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走火入魔

    月白风高,秋夜清冷。

    吴鑫躺在上总也睡不着!想着这一段时间的事,总觉得很杂很乱,让他很烦闷。还是练练功吧,或许可以忘掉一切,吴鑫想。便在上盘膝一坐,运起功来。

    真气由丹田发出,经由任督二脉,缓缓上升,绕全一周遭,仍回到丹田。

    吴鑫已经练了十几年了,娴熟无比。练着练着只觉得全开始暖起来。暖洋洋的!煞是舒服!那感觉……那感觉就像抱着她的体,把她拥在怀里,温馨、惬意极了!她是谁?当然是黄秀莹!

    吴鑫不由得想起那段的回忆。

    全都是,只是最后一线被挡住了,黄秀莹羞妩媚地看着吴鑫。吴鑫搂着,紧紧搂着,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温馨起来。灵与的挣扎,肌肤的摩擦,让他突然脑袋一,耳朵嗡嗡作响,一时心中漾,羞人的东西把两人的子都弄脏了,他觉得很不好意思。

    突然,那女孩柳眉倒竖……

    哎呀!不对,她哪里是黄秀莹,她是方小琴。他似乎又看到方小琴楚楚动人的模样,羞无比的笑脸。那笑容多么灿烂,多么可

    “吴鑫哥哥,我是你的!”她总是那么说,说得那么可

    突然……笑容凝滞了,脸沉了下来。她……怎么又成了黄秀莹。“你为什么骗我?”她轻轻道,语气中带着失望,深深的失望……

    吴鑫只觉得天旋地转,体内缓缓流动的真气突然全部散乱,各自为阵,相互斗争碰撞。吴鑫知道自己走火入魔,心中一片冰凉,完了,自己就这么完了。只觉嗓子一甜,一股红红的鲜血涌了出来,眼前一黑,吴鑫便人事不知……

    翌清晨,吴鑫家大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会是谁呢?吴妈妈疑惑道,还这么早!开了门,却是阿伯!很奇怪,他可从来没来过自己家,怎么现在来了,还这么急?吴妈妈很敬重他,因为他救过吴鑫的命,所以她忙让他进来。

    “阿伯!你怎么来了?”吴妈妈道。

    “快!吴鑫快不行了,昨晚上龙王托梦给我说,他干儿子有危险!所以我看肯定是吴鑫出事了!”阿伯边说边往里边闯。

    吴妈妈也是大吃一惊,因为阿伯从来没说错过任何话。

    难道是真的?两人赶紧往吴鑫房间跑去。一进房间,血腥味扑鼻而来,吴妈妈知道不妙。看时,吴鑫斜倒在上,脸白如纸,没一点血色,前一大滩血,已经凝固,黑红黑红。吴妈妈脑袋一,自己也晕了过去。

    阿伯叹了口气轻轻道:“本不想你知道的,只是我也是早上才知道,又怕你看不到吴鑫更着急,急坏了体可也不好。”只好将她扶到一旁,轻轻替她通了血脉,便让她休息。从怀中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放到她手上,接着把吴鑫扶起抱住,几步一走便消失在房间。

    小庙内,阿伯将庙门锁上,轻轻走到大厅,看着昏死的吴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阿伯将吴鑫衣服全数脱光,便取出一打把银针。顷刻间,只见空中银花飞舞,如烟花般轻盈闪亮。数百银针便或正或斜全插在吴鑫体。阿伯随即举手一拍吴鑫头部百会,此时吴鑫便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阿伯看了看,轻轻道:“你要是个常人倒还罢了,偏偏一功力。这起死回生之术倘若施展,只怕功力尽失。莫非真是冤孽?”

    阿伯说完,便轻轻起,手中拿了一把小旗,边走边扔,隐隐成为阵势。当最好一张小旗扔到吴鑫体之上时,吴鑫跟地上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空茫茫一片空地。

    阿伯轻轻打开了门依旧锁上便出了门。

    吴妈妈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上。吴鑫呢?吴妈妈赶紧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手中多了张小纸条,上面用毛笔写了一行小字:不要担心吴鑫,去学校请七天假,我会将他治好!

    这几个字吴妈妈倒还认得,心里就放心多了,这阿伯可真好,他一定能将吴鑫治好的。虽然这样想,毕竟还是牵挂着想去看看他。吴妈妈赶紧出了门,直接往龙王庙走去。到达龙王庙时却见庙门紧闭,门上挂着锁。难道阿伯带吴鑫治病去了?阿伯都治不好?那肯定是很严重啦!不觉更加担心。但担心也是无益,不相信阿伯却还能相信谁?吴妈妈想着想着想到还没有帮吴鑫请假,便又往学校赶去。

