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钓出湖中洞天

    郭珍等了半,极是不耐烦,扁着小嘴道:“怎么这些鱼都瞎了眼,我这么好的饵都不理!”

    胡斌笑道:“如果它们竟然来咬,那才是瞎了眼呢!”

    郭珍“恶狠狠”地瞧了他一眼道:“你可要记着哦!只要我钓上来了,你可要烤着给我吃!不要到时候不认帐!”

    胡斌笑道:“我忘不了!你钓一条我烤一条,你钓一百条我就烤一百条,让你吃个饱!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口福。”

    郭珍轻轻扭扭嘴道:“你看着瞧!”

    旁边人也越发瞧得有意思,都要来取笑郭珍。

    一个青年笑道:“瞧!有鱼在咬钩子呢!”

    郭珍一听,看时却只是风吹水面的颤动,也知道被取笑了,越发认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水面的浮子飘,生怕不小心漏过了。

    胡斌伸过来一只烤好的浓香四溢的火腿肠,郭珍笑着接过,边吃边点头:“嗯!烤得不错,火候刚刚好!呆会儿的烤鱼一定很好吃!”

    胡斌听了,笑了一声,也不多说。

    又过了一会儿,吴鑫等人嘻笑着下得山来。

    方小琴见胡斌旁边已经烤好了一些东西,忙跑过去,抢了两只,笑着又递给了吴鑫一只。

    吴鑫笑道:“呵呵,看来我口福倒是不错哦!”见郭珍也回过头来瞧着,忙笑道:“阿珍,你钓了几只鱼啦?”

    郭珍笑道:“吴鑫!快过来,我钓了一只很奇怪的鱼,竟然不知道名字!形状倒有些像草鱼,只不过颜色重些!”

    吴鑫一奇,忙走了过去边道:“哦?居然有这种鱼?不会是深山老鱼吧!”那几个女孩听了,也都来瞧,只胡斌暗暗发笑。

    待吴鑫走到跟前看时,郭珍一把揪住了他,哈哈大笑道:“大家快来瞧啊!我可总算逮到了一条又大又色的草鱼,敢是吃草吃得太多,倒像个草包!”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只看着笑。吴鑫苦笑道:“说我草包吗,我倒没什么意见,大家都知道我素来极是谦虚的!至于说我这个……这个又大又……这个吗,倒是有失偏颇,我怎么会是这种人呢?”

    方小琴嗔笑道:“你这也叫谦虚?不笑死人了?至于那句,我倒是很同意阿珍的见解,简直是一针见血!”

    吴鑫苦笑一声,瞧出小琴眼中酸酸的味道,便不再说话,只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盯着她。方小琴被他盯得脸色羞红,自个儿不好意思起来,媚幽怨地横了他一眼,便跑到阿珍跟前去了,瞧她钓鱼。

    郭珍见小琴过了来,一把搂住她道:“小琴姐,怎么这鱼都不上钩?你有没有什么钓鱼的绝技,呆会儿钓上来后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方小琴正幸福腼腆地想着吴鑫的眼神,一时没听到,待郭珍说完才叫一声:“啊?”

    郭珍瞧着她红润的脸,立时明白了过来,附到她耳旁轻轻笑道:“真是重色轻友!想着郎便把我的话一句没听进去!看我怎么扁你!”说罢拿手来揪方小琴。

    方小琴愈羞,告饶道:“好了,阿珍,我们专心钓鱼吧!”

    郭珍笑道:“想这么轻易让我放过你,没这么容易!”

    两人说说笑笑扭作一团时,黄秀莹也过了来。

    黄秀莹蹲下,伏到两人中间,轻轻笑道:“阿珍,小琴,我有一个方法钓到鱼,你们要不要听?”

    两人都是大奇,笑道:“哦?还不说来听听!”

    黄秀莹轻轻抿嘴一笑,却不回答,只眼神暧昧地向吴鑫瞧去。

    郭珍一见,恍然大悟道:“好主意!小琴姐,莹莹都同意了,你不会反对吧!”

    小琴还没明白过来,奇道:“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那边有鱼不成?”

    黄秀莹听了轻轻一笑,便附到小琴耳旁嘀咕了一阵,弄得小琴一阵眉开眼笑,当下道:“我没意见,你们看着办吧!”

