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高三之黑道霸主 第23章 只手引雷电(2)

    吴鑫倾而涌的内力溢于周遭,发出耀眼的白光。真气盘旋曲折,将黑暗的四周照得光亮。光亮中,只见吴鑫青衫飘飞,长袖摆摆,形在半空飞旋若仙。长发飘飞处,形潇洒轻摆,一人幻化出数影,似风拂花柳,如游龙戏凤。真力所至,激起一环又一环的气旋,俨然天地间只他一人,尘世中任随西东!招式已尽,招意犹存。于是力随心转,如真龙而去,任意飘飞。所到处,草木尽断;将去时,风雷已成。心意飘忽婉转,宛若真龙的真气凝集体则盘旋若许圈后突然如羚羊挂角,已无迹可寻,却使得周近数丈内的空气凝重起来,令人无形中有一种压迫,似乎喘不过气来。

    任天齐并不急,却也露出惊讶神色,叹道:“如果这真是你自创,只怕才智跟诸葛相差不远了!”

    眼见吴鑫和肖剑之合击将至,任天齐左手转急,右手伸出,依样画葫芦,轻轻撩拨舞乱起来。

    墨云烦乱,任天齐如邪神出世,两手将天际墨云翻弄于掌迹。渐渐天际墨云分作两股,乍分乍和,合拢之极,霹雳一声狂响,天地间一道白炽闪电蜿蜒而下,瞬间劈至,将吴鑫凝成的阵气劈得粉碎,化作一阵烟尘纷纷而下。狂雷之力,非是人力所能匹敌。

    吴鑫陡见闪电而下,迅疾即至,唯有以真气凝成护体厚盾,水火不侵。但仍是不敌。只觉一阵烦闷窒息,眼光迷离,脑袋眩晕起来,体自半空坠落而下,口角不知不觉多了一抹猩红。

    肖剑趁机如透明长龙一般攻向任天齐,却见任天齐转过来,脸角一丝嘲笑。左右手往前一合,云端数道细小闪电结成细网。密密往肖剑罩去。

    “快闪!”吴鑫猛喝一声,当即双手连环,涌出一股奇劲,闪出一道黄龙。黄龙一声长啸,猛地攻至任天齐。

    郭珍看出来,这招已经融合了丐帮镇帮之技“降龙十八掌”,却威力增了数倍。

    肖剑豪气大作。冷笑一声,不理会罩来的雷网,全憋足了劲道,只盼吴鑫之攻能有神效,便也值了。

    郭珍见肖剑并不避开,心猛地一震,也找来一根木棒,挥洒出一片棒影。从后头往任天齐攻去。

    任天齐合于一处地双手陡地分开,分出一串闪电袭向吴鑫。

    只听轰然巨响,半空中的四人都猛地一震。

    肖剑的子一颤,喷出一道血箭;郭珍则子飞出老远,坠了下去;吴鑫这一式攻击虽然紧密,却仍没有伤到任天齐。子也猛地颤抖了几下。

    任天齐则被背后郭珍的一记打狗棒法打个正着,却到底内力深厚,兼狂雷之力护体,体一颤,也受了点内伤。

    四人呆了一呆,旋即回过神来。

    吴鑫影一闪,闪至肖剑旁,扶住他体,急道:“怎么样?”

    “没关系,我肌肤之间反弹之力极强。不碍事的。你去看看阿珍吧!”肖剑吐了一口鲜血后轻轻笑道。

    吴鑫知他好强,也不多说。便又闪至郭珍旁,扶住她,迅速查探了一下她的内伤。

    郭珍苍白的脸淡笑了笑:“吴鑫,我真没用……”

    “不许这么说!”吴鑫见她内伤极重,忙轻轻笑道:“在还没有做我地新娘之前,我不许你说这种愚蠢的话,知道吗?”

    郭珍听了,甜蜜羞一笑,轻轻道:“你真地不嫌弃我又丑又笨,还刁蛮任吗?”

