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高三之黑道霸主 第18章 黑帮巨头(3)

    吴鑫的邀请函一发出,整个省内黑帮为之一震,一时都开始整顿起来。

    刘泽霖沉思了许久,便拨了肖剑电话。

    “你已经知道了吧!”刘泽霖的声音很苍老。

    “知道了什么?我可是没什么耳目的,江湖上的事,懂得很少。”

    “这次会议你去好不好?你跟他好歹相识一场!”

    “我去?有什么用?我看你还是跟他商量下好,不要自作主张!”肖剑冷哼起来。

    “老爷子最近不是很舒服,我不想拿这些小事去烦他。”

    “小事?那你顺便派一个人去吧或者干脆不去。我有些事,要先去忙了。”

    “好吧,我先考虑一下!你也要抓紧时间整顿一下,不要让他有可乘之机!毕竟,这个家也要慢慢交给你了,你要好好打理!”

    肖剑挂完电话后,沉思起来。

    旁边的小凤轻轻道:“大哥,刘泽霖这老东西又在打什么主意?还有,老爷子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帮内出了刘泽霖现在就没人能见到他了,我有些担心。”

    “嗯!话是这样,谅他也不敢胡来吧!”

    “我们可以趁机灭掉刘泽霖,把他的死赖在吴鑫的上,这样不是一举两得?”旁边阿峰道。

    “这个没这么简单!刘泽霖和吴鑫都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不要偷鸡不着反失了一把米!不过我们可以秘密部署!你们按我地方案继续整理。有什么决定我自会通知你们!下去吧!”肖剑说完便往外边走去,其时还是中午,也该去学校看看她了!

    一月十五号的正午,终于来到了三大黑帮巨头相聚的时刻。

    青龙会来的自然是刘泽霖,不过他还带了自己的女儿刘秀前来,只是顺道好会后把她交给肖剑。

    黑龙帮则来了一个代表,一个大家都没见过的古怪人物。自称钟园。

    黑龙帮在三帮中势力最大,但其头领究竟是谁。竟不为外人所知,这实是一个很诧异的事实。

    吴鑫将几人领进了房间,各方都带了一个助手。

    几人坐下后,吴鑫优雅一笑道:“今天烦请大家前来,主要是为了加强一下邻居联系,顺便也可以相互交流,谈谈心。”

    刘泽霖笑了笑道:“久闻吴兄弟才智过人、英雄了得。早就想看看了。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今一见,果然风采照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可把我们这些老家伙给比下去了,以后还得让你多迁就一下我们呢!”

    钟园则嘿嘿一笑,却道:“早些天听说皇门地任天齐回来,帮内兄弟很是高兴,搞了半天。却原来不是!”言语带刺。

    吴鑫听了,只是笑笑道:“雕虫小技而已,怎么能入钟园大哥的法眼?想当年,钟园大哥曾为我们前任帮主任天齐拖地扫厕,那等风采,自是人人赞不绝口!我是没有这份襟地。自愧不如!”

    钟园一听,心头一震,看了吴鑫半天,硬是想不明白自己的事何以竟被他得知。

    刘泽霖则轻轻一笑道:“吴兄弟,钟兄弟这些旧帐你最清楚,可不要让外人知道了。”

    吴鑫淡笑道:“怎么会呢?兄弟在一起自是说兄弟话,跟外人说的却是另一,刘大哥可别混错了哦!”

    “那是!……”两人齐声道。

    刘泽霖仍要说时,却被吴鑫打断。

    “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约大家来,是想就我们的地盘做些调整。也方便我们各自发挥优势。统一管理,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吴鑫笑道。

    钟园一听。当即道:“我觉得没必要!我们黑龙帮一向都还不错,既不愿意多占些地方而伤了大家和气,也不愿意无端让出地方!”

    刘泽霖则笑道:“我就无所谓,反正我们只是讨论而已,至于具体怎么做,完了再讨论也成!”

    钟园于是不再说话。

    三人就地盘划分问题密谈了许久,却都只希望占便宜而不愿吃亏结果不欢而散——这本在吴鑫意料当中。刘泽霖早看出吴鑫的意图,只是一直嘻笑应对;钟园则也明白几分吴鑫的打算,却仗着黑龙帮势力最大、范围最广,不把吴鑫放在眼里,差点跟吴鑫拍桌子叫骂起来。吴鑫也只是微微一笑,只要能激怒他,他做出极端的事来,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打击!——这就是吴鑫此次会议地真正目的。

    商讨结束,接着便是娱乐时间。

    酒店内早准备好。几杯酒下肚,乐音一起,舞会便开始了。

    几个姿色材都很不错的女孩侍立于一旁,用含脉脉或者火的眼神邀舞。

    刘泽霖和钟园两人倒也不便拒绝,应付了一下,随便点了一个舞伴,便去跳了起来。

    吴鑫则颇有绅士风度地往刘秀旁边一站,轻轻一揖笑道:“刘小姐,我们跳支舞好不好?”

