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相见已不识

    小昭等正坐在小寒山洞口,细细看着石壁崔嵬,渐渐出神;小兰、小蓉和胡爸爸妈妈则在里头睡下了。

    洞内吴妈妈生起了一团火,干柴烧得吡啵作响,火焰在溢进来的山风中呼啸摇曳。

    吴妈妈轻轻道:“小昭!害怕吗?过来取取暖吧!让你们连累受苦,真是不好意思!”

    小昭听了,轻轻一笑,便回过头来,走到火边道:“伯母!你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我又怎么会觉得苦呢?我只是想着吴鑫哥哥在干什么呢?也不知道他和胡斌哥哥有没有危险!”

    吴妈妈叹道:“胡斌这孩子好啊!真有些担心,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快整整一天了,怎么就没个信呢?不要出事才好!”

    小昭安慰道:“伯母!你不要担心了,胡斌哥哥是个好人,好人哪里这么容易出事呢?再说,他这么仔细!”

    吴妈妈似乎觉得自己太扫兴了点,一把将小昭抱到怀里,笑谑道:“小昭!你还叫我伯母啊?我听得有些生疏,不过做我干女儿好不好?”

    小昭脸红了,笑了笑,却不说话。

    火正旺,却突然一团浓雾涌进洞来,将两人吓了一跳,呆呆看着。

    雾气一淡,却见两人站到了眼前,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女孩一青衣,掩饰不住地灵气人,一张精制美妙的俏脸更是没有一丝人间俗气。她没有任何表,却比任何表都动人。眉目见有的是一股摄人魂魄的魅力。小昭自小便对自己的相貌极为自负,事实上整个学校除了黄秀莹外,还真没有那个女孩能跟她一较高下。但面对这个女孩,小昭有些羞愧,有些自叹不如,甚至于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是怎样一种惊世骇俗的美艳啊!小昭震惊了,心扑通扑通的狂乱跳起来。我见到仙女了吗?

    那个男孩则略微高了些,最显眼的便是他蓬乱的长发,轻轻垂着,乌黑透亮。虽乱如鸡窝,却一根一根十分清晰,竟然有些像是理发师的杰作。只是没有人能做出这种杰作来,没有人能把这成千上万跟头发一根根摆弄好。那自然随意的头发下面是一张英气人的脸,一张光盈如冷玉的脸,眉清目秀,真正的眉清目秀。眉毛如头发一般,几乎远处便可见一根根的轮廓,那么清晰黑亮,如染似画,却比染画的还要精制。眼睛如电,出奇异的光彩,如一汪水一般宁静,那眼神中透出的凄凉惨绝令人惨不忍睹,而其中隐含的怨恨之气却显得狰狞可怖,令人不敢视。

    他是谁?

    小昭仔细看起来。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虽然都那么精制俊美,却有着一丝熟悉的影子。不!似乎很熟悉很熟习,小昭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种很陌生很陌生却又很熟悉熟悉的感触。难道他是吴鑫?想到这里时,小昭突然心里激动颤抖起来。可是,这张比之肖剑还要俊美的脸怎么会是吴鑫呢?越这么想着便越觉得像,尤其是那眼神,那略带忧郁的眼神……

    吴妈妈和小兰、小蓉的心思也大致相同,看着这眼神,她突然似乎想起点什么。这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似乎太熟悉了,所以变得很陌生;又似乎是很陌生很陌生,所以会有熟悉的感觉。

    几人正呆住时,却听那个男孩哽咽道:“妈!小昭,你们怎么啦?”

    那女生也突然动了动,眼睛好奇地看着二人,越发神采照人。

    吴妈妈和小昭都啊地一声叫了出来,不敢相信。

    “你是……你是……吴鑫?”吴妈妈惊讶地叫道。

    吴鑫苦笑了笑道:“妈!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那个神仙一般的女孩听了,格格轻笑了笑道:“伯母!你好!我是郭离,吴鑫的师妹!……你是小昭吗?”妙目瞧着小昭。

    小昭见她目光瞧了过来,啊地一声,忙转过头去,不敢看郭离,受不了她盈盈的目光,也有些自惭形秽的意味。

    吴妈妈这才确定了下来,惊道:“吴鑫!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

    吴鑫也被问得奇怪,道:“我怎么变样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呢?我最近可从来没照镜子!”

    小昭听了,这才转过来,羞羞道:“吴鑫哥哥!真的是你吗?”

    吴鑫略笑了笑,随即哽咽道:“小昭,累你们受苦了!”

