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惟我独尊 第4章 威慑(1)

    黑夜掩饰了许多东西,本该激动万分、泪盈眶的场面经夜色一染,凉风一吹,洋洋洒洒般冷清下来。

    虽是一小段路程,大家却都沉默不语了,只静静的将自己的眼神和感藏在黑夜中。

    待大伙一起走到大厅,早有一桌丰盛的大餐在等候着。

    吴鑫只一示意,小昭便带他去了洗澡间。

    待美美地洗完澡后换上一干净讲究的衣裳,吴鑫面色一新,容光焕发起来,只看得众人无不暗暗称奇夸赞。吴鑫只含笑不语,静静用餐。

    席间各种眼神,或或宠,或甜或醋,五光十色,争奇斗艳,令肖剑、胡斌二人暗暗好笑,却只不做声,也不露出半点异样的神色来。

    吴鑫自知有些费心思。说实在的,在座的女孩子每一个都是那么出色,对吴鑫又够好。无论拉上哪一个,都能和吴鑫不停地说着甜言蜜语,然后憧憬美好的未来。但此刻却嫌太多。跟这个说话,又恐怕怠慢了那个;理了那个,又冷淡了这个。吴鑫有些不好处理,干脆一概不理,任谁都是轻轻一笑了事。桌上倒也少了许多口舌,竟然出奇地安静。

    待大家吃完饭,喝了点茶后,吴鑫不等大家反应,轻轻朝阿离使了个眼色,便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下出了门。

    两人在别墅内一路漫步走去,清新凉爽的风吹来总觉温馨无比。

    阿离跟在吴鑫后头。轻轻悠悠地跺着步子,像一只悠闲轻巧地鸽子。

    “阿离,还过得惯吧!”吴鑫停了下来,看着夜空出神。

    “嗯,没什么啦。你呢?这一年可是吃了不少苦哦。”

    吴鑫也不说话,只演算了许久才道:“阿离,你想不想知道自己幼时的形?”

    “你说呢?”阿离轻轻笑道。空气里满是可的气氛。

    吴鑫转过头来看着阿离,很像看看这可的笑声里的那张脸又一种怎么样的震颤。

    可惜夜色太浓。眼眸又太亮,两相印衬,倒显得有些璀璨烂漫、清莹若玉。

    “你亲爷爷叫郭境,是师父的红颜知己郭藜地弟弟。自任天齐掌握了大批亲信后,便一直对往事耿耿于怀,四处摧残你爷爷的亲朋好友。无极门门徒有限,实力不强。又没有什么出色地人才,难以抵御任天齐的百般刁难,渐衰败。十五年前,你父母携带你秘密前往四川凉山附近的老家,不幸遇害。幸好师父提前感应到,精密演算后便极是赶去救下你。从此便将你养于金刚山。你容貌极似郭藜,引起无限思量,所以师父给你取了一个相近的名字。”吴鑫叹了口气。

    阿离听完。也幽幽一声叹息:“虽然关系我世家族,我听了,却没有什么感觉。你说,是不是我冷血麻木了?或者说,我本就是一个没有感的木头人呢?”

    阿离静静看着吴鑫,目光迷离。说不出的忧愁动人。

    “这些事早已成过去,恩怨仇都已泯灭。幼时的事你尚不懂,长大后地孤寂无人理会,如今亲人仇人也已灰飞烟灭。你能没有什么感觉理应是正常的。又怎么能说自己冷血麻木呢?当得悉师父过世之时,你不是也悲恸不已吗?”

    “待任天齐一死,我突然发现自己很空虚,似乎生活再没有了什么目标,整个人如一盲头苍蝇,得过且过。我发现我真的很迷茫……”阿离看着夜空,轻轻悠悠道。

    吴鑫笑了笑。也看着夜空。淡淡道:“多跟她们一起玩玩吧,相信你会找到自己的目标的!对了。依你现在的功力和修为修炼大无相功最好,想不想呢?”