    刘秀冷不丁有这种事发生,见吴鑫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中更隐隐一种迫人的气势,竟然手足无措,脸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泽霖远远看着,眼光一寒,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跳起来。

    吴鑫轻轻笑道:“看我说得什么话?倒把你弄糊涂了!我应该叫你阿秀才好!大家不是都这么叫你吗?”

    刘秀听了,吃了一惊,却不再慌乱,抬起头看着吴鑫讶道:“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在长沙最好的高中里被誉为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的,我若不知道,那可真实孤陋寡闻了!”吴鑫双目如电,却文静地扫视着刘秀的眼睛,令刘秀无形中窘透屈服起来。

    “好了!能跟阿秀跳一支舞是我地荣幸!”吴鑫说完,竟不待刘秀拒绝,直接伸手去捉了她的柔弱无骨、雪白嫩的双手。

    刘秀垂下火红的俏脸,却没有拒绝的意思,随他站了起来。

    两人这才翩翩起舞起来。

    刘秀本就善舞,心到意到,不时又不知不觉间有些新的想法,骇异地是,吴鑫却似乎知道自己的想法一般,任何自己想象的无法完成的高难度动作竟然能自然而然间顺利完成。刘秀只觉诧异神奇无比,双眼有意无意地看吴鑫,却总被吴鑫“捉”住,一时越发窘起来。只是,随意流畅,顺着想象的舞曲的快乐渐渐超越了一切。

    两人在舞台中央,翩翩而跳,如两只穿花蝴蝶,忽而旋转,忽而腾跃,忽而又如喝醉酒了一般,做出常人根本无法完成的动作来……

    旁人都痴痴看起来,舞台中央只剩下两人的舞姿在不住盘旋、飞动。

    这种畅快淋漓、随心所的跳舞是刘秀闻所未闻、梦寐以求的,不知不觉间心越发高兴舒服,一种前所未有地愉快自心底产生,因为似乎吴鑫跟自己能心意相通一般。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刘秀看着这个要脸蛋有脸蛋、要风度有风度、要本领有本领,怎么看都完美、没一丝瑕疵地男生,心扑通扑通痴迷起来。

    许久许久,吴鑫才缓缓收住步法,紧紧搂着她盈盈细腰,轻笑道:“好了!不要太累了!我们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刘秀莞尔一笑,再看时,才发现所有的目光都瞧着自己,一时窘得无地自容。

    烈地掌声响起,吴鑫轻轻拉着刘秀边走边道:“别怕!你跳得好,自然大家都看着你,走,去你爸爸那里!”

    这句话自是更是贴心之话,由不得刘秀拒绝。

    刘秀略抬起点头,随着吴鑫往刘泽霖走去,只是这才觉得方才确实跳得太剧烈,此刻有点眩晕起来。

    刘泽霖笑语盈盈道:“没想到吴兄弟的‘舞’功真是厉害,运用自如,挥洒自若,可谓是‘舞’林高手!”一语双关,揭破吴鑫的本领。旁人只道他说的是跳舞的“舞“,吴鑫却知他暗中针刺自己以武功用于跳舞,有所暗讽。

    吴鑫只轻轻一笑道:“令千金阿秀的舞才叫绝妙,我从来没想到舞竟然能这么跳,我倒成了一个蹩脚的陪衬了!”

    一时大家都笑了起来。

    之后便是夜宵。

    冬天里,火锅无疑最好。

    大家都是省内人,自然吃辣的,而重庆火锅自是很受欢迎。

    火锅料理的师傅是正宗的重庆人,技术也纯正,便连用材都是从四川本土运过来的,这也是关键之处。历来各地风味食品,一旦出了疆域,味道便少了几分,这用材便是其中一桩。便如辣椒,虽同为辣椒,湖南本土所产的,跟四川所产的,跟广东所产的,却又味道不同了。不同水土,不同风味,自是这般道理。

    一时厅内香气四溢,空气中满是助人食大开的畅快气味。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