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神仙姐姐

    吴鑫见任天齐渐渐滚远,自己又追他不了,心中一急,方才苦苦抑住下血终于一个忍耐不住,噗的化为一道血箭,喷洒出来,眼前一花,头晕脑胀,视野渐渐模糊……

    便在此时,眼前一道轻烟,停住了一个年轻女孩,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她只是那么轻轻一停,轻轻地站在自己前,盈盈的体显得无比轻柔自然。她五官轮廓实在是绝妙无比,秋水般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灵秀的鼻子有若凝脂,鹅蛋般的脸上是白皙光滑的肌肤。没有一样不是美妙无比,而这些搭配在一起,更是无双的贴切,且都散发出淡淡莹白的晕光,令周围一时便光耀起来。再配合着她那无可挑剔的材,迷离凹凸的曲线,她实在美若天仙!不!比天仙更美,她那温柔娴静的气质又岂是普通的仙女所能比较。便是她穿的那简单素朴的麻衣青纱,也显得无比的出尘脱俗。纤纤细足,莹润如玉,精巧似琢,连被她踩着的杂花小草也忍不住瑟瑟地发抖,不知是兴奋过度还是自愧害羞。

    她静静地看着自己,脸上不带一丝感,便像看着一颗树,看着一片云,有的只是潇洒的宁静,有的只是豁达的自然。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一段独特的魅力,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销。她太美,美得没有一丝人间俗气,美得如不食人间烟火,让人生不出邪意来,让人自惭形秽。这样的女孩,能是凡人吗?吴鑫从不相信世上有神,可是此刻他相信了。

    他想起了神仙姐姐。她一定是的!一定是!

    吴鑫突然觉得很高兴,因为自己居然看到了神仙姐姐,这已经足够了,哪怕生命从此结束,哪怕即将坠入无穷地狱。吴鑫笑了笑,下意识地伸出了右手,轻轻朝她招招手,轻轻道:“神仙姐姐……”人早已支持不住,眼前一黑,便自昏迷过去……

    吴鑫算不上是好色之人,但却被那女孩的稀世俊美给深深迷住了。只是可惜,便在那时,自己怎么就支持不住了呢?吴鑫脑海中一片幻影,一会儿是周子逸温静的目光,一会儿是母亲含泪的黯然神色,还有殷切的慈祥笑容……这一切如梦幻泡影,渐渐淡去。吴鑫一直想着这些,似乎在一片混沌当中,全动弹不得,又感觉无比酸痛,还烘烘的,似乎在温水中泡着。咦!?我怎么会有了感觉呢?又怎么会有思考呢?难道有人救了我?神仙姐姐!?

    想着想着,体感觉越来越灵敏,全的痛楚也越来越重,渐渐地,吴鑫突然发觉自己的确是在温水中泡着,那缓缓流溢的温遍及全,继而发现自己前有两只柔软温的手掌紧紧贴住。是谁给我输功,助我调养?吴鑫感觉有点诧异。但那感觉却是极妙!那手掌贴住自己前,只觉得无比的舒服。贴近心脏的那只手更是将一股温通到心窝,虽然只是贴住前,感觉就像紧紧握住自己的心窝一般。太温暖了,太舒服了,吴鑫只觉体酥酥的颤抖,只愿就这样永远待下去,竟然连全的痛楚都通通忘到九天云霄去了。

    这一定不是一双普通的手!难道这是神仙姐姐的手?想到这里,吴鑫心喜若狂,努力要睁开眼睛,可惜眼皮太沉重了。

    “你是吴鑫?静心调理!”一个语气虽轻轻淡淡,却甜美无比,有如黄莺出谷,清脆非常,又无比的嫩,刺入耳膜,令人神飘意的声音传了出来。

    吴鑫听了,心中舒服透了,却想起当初替自己疗伤时的事

    “不错!你的确是吴鑫!赶紧调理,不要胡思乱想了!”那声音又来了,带着点点舒坦和焦急。

    这种声音,吴鑫怎么可能拒绝呢?哪怕这时候前边有个火坑或者有个刀山,只要这声音一出,吴鑫眉头也不会皱一声便上。这是任何男人都没法抗拒的声音,任何男人都唯有臣服的声音,如有例外,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他早已心智迷失,不是人了!吴鑫当然是人了,所以他马上乖乖地调息起来。

    但这番心思却全落到了另一个人心里。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那声音又传来了,语音中带着一点点羞涩和一点点嗔怒。