    郭珍笑道:“不过还有一个条件,你们去把他叫过来,我保证他会乖乖就范,你们可不许听我们谈话哦!”

    两人有些奇怪,只看了她一眼,便欣然往吴鑫跑去。

    吴鑫正在烤着鸡腿,却被两人拉往郭珍那里,不知道有什么事

    郭珍见两人把吴鑫拉了来便又跑去烧烤了,忙一把抓过吴鑫来,媚笑道:“老公!陪我钓鱼好不好?”

    吴鑫一听,冒出一冷汗,尴尬道:“阿珍!这里人这么多,不要叫得这么难听好不好?会死人的!”

    郭珍听了,花枝乱颤,坏坏地笑:“老公!这有什么难为的?今晚……呵呵……今晚我还要你陪呢!”

    吴鑫一听,体往后一仰,险些摔倒,越发骇然古怪地看着郭珍,苦笑道:“阿珍,不要胡闹了!让人听到了就麻烦了!”

    郭珍子扭了扭,撒了个:“我偏要!我还要大声的叫你老……”说到这时,果然声音大极了。

    吴鑫反应灵敏,忙一把按住郭珍的小嘴,骇然轻轻道:“我怕了你啦!不要念好不好?”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摸着我的脸!”郭珍小嘴在吴鑫手上吹了一阵气后,坏坏地笑道。

    吴鑫忙又缩回了手,暗暗发愁,这个女孩实在太难缠了!

    郭珍嘿嘿一笑,轻轻道:“老公!我知道你讨厌我。要不这样,你给我钓鱼,要钓不到,我今晚就铁定了要陪你;要是钓到了,一切好商量。好不好?这个公平吧!”

    吴鑫苦笑一声:“原来你就是要我替你钓鱼哦!”

    “哪里!我是喜欢你啊!你是一只大狗熊,我现在想要鱼,更想要你这只狗熊。当狗熊得不到时,我先要了鱼再说吧。如果得到了,我才懒得要鱼呢!”郭珍嘻嘻在吴鑫耳边笑道,声音无比的轻柔酥软,带着一点点甜蜜,听得吴鑫一阵心动。

    吴鑫轻轻笑道:“你这么大胆啊?你不怕我故意不钓出鱼来?”刚说完,又觉得自己太轻佻了些,便不敢看她。

    郭珍轻轻吹气道:“求之不得呢!”

    吴鑫再不敢犯了轻佻,接过她鱼秆,便寻思起钓鱼来。

    郭珍则挑了个轻松,跑到烧烤台旁边抢东西去了。

    胡斌笑了笑:“怎么啦?被你抓了个壮丁啊?不过别人钓到的我可不承认哦!”

    “他是我抓到的,钓了自然归我,有本事你也抓一个人来帮你烧烤鱼啊!”郭珍嗔道。

    胡斌也不多争辩:“他钓就一定行吗?我看鱼儿可没有人这么听话!”

    郭珍一听,觉得有理,便抓了几个烤好的东西又跑向吴鑫那里去了。

    人还没到湖边,便见整个湖水突然变得浑浊起来,股股泥尘从湖地涌起,不住地冒着大块大块的水泡,似乎湖底正发生剧烈争斗一般。郭珍吃了一惊,看着吴鑫右手扬着鱼秆,在半空轻轻的画圈,便知是吴鑫的本领,一时呆住。

    胡斌一直暗暗瞧着郭珍,见她方才还雀跃无比,兔子一般,却突然呆呆立着,只觉有异,忙也一把站了起来去看。几个女生见了,也觉稀奇,边都手头拿着美味,奔过去看。

    湖面并不宽,直径不过百米左右,湖也并不深,常有树叶沉没期间,有水草滋生其中,便是在夏季也清净幽蓝,极是美丽。至于冬天,水草早已枯黄,沉没其中,湖底一眼见底,湖底的黄叶枯枝,历历可数,清晰得很。方才过来是大家站到湖边也能看到附近的湖底,水再清澈透亮不过。然而,此时却全然不同了!湖底似乎多了一条蛟龙,不住翻滚挣扎,激起汩汩巨浪,左右撞击,上下起伏。行动之际,卷起湖底枯枝败叶并泥尘。湖面也开始狂乱不羁,微微颤动,偶尔掀起的湖水窜起老高,水与岸边石块相击,引发清脆窍击声。

