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遁甲天书》

    吴鑫看了,吓了大跳。那是一个人的骨骸,着一古装,前挂着一柄古剑,手中还抱着一个木盒子。吴鑫看那衣服似乎很久远了,隐隐像是古代的将军服。吴鑫便凑近看了看,捏了捏那衣服质地,又闻了闻,撕开看了良久,辨得这是大约公元200年到大概公元300年间的丝织物。吴鑫一想,这不是三国时期的人吗?三国时期?诸葛亮?遁甲天书?!

    吴鑫心中一阵狂喜,莫非这盒子中便是遁甲天书?当下便迫不及待地开那盒子。盒子已经很旧了,木质早已枯朽,轻轻一捏便烂了。吴鑫拨开烂木,露出一卷书籍来,上书四个古字:遁甲天书!

    真的有遁甲天书!吴鑫只觉奇怪,为什么以前总不告诉自己呢?吴鑫不多想,便打开书卷来,开书首篇便是这遁甲天书的来源,却是三国时的一段史话。

    据书上大意讲:三国时,天下纷乱,武林也因此动不安。各大门派高手纷纷加入各地军阀势力中,以求能有一番大事业。乱世多出豪杰,武林中高手如云,一时人才反而十分鼎盛。其中最有名气的门派便是逍遥派、无极门和丐帮。逍遥派人精通琴棋书画,其中最突出的高手便是周瑜;无极门则精通五行阵法,最突出的莫如诸葛亮、庞统等人;而丐帮则涌现出了许多猛将,个个格刚毅,威猛不凡,行事果断。其中周瑜效命于占据江南的孙权,诸葛亮则被汉室王裔刘备请出隆中,然后庞统也随后效命。所以逍遥派和无极门的斗争便延及到吴国和蜀国之间。诸葛亮气死周瑜,自是无极门占了上风。待到逍遥派的后起之秀陆逊崛起,又以奇谋害了蜀国的关羽,总算争了口气。

    哪知诸葛亮一怒之下,闭关了三个月,将本门所学五行阵法更加精研,创出奇绝之学,编叙一册,自名为《遁甲天书》,能呼风唤雨,天下无敌。诸葛亮本便是名声显赫之人,聪明才智冠绝当世,又为人忠厚谦逊。这番创造的奇学,连他本人都极是自负,自是引起江湖人士的艳羡。诸葛亮本来便体不好,这番闭关劳累,大废精神,体已是不支,故出关后体已渐渐露出不济来。后诸葛亮见了姜维,觉其才智非凡,便将《遁甲天书》传授与他。姜维自是感激,以书中奇技勉力支撑住蜀国。到了后来,蜀国后主投降之后,姜维知人力不可胜天,便以遁甲之术巧设一局,自己脱了去,从此隐姓埋名潜行。后来到此处,见这里虽无名山胜水,倒也奇特,便藏匿于此,再不问江湖之事。又不愿人多加打搅,便布下了这微茫清尘阵法,不让外人进来。

    吴鑫看了一番典故,不觉心中百感交集,原来平所学历史竟也不全真实,也不料这枯骨便是姜维!想他英名盖世,智慧过人,却不料终有骸骨无人掩埋之时,不觉又有些颓然丧气。

    吴鑫正思量时,突然觉得小腹一团火腾起,然后升至腹部,再徐徐上升,体忍耐不住,狂起来。吴鑫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内息突然如洪水泛滥一般,狂乱翻腾起来。吴鑫知道紧急,也料到必是与方才所吞食的白珠有关,便盘膝坐下,调养起内息来。

    却说阿离在洞外一处隐匿住形,静静守候吴鑫出来,却左等右等都是不见吴鑫的影,不觉暗暗担忧,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许久,阿离略有些劳累,眼皮重重直往下垂,便在这将睡睡之时,突然听到一阵声响。抬头看时,却看到了一个人。那人四十岁左右,形貌跟吴鑫形容的一般,便知这就是任天齐,阿离记起了吴鑫的话,先不声张,静观其变。

