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惟我独尊 第6章 威慑(3)

    且说肖剑与朱笑天正斗个旗鼓相当,罢不能。

    肖剑的温玉禅功已趋化境,全透明清澄,衣服之外的头、手、脚都散发着温温的暖光,如明玉一般。飞闪之际、飘浮之时,如一袭衣物挥洒自如,已得逍遥派真意。

    朱笑天则是西域少林派武学传人,与国内少林武学,取向略有不同。少林武学,向来以刚强著称。拳脚掌腿,一招一式全然来自勤修苦练,故而招式往往直接有力,配合着纯正少林内力,刚强之气更著。但国内佛学文化极注重于修,讲究以佛法化解武学中的戾气。故而武学于刚强中暗藏一股温和之气,携带一段慈悲之心。西域不同于国内,气候干燥寒冷,昼夜温差极大,这水土养成之人,多是豪洒不羁之辈。武学便也随风土人而与国内背道而驰,渐趋于不同,变得益发犀利凶残起来。出招应招之际,只求效果,没了温和慈悲之意。这番风格,与逍遥派置于两个极端。

    二人一刚一柔,一一阳,一姿势美妙、潇洒无比,一招式简要、直接犀利,一时难分胜负。

    朱笑天显然已练成少林易筋经,全骨骼、关节之间蓄积了纯正少林功力,极是强劲。肖剑的温玉禅功虽是逍遥派前辈所创,风格则早脱胎于逍遥派武学,使体各部密密生出一股防御之力,倍增肌肤横练效果,更有得机取胜之可能。两强相遇。又各有特色,便在招式上取巧。如此渐渐斗将下来,肖剑层出不穷的繁复招式渐渐略占上风。朱笑天咬牙切齿,苦苦支撑,以最简陋然而省力地招式一一破解肖剑的出招。

    空中满是二人追逐的影,却早已看不清人形。肖剑虽然稍占上风,控制了主动权。却始终难以占据绝对优势,毕竟朱笑天的武功扎实无比。难以以巧致胜。

    肖剑渐渐心急,当下双掌凌空旋转,宛如穿花蝴蝶一般交叉了七回,使出了逍遥派上乘掌法凌波烟渺掌法。一时晨曦中,在浓稠的山岚映照下,满空都是碧茫茫的掌气,密密麻麻地向朱笑天罩了下来。朱笑天也急急换了一拳法制敌。拳影绵连,风声呼呼,颇有七八分少林真意,却是他自创的劈空拳,刚劲无比。

    刚劲武学向来是柔韧武学地克星,但若能使用得机、发挥巧妙,柔韧的武学却也能反制刚劲,即常谓之“以柔克刚”。以柔克刚却不是万能地应敌之法。须得就看双方实力。朱笑天的刚劲之力已趋顶峰,若想以柔韧取胜,自非易事。肖剑虽然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总不能胜过他的原因所在,却难以拿出能与他刚劲武学相匹敌的武学去硬拼。

    此番二人相斗,自是瞬息万变,都渐渐吃力起来。

    两人正斗得起劲时。突然而来的一道闪电划过长空,令众人都不由心惊。旁边观战的固是几人一交跌倒,狼狈不堪,便是正苦力应战的朱笑天也突地吃了一惊,方才会议室地两次闪电实在吓坏了他。这一惊一慌片刻,朱笑天手下稍稍一停滞,前便着了肖剑一掌,相互追逐的二人影蓦地分开。

    肖剑一着地,稳稳立住,朱笑天则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口角微有血痕。

    “好!你赢了。我服你!”朱笑天咬牙道。他倒也是愿赌服输之人。

    肖剑向来敬重这种人,双手抱拳道:“不。是我不对,方才那一道闪电划过,我本该收手的。有机会我们再来决一胜负。”

    听到这里,朱笑天猛然想起一事,“呀”地叫出,边往前头奔去边道:“去看看他们怎么回事!”