    胡斌等人呆呆看着湖水变幻,都不动了。再看吴鑫时,仍是一声不坑地右手吃着钓竿在半空划着圈。突然,吴鑫手往后一缩,牵起一股浪花扑到岸上来了,水花溅起两三米高,如下了一阵小雨,把周近游人都吓了一跳,忙跑过来看时,地上多了一条足足七八斤的大鲤鱼,体被鱼线缠了不知多少圈,犹自活崩乱跳,却哪里挣脱得开。游人们都骇异起来,这大冬天的,还真能钓到鱼?再看湖水时,也都一时呆住。

    郭珍发了一阵呆,见到鲤鱼在岸上跳来跳去,心里高兴得紧,忙雀跃跑了去,两手扑住鲤鱼,将上的鱼线慢慢解开,待到鱼挣扎时,竟不顾脏,双手紧紧抱住了它,生怕它再跳回湖里去。一面高兴叫道:“哈哈!总算钓到鱼了!胡斌,这回你可输了!”

    旁人都被她可样子给逗乐了,一时忘了发呆,也都笑了起来。

    吴鑫脸色发红,没料到湖水竟然被搅成这样,便假装若无其事地向烧烤处走。

    胡斌也回过神来,无奈一笑,朝郭珍轻轻道:“还是你有本事!抓了个翻江倒海的壮丁,了不得我只好替你们好好烤这只鱼了!”

    正接过鱼来,要拿去杀洗时,湖的管理员跑了过来,边跑边惊道:“真的钓了鱼,这怎么可能?”

    看到胡斌手头的大鲤鱼时,这才无话可说,又看到半边湖面都浑浊透了,一时生气道:“你们怎么搞的?钓个鱼也罢了,怎么把湖水给弄得这么浑浊?”

    吴鑫忙跑了过来道:“老伯!你这就糊涂了,我们拿着钓竿怎么可能把你这湖水搞成这样呢?我们还能自个儿钻到水底去破坏不成?”

    那老伯也是明事理的人,话一出口便知不对,忙轻声问道:“这湖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们做了些什么?”

    吴鑫忙笑道:“阿伯!这我们也不知道,只钓着钓着鱼就突然见它成了这样。老伯,我想问一句,这……这湖里该不会是有些……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吧!”故意诈他一诈。

    不料老伯听了,脸色都变了,轻轻道:“胡说!怎么可能呢?这里哪来的什么不干净东西!”

    旁边游人也懒得听他们嘀咕,或者跑到湖边看混水去了,或者懒得理会又自个儿去忙自己事去了。

    胡斌忙拿过一串香喷喷的火腿来,笑道:“阿伯!反正没什么事,您陪我们聊聊天吧!来!来!坐!”说罢引了老伯坐下来。老伯也觉怪罪他们实在说不通,又见胡斌奉上好吃的,倒是很高兴,脸上霾一扫而光,嘻嘻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嗯,这火腿烤得火候好,有技术!”

    胡斌朝吴鑫使了个眼神,便道:“阿伯!你先坐着,我去把这鲤鱼搞定,呆会儿您尝尝我烤的鲤鱼,保证您喜欢!”

    阿伯眉开眼笑道:“好啊!哦!对了,你去前边那个小屋,屋前头便有一把菜刀,旁边也有水,你去那里方便!”

    胡斌笑道:“好啊,这样就多谢了,您先坐着,陪他们聊聊天!我很快就来了!”

    “谢什么?哪里要这么客气?”阿伯露出不愉来,却还是带笑。

    吴鑫便也凑了过来,笑道:“阿伯,您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我啊!都呆了几十年了!这里环境好啊!就是太湿了点!”阿伯哈哈笑道。

    “那个湖里是不是真的有怪物啊?”郭珍最是好奇,刚刚老伯的表一一收到眼底。

    老伯浑有些不自在,笑容,轻轻道:“这湖里哪里有什么怪物?你们可不许胡说哦!我瞧你们都心思很好,人又聪明,就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有些古怪,就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害怕!”