    阿离记起大无相功的修炼法则,脸色一羞,看了一眼吴鑫:“修炼它干吗?……我……我回去了!……”

    说完便绯红着脸跑回去了,心如小鹿一般乱撞。

    吴鑫看着阿离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触动,哑然一笑。

    待回了去,吴鑫朝肖剑、胡斌点了点头,便往房间行去。

    三人坐下后,相视一笑。

    肖剑道:“如今我们天龙会已成为国内第一帮,势力之大,生意之好,已非其他帮会所能比拟,发展势头也极好,目前只两件事较为头痛,大家商议一下吧。其一,国际方面。我们与美国现任黑帮教父史密斯地合作交易尚处于下风。史密斯家族是美国最大的军火生意家族,一直垄断了国际军火市场,根深蒂固,且受到了各国政府要员的保护。我们不仅很难打破他的垄断地位,便是交易时的数量和价格都始终为其控,这对于我们的计划实施带来很大阻力。其二,国内方面。政府已经对我们很重视,只怕会密切注意我们地一切行动,我们不得不防。至于国内其他黑帮的不甘服输,我想我们还是能轻松解决。”

    吴鑫、胡斌都点了点头。

    见二人都看着自己,吴鑫沉吟了一会儿道:“攘外必先安内!我们先解决好国内事吧。我想先找些重要官员谈一谈,先威慑住他们再说,为我们争取时间。第二步就是上美国,找史密斯先生商谈,同时也对美国政府适当地敲一下警种,令其对我们重新认识。你们觉得呢?”

    “嗯,这样最好,不过过于凶险。”胡斌道。

    “是有些凶险,不过倒也可行,且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式了。”肖剑道。

    “嗯,我们现在的势力能短期内组装成多少部队?”吴鑫道。

    “国内部分暂且由我管理。只要装备一到,政府不加阻饶,大概可以在一个月内组成四十万部队是没有问题地,但尚须好好整顿。至于国外部分,肖剑正在打理,毕竟人生地不熟,进展不可能很快的。”

    肖剑忙道:“目前正在跟美国史密斯家族商谈。还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至于末国,我们的势力开始慢慢壮大。但他们政府对我们也越来越关注,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吴鑫听我,叹气道:“若非你们二人,天龙会不至于兴盛如此迅捷,这已经在我估计之外了!好吧,就让我们三人同心协力。进一步大展拳脚吧!”

    三人一时都雄心万丈,大笑起来。

    翌早晨,吴鑫跟段云通了电话,表示想与政府要员商谈一些问题。段云沉默了少许,只淡淡说了一句:“你要谨慎点!”便即无语。

    下午时,段云通知了吴鑫,让他与肖剑、胡斌三人翌的清晨六点同时前去京都市海淀区的香山公园看出。

    “香山虽美,只怕暗藏杀机!”胡斌笑道。

    肖剑略一沉吟道:“是啊。虽游人不断,在京都到底算是偏僻之处,只怕真是个鸿门宴!”

    吴鑫淡淡笑道:“而且他们定会将公园关闭,弄得里头清静得很。接着就准备请君入瓮了!”

    “我们要不要部署一下,安置点人进去?”胡斌、肖剑都看着吴鑫。

    “不用了,我们自己提出地要求商谈。先君子后小人,小心点就行了。这也是让他们瞧瞧我们实力地一个途径。”

    三人商议了一番,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翌清晨五点多,段云来电,问了问三人是否出发。香山距离清尘大学有三十余公里,坐车也许近半个钟头。

    吴鑫却道:“段叔叔,我们快到了,他们都还没到,似乎有点不合规矩。”

    “他们也已经出发,很快就来了。你们快点赶来吧!”段云语音有些奇怪。

    吴鑫只淡淡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段云周围十余个人则愁眉苦脸,看着段云。

    朱笑天咬牙切齿:“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还没有到?莫非他们在香山公园有潜伏地人手?”

    王延庆道:“迅速派人遍查公园周边况。并调出公园监控,务必仔细!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的部署!”

    段云耸了耸肩膀,淡淡道:“只怕没用!以吴鑫的本领,便是不出动一兵一卒也能清楚知道这些。他消失踪迹近一年,这次突然冒出,只怕有恃无恐,我们的部署在他的眼里,或许真的是小儿科的把戏!”

    朱笑天哈哈笑了一阵,森道:“他武功再高,斗不过枪林弹雨。这个时代,是科技时代,不是几个世纪前地野蛮时代。武功早贬值了!”

    一语双关,露出一丝对段云的蔑视。

    段云则很坦然,只笑道:“朱组长似乎也是靠武功而容升的,至于科技,似乎……认不到几个字!”