    任天齐形如鹤飘起,显然内伤已经痊愈,来到洞口时,左右查看了一番,又一阵冷笑,便进了洞去。

    又过了一会儿,任天齐奔了出来,手中却拿了一卷东西。刚出了洞口,便是一阵狂笑,边扬起手中的书卷边大叫道:“师兄啊师兄!你苦苦守着这么个秘密,还不是被我知晓了!你的这些雕虫小技又怎能奈何得了我呢?你又怎能阻止我的伟大梦想呢?哈哈哈哈!……”声音已经渐渐发涩,嗓子已渐渐沙哑,眼中笑出泪来。

    阿离听了只觉这人方才还风度翩翩,沉着潇洒,此刻却变得狂乱不羁,半疯半傻,当真是不可理喻!心中固是觉得怪异,却也不好受起来,暗自思量,莫非他手中之物就是遁甲天书?那么吴鑫呢?难道他出了意外?我该怎么办呢?

    正犹豫时,却见那任天齐讲书收到口,然后迅速将周围的树林中的枯枝落叶一把把抱起,放到洞口去。阿离觉得莫名其妙,便只静静看着。看了许久,见洞口树叶枯枝越来越多,这才反应过来,难道他要用烟火封洞?那吴鑫却怎么出来呢?

    阿离想到这里,心下一急,心中有了主意,便要而出,与那任天齐决一死战,也好为报仇。便在此时,只听得里边啊地一声巨响,似空中响了一个猛雷,远远传了出去。阿离听了只觉心头一阵骇异!那声音极是熟悉,似乎是吴鑫的,但那声音中透出的浑厚内力,却较之吴鑫不止高了多少倍。那声叫声也极像练武之人冲破瓶颈达到更高一层境界时自然发出的一般,难道是吴鑫吗?

    那人的确是吴鑫!

    原来吴鑫自全真气狂乱泛滥后,便盘膝调养。这才发觉这真气的来源便是自己方才吞食的白珠,当下对龙生出一阵感激,便也安心将这些真气收纳为己用。那几颗白珠的功用当真是希罕!吴鑫只一开始收纳,内息便如小溪变成河流,力道猛了数倍,险些控制不住。内息流经奇筋八脉时,只觉筋脉肿胀裂,心下不敢疏忽,只精心凝神,立时倒忘了痛苦。

    过不多久,吴鑫突然发现洞里来了一人。

    那人自是任天齐,他来到吴鑫不远处,见龙已疲惫无力,似乎已经死亡,心中便高兴了一回;又见吴鑫这般模样,略有些惊奇;待见到地上放了一册书时,立时便欣喜若狂!那定是遁甲天书了!便要夺时,却见吴鑫肩上的四只怪兽眼中露出寒芒,任天齐当下不敢大意,只缓缓靠近,却突然见一道青影一闪,一个怪兽瞬间向自己奔袭而来。任天齐武功本就奇高,便也不怎么害怕,形只是一闪,手中便运气内力,凝成一掌,击向那怪兽。那怪兽闪得极快,却也被掌风扫了一下,体立刻便向后边跌去。吴鑫见了,心中暗暗着急,体又动不了,内息突然一下不稳,吐出一口鲜血来,心知急也无益,便闭上双眼,再不理周围的事

    任天齐见了,只道吴鑫与龙交战而受了重伤,便哈哈一笑道:“吴鑫啊吴鑫!你没想到吧!这洞门可是我替你开的。我之所以不进来,便是不想这么平白无故冒险,也知你必要来打探一番。今你替我挡住了那死龙的攻击,倒也功不可没,后我自会好好感激你的,什么时候想起你来,便也给你烧祝香!你也不要白费力气了,这龙力之大固是罕见,更厉害的是它奇无比,你便治得了内伤也必为气郁结而筋脉断裂,你就不要妄想了!”

    吴鑫只不理他,心中却更踏实了,知道他以为自己被龙伤了,一时也不会打搅自己,便权当他说的有如清风拂冈,溪流入川,浑不放在心上。

    吴鑫肩上的三只怪兽见青兽受伤,蓦然化作三道闪光,一黑、一白、一红齐奔袭向任天齐。任天齐见是这三个怪兽,本也没什么惧怕,但当它们疾飞时,影特别显眼,一晃又分作三道,一时眼睛迷离,看不清三者奔袭何处,只得一旁闪开。任天齐闪开时,青兽也暴地跳起,从后面袭来。四只怪兽都是一般的迅捷,又一般的心思。各各占了任天齐体一角,便撕咬起来。任天齐顾不了那么多,猛地子用力一震,见几只怪兽从上掉了下来,便紧紧拽住遁甲天书,迅速往洞口奔去。