    小昭听了,眼泪也流了出来,迎上去抱住吴鑫哽咽起来:“吴鑫哥哥!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怕!……”

    吴鑫轻轻拍了拍小昭的背,笑道:“不要怕了!我不是回来了吗?好了,我答应你们,从今以后,再不许任何人欺负你们!”语气由哽咽到柔和,末了时又变得坚定不已。

    听得小昭一阵欣慰,正高兴时,却见郭离小脑袋凑了过来道:“小昭!你怎么又哭又笑的?我可学不会!”

    几人听了,都是笑了起来。小昭再不好意思,放开了吴鑫,拭去脸上的泪水,轻轻勾着头对郭离道:“你真的太美了!太美了!”眼睛又忍不住瞧着吴鑫的反应。

    吴鑫脸一红,轻轻道:“妈妈!她是的另外一个徒弟,叫郭离,一个人孤零零的,我答应了要照顾她,以后就让她跟我们一起住吧!”

    吴妈妈狠狠地瞧了一眼吴鑫,算是警告,然后笑着对郭离道:“郭离!你长得好漂亮哦!以后你就不要客气,跟我们住下吧,还有几个姐妹呢。”正说时,小兰等醒了过来,见了生人,忙奔了来。只是大家都忍不住吴鑫来了。

    郭离一奇道:“伯母!怎么吴鑫这么多姐妹啊?”

    这话逗得几人都又窘又好笑。小昭等都妙目看着吴鑫,羞喜万分。吴妈妈则笑着过去搂郭离,轻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却见郭离怀中的“兔子”一蹦跳了下来,快捷如电又跳到郭离的肩上。把吴妈妈等人吓了一跳。几人仔细看时,更是惊讶。

    小昭道:“呀!这是兔子还是老鼠啊?怎么这么个怪样子?”郭离笑道:“它叫仗月,懒得很,今天终于舍得动了!它不是兔子也不是老鼠,是一条古怪的龙宝宝!”

    吴妈妈讶道:“龙宝宝?有这样的龙宝宝?我倒真是没听过!不知道它会不会吞云吐雾?”

    吴鑫听了,想起一事,忙把背上的大包裹取下道:“妈!这事以后再跟你说,还有三个龙宝宝呢!”说罢解了袋口,立时钻出三只怪兽来,又让大家吃了一惊。

    三只小兽一出来便如电般跳到吴鑫的肩上。吴鑫介绍了一番然后道:“妈,这东西很厉害的,送一个给你好不好?能帮你忙还能陪你玩呢!”

    小昭有些害怕,见郭离跟仗月很要好的样子,也拿手来轻轻去抚摸三兽。那三兽只看着小昭,也任她抚摸,乖乖地比绵羊还温顺。小昭越发喜欢了,笑道:“吴鑫哥哥,你送一个给我啊?”

    吴鑫笑道:“当然可以啦,你喜欢哪个?”

    小昭挨个看了一遍又一遍,笑道:“我要红色的,好不好?”

    吴鑫笑道:“怎么不好?它叫腾雾,体可以散发出红雾来,可以使对手昏迷呢?”吴鑫说罢便从肩上抱下腾雾来,放到小昭手上。腾雾看了看吴鑫,又看了看小昭,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乖乖趴下。

    小昭美不胜收,双手也学郭离的样子,抱了它贴到怀里。腾雾见了,喵呜叫了一声,伸出长长的杏子在小昭手上了一下,又把她给吓了一跳。因这杏子跟蛇一样,很是骇人,又地手麻痒痒的。小昭吃惊后见腾雾伸了一个懒腰,知是它撒,便笑了起来道:“你这懒腰可怪吓人的!”

    吴鑫当下又看着吴妈妈,未及说话,便听吴妈妈笑道:“别送给我,我可有些害怕,你送给别人吧!”小兰、小蓉也有些害怕,不敢要。

    吴鑫也不勉强,只轻轻道:“好了,这里太冷潮湿,对体不是很好!我去办点事,尽快让大家回家去住。”

    小昭喜道:“吴鑫哥哥,真的很快就可以回家?”

