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五年之约

    “吴鑫!你怎么来了?”黄秀莹欣喜若狂地拥到了吴鑫的怀中。

    吴鑫淡淡一笑道:“我来有些事!”

    黄秀莹觉察出了吴鑫笑容中的勉强,心下大骇,颤声温柔道:“怎么啦?是不是怪我没有去你家?”

    “怎么会呢?”吴鑫摸了摸她乌黑柔顺的长发,笑道:“就算天地都变了,哪怕你不小心做错了很多事,我都不会怪你的,况且——你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

    黄秀莹听得伏在吴鑫怀中格格笑了笑,又突然觉得吴鑫今天有些怪异,便抬起头来,用扑闪扑闪的黑眼睛看着吴鑫。

    “进去吧!”吴鑫轻轻拍了拍她柔肩:“你爸爸在吗?”

    “嗯!”黄秀莹乖巧地点了点头,拉着吴鑫往里头走去。

    “爸爸,你看谁来了!”黄秀莹高兴叫道。

    “呵呵,稀客啊,今天怎么来了?正好,我们正要吃饭呢!一起吃点吧!”黄书浪很高兴很招呼道,尽管他觉察到了吴鑫眼中的陌生之意。

    黄妈妈也从厨房端出来两碟菜,笑着招呼吴鑫坐下。

    吴鑫淡淡一笑,坐了下来,却冷眼看着黄书浪。

    黄秀莹摇了摇吴鑫,却发现吴鑫的笑容僵住了,透出森之气来。

    黄妈妈坐下后,也惊异地看到了这一幕。

    黄书浪的笑容也冷了下来,尴尬道:“有事吗?”说得极慢极慢,似乎每一个字都很重一般。

    “你应该认识这个盒子吧!”吴鑫冷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来——就是从老头那里获得的小木盒,然后紧紧地盯着木盒看,看了一遍又一遍。

    黄书浪咳嗽了一声,顿了顿嗓子,好像感冒了一般。

    “他怎么啦?”

    “死了!”

    黄书浪心头一颤:“你杀的?”

    “因为他该死!凡是要对付我亲人的人都该死!”吴鑫目光紧紧住黄书浪。

    “我呢?”黄书浪叹了口气,脑袋耸拉下来,如蔫了的公鸡一般,有气无力。

    “你不同!你是莹莹的爸爸,就是我亲人,只要不至于造成伤害,我会尊你为亲人!”吴鑫苦笑了笑,把瑟瑟发抖的黄秀莹轻轻拥在怀里。

    黄秀莹和黄妈妈都惊恐莫明,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却都不敢问。

    “我想我应该跟你们坦诚一些东西啦!”黄书浪萎蔫的脸突然坚毅了很多,抬了起来,看着黄秀莹和自己的妻子。

    四人静着,沉默了好一阵子。

    黄书浪点燃了一枝烟,猛抽了几口烟,苦涩一笑道:“我也不瞒你们了,我是黑社会的!”

    黄秀莹虽然刚才察觉到点什么,听了时却仍不免吃了一惊;黄妻更是怔怔地脸色时红时白了,说不出话来。

    “还记得我给你们讲过的那个故事吗?”黄书浪徐徐吐了个眼圈:“其实那次有些地方我没有说!当我们五人结为兄弟后,一起小心做过很多次案,积攒了一些钱,还好没被发现。我一直担心害怕,所以第二年就回村里了,开始认真读书。”

    “孔武虽是排行老二,却本领极高,心思敏捷,主意特别多,渐渐成为了实际上的老大。再后来,他又吸收了很多的兄弟,成立了帮派,势力影响越来越大。给我寄的钱也越来越多。每次他都会大概说些帮派中的事。后来他说他拜了一个,肖飞等人也是,很是厉害。

    “在我小学毕业以全部满分的成绩顺利考上初中时,他很高兴,他回来了一趟村里,是悄悄来的。那时他很是神气,全富得流油,而且暗暗给我露了一手罕见的神功,手掌轻轻的竟然把我的大木桌烧出一个手印来。我吃了一惊,才知道他果然厉害。”

