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惨绝人寰

    黑夜,青龙门在虚沟镇寒鸦村附近一个分堂的秘密会点。

    不大的雅间里一时人头攒动,拥挤不堪。茶泡好了,空调也打开了,来的可都是大口吃大碗喝酒、五大三粗的汉子。

    “锋哥,真的要行动?你决定了?”一个小弟对其中一个沉静威严的汉子道。

    那汉子点了点头,缓缓沉声道:“都静下来!听我吩咐!第一组,按A计划行事;第二组,直奔寒鸦村;第三组,执行先前制订的B计划。明白了没?”

    “明白!”

    “行动!”叫锋哥的说完后,披上一长长的黑色披风,口里叭着一根粗粗的雪茄。

    “替我准备好烧烤和火锅,我回来的时候吃!”

    “是,锋哥!”在小弟的恭送中,锋哥钻入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了夜幕中。

    ******************************************

    胡斌家,嘭地一声,门被撞裂,进来一个国字脸、威严无比的中年人。

    “谁!……干什么?”胡爸爸和胡妈妈迅速从被窝中起来,裹上衣服,子发慌地盯着房门口。

    中年人进了来,沉声喝道:“赶紧穿好衣服,穿多点,容易着凉!”

    两人听了这话,倒没那么慌了,不由自主地听从了那人的命令。

    “什么也不要说,你们有危险,我带你们去胡斌那里!”中年人行事极为果断,待二人点头答应时,已经一把将二人带起,风一般跃起,在秋风中飞纵。

    寒鸦村的一头,犬吠声不绝,来了一大批人。

    中年人自是段云,自获悉了今晚的行动后,第一个赶到了胡斌家,救出他父母,直奔小寒山的山洞——也就是胡斌等暂且避难之所。

    山洞口,段云放下胡斌父母,朝里头冷喝道:“胡斌!出来!”

    沉闷的声音,如一声闷雷,在洞中激不已。

    片刻间,洞口人影一闪,胡斌站在了洞口:“谁!……段叔叔!爸爸妈妈?!”

    “不要多说了,你武功练得如何?”段云道。

    “马马虎虎,最近刚学,应付几个小混混倒还可以!”

    “今晚青龙门一个堂主私下行动,目的就是你们家、黄秀莹和方小琴。你家没有任何后台背景,他们必定不会留,所以我提前去了你家。但是我不方便去黄秀莹家,况且还有方小琴要去救助,你去跑一趟如何?待我安置好方小琴后,便悄悄去帮你!”

    “好,事不宜迟!”胡斌说完,带父母进了洞去,便与段云奔向镇上。

    两人出发时,寒鸦村已经一片喧嚣。段云脚程极快,内力深厚,携带着胡斌,不多时便已到了镇上。

    “兵分两路,一切小心!记住,对方的目标只是黄秀莹,至于她的家人,对方不会理会,也不想多生事端。尤其是黄书浪,不要小看他,他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所以,万不得已的时候,只要让黄秀莹逃走了就可以了!”段云说完,果决而去。

    其时已是半夜,没有月光,镇上一片冷清,唯有路灯幽暗地闪亮。

    方小琴虽早已就寝,却并没睡着,正辗转反侧想着一些事时,忽然听到窗玻璃轻轻敲了起来。

    方小琴先是一惊,莫非有古怪?旋即又是一喜,这么轻轻地敲动,莫非是吴鑫回来了?

    想到这里,方小琴赶紧披上外,走近窗前,轻轻道:“谁?”

    “小琴吗?”一个中年汉子的浑厚声音传来。

    方小琴失望之余,有些害怕了:“你是谁啊?”

    “我是吴鑫的朋友!快把你爸爸叫起来,马上就会有人来对付你们!快点!”那声音极是威严,有一股令人不由自主听令的气势。

    “那怎么办才好?”方小琴一听之下,相信了,但人却慌了。

    “你仔细听好!先将你爸妈叫醒,然后打开灯,四处叫喊,就说抓贼,把邻居们都叫醒来。场面闹得越打越好。我呆会儿就砸烂附近几家玻璃,然后报警。这一晚只要人多,你们就没事了,明白了没?”段云沉静道。

    “嗯,知道了!这样行吗?会不会不管用?”方小琴仍有些担心。

    “快去吧!实在不管用的话,我自会出手帮忙,你放心好了!”

