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香艳神医

    吴鑫仍有些吃惊,却不知道肖剑为何会放了黄秀莹。良心发现?不可能!吴鑫想起他对待黄秀莹的残酷就心痛,可是当下却更急切想知道黄秀莹的状况,便直往黄家奔去。

    原来吴鑫不知,当展开神算之术时,只算到那蒙面人如何摧残打击黄秀莹便已走火入魔,当时眼前已经模糊,隐约见到一人扛了黄秀莹走,还以为是蒙面人又将黄秀莹带回去了,哪里料到后来发生的形。后头不住奔波,只在途中匆匆算得黄秀莹尚未死,便即奔了过来要人。

    黄秀莹家里,黄书浪正静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人显得很苍老疲惫,眉头拧到一起,手上夹着一根眼,正一圈一圈往外冒着烟雾。黄妻则低低垂着头,眼睛红肿,鼻尖上犹挂着浑浊的液珠。客厅静悄悄的,若非两人的眼睛还间或转到一下,还真看不出两人是不是睡着了。

    吴鑫腾空跃到二楼黄秀莹房间外看时便见到上有一个人,一个很熟习的影,一个又变得很陌生的影,因为她被慢慢缠满了纱布。吴鑫心头微微触动,当下打开窗户玻璃,轻轻跳了进去,心里不由得又想起第一次跳进这窗户的经历来。

    黄秀莹正静静地躺着,脸色因失血过多而变得寡白寡白,略带一点蜡黄色。面容憔悴,眼睛无力的闭着,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未醒,眼角尚留了些泪水。体被大大小小的纱布裹了个完全,如蝉蛹一般,只剩下一张脸露在外头。吴鑫迅速查看了一下黄秀莹的伤势,发现她全除了脊椎和颅骨外几乎都受过伤害。

    吴鑫心中对肖剑的恨意又增了一层,骂了一句“畜生!”,便连带恨起这医生来,当下又轻轻骂了一句“庸医”,便以柔和内力缓缓托起黄秀莹的体,使她悬在半空。然后吴鑫轻轻解起黄秀莹的纱布来。一圈一圈,吴鑫丝毫不敢大意,生怕因带动了伤口而让她难受。如此解了许久,便才露出黄秀莹洁白的躯来,一丝不挂,看得吴鑫又是伤心又颇有些走神。

    吴鑫将黄秀莹的体轻轻放下到上,然后从内衣口袋中取出一个小布裹来,打开露出一排银针。一时,房间内银芒四起。

    酸痛酥痒,又暖和温馨的感觉愈见清晰,黄秀莹悠悠清醒了起来,便觉得一双温柔暖和的手在自己上摸摸捏捏,感觉又是舒服又是尴尬,那形好像跟吴鑫亲时那样。黄秀莹想到这里,突然脑袋一,呀!是谁?是不是有人趁自己昏迷而……

    黄秀莹冒出冷汗来,却全难以动弹,口想呼叫,也叫不出声来,眼皮更是沉重地怎么使力也睁不开。黄秀莹心里焦虑急了,却毫无办法,想挣扎时体只略微动了动,手脚部分肌也收缩起来。便在这时,那双大手慢慢移到大腿根部,这是女孩子多么羞人多么珍贵的地方啊!黄秀莹心里愈发焦急难受起来。便在这时,一个声音飘进耳朵来:“莹莹!你醒了吗?不要乱动,肌放松,再过一会儿就好了!”声音无比的熟悉亲切,带着一点点怜惜和焦虑,正是自己梦寐以求一见的吴鑫。

    黄秀莹激动起来,他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太兴奋了,太幸福了。想着他的手滑过大腿,滑过自己每一寸肌肤时,又感到无比的舒惬和幸福,心酥酥地发颤。黄秀莹乖乖地放松了肌,再不挣扎,任他轻轻地抚摸和按捏,她知道他在替自己治疗。

    又过了许久,他的双手突然溜走了,黄秀莹感觉心里一空,好像少了点什么一般。还好只停留了一会儿,那双手却已经停留到了自己的部和腰部。她感觉到吴鑫的右手从下边搂着自己的大腿根部和部,左手则环抱着自己体贴到他怀间,把自己的体慢慢扶起来。