    “又过了两年,孔武消失了,肖飞却来了。他一见我就笑道:‘兄弟!好久没来见你了,可挂念!’后来我们聊了很久,真像阔别已久的挚友。后来他说,孔武不小心中了另外一帮人的伏击,死状惨不忍睹。于是我们两都叹息。我却在想,他武功这么好,怎么会被普通人伤害呢?当下却只字不提。两人谈了半天,他道:‘五弟,现在我们只能继承老孔的遗志,把我们的帮派办得更火!你也出点力吧,我知道你心思比老孔还强,就不要推辞了。’我听了一惊,却隐隐觉得他目光森然,不敢拒绝,所以,我就成了帮派中的一员,管理虚构地区的所有帮众!”

    “我虽是这里的黑社会老大,却得听他们几个指挥!他们拿莹莹来要挟我,我就没办法了!”黄书浪长叹了口气,自顾自地抽起烟来:“昨天,他们给我下达了一个任务,要把你的亲人一个个全部杀于无形之中,并派来了两个蛊毒高手相助。本来第一个目标应该是你妈妈的,可是她深居于宅邸之内,又有高手强阵护住,我们根本没法接触。所以选择了你最疼的人——你的女人。莹莹是我女人,我不可能对付她,所以……”

    “所以你选择了方小琴!可是一不小心,却弄错了,蛊毒施展在和小琴一起买菜的子逸上。”

    “哦?弄错了?这我倒还不知道。”黄书浪苦笑道。

    “他师弟在哪里?”吴鑫轻轻抚摸着黄秀莹道。

    “在我书房!”黄书浪仍是苦笑了笑。

    吴鑫也不抬头,忽地一掌击出,轰然一声,木屑纷飞,书房的门被击碎了。

    “在哪里?”吴鑫的眼神越来越冷,方才掌击的手却缓缓抚摸着莹莹的俏脸来。那么温柔,那么小心翼翼……

    黄书浪看着吴鑫的手,良久,缓缓站起来,轻轻道:“随我来吧,在书房地下室。”

    吴鑫朝黄秀莹微微一笑,轻轻将她扶坐起来,旋即起随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步入书房,黄妈妈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便如决堤之水,默默涌了出来,看着黄秀莹;黄秀莹则眼睛如被火烧一般,发出红光来,有如要流出血来,脸则变得苍白无力,憔悴无比,发出冷淡的怒气来,也不说话,也不流泪,人如电击雷劈了一般,呆若木鸡。

    黄妻不忍,一把抱住摇摇坠的黄秀莹,哭道:“莹莹,要是不高兴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妈妈陪你!”黄秀莹惨淡一笑,看着书房,轻轻咬牙一字一句道:“好!……爸……爸!……”便轻轻挣脱了黄妻的怀抱,慢慢地回房去了。

    ……

    待出来时,却有了三人。

    “你真的愿意把这个木盒交给我的话,我保证把她医好,绝不食言!我们族人,最讲究一个信字。”

    “你如果能治好她的话,我自会将木盒拱手想让,不管它有多大的价值,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交给你,决不食言!”吴鑫目光看着木盒,不假思索道。

    “好!我们向真主立誓,如若有违誓言,天诛地灭!”

    吴鑫淡然道:“如果你违背了誓言,不用老天来帮忙。我自会去找你的。我不会把你轻易杀掉,而是带着你,然后把你的亲人一个一个地杀掉,把你的朋友,一个一个的杀掉,最后再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吴鑫说得很平淡,就像正在一个一个地杀人一般,语气中透出地狱般的可怖气息,令黄书浪和那人都全一震,只觉恐怖异常。

    “不要以为我吓唬吓唬你!”吴鑫紧紧盯着木盒,淡地跟水一样的语气轻轻道:“你的前妻后妻,三子四女,四个亲兄弟,五个亲姐姐两个亲妹妹,四个堂妹,八个堂兄弟,还有三个亲伯伯,一个亲叔叔,等等等等,我都一清二楚。”

    那人听了,脸色苍白,骇然跪下道:“你不是人,你是魔鬼,你……”

    吴鑫淡淡一笑道:“起来吧。人也好,魔鬼也好,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跟我回去吧!”