    “嗯!”方小琴听到这里,放心了不少,忙穿了衣服出去,急急把父母叫醒了……

    不一会儿,几声哐啷巨响,玻璃砸开。

    “抓贼啊!”尖利的声音响遍了小区内。

    附近的家里纷纷亮起了灯光,也不时有人伸出头来。

    “呜呜”地警钟响起,警车前来,小区内一时人头攒动,一场危机化解开来。

    段云见一时没有事,便急匆匆往黄秀莹家的方向赶去。

    却说胡斌赶到黄秀莹家后,嘭嘭嘭地敲了一阵门,终于把黄书浪一家叫醒。

    出来开门的是黄书浪。

    一脸困倦的黄书浪并没有先开门,只沉声问道:“谁?”

    胡斌忙道:“黄伯伯吗?我是秀莹的同学,有急事,你们一家有危险!”

    黄书浪这才开了门,黄妈妈和黄秀莹也披着外赶了出来。

    “胡斌,怎么啦?”黄书浪看到胡斌时,有些高兴,又有些不妙的预感。

    “不多说了!有人来抓莹莹,我想带莹莹先走,呆会儿有人来问,你们就说莹莹去学校一个老师家里留宿了,你们自然没事!”胡斌一路上想起段云的特意交待,早想好了对策。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带黄秀莹走了,灾难自然就躲过了。

    黄书浪一疑,挡住胡斌道:“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三更半夜的,万一你起了歹意,把我女儿骗出去怎么办?”

    黄秀莹却道:“我相信胡斌大哥的,我跟他走!”

    黄秀莹一脸果决,迅速穿好了衣服。

    黄书浪和黄妈妈怎么也劝不住,都胆战心惊地,直叹气。

    胡斌二话不说,将黄秀莹带着往镇上的北苑公园走去。

    黄书浪愁眉思索了良久才关上门,也不回去睡觉,直接去了书房,忙将起来。

    “最近北苑公园举行活动,异常闹,闹的地方总要安全些!”胡斌边走边道。只是他们不知道,一辆黑色轿车默默尾随而来。

    公园里倒是不少人,甚至好像比白天人还要多一些。刚进去不久便有一大帮人正围得爆满,里头传来嘈杂的音响声,却是摇滚演出。观看的人不时“啪啦啪啦”报以掌声、尖叫声和口哨声,表示他们听懂了,听开心了。连附近绿色的草坪上都传来观众们烈的呼喊声,他们沉浸于浓浓的摇滚音乐氛围的人们忘我地随着音乐轻轻扭动着体。

    黄秀莹不屑地瞧了一眼,笑着看胡斌道:“调不成调,曲不成曲的,舞不是舞,只会瞎闹,真是难看!我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去别的地方转转好不好?”

    “嗯!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们小心点就行了!”胡斌点了点头。

    两人往一侧林小道去了。

    在幽暗的树林里转了半天,越转越觉得冷。

    胡斌道:“冷不冷?”

    黄秀莹淡淡道:“没关系的!”脑海中却想,要是吴鑫在多好啊!

    便在这时,只觉空气一阵轻响。

    胡斌习武时虽短,一路凝神听,却也听了出来,忙一把拖住黄秀莹,往旁边一颗大树下躲去。

    黄秀莹吃了一惊,生了误会,“啊!”地一声叫了出来,瞪着眼睛看胡斌。

    胡斌的眼睛却紧紧盯住了右前方。

    黄秀莹顺着目光看过去时,见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这才羞愧起来,懊悔自己的不中用,居然怀疑起胡斌来。

    黑衣蒙面人因了黄秀莹的一声呼叫,看出了二人所在位置,缓缓行了过来。

    胡斌按住黄秀莹肩膀,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跳了出去,看着那蒙面人道:“不知道兄弟前来有何贵干?你可知我是谁!”那人正呆了一呆时,胡斌影蓦然欺进,呼哧一声,一掌一拳便拍了过来。

    那人冷哼一声,笑道:“就凭你也想跟我斗!”当下形一摆,如柳絮般柔韧,突然轻轻一转,竟能从胡斌拳掌狭窄缝间擦过,自然便化解了胡斌拳脚的合力,反而穿到他后去了。胡斌没有料到,瞬间便觉得背后一股雄浑力道用来,当下侧肩左转,便道:“莹莹,还不快走?”话音刚落便轻哼了一声,背上受了一掌,喷出一口血来。

    哪知胡斌却并不退开,然而趁着受伤的刹那说掌中力道立时猛增了数倍,左手从侧后转来,取的是疯魔仗法的仗意,以掌代仗,奔袭那人右肩云门、中府二,要卸他右手力道;右手快捷如电,如一道长龙蓦然从他后转至那蒙面人际数,却是五岳拳之嵩山穿云,当真缥缈灵虚,颇有几分功底。