    段云也听明白了含义,忙一起奔了去,心下却思量:吴鑫不是那么冲动之人,应该不致于以闪电行凶吧。

    肖剑和胡斌相视一下,也随着大众奔去。

    吴鑫正与黎宏元等三人沉思缓行,却听得后头聒噪一片,回头看时,群人追了上来。

    略有些奇怪后旋即明白,都轻轻笑了笑,气氛倒没那么生硬了。

    黎宏元朝众人笑道:“你们不必担心,自己去游玩吧,我们还要去看看风景。”大家这才释然,停将下来,任四人一路前行,并不追去。

    四人行了许久,黎宏元才轻轻道:“末国国人虽然愚昧野蛮之极,引起全世界的不满,终究是一个有了数百年历史的国度,谁也不敢轻易动他,甚至于没有哪个国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动他。否则会遭受国际的指责甚或干涉。我明白你的心意,但连美国都不敢轻举妄动,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再说,这等大事,任是谁也做不来主。谁能猜测你的居心?借途灭虢之事尚有,何况于此?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黎宏元言语之轻柔,好比劝慰好友,自是被吴鑫所能震住了。

    周羽、李红也连连点头。

    吴鑫知道三人已被自己震住,言行举止已经大有改观,心中暗喜,忙道:“这事说难办就难办,说好办就好办,看你们合作态度如何。”

    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周羽道:“我们虽然心意中理解你,却难以办成,哪里可能好办呢?”

    “你们三人再去劝说两个人就行了,把我地国之心说与他二人听,此事倒也好办!”吴鑫淡笑道。

    三人都眉头紧锁起来,自然明白吴鑫所说的二人是谁,一个无非是国家主席,另一个则必是总理了。只是,这种大事件。风险之大,任谁都不敢承担,也无法承担。

    黎宏元叹了口气道:“便是他二人,也未必能为。便是细致的事,都需人大大会通过,我们顶多去主持主持一下会议罢了。”

    吴鑫冷笑了几声道:“据我看来,你们倒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总想找个推脱之法而已。”

    三人见吴鑫露出几分生气来,不由心惊胆颤。

    李红淡淡陪笑道:“你说哪里话?我们可是把你当作了好友才敢跟你说实话地。难道你觉得我们说的不对吗?”

    “你们说得很对。只是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我想以三位之能,若这个都想不到,也坐不到你们现在这个位置。”吴鑫冷哼一声。

    周羽无奈之下,故意捎首挠耳,突然豁然开朗一般道:“莫非……莫非你想……”却也停住不言。

    吴鑫知道以三位“老乌龟”之能,能像现在一样乖乖听话。已经很不错了,不好再多加勉强,便道:“这件事只能秘密去办,私相授意,找个当地官员,划出地来给我,政府也没有什么正式文书。旁人见是政府办事,谁敢过问?还以为政府秘密行动呢。到时候我事成。又可以跟你们脱离干系。你们大可一口否决曾参与此时。至于国际舆论,我自会出面为你们摆平。只怕到时候国民们都要为你们几位歌功颂德,既雪了上个世纪末国给我们带来的耻辱,又不招来国际非议,暗赞你们做得漂亮之极还来不及呢!”

    黎宏元等三人都眉头紧锁,假作沉思起来。其实心里都曾想到这个主意。

    周羽和李红不敢表态,只一面假意思索,一面拿眼角瞟黎宏元。

    黎宏元知道自己不发话是不行了,只好很为难道:“你虽然说得轻巧,其实很多细节很难办到,这么大片土地划出,就算我们地人不说,国际上的报部门都会……”

    见吴鑫眼角寒芒一闪,黎宏元忙把话题收住,故作沉稳。轻轻道:“嗯。我们得从长计议才好……怎么样才能万无一失呢?”

    周羽脸上也密布汗珠,突然道:“大连附近人口密集。恐怕找不出两千亩的空旷土地来!若是千亩左右,或许还行。”

    吴鑫冷笑道:“千余亩怎么够?起码是这个的几十倍!”

    话语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折余地。

    三人一惊。黎宏元边抹汗边道:“这怎么可能?这么大片地,会太招摇了!闹出问题,大家都不好过!”周羽和李红也忙点头称是。

    吴鑫抬头看着天空,悠悠道:“你们猜,呆会儿是天晴呢还是狂风暴雨?”

    周羽见黎宏元不住使眼色,忙抬起头来,看了许久道:“应该是天晴吧,不管怎么样,总要天晴地!最多多废点时间而已!”

    吴鑫笑道:“周部长真是个乐观的人。我倒是很赏识这种精神。今天就游玩到这里吧。我希望很快就会天晴。天晴了,心才好。”

    黎宏元见状,很勉强地笑道:“谁都希望能有一个好天气。很多事,尽力就行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大家一起来喝茶,不知道愿不愿意大驾?我可是珍藏了几种极品茶叶,想来必有你喜欢地!”

