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打赌惊奇

    这,初三(3)班教室里多少有点显得空,只有胡斌等少数几个人在里头学习。

    方小琴刚刚练完琴回来,一时懒洋洋地,不想学习,便凑到胡斌旁边道:“胡斌,问你个问题哦,怎么样?”

    胡斌抬头一笑道:“大美女问问题,我敢不答吗?”

    “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什么大美女?……呃,问你哦,为什么你老是护着那个臭臭的吴鑫呢?我看好像没几个人喜欢他。”

    胡斌诡异一笑道:“你不是喜欢他吗?我见你最近老盯着他发呆!不要否认哦,说真的,他绝对值得交往哦!”

    方小琴脸色一红道:“你要胡说我不理你啦!你见到谁愿意跟他做朋友?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女儿家总是脸皮薄,明明煞,却不肯承认。

    胡斌很认真地轻轻道:“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是说真的!我这么多朋友,只看好他!他是暂时不愿跟别人交往,如果他要愿意,保证会露出他崭新的一面!”

    方小琴见他说得像模像样的,故意讶道:“为什么你对他这么有信心呢?我真的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值得你这么维护!”

    “他的本领绝对很多!你看他学习就知道了!”

    “本领多?他会弹琴吗?”方小琴格格笑道,钢琴可是自己的强项。

    “未必不会!说不定比你强多了呢!”胡斌有些尴尬,知道自己牛皮吹大了。

    方小琴突然兴趣极大,笑道:“你吹牛吧!要不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吹牛了?我只是说他有可能会,说不定……”

    “你不敢打赌?”方小琴不等胡斌说完,使劲激他道,心里也多少有些期待,希望能通过胡斌了解一下那个“神气的大公鸡”。

    胡斌嘿嘿脸红笑道:“你想赌什么?”

    “请吃饭!如果他弹钢琴比我厉害,算我输了,我请你们两个去校门口饭店吃一顿!反之,你请我吃一顿!怎么样?敢不敢呢?”方小琴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就一顿饭吗?成交!”胡斌爽朗一笑道,心里却心疼起来:我的钱啊,这肯定是输定了!

    “呃,慢着!我们赌的是他会不会弹钢琴,不是弹不弹得比你厉害,这个输赢的条件得改改吧?……”

    “你要反悔?”方小琴吃吃笑了起来,拍手道:“答应了就不要反悔了哦,谁叫你刚才不听清楚呢?跟女孩子争这个,有点小家子气哦! 不要破坏了你在大家心目中的还算不错的形象哦!”

    胡斌苦笑一声道:“咳!斗不过你,怎么去证明呢?”

    两人这才嘀咕商量起来了。

    下午,教室,班会课,老师不在。吴鑫正看着书。

    “吴鑫!”胡斌走到吴鑫旁边,欣喜地大叫了一声,引来全班同学的关注。吴鑫也被吓了一跳,叫道:“自习呢!小声点!”

    胡斌不管那么多了:“傍晚你陪我去弹钢琴好不好?”

    “弹钢琴?你会吗?我家里还有事呢……”

    胡斌马上很“生气”地打断他道:“你就这点小忙都不肯帮?你家里的事我呆会儿帮你做不就行了?可是我要学不会钢琴我就没脸见我爸爸妈妈了!”

    “这话怎么说?”吴鑫淡淡笑道。

    “咳,说来话长,我跟爸爸妈妈打了一个赌……算了,反正我要学不会就得乖乖听他们的,以后就没一点自由了!你陪我去好不好?”

    “可是我去了有什么用?我去与不去还不是一样?”吴鑫仍是淡淡笑道。

    “你去了我才有点状态吗!”胡斌说完,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道:“你说,去还是不去?”

    “好吧!”吴鑫无奈苦笑了一声。

    “这才是好兄弟嘛!”胡斌说完便走,朝吴鑫后边的方小琴使了个眼神,会心一笑。

    傍晚,学校音乐教室内悄无人声。

    “我知道你喜欢安静一点,今天特地跟音乐老师杜老师说好了,傍晚就只有我们两个,多自在嚯!现在你总该知道我还是很体谅你的吧!你还是第一次来?”胡斌见吴鑫有些奇怪,忙笑道。

    吴鑫点了点头微笑道:“连这个楼我都还是第一次来呢!”

    “那你就错过了好多美好的事物哦!”胡斌诡异笑道:“你知道的,这个楼专门供艺术类学生用的,很多漂亮的妹妹哦,有很多男生都专门往这里跑,就是希望能交到桃花运哦!”

    “去做你的秋大梦吧!小小年纪不知道好好学习,净知道胡思乱想!看我告诉你爸爸妈妈,剥你一层皮!”吴鑫哈哈大笑道,显得放松多了。

    “好了!不多说啦,你瞧瞧我钢琴技术怎么样吧!我可是很有天赋的哦,昨天晚上识了谱,好歹记住了好些东西!”胡斌说完,装模作样地郑重往钢琴前一坐,双手抖了几抖,笨拙地往钢琴上按了下去。

    由于初学,一时对钢琴键位一点不熟悉,按下一个琴键后,胡斌找了半天才欣喜若狂地找到下一个键位,然后又接着一个个四处找……

    这一串实在别扭难听声音让吴鑫很是难受——瞧他眉头紧皱、坐立不安的样子便是明证。

    过了好几分钟,胡斌才将一句弄熟悉,沾沾自喜地笑道:“吴鑫,怎么样?还成吧!几分钟就学会了一句,很快我就能学完整个曲子的!你等着看我的拿手好戏!”