    “莹莹,全放松,抓住脚部感觉,呆会儿我马上替你疏通周血脉,你就可以站起来了!”他轻轻说道。

    黄秀莹听了,心中一甜,却笑不出来,正想着怎么告诉他自己很乖巧听话时,却突然觉得腿部一阵麻痒难受,简直比砍上一刀还难受。这种难受感觉经吴鑫右手轻轻几点,轻轻拍捏后,瞬间便消逝无痕。黄秀莹这才感到好舒服好舒服,真希望就这么永远摸下去!这想法太羞人了,还好别人听不到,但另一个想法却很快代替了这个。她突然好希望看看他,看他含脉脉地笑,看他坏坏地笑,一想起这事来就觉得很美妙,很幸福。

    思维跳跃的瞬间,黄秀莹突然觉得腿部有了力道,可以活动了。轻轻扭动时,却摩擦了几下吴鑫的手,感到吴鑫的手要碰到自己羞人部位时蓦地缩回,黄秀莹心里又有些调皮地欣喜起来。心里便坏坏地想道:“还害什么羞?再羞人的事都做了,还怕这个?”

    “莹莹,我要扶你站起来,你试着用力看成不成!”

    黄秀莹便感到子一空,被他全然抱了起来,然后感到脚底接触到。黄秀莹便乖乖地用力,他的手也渐渐放松。当发现他的手慢慢放开了,自己的脚全然撑住了自己的体时,黄秀莹好高兴。原初只道自己这双脚从此废了,从此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现在发现自己能再度站起来的梦想在他手上竟来得这么轻巧,来得这么突兀,还这么舒服,能不高兴吗?

    黄秀莹激动起来,兴奋起来,好想雀跃跳动一番,却被他轻轻扶住,轻轻宽慰道:“好了!慢慢来,先休息一下,我再给你疏通上及头部的血脉,很快就好了!”他轻轻说道。

    黄秀莹经吴鑫一番治疗,渐渐全舒坦,缓缓睁开眼时,却见到一张清秀绝伦的脸微笑着看着自己。笑容很亲切,很熟悉,嘴角微微翘起的神也再温馨不过,目光中透着欣喜和怜惜,透着真诚和一点点歉意。黄秀莹想起了第一次在这房间见到吴鑫时的形,也想起了吴鑫重病后面目焕然一新的形,可是,这张脸变得太多了,变得太快了!他是吴鑫吗?黄秀莹想着时突然忆起自己尚全,一丝不挂,当下哇的叫了一声,慌忙用手遮住下面羞处,却有记着上面还有两处不能兼顾,一时慌乱不已。

    门轻轻响了,被旋开,黄书浪轻轻走了进来,却吃了一惊。

    地上满是带血的纱布,一片狼藉,而上黄秀莹已然苏醒,紧紧用被子裹着体,慌乱地看着门口的黄书浪。

    黄书浪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旋即兴奋叫道:“莹莹!你居然醒了?这怎么可能?这纱布是你自己解的吗?不可能!难道……吴鑫回来了!”大声的叫嚷把黄妻也招了进来,后者也是惊讶了一番,又旋即泪盈眶地高兴起来。

    黄秀莹脸泛桃红,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还没……没穿衣服呢!你们去给我做点好吃的好不好,我饿了,我呆会儿自会出去找你们”心里的担忧却消逝无痕,因为她方才见了那比之肖剑更为迷人的男孩脚下轻轻走了几步便消失在房间便知他就是吴鑫。

    黄书浪夫妇听了,都笑了起来,连道:“好好好!”便出了房去,并掩上了门,两人都忙碌了起来。

    黄秀莹心砰砰跳了一阵,不知他在何处,只道:“出来吧!还躲着干吗?”

    一张淡淡笑容的脸便又在房间出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不敢见我爸爸妈妈?”黄秀莹轻轻问道,眉毛蹙了蹙,心里到底还有些不放心。

    他苦涩一笑道:“还没认出我吗?不见他们,我只是觉得尴尬而已,他们又未必认识我!”

    “那我怎么知道你定是吴鑫哥哥?怎么你容貌又变了那么多?”