    “嗯!我倒要看看谁敢让我不敢回家住!”吴鑫一字一句紧紧咬出一般,叮呤作响,在洞中嗡嗡不绝。

    当下吴鑫别了大家,出了去,先去胡斌家看看。

    吴鑫形飘忽,暗运真气,全已然处于一种一触即发状态,护真气也凝结成甲,隐隐周边空气似乎有了光耀,当下一步步朝屋子靠近。

    刚及大门时,吴鑫察觉到大厅内杀气密布,知有埋伏,当下双脚轻轻一点,腾空飘到大门上头,却取了自己几根头发,缠于指间瞬间作成一琴。吴鑫一边盯着大门里边,一边吹气成曲,只听幽呜一片奇音响起,缠绵不觉,又紧扣心弦,令人听了忍不住要会心畅笑,手舞足蹈起来。声音虽然很低,却传播很远,无论置何处,都只觉声音一般大小,令人不知音从何处来,又何以绵长不绝,缥缈空灵。

    吴鑫施展的是无极玄音,最能蛊惑心智,内力越高,受害越大。

    吴鑫以无极玄音蛊惑心智,令里头埋伏之人心神迷失。不多时便听到里头一阵乱枪声和哼叫声,知道自己玄音已然奏效。继续奏时,门口有噼里啪啦被一阵狂扫,飘飞的子弹壳落到门前地上叮当作响。枪声过后,便见里头窜出了六条影,分朝不同方向脱出。

    吴鑫冷笑一声,双手握拳,朝最上头那个影欺进,猛听一声龙啸,擒龙功已然奏效,那人体被吴鑫内力拖住,再不能前行,便停在半空,猛地跌落下去。吴鑫得势得机,再不客气,呼哧纵起,左手变拳为掌,擒龙功继续固住他,右手紧握住拳头,劲道内敛,凝住不动,头向下迎向那坠落之人。双脚则互为犄角,隐隐成招,以防旁人乘虚而入。

    这擒龙功当真是无上绝艺,拳动之初,拳影漫天而不轻浮,且破空之声如虎啸龙吟,威势惊人,最能骇敌克胜。其另一桩奇处则在于拳掌间互换。出拳之际,内息溢出,已能隔空发力。待到变掌时,那力道又巧劲了数成,令对手无法动弹。吴鑫此时的内力,在当世已不作第二人讲,他自己虽然不知,但拳影遍地,龙吟嗡嗡不绝时已经心下有些明白。

    那人想要施展轻功防止跌落到地时,却被吴鑫擒龙功紧紧擒住,动弹不得,只得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坠落。

    只听啪的一声重响,那人苦哼了一声,嘴角已经吐出了鲜血。又立时觉得一股强劲无比的力道从天而降,迎面扑来,便如一扇铁墙盖了过来,当下一惊,只道自己再无命,心犹不甘地睁开双眼,心下一片空明,暗自寻思,不知这黄泉路上好走不,是否真有地狱。

    吴鑫见到他居然这当头睁开眼来,虽然神色令人不忍,却仍将拳力使足,左手擒龙功犹如按住他体,右手一招火云盖顶忽将下去。这时却听一人叫道:“吴鑫!住手!他对你有恩!”

    吴鑫听了,心下一惊,便将拳力偏移,只听得轰地一声,地面尘土飞扬,窜起老高。

    几人都“啊!”地一声惊叫了出来。

    待迷尘散去,却见吴鑫紧紧抓住那人的衣领,拳头低着他口,冷冷看着其他五人。

    五人惊慌之余,看到地上老大一个土坑,都暗暗惊心,若这拳落到上,哪里还有得救?

    一人免去惶恐神色,轻轻道:“吴鑫!你忘了我们六人吗?若上次我们仍然纠缠不休,待其他人赶上,你未必能救出你娘!”

    吴鑫一听立时明白,当下道:“不错!那次我未必能救出我娘,但你们也未必能全而退!”

    “可是,我们只不过受些伤而已,你应该知道权衡!”一人心下有些慌乱。

    “哈!哈!哈!哈!”吴鑫冷笑了一番,狠狠道:“当然!可是这次你们落到我手里,便要将前番及这番的帐一起算,若今天不是我小心了些,占了优势,只怕也早落入到你们手中,死无葬之地了!”

    被抓住的那人突然轻轻叹道:“老五、老三,你们不要说什么恩怨了,我们到底是助纣为虐,也害了不少人,迟早会有报应的一天!长痛不如短痛,也好了解心事!”

    吴鑫听到“助纣为虐”时,便想起惨死的,尤为心恨,拳头已握紧,骨节噼啪作响,却又突然大喝道:“好!恩是恩,仇是仇,都要报的,却要清楚分明!我今放了你们,下次再见,决不留!”

    六人见他拳头紧握时都是一惊,待他又放了自己人,都缓过神来,突然心头涌起一股豪迈。六人同时抱拳道:“好!我们总会有大战一场时,到时候大家都拿出真本领来!”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