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起死回生(下)

    翌清晨,吴鑫早早便赶到学校,其实是昨晚怎么也睡不着了,捱到天亮就收拾一番出发了。黄秀莹还没来。

    这时方小琴走了过来,道:“昨天你跑哪里去了?”

    “哦!回家了,家里忙!”吴鑫应道。

    “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昨天既然赢了,我也愿赌服输。”方小琴问道。“不行!今天中午我还有事,算了,反正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你没必要这么认真。”吴鑫道。

    “那怎么行?我可是认真的!”方小琴有些着急。

    “那,改天吧,这几天我真的有事。”吴鑫有些无奈。

    “哼!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那次黄秀莹不是也请你吃饭了吗?你还不是去了!”方小琴黯然道。

    “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你这么漂亮,歌也唱得那么好。我这几天真的有事,呆会儿还要请三天假,要不等我回来,我请你算了!好不好?”吴鑫淡淡道。

    “你怎么啦?生病了吗?要请三天假。”方小琴听了吴鑫那句“你这么漂亮,歌也唱得那么好”不知道有多高兴,马上又担心起吴鑫来,便淡淡问了一句。

    “没什么。”吴鑫轻轻一笑。

    方小琴也不再问。

    不多时黄秀莹来了,见了吴鑫,脸色绯红,羞笑道:“怎么这么早,走,我们去请假吧!”

    方小琴一听,心里很不舒服,心想:“我还道你请假干什么,原来是跟她约会!真是气死我了!”心下更是有些不甘,忙装出一脸甜笑道:“吴鑫哥哥,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吃午饭吗?”

    这话一出,全班已到的同学马上就沸腾起来,他们可从没听过方小琴用如此妩媚甜腻的声音说话,不住都看着他们三人。

    吴鑫一听,暗道不妙,又知女孩子面薄,便回过头来悄悄道:“我的好文娱委员!你不要捉拿我了好不好,方才我明明说了这几天没空的,我正要去请假呢。”

    方小琴听了,马上格格笑出声来,道:“你不是说我歌唱得很好吗?我中午唱歌给你听,好不好?你就不要跟她去了。”

    吴鑫听了,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淡淡道:“我要走了,你不要胡闹了,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方小琴听了,仍是格格笑着,凑近吴鑫耳朵轻轻道:“你放心好了,就如你说的,我都是你的,当然要听你的啦!我会乖乖地等你回来。”

    “我什么时候说什么……你是……?”吴鑫有些不安道。

    “你刚才不是说‘我的好文娱委员’吗?”方小琴眉目含笑,轻轻道:“我听了很高兴,我永远都是你的,放心好了!”

    吴鑫苦笑了一声,竟然说不出话来。可真是麻烦,怎么突然之间,以前对自己不理不睬估计也没什么好印象的文娱委员突然竟会说出这些话来?还说得这么……这么。换做自己恐怕对着黄秀莹都不敢说出这种话来。这女孩子的心思可真是奇怪!

    全班同学见二人叽叽咕咕嘻笑轻言,早羡慕得口里流水,只道这小子当真走远。碗里一个,锅里还有一个,且都是班上最漂亮又多才多艺的女生。

    黄秀莹听了,眉头一皱,道:“吴鑫,好了没有?”言语中酸味十足。

    吴鑫忙对方小琴道:“再不许胡闹了,知道没有?”便转离去。离去时听得方小琴低低委屈地道:“好的!我都听你的!”吴鑫大感头痛。

    两人出了教室,吴鑫道:“莹莹!我去请假就行了,你可以继续上课啊,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黄秀莹道:“我只是想看着你治好我爸爸而已,再说,你们可不也要人帮忙干些杂活!”

    两人不说话,便随便编了个理由好不容易请了三天假,于是往黄秀莹家里走去。大概昨天黄书浪挑明了二人关系,让黄秀莹再无顾忌吧,便主动地挽着吴鑫的胳膊,让吴鑫浑不是滋味,总觉得别扭,却也有些的感觉,而黄秀莹倒是没事人一样。

    二人来到黄家,黄家夫妇都在等候。

    吴鑫见了,先打了一个招呼,便道:“可以开始了吗?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三天内不许人打扰。”然后又说了一些注意的事。说完,吴鑫被黄书浪带到一间书房。几人很快将书房收拾了一番。待各种要用的东西也准备妥当,吴鑫让黄秀莹和她妈妈出去,室内只剩下他和黄书浪,便开始施医。

    黄书浪按要求轻轻全平躺在上,闭上眼睛,全放松,其实还是有些紧张。

    吴鑫则从书包内取出一大包东西,看时,竟然有近千支银针,闪闪发亮。吴鑫将银针包裹放到一旁,手里取出了十几支,轻轻道:“我马上要以银针定住你全筋脉,到时候你会渐渐丧生躯体感觉,这是正常变化,虽然感觉会有些别扭,不要紧张就行了,紧张对后的恢复会有些不利。”

    黄书浪轻轻点了点头。

    当下吴鑫刷地出针,同时分刺前天突、紫宫、中府、灵墟等部十余。刺法巧妙,入则又各不同,有的刺入半寸,有的仅入皮肤,有的正入而斜进以避开主,有的则斜入而斜进以内通要。虽各有一同,在吴鑫手下却能一气呵成,无半点停滞,这也是刺封体的紧要处。吴鑫刺完,又取十余针,分刺腹部关元、四满、曲骨、气冲等诸,亦是一起呵成;再取再刺,不到半个小时,黄书浪的躯体已经被密密麻麻地刺入了数百银针,甚至于一周围有数针,也有些道并无落针,密疏自是不同。