    吴鑫淡淡一笑,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蛋,咐到她耳际轻轻道:“你哪里又丑又笨?至于刁蛮任,以后总得好好管教管教你!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你先躺着休息一下,我马上过来陪你!”说完将羞无比的郭珍放到地上,一转,抬步奔上空中。

    任天齐看向吴鑫时,肖剑给吴鑫一个眼神,随即发招。

    吴鑫会意,也不客气,以内力凝成一柄光剑,陡地变大,挥洒出密密一片剑影,罩向任天齐。

    任天齐也再不客气,双手不断撩拨,天空中无数道闪电降下,织成两个球形电网,闪耀无比,分别迎向吴鑫和肖剑。

    市区所有的人抬头看着天空的奇景,看着天空中三人的绝世风采,都眼瞪目呆,如看仙魔之斗。

    吴鑫和肖剑再不跟任天齐硬拼,只仗着轻灵矫捷手,不断游走,从西边迅疾来到南边,又从南边奔至东边,整个城市上空都有他们三人拼搏的影。但吴鑫和肖剑心有灵犀一点通,无论怎么变幻跃动,都将任天齐围在中间,让他左支右挡,没有片刻闲暇。

    任天齐其实只练会了遁甲天书几项绝艺,且到底并不太熟练。只不过听了吴鑫、肖剑、肖飞几人言谈,一时骄傲自大,自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便出了关来显能。他没有料到吴鑫、肖剑三年时间竟然有这种神速进展,兼之闪动之迹,雷网难以结成,一时竟然奈何不了吴鑫和肖剑,气极恼极,咬牙切齿起来。

    吴鑫和肖剑见他心生浮躁,都暗暗高兴,仍不住跟他游斗,并不断找寻突破地战机。

    天空中三人如穿花蝴蝶般跃动之际,下头多了一人,一个长发飘飘,举止若仙的女孩。

    任天齐忙乱之际,根本没有闲暇顾及脚下的人物,但肖剑和吴鑫却都察觉到了,都是心头暗喜。

    那个女孩自是郭离。

    郭离朝吴鑫和肖剑点了点头,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小小令旗来。

    郭离轻展步法。潇洒走动,走动之际,边抛洒令旗。脚下依九宫天地相合之势而行,或步或转,轻灵飘逸,上承八门九星,环绕八诈神君。列布三奇六仪,布起一个庞大的阵势来。

    一时风气异常。空气微微异响,在一片三丈见方地空地上出现了一片如水一般起伏翻腾的空间。

    吴鑫自然知道此阵的厉害,待阵形一成,随即朝阿离、肖剑使了个神色,便假作一时呆滞而中招,脚下突然空,跌了下去。

    阿离早一闪躲了起来。怕任天齐见了起疑。

    肖剑则“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慌忙道:“吴鑫,怎么啦?鼓足精神……”一面朝任天齐劈了一掌,也往下头飘去。

    任天齐见吴鑫跌得狼狈,肖剑叫得慌乱,轻轻舒了口气,真气有些不继,也在两人不远处一片空地下了去。

    脚下甫一着地。吴鑫、肖剑及突然闪出地郭离三人一股强大合力狂涌向任天齐。

    这股力道着实不小,隐隐风雷之声,夹杂着虎啸龙吟,有一股凛然的气势。

    “哈哈哈哈!三个小贼果然在设计我,可惜你们玩不过我。”任天齐虽然一时慌乱,却口中不饶人。忙以嘲笑掩饰,往一侧空地闪去。

    这一闪却闪得突兀,双脚刚一着地,任天齐就大感不妙,全冒出一冷汗。

    只见处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之内,看不见一物,便知自己中招,坠入了阿离所布阵法中。

    吴鑫、阿离等见了,都狂喜起来,高兴叫着。

    阿离也太高兴了。忘乎所以。一把抱着吴鑫,欢笑起来。

    吴鑫搂着这一团温香软玉。瞬间子一颤,**魄地感觉使得自己双手自然地一紧,搂住了阿离的细腰。

    阿离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骇,一片潮红,当地退了开去。

    肖剑见两人尴尬,随即走了过来,笑道:“怎么这么开心?这阵法能困住他不?”