    吴鑫苦笑了一下,轻轻道:“胡斌!我建议你还是……乖乖听你爸爸妈妈的话吧,你实在好像没什么天赋,听得怪难受的!”

    胡斌有些生气道:“你怎么能这么打击我的积极呢?我刚学而已,自然慢,但慢慢地就好了,我学得满快的嘛!你还朋友呢,也不帮帮我,反而说些泄气话!”

    吴鑫料不到胡斌今天脾气怎么变得这么暴躁,只道自己伤了他自尊心,遂淡淡笑道:“你这么生气干吗?我只不过说句实话而已,是朋友我才这么说的!学这东西,最讲究天赋,没有天赋,你再怎么努力也是白搭!你不要放在心上哦!”

    “天赋?我觉得天赋就是汗水加灵感!我没什么灵感,多加点汗水还不行吗?”胡斌嘿嘿笑道。

    吴鑫哭笑不得,忙道:“如果你花上半年时间学会弹奏一只曲子,我觉得倒不如把这半年时间花在有价值的地方!人生光短浅,把时间和汗水花在值得的地方才对!”

    “好了!我说不过你!我只学一只曲子而已,你就帮帮忙,看我弹得怎么样,好不好?”说完又嘿嘿地道:“第一次而已,难免都是这样!”说完又咕咚咕咚弹了起来。

    弹了好大一会儿,吴鑫实在忍受不住了,起道:“你真的只学一首曲子?”

    “当然啊!给我爸妈作个样子糊弄一下就成!你就帮帮忙耐心听吧,给我点意见!”

    “好了,其实我也懂一点点!我来帮你吧!”吴鑫皱着眉头笑道:“这钢琴音就不正,你难道就没听出你弹的效果跟你平时听的有细微差别吗?”吴鑫说完,便走到了钢琴前,用手往琴键上一按,似乎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道,立时清脆的响声悠长传出。吴鑫侧耳听着,又试了一试,道:“差不多了!”

    “你坐好!”吴鑫淡淡道:“双手自然垂于琴上方!”说完从侧后伸出手来抓住胡斌的手道:“注意整支曲子的感觉,双手随着感觉走,凭感觉联想出声调高低、长短,双手自然挪动,要轻缓灵活……”说完捉着胡斌的手按了下去,又轻快活动起来,一时一支轻缓悠扬的曲子从琴弦上滑落出来……

    胡斌似乎找到了那种轻快自然的感觉,自己都弹得越发惬意起来,追随感觉,几遍重复后便有了一些自己的自然而出的感觉,心思一动,又惊异起来。

    “哗哗!”掌声响起,一人推门而入,满脸带笑,慈眉善目,却是杜老师!

    杜老师轻轻笑道:“很好很好!原来果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虽是教琴,但那青天一碧,汪洋恣意的境界却是许多天赋不错、苦学数载的音乐特长生也是难及!小琴,你有了这么一个可以以琴相交的同学,还躲着不出来?”

    刚说完,便见外头勾首脸色微红地走进一个妙人,那一眼腼腆温静的可人模样,任是冷血男人见了也要心思活动起来——自是貌美如花、羞涩动人的方小琴。

    吴鑫看了一下二人,又看了看胡斌,松开手来,神色淡然道:“杜老师见笑了,我们胡乱整整而已。你们聊吧!我家里还有事,先走好吗?”说完便看着胡斌。

    胡斌知道吴鑫生了气,脸色一红,忙道:“吴鑫,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也不是存心骗你的,只是没有料到,你当真有这么高的音乐造诣!你如果执意要生我气,我也真心向你道歉,我心里却会难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席话说得吴鑫反而不好意思。

    方小琴挡在了门口,妙目中流露出奇异光辉,轻轻道:“不能怪胡斌,就当我顽皮吧,一时想骗他请吃一顿饭,却没想到,你真的竟有这般本领。我从没想过,教一个不懂音乐的人弹琴也能弹出这般境界,那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似乎有了魔力,有了生命,随双手轻轻滑落,随心一起欢跳……我也只有愿赌服输了,今晚请你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方小琴奔是个很天真很感的女孩,又值青年幼,正是最幻象和憧憬的时候,此刻妙目中盈动着火,竟然露出痴迷的神色来。

    吴鑫见了,不好意思起来,轻轻道:“好了!我哪里有你们说得这么好?只不过一时急,随意拨弄几下而已,歪打正着,竟然入了你们法眼!倒好笑,学校谁不知你的钢琴是一绝呢?”

    “哪里?我这笨笨有没有天赋的几下子,再不敢丢人现眼啦!真不知道你怎么就弹得这么好,让我好羡慕!”

    杜老师听了,笑了起来道:“你们两个不要你夸我我夸你的,都很好,只是我们都没料到吴鑫竟然深藏不露,留了一手绝艺!我还有一事不明,吴鑫怎么把钢琴音校正的呢?我看你按住琴键,竟然便能校正,当真怪异之极!你倒说说看!”

    一时几人都笑着看吴鑫。

    吴鑫胡混道:“其实我只是压了压钢琴键格而已,胡乱感觉了一下,却没真正修好。好了!今天难道大家一起,我请大家吃晚饭好不好?也算我刚才的鲁莽的一点歉意!不过,大家可不要将我这臭臭的几下子说了出去!”说完便拉着大家往外边走,倒弄得方小琴不好说话啦。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