元说完,脸色都苍白了些。额头密密布满汗珠。掏出纸巾来,轻轻擦拭了一番。以示自己已经倾尽全力了。

    肖剑这才淡笑了笑,冷声道:“黎主席总算有了几分合作地态度了,不过,我刚才听黎主席说,大连素有‘京津门户’之称,不知道从大连出发,急速步行要多久才能到达京都市?当然我只是假设,我个人好走路而已。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

    周羽狂怒,却被黎宏元低下悄悄按捺住。

    但黎宏元一行人却都明白这“急速步行”的含义,那等同于陆军军队行军,都不由冒出了一冷汗。倘若用兵,直京都,那确实是险要之极,国家必定陷于一片混乱。

    黎宏元虽然明白肖剑的含义,却不好捅破这一层膜,只淡淡一笑,以示镇定。

    “十万公顷我觉得实在有些小,老大!况且又干拉吧唧的,不是树就是旱地,我们能种出什么东西来?总不成天天去林子里打猎吧!野生动物量又少,还怕闹出个禽流感什么的,可不妙!”阿镖咧嘴嘿嘿笑道。

    肖剑朝阿镖点了点头,旋即对黎宏元郑重道:“黎主席,我知道你们也有些难处,我倒有一个想法,可以一解你们忧虑,也可以让我们多吃口饭。”

    黎宏元不知道肖剑又打什么主意,沉吟了少许,看了看周羽等人眼色,旋即道:“你说说看!”

    肖剑笑了笑,今天第一次朝黎宏元等人微笑,道:“我们何不换一个地方?”

    “继续说下去,我们会认真考虑,这才是会谈应有的气氛!”黎宏元道。

    “嗯,那就恕我口直心快了,我们也替你们着想了很多的,我们只要东北哈尔滨以北以西的全部!很厚道吧,大城市一个都不要,我们只要一点点寒冷贫瘠之地,况且是边境所在地!黑龙江全省四十六万平方千米,你们尽管划,给我们留足四十万就行了。”

    黎宏元一行人一听,都微微一震,没想到肖剑胃口这么大。

    周羽更是脱口而出怒道:“这不可能!”

    肖剑冷眼旁观了他少许,冷冷道:“我看大家还是好好思考一下吧。不如各自休息,好让你们能商量商量,不要勉强抢着做主才好。”

    说罢,站起来,领着兄弟们,拂袖而去了一边小房间。

    “两个小时后汇合!”黎宏元留下一句话。

    宋志英早跑过来服侍大家。

    肖剑则一把搂住她纤腰,一脸坏坏地笑容道:“走。我们去一个安静点地地方!”

    宋志英脸色羞红,低着头道:“肖老板。我……在上班呢!”

    “不怕!还叫我肖老板干吗?这么生疏!”肖剑笑着,搂着宋志英便往一侧房间行去。黎宏元等讶然看着他,气得牙痒痒。

    肖剑就近去了旁侧一个小小地暂时没使用的会议室,也不开门,一掌缓缓推开便进了。

    宋志英看着门被推开,又听得门破裂之声,目瞪口呆。不知道肖剑竟然有如此本领,自是芳心喜得不知飘到了何处,任由肖剑处置。

    肖剑先温柔地几下去除了两人所有衣物,又细细“检查”了宋志英周,方才紧紧拥住她。

    宋志英早被肖剑摸摸捏捏,肆意挑逗侵略弄得全发痒,体发,软绵绵地跟面团一般伏在肖剑肩膀上。不住喘息轻轻道:“我……我还是第一次,慢点好吗?”

    肖剑笑道:“放心好了,要不是知道你第一次,我早就把你吃了,小甜心!”

    宋志英再说不出话来,只默默紧张地守候着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肖剑轻轻道:“不要这么紧张。你是不是觉得有些急切了呢?”

    “不理你了!”宋志英声道。

    话音刚落,却突然下一紧,一道温无比的尖锐突破而入,不由血脉喷张,“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旁近正在休息的朱笑天等人听了,恨肖剑入骨。

    “混蛋!”朱笑天脱口而出骂道。

    阿镖等人则笑道:“老大真猛!有些鸟人自己不行,妒忌起来了!”一时哄堂大笑。

    朱笑天待要发作时,黎宏元沉声喝道:“怎么一点也沉不住气?”

    那头肖剑施展出浑解数,横冲直撞,把个宋志英弄得神魂颠倒。早抛开了所有顾忌。不住一起一伏叫了起来。

    听得朱笑天真个脑袋发,又不敢忤逆了黎宏元之意。气得实在受不了,轰地一声倒了下去。脸色苍白,冒着冷汗,鼻子中流出血来……

    段云忙来探脉搏,才淡然道:“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便将他抬到一处平躺下。

    “我们研究一下正事要紧!”黎宏元沉声道。

    周羽也道:“肖剑狮子大开口,态度又恶劣,我们不好周旋,要不要请示一下主席?”

