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湖底得锦箱

    老伯年事已高,阅历无数,虽然衣食无忧,却过得孤独。见这群娃娃一个个粉雕玉琢,聪明伶俐,也奉承着自己,便侃侃而谈,说些幼时的趣事,高兴得紧!

    过不多时,胡斌便喜道:“老伯!鱼烤好了,您尝尝!”当下拿出一把小刀切了块最是肥厚的来给他。老伯自是欢喜,心里美滋滋的,不住道:“不要这样,不要专挑好的给我,大家都尝尝!”

    鱼很快就被分成了数块,每人都分了一块。“自己”的鱼被大家分吃了,郭珍也不生气,反而笑着用手数起来:“一、二……七、八!哇塞!刚刚好,这鱼被大卸八块了!”

    大家一时都笑,方小琴则笑道:“就你这嘴刁!连新鲜的烤鱼都堵不住!”

    黄秀莹则一边看着吴鑫,一边嘻笑道:“阿珍,你要是能再去钓上一条来,我就服你!”

    郭珍扁了扁嘴巴道:“我也知道,是你自己想吃罢了。一条算什么!想要多少就能要钓多少!”

    阿伯也笑道:“好啊!只要你能钓起来,我可是不管的!”

    郭珍一听,甜甜一笑道:“谢谢阿伯,吴鑫!”方小琴则有些酸酸地瞧着吴鑫。

    吴鑫早心知肚明一切,只当作没听见,闭上眼睛,一个劲笑道:“好吃!好吃!胡斌啊,你这手艺改天得教教我!”

    胡斌知道吴鑫尴尬,忙道:“不用了,改天我教给小琴她们就行了!”

    方小琴听了这话,这才欣喜万分,甜笑道:“还是胡斌哥哥好!我一定用心学的!”

    郭珍则柳眉倒竖,嗔道:“胡斌!”再不多说。又看了看黄秀莹和方小琴,知道自己在她们面前有些太出风头,忙甜甜一笑道:“小琴姐!莹莹姐已经暗许了,你去劝劝吴鑫好不好?这家伙只听你们俩的话,可是理也不理我,帮帮忙好不好?”

    黄秀莹等人见了阿珍神极是有趣,果真格格笑了起来。

    方小琴耳根子最软,听了郭珍的话,分外熨贴,怎经得起她好言相求,忙羞红脸,幽怨地瞧着吴鑫道:“阿珍,他哪里肯听我的话呢?还是盈盈姐管用些。我要叫他,他恐怕半句也听不到的!”

    吴鑫见尴尬总算平稳,忙抬头装聋扮哑笑道:“小琴!来来来,我留了一块最好的鱼给你尝尝!你要嫌不够,我再去钓一条你吃好不好?另外,再钓两条给你爸爸妈妈吃,我好久没见他们了,怪想念的!莹莹的爸爸妈妈也得要两条才好!”

    黄秀莹等人听了,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伸出小手指,刮了刮脸,看着吴鑫。

    郭珍也笑了起来,央求道:“好小琴姐,帮帮忙吧!”

    方小琴忙羞看了吴鑫一眼,满是喜悦,轻轻道:“好吧!呆会儿等胡斌哥哥烤好了,我就自个儿回去送给爸爸妈妈吃。你还是去莹莹家里吧!”

    吴鑫笑了起来道:“呆会儿我陪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方小琴越发羞了,也不答应,也不拒绝,低下头来,神无比的惹人怜

    “哇,好一个滴滴的小琴姐哦!真像一个小小新娘!我要是男孩子一定拼了命也要娶你!”郭珍搂着方小琴笑了起来。

    方小琴愈发窘了,啐了她一口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尽知道捉狭!”

    大家都是笑了起来。

    经过方才吴鑫的一阵搅和,湖里的鱼都慌乱起来,四处乱撞。吴鑫便凝神感觉,推算周近水中鱼的方位,这原不是什么难事!没几分钟,便立时算到一条鱼的方位,吴鑫当下右手提起钓竿,力贯钓线,右手空中画圈,钓线便在水中随心潜运起来,瞬间便卷住鱼,当下以一股粘力将鱼粘制住,便往岸上一拖,立时便瞧见一条大草鱼活崩乱跳到了岸上。

    胡斌忙跑去捉来处理去了。

    旁近的游客们见了吴鑫的钓鱼之法,虽然因看不到水中鱼线的活动而莫名其妙,却大是惊讶起来,连连称赞。方小琴虽然很是欣喜,却终究拗不住方才的羞涩,只一旁妙目连连看着吴鑫。小昭等也是崇敬的目光瞧着吴鑫,把他当作了神一般。郭珍则笑着跳到吴鑫边,笑道:“你这钓鱼法当真是绝!保证世上再没人比你好!”说完又轻轻附到吴鑫耳旁道:“吴鑫哥哥,我好喜欢你哦,今晚陪陪我好不好?”

