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余情成画

    见吴鑫仍是百看不厌地瞧着自己,方小琴羞笑道:“天亮了!”

    吴鑫若无其事轻轻道:“哦!别急!我们再暖和一会儿,这天越发冷了,你别冻坏了!”

    方小琴芳心醉,却不让步道:“脏得很!我要早点去收拾一下,呆会儿可要让爸爸妈妈笑话!”

    “可是,我不想动。再说,你起得来吗?”吴鑫调皮笑道。

    见方小琴羞不可抑地吃吃笑着,脸上挂着初为人妇的喜悦光晕,突然轻轻道:“小琴!你想不想看我画画,我最喜欢画花了,难得又省了很多颜色,我为你作平生第一幅作品怎么样?”

    方小琴先是羞涩,继而奇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会画画?可不要骗我!到时候你要画得一塌糊涂,我可不依!”

    吴鑫浅笑道:“你放心!我要不作一幅轰动世人的画送给你,我怎么对得起你呢?”虽是有笑,却透着真诚和感激。

    “吹牛!那你去画啊!我也好起来!”

    “好吧!不过这个我却要留下!”吴鑫说罢从被子中取出一块白布来。

    方小琴见了羞笑着轻轻道:“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封建起来?这脏东西我正要扔了呢!”

    吴鑫手指点了点方小琴的秀美鼻子,轻笑道:“也不知道是谁封建,会准备这么好一块白布!而且好像是蓄谋已久啊?”

    方小琴眉头一皱,抡起粉拳使劲砸在吴鑫的前,却被吴鑫按住。

    “好了,不要着凉了!这个就是我的画布!”

    “啊!”方小琴讶道:“这怎么成呢?”

    “放心好了!快去忙你自己的吧!”吴鑫笑着把她推了出去。

    两人这才忙将起来,各自洗梳了一番后便又各忙各的。

    方小琴难免被做早点的妈妈笑了几笑,吴鑫则偷偷拿着白布钻到了书房之中,半天没出来。

    待一切准备好,大家都已坐好准备吃早餐时,吴鑫仍是没有出来。

    方妈妈笑着看方小琴道:“你去叫他出来啊!”

    “我不去!”方小琴低着脑袋,嘟哝着小嘴道。

    “怎么啦?现在倒害起羞来了?”方爸爸一脸诡笑道:“算了,我去叫他吧!”说完起慢慢悠悠地进了书房。却见吴鑫正远远看着一画,眉头紧皱,思索着什么。

    方爸爸好奇,忙凑近去看,一时也呆绝!

    只见吴鑫用心看着的是一条长约两米,宽约半米的长长白绢。白绢被稳稳地贴在一块木板上,拉得紧紧,没一丝皱纹,似乎跟木板本是一体。白绢上用毛笔划了些东西,虽是淡淡几笔,倒也看得明白。景物都画得非常形象。白绢左侧一片崩滩,怪石淋漓,接住时密密一丛小草,到了白绢中间则是一块巴掌大池塘,池塘中央一朵莲花高高擎起,含苞放,周边点点粉红。周围也有数朵,有些花瓣则斑斑数点血红,有些则白白淡淡,越发显得中央莲花高洁典雅,群芳不及。虽都是毛笔画成,但景物时疏时密,笔画有粗有细,远远看着,似乎竟然都有了颜色!

    方爸爸只觉自己也来到了一片荒郊野外,见到一片小小池塘。池塘水很清,泛着微微的波浪,似乎迎面起了凉风,吹皱了这一塘清水。白绢右侧则有空白,显是未画。

    方爸爸虽然不太懂得画,却深深地被这画面迷住了,仔细瞧了起来。

    大厅的母女两人都是奇怪,方爸爸进去后便一直不见出来。

    两人互相看着,方妈妈笑道:“我去看他们干什么去了,也不出来!”

    又过了许久,三人没见一人出来。

    方小琴尴尬地看着门口,不知怎么回事,便也起进了房间。

    刚走到里边时,却见到三人都呆呆地看着一画,方小琴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脸又刷地红了,却不知他画得什么羞人东西?方小琴暗暗担忧。

    走近看时,却也是眼睛一亮,方小琴惊呆了!方小琴在学校素有“小才女”之称,对于琴棋书画都略有所知。见这画虽然笔墨很少,景物却很多,可见用墨精简,虽是寥寥数笔,石、草、花、水却都形象入骨。更难得那数朵莲花,似乎活了过来,倒像是在喁喁低语一般。全画惜墨如金,以一当十,笔简形赅,笔尽而意周,的确为一难得之作,只是……只是那莲花上红色却未免太羞人了!方小琴见了,又是感激又是羞涩,一颗芳心幸福得发颤,痴迷地看着吴鑫。

    吴鑫呆了一会儿才醒过神来,惊道:“呀!你们什么时候都跑过来了?”

    方妈妈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刚才当我们是什么啊?我们都进来好久了!一大早忙着画画,倒把我们都引过来了。”

    吴鑫羞愧道:“不好意思哦!小琴,我……我刚才一时太急,忘了布局,现在又觉得这布局不太妙,所以正思考着怎么才好,这事可不能马虎!”

    方小琴喜道:“吴鑫哥哥,没关系的!你这画得很好,我很喜欢!”

    吴鑫道:“惭愧!可惜我一时鲁莽,这画布又只这一件……不然我一定重画一幅给你的!我好好想想,怎么完善它吧!”

    方爸爸和方妈妈听了,心怀大畅,笑了起来。

    方爸爸道:“吴鑫,不忙不忙,我们先吃了饭再说吧!”