    吴鑫心中一,才想起两人内息相通时,可以心灵相通,不由羞愧起来,忙打紧精神,进入物我两忘境界。内息沿着任督二脉缓缓流通,绕周一圈,仍回到原处。如此循环不息,内息流行走时,将周边散乱真气吸收归纳,化作一股,体的状况便慢慢好转起来。

    那一战,吴鑫拼死强运内力,又被任天齐击碎,成为散乱内息,在周各处闲游,才造成现在状况。真气走了几圈,吴鑫便发现自己左肩的经脉早已顺畅,肩骨也被续结上,料来定是前神仙姐姐的手段。吴鑫这一想,闻着前面淡淡的少女清香,心神如在云端,惬意感瞬间充盈了全各处。

    “你!……你到底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声音又传了过来,满是恼怒。

    呀!我怎么又忘了两人心灵相通呢?吴鑫感觉收住心神,继续调养起来。

    约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吴鑫全的内息才渐渐平静下来,体的痛苦也慢慢消失,只觉体涌现出一股生龙活虎的气息,便知自己这番多亏了神仙姐姐,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神仙姐姐的玉手离开自己膛时,吴鑫突然感到一点点可惜!要是总是这样该多好啊!一面又不为自己龌龊的想法而自卑,心里便又想起黄秀莹和方小琴来,总觉得这二人也是无比的漂亮,但却不知何以少了神仙姐姐的那份气质,那份超凡脱俗的气质,似乎是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独特魅力。

    吴鑫正想着,却听那妙音又起:“爷爷哪里去了?是爷爷叫你来的吗?”

    吴鑫听了一呆,睁开眼来,却见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两人正坐在一个气腾腾的大池里,水很浅,刚及腰部。神仙姐姐便坐在前面,脸上略有些焦急,睁开黑闪迷离的眼睛看着吴鑫。脸上已经满是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气凝结成的水。那肌肤白皙中透出人的红晕,被水珠轻轻挂着,只觉比水珠还嫩,比蒸汽还柔软。一头乌黑亮泽的长发没有束缚,轻轻地温顺地下垂,一截已经泡到了水里。柔顺的头发下面是一个无比灵秀的脖子,肌肤较之脸还要水嫩,似乎只要轻轻扭动头部,便要渗出水来。脖子下面渐渐变大,露出一段无比圣洁的香肩。神仙姐姐只穿了一件薄薄地黄衫,此刻被气汗水笼罩,粘住了肌肤,整个香肩便如露一般。吴鑫看得心砰砰乱跳,不住人的想法,目光慢慢下移!

    哇!吴鑫只觉心头一阵狂喜,心跳得厉害,全竟然辣地沸腾起来,更要命的是下面已经坚硬无比,幸好是坐在水里,看不真切。吴鑫被自己这无比下流的想法给羞赧了,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起了这亵渎的恶念?吴鑫想不清楚,全腾腾地不知所措,目光却舍不得离开,舍不得离开那足以杀死男人的神秘风光。

    那是一段无比玲珑的秀玉,那是一段鬼斧神工不能造就的奇迹,那是一段可以瞬间让男人雄心万丈又自我羞愧、相形见绌的妙物。看着它,心头只觉狂涌,看着它,血因而沸腾。那高高突起又充满神秘的峡谷把部所有的美妙全然突出,那是女人所梦寐以求的童话,男人所朝思暮想的梦幻。

    吴鑫呆呆地看着,忘记了思考,忘记了一切,眼前只有这绝妙非凡的盈盈双峰,突然血涌来,鼻子中喷出鲜血来。吴鑫轻轻在鼻子下面摸了一把,没有理会,更没有看到神仙姐姐羞赧恼怒的神色。

    “你干什么呢?”神仙姐姐终于忍受不住吴鑫“禽兽”的目光,檀口吐出香音。

    吴鑫一愣,这才回过神来,暗道羞愧,脸色红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低着头再不敢看她,结结巴巴喃喃道:“对……对不起!神仙……姐姐!我……我……”

    神仙姐姐见了,神色这才好了点,见他这副模样,又不觉好笑,面上却忍住了,只道:“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答?”

    吴鑫这才想起方才的话来,又不觉疑惑道:“神仙姐姐,你是说……说我吗?”

    “?你想占我便宜?”神仙姐姐恼道。

    “没……没有!我怎么敢呢?”

    “还说不敢!我叫他爷爷,你却叫他,你不是想大我一辈吗?这手镯是不是爷爷送给你的?”她继续恼道,声音却说不出的动听。吴鑫突然想到,便是这样天天被她骂着也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幸福啊!