    吴鑫笑道:“黎主席雅兴这么高,谁要是敢扫兴,我第一个唾弃他。我无聊得紧,什么时候都有空,只要黎主席一声令下,赴汤蹈火都行!”

    “就是就是!”李红和周羽都笑道。

    周羽笑道:“今天我请客,大家去泡泡温泉,然后累了吃个饭如何?吴鑫……”

    吴鑫淡笑了笑:“这等好事怎么能放过呢?就是不知道黎主席、李委员意见如何。我可是沾了二位的光啊!”

    黎宏元笑道:“哪里哪里。是我们沾了你的光吧!哈哈,我倒有些动心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招待,拭目以待啊!”这话是说给周羽听地,自是暗示一番。

    “去了就知道了!”周羽笑道,忙带了大家一路前行。

    会齐了大家,出了香山公园。早有车队前来迎接。

    黎宏元等也放足了胆子,不要任何保镖护卫,只开了两部车,带了朱笑天、段云二人随行。

    前边车子是周羽、李红、朱笑天、段云四人。

    后头车子上,肖剑、胡斌坐后排,黎宏元则陪坐在吴鑫旁边,天南海北胡侃。暗中留意吴鑫地好。见了他这刻意求好地神,肖胡二人早心中一片雪亮。知道事定有了进展,只微笑不语。

    两辆车子一路前行,倒也并不显眼,一路前行到了九华山庄。

    九华山庄是一家位于市内昌平区小汤山地综合型度假酒店,也是离市中心最近的度假型酒店之一。小汤山的温泉久负盛名。从南北朝始,就有诸多名人雅士留墨于此。元代,这里被开辟为皇家园林。1995年。九华山庄对康熙5年在此兴建的汤泉行宫旧址进行修复,并将其扩建为集商务会议,休闲娱乐和医疗保健为一体的涉外四星级酒店。

    车子缓缓驶入后,便有专门前来的人员指引,自有周羽地安排。

    “九华温泉水质清纯,色泽金黄,含有大量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具有惊人的医学疗效。”黎宏元笑着向吴鑫解说。

    吴鑫笑道:“如此盛名之泉。我也略知一二。‘温泉之水沸且清,仙源遥自丹妙生。沐浴月洗灵液,微波细浪流踪峥。’汤山之泉,早闻名天下。康熙倒也懂得享受。”

    黎宏元听了,交口赞道:“看来我倒是个外行了,没想到你学识居然这么深。佩服!”

    吴鑫知他只不过是闲语,只一笑了之。

    几人下车后,被秘密带往汤泉行宫一个区域,整个区域停止了营业,自是周羽地事先安排。大家被一一分配,每人安排了一个两室一厅别墅房。

    周羽轻轻拍了拍吴鑫的肩膀,笑道:“好好玩,三个小时后我们去吃午餐,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当心大胆玩吧。生活需要适当地放松放松。”

    吴鑫笑了笑。早见胡斌、肖剑迎了上来。

    周羽等主动避开。钻入间后便锁上了门。

    “怎么样?他们会不会耍什么花招?”胡斌轻轻道。

    肖剑不语,也看着吴鑫。

    吴鑫淡淡笑道:“自己谨慎小心一点就行了。我会密切注意的,一有况即行通知。”二人点了点头,便也进了间。吴鑫先细细检查了一遍间内所有的设施,待一切无恙后才稍稍放心。

    接下来是间提供的古典按摩。

    给吴鑫按摩的是一个极清纯漂亮地小姑娘,只不过十**岁,高挑地个子,迷人的材,面目出奇的惹人怜。显然是特意安排,小姑娘羞红着脸,待吴鑫躺好后开始给他按摩起来。

    吴鑫感觉到小姑娘柔嫩的双手触及自己躯体时的颤动慌乱,轻轻道:“你第一次给人按摩吗?”

    声音虽然轻柔,小姑娘却听了一颤,慌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会好好服侍你的……”

    吴鑫叹了口气,轻轻道:“你不用怕地,如果不习惯,就休息一下吧,我不会怪你地!”

    小姑娘脸上露出恐慌地神色来,哀怜道:“不会的,我很习惯,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吴鑫叹道:“我是说真地,其实我也不太习惯,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按摩。我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

    小姑娘瑟瑟地看了吴鑫许久,觉察出吴鑫眼中的真诚,轻轻道:“我们老板不让地……”说完,垂下脸去,轻轻咬着樱桃一般红润的下唇,半晌才羞红道:“我帮你……洗……澡……好不好?……”声音犹涩涩发颤。

    吴鑫明白其意,淡淡笑了笑道:“不用了,真的,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放心好了,呆会儿我自会给你们老板交待的,就说你很好很好,让我很满意。”

    小姑娘目露喜色,旋即又皱起了眉头,沮丧道:“没用的……他们会检查我的!”