    吴鑫朝门口离去,那人也紧紧相随,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叫莹莹不要难过,就说我永远都不会责怪她的!”吴鑫走到门口时,回过头来朝黄妈妈微微笑道。说完,人已不见。

    黄书浪轻轻敲了敲黄秀莹的房门,泪也出了,轻轻道:“原谅我好吗?莹莹,爸爸也是为了你不受伤害啊!爸爸,没有办法啊!吴鑫再厉害,斗得过整个湖南省的黑帮吗?我们防得了一时,防得了一世吗?”

    黄妻伤心碎,人已成了泪人,也是狠狠地瞧着黄书浪,眼神中满是无的嘲讽和悔恨。

    一时家已不成家,冷冷清清起来。

    吴鑫带着那人,迅疾赶至方小琴家里,解开了阵法。

    “子逸,过来。”吴鑫笑道:“你有救了!”

    那人摸了摸周子逸的额头,朝吴鑫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可以拔除,不会有危险,但是需要很长时间!”

    几人都围了过来。

    周子逸也茫然道:“吴鑫哥哥,到底怎么回事?”

    吴鑫把周子逸拉了过来,轻轻搂着羞涩不已的她,温柔道:“刚才你中了他师兄的蛊毒,他有办法帮你解除。”

    “那他为什么要帮你呢?吴鑫哥哥,我不想你为了我而有所损失,做出牺牲。”周子逸难过道。

    “不会的,吴鑫哥哥没有什么损失的,不过是拿了他师兄的东西他替你治病。”吴鑫笑道:“要多久才能治好?”

    那人沉吟了少许,才看着吴鑫的脸色,轻轻道:“只能去我们那里才有的治,而且大概需要五年!”

    “五年!”周子逸和方小琴等都骇异起来。

    “我不去,吴鑫哥哥!”周子逸伏在吴鑫怀里哭泣起来:“我宁愿不知,我不想跟吴鑫哥哥分开!”

    吴鑫轻轻拍了拍周子逸的肩膀,柔声道:“怎么能不治呢?”

    “不治则最多再活两个月!”那人倒是很老实。

    周子逸哭起来:“我宁愿只活两个月,我不要跟吴鑫哥哥分开!”

    吴鑫叹了口气,轻轻咐到周子逸耳旁道:“子逸,这怎么行呢?你还没做吴鑫哥哥的新娘,吴鑫哥哥不准你死。吴鑫哥哥要等子逸好了,就陪子逸好好地开开心心地活一辈子。你愿意吗?子逸!”

    周子逸听了,躯一震,抬起头来,看着吴鑫,脸色生霞,脸颊含笑,柔柔怯怯道:“真的吗?吴鑫哥哥。你不会是骗子逸吧!”

    “我怎么舍得骗我的乖子逸。来,子逸,让吴鑫哥哥亲亲好不好?”吴鑫笑着在她脸上轻轻点了一点,却把子逸羞得藏起脸来。

    “子逸,要听话,好好治好病了,回来做吴鑫哥哥的新娘,好不好?”

    “嗯!”周子逸点了点头。

    ……

    夕阳中,吴鑫朝周子逸挥了挥手。

    “你记着!如果她有半点差错,你和你的所有的亲友都要来赎罪!”

    吴鑫尖利的声音狠狠朝那人道。

    “吴鑫哥哥,我们回去吧!”方小琴轻轻拉住吴鑫的手道。

    “嗯!小琴!五年是不是太长了!”

    “其实也很短啊。只不过对于子逸来说,确是太长了……”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新书预告(仅仅是初稿!)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