    那四只怪兽也不追他,又回到吴鑫肩上。

    吴鑫方才一番心无窒碍,进入物我两忘境界,白珠的真力已渐渐吸收为己用。突然猛增了数倍的真气也渐渐在全各处筋脉处聚集膨胀,便是那些微小的支路也隐隐膨胀充实。人体肌骨骼中微细血管筋络最是繁多,这番被真气一充盈,肌便马上鼓了起来,体积较之先前竟然大了许多,力道也强了数倍。吴鑫感觉到自的变化,潜移默化,心都在进行着量的猛烈积累,只待进一步的质的突破。

    那条巨龙此刻已到了强弩之末,唯有苦苦挣扎,保留最后一口气。

    任天齐出了洞后仍心有余悸,便忙将洞口石门掩住,又取来材火,要烧死这些怪兽,以绝后患。待他忙了许久时,吴鑫的冲关突破便开始了。一时体内数百道真气游走,似乎散乱,其实却按奇经八脉的运转次序,四下散开,冲击支余小脉络。奇经八脉即维、阳维、蹻、阳蹻、冲、任、督、带八脉。真气一经散开,旋即又在各处合拢,时聚时散时不仅不失力道,反能疏通旁支,收纳残余,力道从而增大。这番道理一明,则虎龙升降,玄牝幽微之窍已然妙得。当全各处大小筋脉如作一体,全然贯通时,吴鑫长长舒了口气,一种刻骨铭心的舒惬油然而生,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豪迈之气,体变得蠢蠢动起来。

    吴鑫站起来,只觉洞内似乎一下子变得更为亮敞光明,体感觉更是灵敏。看着奄奄一息垂死挣扎的老龙的目光,吴鑫突然有些感动,似乎能与它心意相通。老龙也看着吴鑫,眼光变得渐渐微弱,似乎要告诉吴鑫,要好好保护这四个小兽。吴鑫想到这里,心中固是奇怪,便也朝他点了点头。老龙见了,缓缓闭上了眼睛,四只怪兽看着老龙都眼睛流出了晶莹的液体。

    便在这瞬间,老龙的体突然裂开,从躯体中钻出一群发出莹莹白光的东西来,亮泽如珍珠,但形体像老鼠,成百上千,迅速像吴鑫扑来。

    吴鑫当下并不慌乱,双掌运力,全蓬勃发的真力便涌积掌际,双掌一展,立时便化作一道炎墙,将猛烈扑过来的怪虫子挡住。那些虫子也怪,遇火即掉,掉到地上化而成水一般,只留下淡淡污迹。不多时,地上已经满是流水,龙的躯体则慢慢软了下去。吴鑫使出此掌,本来极是消耗内力,但现在却恰好是内力太盛,蓬勃出之时,掌力便能持久,且越坚持越觉得舒坦。

    洞外的任天齐听到吴鑫的那声自然发出的呼叫时,心头也是一震,旋即害怕起来。这是何等的内力啊,只恐天下已经没有敌手!方才还见他吐血,只料他被龙击伤,怎么一眨眼就变得内力这般高强呢?难道方才他并没有受伤,只是在运功冲关?这实在于理不合,他又怎么会在这么个危险的地方来冲关呢?一面想着,任天齐一面暗自懊恼方才一时疏忽没有将他击毙,倒留了一条祸害。又庆幸自己得了这盖世奇书,料吴鑫内力虽强,武功却是平常,到时候只要自己修炼成功,真要动手谁输谁赢还言之尚早!这样想着,便马上又继续堆积柴草。只待差不多时便掌心发出烈焰,让那些柴草燃烧,这样一来,吴鑫便是能破了石门也未必脱出得那一段长长的黑洞,或许能将他困死其中也说不定!

    任天齐这样想着,正要发掌燃烧之时,却突然觉得后一道强劲的掌力袭来,当下大吃一惊!这山上竟然还有这种高手?却不及想,也不回头,任天齐体向前纵去,避开这强劲一掌,才转过来,却见到一个奇美无比的少女,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又一掌已经进,举止投足间有一股摄魂夺魄的魅力。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