    吴鑫点了点头,看方小琴父母神,又有些不好意思,便出了门去,跟大家一起胡乱用过了早餐。吴鑫没有去上学,直忙了大半天才把画作好,再添加了些景致,又于右侧写上些诗词,这才装裱一番,作了平生第一幅作品,一直忙到了方小琴下午放学。

    方小琴回来,见了自是愈加喜,又有些害羞轻轻道:“吴鑫哥哥!你何必要花这么长时间呢?再说这又不是什么见得人的画!”

    吴鑫听了,搂过方小琴,轻轻道:“这当然不是给别人看的,要不然我可不愿花这么长时间!这是专门给我的小乖乖看的,所以一定要格外甚重些,画得好些才好!”

    方小琴附到吴鑫膛,便不作声,只微微吹着如兰香气。吹着吹着突然觉得下面又被顶住,骇得玉颊粉白,看着吴鑫。吴鑫轻轻笑道:“好了,别害怕了!我要回家了!”

    方小琴这才微笑点了点头道:“先去我房间喝点茶好吗?”

    两人神色有趣地来到方小琴房间,喝了一阵子茶,闲谈了一阵,才出了来。

    方妈妈突然拦住二人道:“小琴啊!咱们商量下好不好?我刚刚把画照了个相传到网上,没想到你爸爸的一个画家朋友见了,便问我们什么时候收藏了这么珍贵的画,他还道是古代什么名家的真迹,便要马上从市里过来看看,你不会介意吧?”

    “妈妈!你怎么能这样?那画……那见得人吗?刚才你们看看倒也罢了,若细细看,可丑大了……”小琴低头羞涩苦笑道。

    “怎么见不得人?尤其是那荷花,高洁中透着荧荧红光……呀!难道这红的……”方妈妈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口张开直可以塞进一个鸡蛋,看着小琴低下头去羞人的神色,这才反应过来。

    呆了良久,方妈妈才轻轻道:“这怎么办?”便和方小琴一起去书房找方爸爸去了。

    方爸爸仍在细细地看那幅画,被方妈妈夺了过来,交给了小琴。方爸爸不知所以,茫然看着两人,道:“怎么啦?我看看还不行吗?”

    方妈妈羞笑着附到他耳旁嘀咕了一番,方爸爸才恍然大悟,只看着小琴。小琴低着头,粉着脸,手把玩着衣角,不敢看爸爸。

    方爸爸微微一笑道:“这下可怎么办?都答应了你谢伯伯。”

    方妈妈因笑道:“还什么男朋友啊!都是女婿啦!”

    三人有趣得说了会子话,方爸爸突然想到:“呆会儿我朋友来了怎么办?可不能让他空来!”方妈妈一惊道:“是啊,他有车,再过不得个半小时就差不多到了。”

    “不如叫吴鑫再画一幅?”方爸爸抬头看着两人。

    “来不及吧!再说吴鑫他……他都忙了一天啦,也该让他休息一下!”方小琴低低道。

    方妈妈笑道:“只有这样啦!小琴,不要太疼他,哪里就能累到他?再说,他把我这又漂亮又聪明,多才多艺、千百媚的乖女儿给吃了,占了个莫大的便宜。他要敢不听话,看我不收拾他。”

    方小琴听了,撒长嗔了一声:“妈!”

    方爸爸早没听完便去把吴鑫拉了过来,讲了大概意思给他听。

    吴鑫苦笑道:“好吧!快那笔墨来,咱们赶紧画!”

    三人看着吴鑫作画,只见他手下特别快,轻轻闪动,笔下似乎早已成竹在,大概是画过一次的缘故。起初各处微微几笔,并不成任何景致,继而笔下如飞,这里几笔,那里几点,形转到之际,飘飘如仙,快时看不清他笔墨所在,慢时又凝重谨慎。大家不觉都痴了。只花了一个小时,吴鑫便画成。

    吴鑫脸红道:“只能作成这样了,时间太短了些。”

    方爸爸缓过神来,道:“不错!不错!这画好,你也好,以后可要好好待我们小琴哦!”

    吴鑫羞得点了点头,郑重道:“我吴鑫保证,哪怕我不要了命,也不能让小琴受到一点委屈!”方小琴听了,一旁使劲地捏了吴鑫一把。吴鑫哎哟一声叫了起来,引得大家都笑了。

    吴妈妈笑道:“这画确实好看啊!不过我要比较一下这幅跟小琴那幅到底哪个要好些!”

    方爸爸也是好奇道:“是啊!只看这幅,只觉得好,比较一下便可见出好坏来。”

    几人一展开看时,才知小琴那幅较眼前这幅要更为细腻、笔调更为舒缓得多,景致也便更加真实生动起来。

    方妈妈对着吴鑫笑道:“还是比较疼小琴!我们叫你画就画成这样!”

    方小琴又是一声撒:“妈!”

    方妈妈赶紧笑道:“好了,我最怕小琴这招,我去做几个菜了!吴鑫吃完晚饭再走吧!”便往厨房里跑了去。

    方爸爸则拉过吴鑫道:“你看看这屋子里,墙壁白白的什么都没有,你有空就看着办,字也好,画也成,你觉得多大好就多大好,反正就负责把这个屋子打扮一下!好不好?”

    吴鑫只得点头称是。

    方妈妈随便弄了几个菜,手艺自是好的很。

    这“一家子”匆匆用过晚饭后不多时便听得外边汽车喇叭声。

    几人忙起出去迎接贵宾。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