    似乎感极淡,却一语中的,击中了朱笑天的硬伤。

    朱笑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怒目看着段云道:“我虽然认识不了几个字,却认识很多人,很多手下,比你多认识几个字的也差不了多少!”

    “是是,我向来佩服朱组长这一点!”段云一副看戏的表

    王延庆瞪了两眼二人道:“不要说些无关紧要地话题,还是就事说点意见吧!”

    “我一直觉得我们今天的计划简直无聊透顶,纯是市井无赖的做法,只怕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有害无利。若有什么严重后果,不要把我拉扯进来,我可事先申明!”段云毫不客气狠狠道。

    朱笑天冷笑一声:“通知特别行动组第二分组,迅速整顿1121师,增派两万人!我就不信他三人再厉害能斗得过五万装备一流的正规军和我特别行动组精英,哪怕协助的天鹰组全是饭桶!”

    段云也豪笑道:“好!通知天鹰组,全部撤离。秘密转向,保护主席和各位部长地安全,至少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

    王延庆看了一下二人,不好说什么,只道:“段组长,你觉得这计划不行为什么不早说?到底哪里不行呢?我们四步大方略,香山公园、清尘大学、北方大学、他们的别墅。每一步都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啊!”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向来跟那个他们几个关系极好,况且吴鑫还是天鹰组的成员。自然帮衬说话……”说到这里,朱笑天停住,看段云怎么说。

    段云悠然笑道:“幸好我这几天跟大家都在一起,否则真要被那些小人说得有口难辩。其实昨天我就觉得不妥,今天感觉更加坚信了这一点。若不是怕某些人说我维护外人,我昨天就发对了这个计划!”

    朱笑天冷哼了一声,被王延庆的眼光止住。

    “段组长说说看!”王延庆谨慎笑道。

    “这千疮百孔、漏洞百出的计划!咳!真会把政府的脸面都丢了!”段云叹气道:“首先。这四步方略里头,只有香山公园才是关键。这一步若失败了,其他三步一旦实施,不管成功与否,都会给政府带来严重地后遗症。或许社会又会重归于一片混乱,我们也休想再悠闲了,还是担心着自己的脑袋吧!其次,从昨天到今天。天龙会在京都地势力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以他们地才智,断不可能不防,这或许已经表示了他们稳胜券。刚才他们地来电置疑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朱笑天仍旧一声冷哼。

    王延庆则道:“你这话是道理,但是我们早考虑到了这些。他们三人除非不来,否则又怎么能逃脱我们在香山设下的重重布局呢?”

    段云沉默不言。半晌道:“因为他是吴鑫!你们总是小看了他,总觉得肖剑和胡斌才是真正地厉害角色,其实你们错了。”

    王延庆眼神一紧,眉头一缩道:“吴鑫的聪明才智不说,被围困之时也没有多少实际用处。难道他武功能比肖剑还强吗?”

    朱笑天嘲讽道:“他武功再强,就算抵得上两个肖剑,或者多点,十个肖剑,难道就能逃脱吗?真是好笑。”

    段云也毫不客气:“我还以为你有些真才实学,原来对武学一窍不通!武功的增强。又岂能用数量来等同?”

    朱笑天一时无语。

    段云又道:“一年前地吴鑫。就已经学透了逍遥派和无极门的高深武功,融会贯通。甚至于创立了新武学。能内力释放,取人首级于数里之外。今的吴鑫到底怎么样还不知底细!”

    王延庆听了,脸微微变色,轻轻道:“我们怎么不知道?”

    朱笑天也是一样,只是仍不住冷哼:“取人首级于数里之外,你当他是神仙啊?内力再怎么精深,能达到隔空取物就算是顶尖了。他小小年纪,哪里有这种能耐?”

    “我也是分析调查的结果啊,你们不是也调查了吗?我怎么会知道你们不知道他的实力呢?不要忘了,一年前与任天齐一战的战况。”段云稍稍说了点慌,把吴鑫在自己老家修炼一段全然隐去。

    “任天齐的实力我们又不是不清楚?要围杀他,以我们特别行动组的成员十个左右定能制住他。所以我总认为那段录像定是经过处理地。”朱笑天仍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你们所知道的任天齐是四五年之前的任天齐。任天齐失踪三年,定是闭关修练去了。所以,一年前的任天齐恐怕实力远高于他失踪前的水平。不要老是用相同地眼光去看人,这跟死人的眼光没什么两样。”