    吴鑫听了全一震,回头瞧了瞧郭珍,尴尬无奈神色一闪即没,嗔视了她一眼,又哈哈大笑对方小琴道:“小琴!快过来,我有话要问你呢!”

    方小琴听了,忙喜滋滋地跑了过去笑道:“怎么啦?”

    吴鑫轻轻道:“我发现前边有三只鱼,其中两条感很好,似乎是夫妻,另外一条则老横在中间,你要哪条?”声音虽然很小,却让郭珍也听到了去。

    郭珍恨得牙痒痒,却不好发作,只趁人不注意狠狠在吴鑫背上揪了一把。

    方小琴则格格一笑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何苦要来问我?”

    吴鑫吃了一痛,又不敢吭声,便狠狠道:“好了!我把那个碍事的钓上来,咱们烤了它吃掉!”当下右手又是一扬,钓线便长长舒展开来,在水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卷住一条拖了上来。

    郭珍忙跳过去,狠狠揪住鱼,喜道:“还好!是条公的,这公的最是讨厌,理应大卸八块的!”

    吴鑫略有些无奈,却也不理,自个儿去附近小店提了几瓶啤酒过来。

    于是几人一边吃鱼,一边喝酒,痛快之极。

    郭珍虽莫名其妙,却也知古怪,只死死守着两人。看着吴鑫傍晚时将小昭三女送了回去,看他又取了烘烘的几块新烤的鱼送了黄秀莹和方小琴回家,再看着他和胡斌跟老伯天南地北的胡侃,轮番劝酒,将兴致很高、尽说些胡话的阿伯灌醉,然后看着两人将老伯抬回小屋上,安置妥当!

    待夜色渐深,老伯睡去,三人才互相张望,轻轻笑了起来。

    郭珍先道:“你们两个今天古古怪怪、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何居心?那老伯人这么心,又没招惹你们,凭什么折腾他?”

    胡斌轻笑:“不要问我,我可不知!我只是随吴鑫眼色办事,你问他吧!”

    见两人都看着自己,吴鑫也是轻轻一笑:“今天只喝酒,不谈国事!难得那些婆婆妈妈的女生都回去了,耳根清净了!来,我们喝一下!还有阿珍,来,庆祝周围没有女生!”

    郭珍听了脸色一沉,眼露寒芒,捋起衣袖,虎视眈眈地瞧着吴鑫斥道:“哦?我就不是女生了?你把我当成什么啦?”

    “哦哦!别生气,我是说没有婆婆妈妈的女生,你怎么会婆婆妈妈的呢?”吴鑫忙陪笑了一下,便岔开话题,轻轻道:“胡斌!对于老伯讲得那个故事你有什么看法?”

    郭珍抢先发言:“那有什么?不就是三个武林高手吗?按照最普通的形分析,先前两个是对很相的恋人,而后来这个则也喜欢那个女的,于是两人大干一场,结果女的死了!是不是?”

    两男生相视一笑后胡斌便道:“我听了这个故事后有几点疑问。其一,为何故事起先于湖上?先前必有文章;其二,三人什么份,有何矛盾冲突,不像是简单的为了;其三,三人最后怎么样了?他们现在还在不在?”

    郭珍听了,知他想的比自己要深些,便再不说话,只听二人分析。

    吴鑫笑了笑道:“你这些疑问大是有理,也是这事的关键线索,而且还有两个细节值得深思。其一,三人后来瞬间消失;其二,三人如没死,现在应当五十岁左右,可以给我们启发!”

    郭珍皱了皱眉头:“三人瞬间消失有可能是轻功太好,一时形太快的原因。”

    胡斌则叹了口气:“还是你想得更仔细!不可能是因为轻功太好!那男人手中犹自抱着个女人,女人裙子已经拖到了水中,若是太快,也必然能在眨眼间看到些水光晃动或裙飞的痕迹,这点人眼还是能确定的。所以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他们跟吴鑫武功大有关联!”

    郭珍吃了一惊,对吴鑫道:“你是在想,又依他们的年龄,很有可能是你的一辈,甚至于就是你!”

    吴鑫点了点头,神色又庄重起来,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

    三人都细细想起这事来。忽地吴鑫站起来,轻轻道:“我要去湖里探个究竟!”