    班上,马上就要上课了,可是还有一张空桌子,是吴鑫的桌子。大家都想着怎么吴鑫不打声招呼却还没来呢?有三个人更是着急。一个是吴鑫同桌黄秀莹,一个是吴鑫后边的方小琴,还有一个是隔得很远的胡斌。胡斌总有一种很奇怪的预感,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吉利的事,难道吴鑫出事了?可是他那么大本事又怎么会出事呢?胡斌靠窗坐着,紧张地时而看看空桌又时而往外边看看。黄秀莹和方小琴也有这种奇怪的预感,但内心深处却否认了,他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突然,胡斌看到了吴鑫的妈妈,一脸苍白,两眼通红地往学校走来。她来学校很少,只有在开家长会时才来一次。她怎么来了?她的样子,难道……

    胡斌突然站起便往外跑,而那两个女孩子见了也都跟着往外跑,只见两道靓影如闪电般轻轻窜动便如两只美丽的蝴蝶从讲台一闪而过便到了门外。

    全班同学都惊呆了!凌波微步?仙女?妖怪?几个好事的同学便跟着跑了出去,把正要走到教室的班主任晾到一边,班主任莫名惊诧,今天是怎么啦?胡斌也是奇怪!我第一个跑的,结果怎么她们一下就跑到前面了呢?

    “伯母!发生什么事啦?”黄秀莹跟吴妈妈比较熟悉,便问道。

    吴妈妈黯然泪低声道:“吴鑫他……他病了!我是来帮他请假的……要请七天……”

    “什么?”三个人齐声道。

    “不可能!”黄秀莹哭道:“伯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要七天呢?我爸爸全到处都是癌症,而且是癌症晚期都只要3天就全好了!不可能……”黄秀莹失魂落魄,喃喃说着,只觉心中一痛便了无趣味,说话便不假思索。

    周围的吴妈妈、胡斌和方小琴却听呆了!

    “什么癌症晚期只要三天?”方小琴先反应过来。

    黄秀莹眼神呆呆地突然流泪,轻轻道:“你们不知道吗?吴鑫会‘起死回生’医术,我爸爸癌症晚期,全各处甚至心脏都有癌细胞,活不到一个星期了,吴鑫只用了三天就把他治好了……”

    “就是那次你们请了三天假?”方小琴急问道。

    黄秀莹轻轻点了点头,喃喃道:“他定是……定是病得太厉害了,他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病呢?……怎么会呢?……”说着说着突然失神的脸放出异样的光,转对吴妈妈坚决说道:“伯母,吴鑫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我要好好照顾他!”

    “我也不知道!”吴妈妈黯然道。

    “什么?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大家都是奇怪地看着吴妈妈。

    “今天早上很早,阿伯便来敲门,他说龙王托梦给他说吴鑫病了,我们去的时候,只见到好多好多血,吴鑫歪在一边,脸没一点血色,我慌了,立刻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就见了这个纸条。”吴妈妈说完把纸条拿了出来。

    黄秀莹一把抢了过去看了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其他同学和老师也都赶来看。

    班主任刘老师看了对吴妈妈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既然这上面说没事我想应该没事了!这假我就批了,你也要注意体,等吴鑫好了回来了,我找他谈谈。对了,你刚才说的阿伯是谁啊?”

    “他是我们村里管庙的!人很好,小时候救了吴鑫一命,现在又来救他,他可真是菩萨啊!就不知道这回到底能不能……”吴妈妈流起泪来,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秀莹听了,先是一惊,他怎么会流出这么多血?难道遇害?然后又感动很悲痛,心里难受极了。想了一想,旋即眼睛一亮,道:“是的!一定是的!吴鑫有救了!哈哈哈……”边笑边手舞足蹈起来。

    大家都奇怪地看着她。她脸一红,也不顾忌什么,凑到方小琴耳边轻轻道:“他一定是吴哥哥的!我想到了!”

    方小琴听了,喜道:“那吴鑫哥哥一定没事了!”说完两个女生拥抱了起来。大家又是呆绝!

    吴妈妈和胡斌都道:“真的吗?”

    “你放心好了!”黄秀莹道:“吴哥哥一定会很快回来的,一定会的!吴妈妈,你不要担心啦,我们知道他肯定会好的!”

    吴妈妈和胡斌听了,仍是不懂,但也知道她们二人必定有很大的把握,不觉心里好受了很多。

    “大家回去上课吧!没事了,好了。”班主任一脸疑惑地看着这两个女生。

    胡斌坐到了吴鑫的座位,轻轻问凑近黄秀莹道:“你怎么知道吴鑫会好的?告诉我好吗?”

    黄秀莹知道吴鑫和胡斌的关系,轻轻道:“不要说出去了,我想那个阿伯就是吴鑫的!”

    胡斌听了一怔,暗自一想也觉有理,道:“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聪明起来?这你也能想到?”

    “我什么时候不聪明?”黄秀莹狠狠地下边就是一脚。

    “哇!……”胡斌像杀猪似的大声号叫起来。

    “对不起哦!我没想到会这么疼。以前吴鑫挨了也没吭声……这么疼他都没吭声!……”黄秀莹突然脸色一红,无限羞涩……

    教室里又是一片异样的眼神……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