    吴鑫眼睛不敢看她,脑袋才慢慢恢复正常,便知她是因这手镯而认出自己,便道:“这手镯是我,也就是我干爷爷送我的,我叫他也没错啊!”

    “你取出来让我仔细瞧瞧!”她淡淡道。

    吴鑫马上便取出来,可是想到了的嘱咐,便一迟疑道:“对不起!我叫我不要把它送给任何人,我发过誓要好好保护它的!”

    “你鼻子还在流血呢!你老低着头干吗?别把这水都弄脏了!”她又嗔道。

    吴鑫听了,感觉抬起头来,目光扫过她那处时,鼻子的血竟然更加强了力道,出来。吴鑫赶紧用手摁住,抬头看着上边,不敢看她。

    吴鑫这一抬头看时,才更觉奇怪。原来自己跟她一起呆的温水池竟然是在室内。周围是木制的楼阁,分了两层,楼阁是沿着温水池而建立的,结构无比的灵巧秀美,又无比的温馨朴实。楼阁顶部没有完全封住,可以看到天空。半空中垂下一缕一缕绿色的藤木来,如天帘一般。这真是个伟大的建筑,虽然很简单,却心思十分巧致!气腾腾,如烟似云,这哪里是人间的景致?莫非自己竟然到了天界?不对,这感觉这么细腻真实,怎么可能呢?难道她竟然不是神仙?这怎么可能呢?

    吴鑫呆呆想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没想到爷爷竟然会看上你这么个人!”神仙姐姐的语气陡转,一下子便变得冷淡无比。

    吴鑫听了,只觉耳旁似乎响了一个焦雷,心头便一片清静下来,头看向她,看到她脸上的微微恼怒,眼神中透出的蔑视之意,不由心痛,便静静道:“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吴鑫。

    吴鑫继续静静道:“爷爷他……他被人暗算了!”

    此话一出,神仙姐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接着便躯一阵狂抖,再也忍耐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泪太多,所以泪已渐渐无声,恨太浓,浓得化泪。这无声无息汩汩而出的泪水如潮般涌下,似乎要掩盖大地,似乎要冲毁地狱。她只是流泪,似乎要将此生所有的泪都流尽,似乎要让天地都一片昏暗,让鬼神都一片惶恐。体里的水分一份一份往外冒,眼角已经发红,眼皮已经浮肿。这张无比完美、无比和谐的脸不多时便黯然失色起来,现出了它所不应有的憔悴,露出潜伏已久的淡淡寂寞。

    吴鑫没了主意,看着这张脸,突然觉得无比怜惜,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怎么能让这样一张脸变得如此无神呢?怎么能让这样一个女孩忍受这样的痛苦呢?吴鑫突然觉得自己好傻,为何要把这个事实说出来呢?吴鑫突然觉得自己好笨,怎样才能安慰这脆弱的心灵呢?吴鑫呆呆地看了她良久,这才肃穆沉声道:“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我吴鑫向天发誓,此生不除掉害他之人,决不罢休!”说完,心中悲意又起,定定地看着她。

    她听了,仍是淌泪,但泪已渐渐干涸,秀脸已经满是通红,让人看了只觉惨不忍睹。她抽噎着,脸上憔悴,低低道:“爷爷走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

    吴鑫见了,羞愧道:“爷爷走的时候只说了十一个字,我一个也不敢忘记!是‘鑫儿!……手镯……金刚……山,遁甲……天……书……’!”吴鑫牙齿咬住嘴唇,想起临终时的话来,心如被揪住。

    她听了,神色有些失望,哀道:“他就是偏心,怎么就没提到我呢?你这手镯是他那时候送的吗?”

    吴鑫听了,看时才发现神仙姐姐的右手手臂上也有一个手镯,颜色质地差不多,却是凤形模样,心里一惊,便知缘由,道:“神仙姐姐!你这手镯也是爷爷送的吗?爷爷哪里会忘了你啊?”说时已泪如泉涌。

    她听了,这才抬起头来,秀眸微微红肿,轻轻道:“怎么说呢?”

    吴鑫哭道:“我这手镯爷爷早就送给了我!他嘱咐我要好好保存,将来好好照顾戴着跟我这手镯相似的凤形手镯之人,没想到就是你!我答应了,答应便是我死了,我也要好好保护着它。爷爷哪里会忘了你啊?你不知道他嘱咐我时是多么的沉重啊!可是我……我却这么不争气!我死了没关系,却怎么反害了爷爷呢!我怕我完成不了爷爷的重任啊!”

    两人都忆起了爷爷的一言一行,又是哭了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