    郭珍、胡斌都吃了一惊。胡斌忙道:“你怎么突然冒起这个念头?莫非怀疑湖里有什么东西不成?”

    吴鑫见二人疑惑,忙分析:“依了前面的分析,我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先前那个男人就是我!那个女人恐怕就是我师母。我跟这么多年,一直没见他谈过关于的东西,恐怕也跟这事相关。另外,他常常对我说,唯有至于,方能忘!这下两番联系,我心里便觉得那就是我了。”

    “可是就算你感觉对了,去湖里干吗?”郭珍疑道。

    “感觉!还是感觉!我感觉到了前边发生的事了!你们不必问,呆会儿就知道了!”吴鑫说完便起领了两人寻了一个偏僻角落藏起来。

    胡斌正疑时,却听他道:“你们两帮我好好看着,不要让外人打搅我,我要演算一下湖底况,感觉就像大海捞针,可能很耗时间,也最不能分神!”

    两人知道轻重,都是点了点头,便见到吴鑫演算起来,不在话下。

    吴鑫自躲到角落演算,许久都未动。胡斌和郭珍见了都是暗暗吃惊,却不好吵他,只一旁看着天边渐渐发白,只怕天很快就要亮了。

    郭珍早撑不住,一边抱膝睡着了。胡斌只好脱下自己的外替她披上,自个儿不住地潜运内力抵住寒冷,一时倒也无妨,只是太过于疲惫。

    到了黎明十分,胡斌眼花缭乱地突然觉得吴鑫站了起来,微微一笑。

    胡斌一时高兴,瞌睡也不打了,喜道:“怎么样了?”

    吴鑫做了个手势,拉过胡斌走远道:“先不要吵醒她,让她多睡一会儿。我去湖底看看!”说罢便脱了外衣给胡斌穿上,自己只穿了内衣便飕地一声钻进了湖底,也不知他冷是不冷!

    不多时,湖底多处冒出滚滚泥尘和气泡来,吴鑫终于在湖心一处冒出头来,手里还抱着一个箱子,朝胡斌做了个手势。

    胡斌很是高兴,知道他有了收获。

    当下悄悄走近去:“什么东西?”

    “不知道!湖底发现了好多东西!什么刀啊,剑啊,还有尸体啊之类的,不过是最近才投下的尸体,跟故事没有关系。至于这个小箱子,似乎很古老了,我先研究一下好了,不要让郭珍知道,她什么都好奇,我怕误事,明白没?”

    “嗯!我明白!冷不冷啊?这么冰的水!”

    “没关系的,我内力深厚!”吴鑫说完,全已经红润起来,上的水渐渐蒸发,云雾环绕,很快就干了。当下便道:“你陪着郭珍后头走,我先回去了,好不好?”

    胡斌听了笑道:“好你个头!看她回来不骂死你!”

    “哈哈!你就说我冻得很不就成了,好了,拜托了!我的衣服你穿着吧,不要着凉,我反正没什么的!”吴鑫当下轻轻一转,早没了影。

    吴鑫回到家时已经天微微发亮。刚到家里,便碰到起开始做饭的小昭。

    小昭见他抱着个小箱子,就穿着内衣内裤闯了进来,吃了一惊,“啊”地一声要叫出来,却被吴鑫堵住嘴。

    吴鑫悄悄道:“不要出声!还有谁起来了?”

    “伯母和子逸等都在厨房呢!怎么啦?去谁家偷鸡摸狗去了,被赶出来了?”小昭一窘,旋即羞笑了起来。

    吴鑫苦笑道:“小昭,跟她们说一下,就说我回来了,要休息一会儿,不要来搅我,这个箱子可不许告诉她们哦!”

    “我偏要告诉她们?怎么样?” 小昭捉狭笑道。

    吴鑫一笑,知道她玩笑,便往自己房间跑去了。

    掩上门,穿上衣服,吴鑫便把小箱子放到桌上,仔细来瞧。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小箱子,长只不过一尺三,宽八寸,高六寸,吴鑫一眼便看得仔细。小箱子不知什么木质,极是轻便。表面被桐油灌透,很是严密,水浸泡也不怕。箱子极是怪异,没有任何缝隙,或者锁链之类的东西,只表面绘上了极是花哨的画面,主要是一条龙和一条凤,相互缠绕,图形极是复杂,颜色却极是鲜艳清晰。吴鑫东敲敲西摸摸,一无所获,却发现了这的确是个箱子,而非是一个实心的木头。怎样开启呢?肯定不能直接砸碎,像这种古怪的箱子,即使砸碎也必然得不到箱中之物。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新书预告(仅仅是初稿!)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