    “金刚山的奇遇吧!我自己当时也不知自己容貌竟然变了!你不太相信我是不是?……你虽然似乎痊愈了,却此时最是虚弱,先休息吧,以后再慢慢告诉你,我要回家看看他们了!”吴鑫说完,便朝窗户走近。

    黄秀莹突然从被子里跳了起来,跑过去抱住吴鑫笑道:“我相信你了,我早相信你了……”

    吴鑫吃了一惊,看着黄秀莹的肌肤,脸色一红道:“莹莹!天冷了,你……你穿件衣服吧!虽然现在你不觉寒冷,只是方才我替你疏通了经脉而已,此时最容易寒气入侵。”

    黄秀莹却紧紧抱着吴鑫,子扭了扭,半是撒半是依赖道:“我子软绵绵的不想动,你帮我好不好?”

    吴鑫脸色一红,苦笑了笑,便轻轻搂起黄秀莹,将她放到上,先用被子盖住。

    黄秀莹一直含脉脉地看着他,见他要去拿衣服,忙一把扯着他手泣笑道:“吴鑫哥哥,你陪陪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这阵子心里好苦!……”千言万语只化作这一句话。

    吴鑫听了,心头歉疚,不忍拒绝,便轻轻捉住她手道:“莹莹!我知道,你受苦了,是我不对,你怪我好不好?打骂都可以!”

    黄秀莹感动起来,脸色霞红,用力拉过吴鑫来。吴鑫不想拒绝,便顺着她力,体也慢慢躺到了上,心下又是兴奋又是看着她吃惊。吴鑫知怎么回事,轻轻道:“莹莹!你子多处骨折,我方才续接了而已,要等一阵子才要好,若不小心移了位置,恐怕又多了一番痛苦。”

    “我不管!”黄秀莹格格轻轻一笑,脸红耳赤,幽怨凄楚撒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有多么困难,我都要和你在一起!”声音渐渐低如蚊呐,俏脸也垂了下去。

    “好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吴鑫应付道,却想起了周子逸,心中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咳,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尚且如此,自己尚称不上英雄,本该同样如此。最要命的是,自己竟然很想偷试一番,尤其是此景此,心头血彭湃,颇有些按捺不住。

    “不行!我要用我的子告诉你,告诉你,整个的我都是同样的感觉!我愿意完完整整地把自己交给你!”黄秀莹说着说着,早忘了羞涩,想起往事,唯有淡淡的心酸。

    吴鑫叹了口气,再按捺不住,便轻轻脱了衣物,扯过被子将两人紧紧缠在一起。两人眼睛都互相看着,似火,体却无间隙地贴到了一处。吴鑫生怕太过剧烈而让黄秀莹断骨移位,加倍温柔体贴。这番小心翼翼,努力钻研,自是更有一番风味。黄秀莹则双手紧紧抱住他后背,似乎生怕他离去一般,加倍力道逢迎,又如久旱逢甘,心里道不尽的甜蜜都化在一汪清水的眼眸中。两人尽领受,半榻风光,占尽人间乐事。

    如此缠绵了许久,吴鑫喘起粗气来,黄秀莹更是喘微微,全无比,头脸都冒出密密汗水来,温香四溢。口微微张开,吐出淡淡白气。吴鑫见了,尤为怜惜,却抑制不住心头狂野,不自觉地粗暴起来,弄得都微微颤抖呻吟起来……

    终于,“哦!”吴鑫轻轻叫唤了一声,体一阵颤抖,汩汩浪狂涌而出。黄秀莹则也咬紧牙关抑住住想要呼号的愿望,只觉激流如温泉般烫无比,便舒惬地抵死承受,体也抖动起来。

    两人子早汗水出来,体滑腻地相互缠绕了一会儿,都觉得无比放松,无比舒坦。

    吴鑫轻轻在黄秀莹耳边道:“莹莹!我好高兴!这阵子心烦闷不已,现在却变得无比轻松!没想到这种感觉真的这么好!”

    黄秀莹轻轻横了他一眼,羞笑道:“我也是!”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吴鑫轻轻道:“莹莹!我要先走了,呆会儿你爸爸妈妈见了不知怎么尴尬!你要多吃点滋补的东西,好好休息,过几天便要康复了!”

    “嗯!”黄秀莹轻轻点了点头,仍含脉脉看着他。

    两人又亲吻了一番才罢。

    吴鑫自己着了衣服后,又马上替软绵绵体的黄秀莹擦拭了一番,穿上衣服,这才从窗口出了去。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