    黎宏元淡淡道:“要肯定是要地,关键在于我们。如果谈好了,其他也好办了!”

    ……

    一个小时后,黎宏元等早已正襟而坐,庄重严肃地坐在了会议桌的一方;肖剑一方也已坐好,唯独肖剑还没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去,直等了十来分钟,才见肖剑含笑而来。

    “不好意思哦,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不想一看表就发现迟到了。”刚到门口,肖剑就笑道。

    宋志英则满脸潮红、低着头微笑随在后边。

    肖剑想起来,忙回头朝她微微一笑,柔声道:“宝贝,乖,先等一下,我们要谈正事呢!不要乱跑哦,呆会儿散会了跟我走,好不好?”

    宋志英听了,满脸笑,微微点了点头,像个小绵羊一般。

    肖剑略整理了一下衣冠,旋即坐下。

    “好吧,我们谈谈!”黎宏元淡然道。

    “老大,你额头上还有口红印没擦干净!”阿镖悄悄对肖剑道,说完便递来了一方纸巾。

    肖剑忙侧过脸去擦拭了一番,才转过来,顿了顿嗓子道:“黎主席,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的要求太大了,我们不能答应。我想我们双方都应该相互作些让步才行!”黎宏元道。

    “不好意思,这个我们已经作出了很大地让步了!本来昨晚我和吴鑫商量时,我就要求要把整个东北拿下,还是吴鑫好生劝我,说怕你们太为难,才把我的胃口挤了很多很多。这个地实在不能再少了。实在不行,我再作一些让步。把整个大连给我算了!”

    正在喝茶的周羽差点一口茶呛住,好不容易才忍耐了下来。

    黎宏元叹道:“肖剑。你这种不合作的态度实在让我们为难。这么大的事,我们可是胆战心惊的,你就不能替我们好好想想吗?”

    肖剑冷笑道:“黎主席可曾替我们想想?况且我们肯定会替你们善后地,你们担心啥?真是罗嗦,怎么跟女人一样,就知道讨价还价!要是你们做不了主,你们派一个能作主地来谈!”

    肖剑好不退让。冷哼了一声。

    “肖剑,你做得太过分了!”段云喝道。

    肖剑则和声道:“段叔!我们私下敬重你是一回事,但这不是私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请饶恕肖剑地不肯让步!”

    其他人都无话可说了,一时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阿镖抬头看看天,假装担忧道:“老大,呆会儿会不会变天啊?我看云密布的。好烦闷!”

    “是啊,最近风云变幻反复无常,我哪里知道什么时候天晴什么时候下雨?心很不好。刚刚才爽了一会儿,现在又不高兴了。”肖剑自言自语道。

    黎宏元体微微颤动,眼睛紧紧盯着肖剑,咬咬牙。沉声道:“三十万!”

    肖剑头也不回,只冷声冷气道:“四十万!一点也不能少!”

    看了一会儿天,肖剑回头,看着黎宏元一行人,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旋即目光停在黎宏元上,脸上冷气俞盛,道:“谈,还是走!果断点!”说完霍然站起来。

    “慢着!”黎宏元冒出一冷汗。脸有些苍白。缓缓道:“我们谈谈细节吧!”

    肖剑微微一笑道:“黎主席,这才是你果断坚毅的本色嘛!平时不要藏得太深!”

    黎宏元苦涩一笑道:“首先我先提条件!也就是你们必须实行的义务!”

    肖剑总算有了点笑容。伸手示意道:“请说!”

    “第一条,所有地区的旅游业、重工业、国有企业等凡是与国家有关的都不能动,这一点没有商量余地!”

    肖剑笑道:“好!我今天就冲主席地豪爽劲头,让一步。但是,我们虽不动它,却应该许我们自由买卖钢铁、煤炭等所有物品,享有任何国际公司所能享有地权利。至于价格等小问题,我们自会把握!”

    “可以,但是不能低于现有的国家规定的保障价格,也不能与国家宪法法律相背。”

    “通过!”

    双方秘书将此条记录了下来。

    “第二条,农业发展不能荒废,也不能大规模破坏现有的农田、森林、矿产资源。如果规模比较大,需要向我们递交报告,由双方商议决定。这一点同样重要,要保证租期前后大致一样。这一点同样不容更改!”

    肖剑笑道:“黎主席,我们是良民,而且很国,怎么会破坏祖国的大好河山呢?好了,同意!”