    “当然能!如果这阵法也困不住他,世界上便再也没有制住他地方法了!”吴鑫红着脸笑道:“阿离,我们去看看阿珍吧,她受了伤。”

    说完几人便往阿珍处奔去。

    却说任天齐知道自己中了暗算,跌入了阵中,狼狈不堪。自己虽对阵法颇为精通,却到底只是学了些基础阵法。那些玄妙地阵法多数是从师父或者师兄处学来,出自于逍遥派镇派至宝《逍遥宝典》。眼前这个阵法,奥妙玄奇,境界较之往常阵法高了不知多少,料定必是《逍遥宝典》中顶级阵法,一时全冷汗直冒,突然间恐惧起来。

    任天齐缓缓走动,四周仍是死一般的寂静、森和寒冷,似乎天地间空旷无比,浑然无一物。

    任天齐试着使出遁甲奇术,却使不动风云雷电,能量的力场显然被这阵法锁住了。

    想着自己睿智聪明,并学会了天下第一奇术《遁甲天书》中的绝艺,当真举世无敌,却居然被几个小子暗算,中了计,任天齐就大怒。料想所有阵法无非是以奇异布局造就幻觉,形成势向,使中者不知不觉间所有行为偏离了正常。任天齐便怒着施展拳脚,使劲发泄起来,只是想着或许能因此而冲动阵法中布局,使阵法自然消失。

    初时还没什么,待猛力打过一阵之后,任天齐渐渐能听到风雷之声,不由惊疑起来。

    郭珍早见到了战果,见几人过来,自是欣喜异常。

    郭离笑着替她查探起内伤来了。

    见吴鑫等盯着自己看,郭珍笑道:“今天的仙魔之战终于结束,正应了那句话: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吴鑫知道她打趣,笑道:“你可也是跟我们一起的,不也成了魔?”

    “可别把我拉上,我又不会用什么神神鬼鬼地谋!”郭珍笑道。

    阿离听了,轻轻一挠她胳肢窝道:“看你讽刺我,让你瞧瞧厉害!”

    郭珍捱不过阿离,又耐不住奇痒无比,花枝乱颤起来,不住喘气告饶道:“阿离,饶了我吧!”

    郭离这才嘻笑放开她。

    郭珍这才定住神,贫嘴笑道:“我哪里敢讽刺你啊?你可不要说出去哦,要是你的fans们知道了,我这辈子就等着被人打死了!”

    阿离笑道:“什么fans?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呢?”

    “你这么一亮相,不知道多少人要呆住,忍不住叫你神仙妹妹了,你说哪个男人见了你会不动心?跟天下所有的男人地梦中人为敌可不是件好事!”郭珍笑道,斜眼看着吴鑫。

    吴鑫一时呆住。

    肖剑突然担忧道:“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这任天齐虽然被困阵中,可是并没有死去。况且他通地本领,时间一长,未必不能破阵……”

    吴鑫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虽然他暂时不死,却很快就会死的!”

    “怎么讲?”肖剑和郭珍都看着吴鑫。

    吴鑫细细解释道:“阿离布地这个阵法叫‘困仙阵’,还有一个凶煞地别名叫‘魂大绝阵’。是依五行相克相生的道理,颠倒混杂阳二气,使其凝成源源不绝、循环往复的阵势。能不断吸收周遭能量,化作鬼哭狼嚎、或是雷电风云,在阵内永无尽止地出现。阿离又没有布成生门。除非从外测解开阵法,否则断无逃脱的可能。”

    肖剑点头道:“也就是说,阵内森恐怖,又不断有闪电之类的能量聚集,终能将他死。”

    郭离轻轻道:“而且,还有一个好处。里头的人心生恐怖,心绪浮躁,就容易激动。一激动就会手舞足蹈,或者发泄一番。这其中地能量也聚到了阵中,我想,即使外头能量很少,不多时任天齐也要被自己的能量灭掉了。”

    郭珍这才放心了,笑道:“这个阵法貌似特意为任天齐准备的!”

    说得几人都笑了。

    不多时,阿离便以浑厚的内力将郭珍的内伤疗好,四人方要离去时,却见阵形变幻起来。

    吴鑫一见,笑道:“任天齐果然忍不住了,只怕疯狂起来!我们再瞧瞧,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看到他的死状了!”

    刘秀则从房屋中走了出来,漠然看了看四人,停留在吴鑫脸上片刻后,便去找来刘泽霖的尸体,慢慢处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