    大家都一时好奇起来。吴鑫轻轻道:“阿伯,您别担心,我们都不会害怕的,也绝不会跟外人说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这都三十多年了,我都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可是又明明不像,真切的,我那时候才二十出头,视力一向很好,应该不会看错!”老伯自言自语说了一大堆。大家越发好奇了,都瞧着他。

    胡斌也过来了,拿着弄好的鱼,用几个叉子叉起来,架到火上烤起来。也一面凝神来听。

    “那是一个夏天的半夜,天气闷得很,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却突然听到外头一阵低低的哭泣声!我当时一下便睡意全消,脑袋里冒出冷汗来!”

    方小琴听到“哭泣声”时,吓了一跳,感觉靠到了吴鑫上,全哆嗦起来,明知道现在是白天却似乎四周一片漆黑,耳朵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哭声。黄秀莹也吃了一惊,一把搂过子逸,又有些好奇。小兰则搂着郭珍,两人都眼睛看着老伯,并不怎么害怕。

    “我想了一阵,我是不信鬼神的,所以便觉得很怪异,想去瞧瞧到底怎么回事,便也没有开灯。哭声虽然很低,却似乎是一个男人的,便从这湖上传来。我轻轻打开窗户一看,却看到一个骇人的景!”

    黄秀莹听了,“呀!”一声叫了起来,脸色变得苍白,轻轻笑道:“好恐怖哦!”又不住的一手抱紧子逸,一手在自己口拍起来。方小琴则早已躲到吴鑫怀里去了,瑟瑟略有些发抖,又大感刺激。吴鑫轻轻道:“你们几个就不要听了,一旁去玩一会儿吧!”不料大家都是不依,且说:“没关系的,继续说罢,我们还好奇呢!”

    老伯停了停,笑了一回接住道:“我当时看见湖面上居然站着一个人,淡淡月色照着,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他手里抱着一个女人,似乎穿了红衣服。你们也知道,这湖并不大,我那个小屋子又在湖边,所以看得倒是很清楚的!男人抱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裙子都拖到水里去了,不住的划着水面,在月光下一片波光粼粼。可是那男人的脚却悬在半空,根本就没拖到水里去,你说吓不吓人!”

    几个女孩这才松了口气,却反而不害怕了,心知必是武功高强之人,便都只是好奇了。

    老伯见大家反而不害怕了,自己反迷惑了,只接着道:“那两个人似乎年龄都不会很大,而女的似乎要死了一般,男的只一个劲便哭泣便说着话,却一句也听不清。我看得害怕,不敢出去瞧,便这样一直看着。过不了多久,又来了一个男的,竟然是从空中飘来的,看起来竟是神仙一般。那个男人也悬在半空,静静地看着二人。先前那个男人低头嘀咕了一阵后将手往上一拖,那女的便向天上飞了起来。接住两个男人便指手画脚起来。我刚开始还以为两个人吵架,等到后来我往他们两脚下一眼才发现湖水竟然涌动起来,像发了疯一样,波涛滚滚。”

    “两人接着开始旋转起来,指画了好一会儿。那个女孩的体又落了下来,先前那个男的便又抱住那个女的,两人便都停止了指画。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跟当初一样!又过了一会儿,我一时累了,眨了个眼,却一下子什么也没有见到了!你说怪不怪?我便以为是我一时眼花!”老伯静静道。

    “那你还发现了什么是不是?”胡斌急道。

    老伯笑道:“还是你聪明!第二天我起来后跑到湖边一看,可吓住了,湖水浑浊得很,像被搅匀了一般。可见满湖全是死鱼,翻着白肚皮,看起来很是壮观!所以我便想,晚上看到的一定是真的,我见鬼了!可是又不明白,那两个男人是鬼,那个女的呢?若是鬼,鬼又怎么会死呢?还好这么多年我再没有看过这么怪异的事!所以,方才我一看到湖水变得浑浊就想起了那事来!”

    吴鑫笑道:“原来是这样!我想或许真的是一时眼花也说不定!湖水变浊原因很多,或许湖底发生了什么塌陷之类的也有可能。湖水一浊,水变得很多,很多鱼可能都适应不了而死亡,这也好说。”

    老伯笑道:“是啊!我也这么想过,要不然又怎么后来再没有见过呢?”

    大家一时都笑了起来。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新书预告(仅仅是初稿!)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