    吴鑫一讶,细细看了小姑娘一遍。知她尚是处子,不由心生怜意道:“你们老板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你就不肯反抗吗?”

    小姑娘轻轻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们从小就被训练培养,就是用在这个时候……这是注定了地,遇到你是我运气好,若是遇到不好说话的,恐怕……”想到这里。小姑娘下定了决心,忙轻轻的伸手过去要去解开吴鑫地仅有地一点衣物。

    吴鑫一把捉住了她的手。止住道:“真地,我不想这样。”

    小姑娘哀怜道:“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次不行,下次他们不会放过我地,我真的很愿意服侍你。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一关地姐妹中,很少有人遇到想你这么好说话的。我不想像她们一样……”

    说完,小姑娘缩回手来,轻轻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衣服滑落。露出的是吹弹可破的粉嫩雪白肌肤。

    吴鑫想起了家中的诸多知己,别过头去,手却捉住她玉手,想要止住。

    小姑娘则就势往前一迎,将子贴了上去。

    温香如玉在怀,自然的反应便起了,吴鑫是个血气方刚地青年,向来没有忌这事。所以底下小弟瞬间便激昂起来,紧紧抵住了小姑娘的下,顶得她微微一颤,气息慌乱起来。

    “求求你好不好,我真的很愿意跟你,我不想以后遇到自己恶心的人……”小姑娘的哀求像是一道符咒。摧毁了吴鑫的所有道德底线,激起了他的**。

    待小姑娘瞬即轻轻一解,全已一丝不挂,贴的温暖令吴鑫脑海一片空白,双手自然而然挽了过去,搂住了她小蛮腰。

    “对我温柔一点好吗?”

    这一句话掀开了狂风暴雨地序幕……

    喘息、快乐、泪水、痛苦、如毒药一般的上瘾……

    良久,暴雨渐渐息止。

    “对不起!我有些控制不住……”吴鑫看着一片红白狼藉的地板和泪痕斑斑的小姑娘,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道。

    “没关系的……”小姑娘羞涩一笑:“我很好,很高兴……”

    吴鑫见此,一片火起。差不多想再来一次。却终是忍住。

    当下凝神盘算了一番,见周遭并无大碍。也便放下心来,知道周羽毕竟是老道之人,不敢耍这点小把戏。

    小姑娘见吴鑫闭目养神,不敢打搅,全虽然因太过劳累而疲惫,却挣扎着站起,去匆匆冲洗了一番后找来毛巾,盛来水。

    吴鑫睁开眼来,朝她轻轻笑了笑道:“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我自己来。”

    “不要,我来服侍你!”小姑娘甜甜一笑,将毛巾打湿后来替吴鑫洗脸擦拭。

    “我自己去冲凉好了,省事。”吴鑫笑了笑,站起来便自个儿去了。

    小姑娘只好将房间内脏物收拾起来。

    吴鑫穿好衣服时,三个小时快到了,便要出门而去。

    小姑娘突然拉住吴鑫,羞涩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想……以后时常想起时知道你地名字……”

    吴鑫淡淡一笑,知道女孩子对于第一次总是很珍惜的,轻轻道:“我叫吴鑫,口天吴,三金鑫,你呢?”

    小姑娘一听,神色一异道:“我叫小鹤,不知道吴鑫哥哥可不可以告诉我老家在哪里?”

    吴鑫一奇,知道话中有话,一面看着她神色,一面轻轻道:“小鹤,我老家在浏……”

    “啊!”小鹤忍不住惊叫起来,双手捂住嘴,紧紧盯着吴鑫道:“浏市虚沟镇寒鸦村……”

    吴鑫也是一惊,看着小鹤道:“你怎么知道?”

    小鹤泪如雨下,一把抱住吴鑫,哽咽道:“吴鑫哥哥,你还记得四年前救了小鹤吗?”

    吴鑫恍然大悟,倒不好意思起来:“难怪我听得名字耳熟……”

    小鹤更是羞涩道:“吴鑫哥哥,你不会怪我做这种事吧,你不会嫌弃我吧……”

    吴鑫道:“怎么会呢?”说完,盘指演算起来,只一会儿,便已算出,果觉无误,又不甚感慨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