    旁边几人不敢吭声,生怕得罪了段云或者朱笑天。这二人的实际权利实在有些令人不敢不敬。

    十余人正讨论时,吴鑫等三人也在车内思虑。

    “只怕他们定要对我们别墅动手或者会对我们的亲属们打主意!”肖剑道。

    胡斌点头道:“这些他们或许不敢吧!在没有制服我们之前,他们恐怕不敢动手。所以香山定是危险重重。”

    “今天我早已交待过别墅内亲友们,让他们不要外出。若他们要对别墅下手,他们就别想悠着!香山之行,他们人不到,我们决不进去。我想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万一他们以别墅相要挟呢?”胡斌疑道。

    “除非他们能有通天地本领!那么,我们就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些吧!”吴鑫淡笑道。

    在离香山尚有几里的公路上,吴鑫突然叫道:“停!”

    司机忙在路边停下车。

    “怎么啦?莫非出了问题?”胡斌问道。

    肖剑道:“你没感觉到杀气这么浓烈吗?”

    吴鑫沉默不语。手指旋飞了片刻后道:“我们下车吧!他们已经出动了部队,被我们甩脱的跟踪此刻也已经赶上来了。一路的路口也有严密的监控,我们现在已经被他们识别出来了,在人家地枪口包围之中。下车比较安全,也不用太担心,时刻小心就行了!”

    三人下车后,便钻进了早晨开始增多地上班地人群中。

    吴鑫拨了段云地电话,显得很生气道:“段叔。今天天气恐怕会很不好,这出没法看了,呆会儿还可能会打雷下雨。既然大家都还没到,干脆取消吧!”

    段云淡笑了笑道:“这不好说,既然都已经出发了,只怕影响不好。再说,天气看来还不错啊,怎么会下雨呢?”

    段云说完。将电话放到桌上,缓缓道:“我个人建议接受吴鑫地提议,趁机取消今天的活动。他已经觉察出来了,要真闹起来,再没法收场。后果很严重!”

    朱笑天冷笑一声,接过来电话道:“吴鑫是吧。我们部长们已经快到了,此时取消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损失,你权衡一下吧。天气很好,不用担心。”

    吴鑫笑道:“是吗?不过看起来马上就要变天了。还是注意点好,不然雷电可是专挑人霹的!”

    吴鑫说完,手指波动,如一道强烈无行的真气萦绕于指尖,几经撩拨,天空风云变幻,渐渐沉起来。

    见段云嘲笑着看着自己。朱笑天怒目相视。对着挂断的电话狠狠道:“我全心全意为国家办事,霹人也不会霹到我头上!”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蓦地从空中曲折而下,轰然一声把会议室的一扇窗户击得粉碎,旋即是霹雳一声巨响。

    这陡然耳生地变故把大家吓得一颤,纷纷抱头跌倒在地,又被旋即而来的轰轰雷鸣吓得全陡个不停。朱笑天由于正站着说话,话音刚落便见闪电奔来,一交跌倒,头撞到了会议桌上,满嘴鲜血,只怕碎了几颗门牙,再说不出话来。

    唯有段云,虽然吓了一跳,却旋即镇定下来,倒未曾跌落椅子去,只是股也被震得麻木了,牙关一紧,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去了。

    良久,大家才缓缓站起来,整理了几下衣衫。都互相看了看,莫明惊诧。

    段云看着朱笑天狼狈的样子,冷笑了笑。

    一人道:“昨天的天气预报都说今天天气好好的,怎么突然打起雷来了?还这么巧!莫非……”

    “不会吧!人力怎么可能这么大?你当他是神仙啊?”另一人反驳道,脸色却已经变了,似乎心里其实拿不准,甚至于有些怀疑了。

    “说得对!”朱笑天整理好后,不敢看段云,却不好失了自家威风,只道:“这纯是意外……意外而已!”

    话音刚落,电话又响了,仍是吴鑫的来电。

    “段叔叔,刚才我见打了雷,似乎惩恶扬善而来,也不知道霹到哪里去了。你要小心点,不要跟行为不善的人站到一起,以免沾了晦气,连带受伤可就不好。”

    这话一出,朱笑天一张脸胀得猪肝一样血红,一把站了起来,接过来电话,咬牙切齿道:“小鬼!你说话注意点,明知道我们跟他在一起,不要太狂妄了。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