    不料他快那人更快,胡斌只觉眼前一花,便见一道影如影似从眼前闪到了旁侧,眼角含笑,形摆摆,说不出的潇洒随意。胡斌眼见自己招数尽落空,忙形一转,却已来不及。

    那人笑着右手如电伸出,击在胡斌口。

    胡斌强忍,退开数步,踉跄站稳后,仍伸手出招。

    那人冷笑道:“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天休怪我不客气了!”当下形摇摆,如鹤般升起,平稳驰来,手下似乎轻松自然,却于轻摆间使出数道真力,犹如一人数个胳膊一般,全然笼罩住胡斌。胡斌不敢躲避,左右手使足力气,同时在际一转,瞬间推出,内力倾其所能,全然从手掌掌心散出。手掌甫一接触对方,便觉有如撞到一面墙上,全所有的真力瞬间被碰撞得粉碎,心中百感交集,喉咙一阵甜酸,体软软垂了下去,当下人事不知……

    自胡斌叫出“莹莹,还不快走?”时,黄秀莹就一颗心七上八下地往树深林密处奔跑。

    慌不择路地奔跑了一阵后,黄秀莹突然觉得耳旁一阵寒之气吹过,吓得一跤跌倒。

    回头看时,却隐约看到了那黑衣蒙面人。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对付我?胡斌呢?他怎么样了?”黄秀莹气急喝道。

    “他差不多快要死了,你去陪陪她吧。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回头断了他的气,让你黄泉路上不至于太孤单!”蒙面人森道。

    黄秀莹后退时,蒙面人已经步步紧

    “啊!”一声惨叫突然中断,森林中又变得空前的寂静。

    ******************************************************

    “什么?他好胆!”清苑小居内,肖剑喝道:“赶紧给她打电话!”

    “电话不通!他关机了!”

    “迅速去找!”肖剑狂怒道。

    密林中一道人影飞来,黑衣蒙面人一惊,一掌迎击而去,却被震得筋脉尽断。

    “是你!你居然是丐帮的!黎……黎……!”火光亮起,黑衣蒙面人看着眼前之人,口角缓缓溢出淤血来,人一歪,倒了下去。

    那人抱起黄秀莹的体,叹道:“你太狠毒了,一个女孩子,你居然下得了手!”

    说罢,飞离去时,却遇到了另外一人。

    “段云?”那人讶道。

    “黎兄!把她交给我吧!”段云抱着胡斌,叹了口气道。

    “不必了,肖剑已经知道,把她交给肖剑吧,让他去治理吧!我保证她的安全!”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段云道。

    “把他带到阿珍那里去,阿珍有几副妙药,保准很快就好!”

    “我正有此意,再会!”

    “嗯!”话音一落,树林中早已没有半个人影。

    ****************************************************

    清苑小居内,肖剑冷无比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栗。

    肖剑背着手,眼睛反复打量着上昏迷不醒的黄秀莹,眼睛泪珠悄然滑落,但脸色却一点也没有改变,来来回回踱了几十圈后,一声不吭。

    前方地上跪着一人,正是堂主阿锋。

    “老大,我虽然私自行动,但我问心无愧,我是为你好啊!”阿锋虽然跪着,却仍振振有辞。

    肖剑脸上青筋暴露,猛地一脚踢出,踢得阿锋后飞了几步,额角裂开一道口子,鲜血狂喷了出来。

    一个小弟忙拿来纱布替他堵住血。

    “我贪图什么?你以为我真想要她的命吗?知道我多心痛吗?人人都说她怎么怎么高贵,怎么不理你,你却仍对她念念不忘。你知道多少人在嘲笑你吗?我是不忍心让你这么堕落下去……”

    “嘭”地一声,肖剑的皮鞋毫不客气地踢断了阿锋的前肋骨。

    阿锋吐出一口鲜血,仍咬牙道:“我没有错!我是为你好!”

    话音未落,肖剑又是一脚踢出,踢得阿锋牙齿掉了几颗,满嘴流血。

    “即使你踢死我,我还是要说,我没有错!”阿锋不服气道。

    “行了,够了!”旁边一人闪出,止住肖剑道:“阿锋也是一片苦心!”

    “黎叔!”肖剑冷峭的脸上微现泪痕:“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早杀掉他了!”

    “我也觉得阿锋是一片苦心,是条汉子!”黎叔抓住肖剑的手臂。

    肖剑看着黎叔的眼睛,脸沉静下来,半晌转,冷冷道:“带他去治疗!”

    阿锋听了,脸露喜色,道:“谢谢老大!”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