    双方又记录下来备案。

    “其三,各城市地极市及以上单位地领导人不能更换,要保持稳定!”

    “这一点有待商议,我们不会进行大规模调整,但是偶有不识相的,或者阻挠我们活动的领导,应该许我们更换。当然,我们会事先声明!”

    黎宏元听了,跟周羽等人轻轻商量了几句,旋即道:“好,我们就让一步,但是像市长等级及以上地官员,须得双方同意才行!”

    “好!继续!”

    “不许侵扰周边国家,给祖国带来动乱!”

    “这一点值得商议!”

    肖剑话一出,黎宏元等人大震。

    周羽道:“你们难道还打周边国家的主意?这绝对不行!”

    肖剑冷冷道:“我们想打主意地国家多了。唯独不是自己国家。我们是国的人,总是希望祖国强大才好。不过你们放心,我们所有的行动保证不给祖国带来麻烦,这样总没话可说了吧!”

    黎宏元等商议了许久,才通过这一条。

    “第四条,天龙会必须保证,在全国所有的地方地成员都得遵守法律。不能无故生事。无故生事者,应交由我们按法律法规秉公处理。”

    肖剑笑了笑道:“你们尚且不能保证全国所有人都听令。我们也是一样,但我们可以保证,社会治安会空前地好。即使偶有插曲,也决不会是我们干地。不过小插曲可就不能保证了!我们都是无业良民,总得填饱肚子吧。我们生意照做,你们不能干预。否则,所带来地大拼杀。我们不承认责任。具体细节,我们再细细商议,怎么样?”

    又通过了。

    接下来是租期,黎宏元道:“我也不少说,五年,一个任期,怎么样?”

    肖剑道:“刚才我们已经做了很多让步了,这个不能让步。八年,一天也不能少!”

    “好,大问题就谈到这里,接下来就是具体细节。我们下午再谈!”黎宏元淡淡道。

    “好!大家注意好好休息好好思考哦!”肖剑笑道:“刚才所谈,大家各自整理一下吧!”

    “好!再见!这里所有地开支我们照付,不用劳烦你了!另外。我们预定了总统房,你们可以前去休息!”黎宏元严肃道。

    “这个桌子我说过了话……”肖剑笑了笑。

    “不用了,两倍赔偿,一个交与单位,一个交与那位小姐吧!陈秘书,先带他们去总统房安置下来,然后记得办好这件事!”黎宏元说完,带着大家先行走了。

    肖剑微微一笑,出了门去,顺手搂了那个媚无比地宋志英。随那个陈秘书往总统房行去。

    中午吃完饭。肖剑躺在上,拨通了吴鑫的电话。

    “怎么样?“吴鑫淡笑道。

    “全面获得胜利。只剩下一些细节了!”

    “呵呵,你是不是对他们做得太过分了?不要把他们一个个都疯了或者傻了才好!”吴鑫哈哈豪笑道。

    “这些老油条,不不行啊!要是对他们客气点,我想商谈个十年八年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对了,忘了告诉你,朱笑天这家伙被我气得半死了,刚刚晕了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傻掉?”

    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千万要小心点。另外,段叔的处境很尴尬,你不要太显露出对待的差别,不然他们万一一生气对付起段叔来就有些麻烦了!”

    “这个我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对了,告诉你个小秘密,今天我顺便当面把一个服务员小姐搞定,又在隔壁整得她大呼小叫,气得他们几个大概很不好受!大概回去要拿老婆或者小密开刀了!”

    “哈哈,你太叼钻了吧!小心不要让张艳知道了,不然你就惨了。对了,下午的细节也很重要,估计美人计马上就要上演,你可当心哦。万一下午晕晕沉沉迷迷糊糊大意失荆州,我可饶不了你!”吴鑫笑道。

    肖剑道:“美人我照收,大事我照办,晚上你请客,这样行了吧?”

    “没问题!”

    说完,两人挂断了电话。

    “砰砰砰!”地敲门声响起,肖剑淡淡道:“进来!”

    却是宋志英,刚刚沐浴完毕,披着浴巾,一脸甜笑,骄怯怯走了进来。

    “怎么啦?又想我了?”肖剑微笑着走了过去,拉下她浴巾,轻柔道:“会不会辛苦?”

    宋志英只微笑不语,子却软绵绵地,脸红耳赤起来。

    肖剑笑了笑,一双手从细腰慢慢下移到**,然后摸到大腿,一搂便将她整个抱起,往上跳去。一时,房间又火朝天起来。刚刚破处却尝到了甜头地少女总是乐此不疲,一番**过后,肖剑将她安置着睡下,却又听得间门铃声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