    黄书浪只觉体渐渐无力,似乎被分成数段,吴鑫每刺一回,该段躯体便失去感觉。慢慢的,黄书浪发现除了头部全都已经没了感觉,这的确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灵魂出鞘一般,体已不再受控制。正在这时,只听得吴鑫轻轻缓缓道:“接下来我要封闭你的脑部,使脑部血脉处于一种微弱缓缓流动状态,你将丧失感觉,跟死了没太多区别。这个过程你也不需紧张,越紧张以后越难恢复你的大脑。之所以提醒你是因为可能会有点痛,这时务必放松,便当作痛的不是自己体一般,自然便好。”说完,只觉数针又是齐下,头顶脸部耳旁已刺入十来针,果有微痛,但很快,黄书浪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此时的他,跟一具尸体差不了多少,没有心跳,也没有了脑部活动,在医学上已经可以宣判死亡。

    吴鑫长吁了一口气,第一步工作终于完成。看着前面的“尸体”,吴鑫取了一条毛巾擦了擦汗,便走出房间。

    黄秀莹和妈妈正在外边等候,见吴鑫走了出来,忙问道:“怎么样了!”

    “已经死亡!”吴鑫轻轻笑了笑道:“第一步非常顺利,伯父配合得很好,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黄妈妈自如也知道大概过程,但听到“死亡”时仍不免体颤抖了一下。黄秀莹则柳眉倒竖,一脚踢了过去,嗔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开玩笑!”吴鑫也不躲避,踢到时“哎哟!”叫了一声。逗得黄妈妈也笑了起来。

    吴鑫轻轻道:“现在要等上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开始下一步工作,我想去休息一下,呆会儿叫我就行了。”说罢便到大厅一个沙发上躺下。黄秀莹听了,忙从自己房里拿出毛毯给他盖上。吴鑫接了毛毯,笑了笑,闭上眼,夸张的用鼻子使劲闻了一下,然后看着黄秀莹。黄秀莹看着吴鑫夸张的表,奇特的眼神,不觉一呆,这才想起昨晚的事,脸色一红,心里却美滋滋的,道:“讨厌鬼!坏家伙!笨蛋、傻瓜、白痴……”说得吴鑫和走过来的黄妈妈都笑了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吴鑫开始下一步工作。先将部的银针拔出部分(黄书浪当然不会有感觉),然后以缓缓真气从紫宫、中府二输入,真气一一阳,相会细细摩擦,再流经肺部、肝脏、心脏等处。以摩擦真气探知“杀气”,也就是病变的癌细胞。一有发现,便将之杀灭。如此直忙到下午才将肺部完全解决并疏通清除掉。至此,吴鑫已是疲惫不堪,满大汗,只好先休息。

    黄秀莹见吴鑫出来时神形憔悴,衣服全湿,忙拿来毛巾,一边给他擦脸一边道:“先吃点饭,然后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慢慢来,不要太着急,别把体忙坏了!”语音中满是关怀和心疼。吴鑫只觉心中一,轻轻在黄秀莹耳旁笑道:“呆会儿让我抱一抱,我就好了!”黄秀莹听了一跺脚,道:“讨厌鬼!”便跑到大厅去了。

    黄妈妈正要去菜,吴鑫道:“伯母!不用了,凉点吃得快,我吃完还要休息一下呢。”说完便大吃大嚼起来。一阵狼吞虎咽之后,吴鑫越发困了,便要在沙发上休息。黄秀莹绯红着脸走了过来道:“这里躺着不舒服,去房间吧!”说罢把吴鑫推到自己房间,关上门。

    在这样一个香艳的环境,吴鑫一下子反而没了睡意,只看着黄秀莹发呆。

    黄秀莹走近来道:“怎么不睡,呆会儿又更疲惫!”吴鑫突然伸手一拉便把黄秀莹拉到上,轻轻道:“我还没得到奖赏呢!”说罢轻轻一吻。黄秀莹躯一颤,忙跳了开来,笑道:“想的美!”便跑开了,出了房。

    又过来不知多少时间,吴鑫突然觉得鼻中钻进一股香味,睁开眼来,见黄秀莹正躺在旁边看着自己,天色也已经黑暗,忙问道:“现在什么时候?”黄秀莹笑道:“你都睡了4个小时了!害得我可还不敢睡呢!”吴鑫忙坐了起来,诡笑道:“我去了,你好好休息!呆会儿等我出来,嘿嘿……”便离开了房间。

    如此累了便睡,醒了便继续治疗,到了第二天晚上吴鑫终于将黄书浪体内癌细胞消灭殆尽。出来后便对守在外边的二人道:“现在癌细胞已经消灭完毕!我已去除部分银针。等大约5个小时后,你们把准备的药材熬成汤,冷到大概是40度左右,用来泡他的体。泡上3个小时左右再来叫我,我再仔细检查一遍,如果没问题则继续泡,泡足10个小时,就差不多好了。明白了没?”

    黄妈妈点了点头,听得差不多好了时,心里很激动。

    吴鑫则继续去黄秀莹房间睡觉。

    到了第三天晚上,吴鑫小心翼翼地去除余下银针,待头部银针一去。忙以一股强大真气疏通血脉,又忙了半个小时,黄书浪的血液循环已经恢复正常,只是人还没有醒过来。吴鑫已知没有大碍,便出来了。

    “怎么样啦!”两人激动地问道。

    “还没醒过来!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可能一个小时左右就会醒过来,伯母准备点菜吧,估计他会很饿!”吴鑫说完,突然觉得浑轻松无比,这一松弛,人已经站立不稳,便倒了下来。

    黄秀莹和黄妈妈见了都是大惊,忙过来扶他。

    “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你们去看看黄伯父吧!”

    “还逞能,叫你不要这么急,现在好了,成了这样!”黄秀莹嗔道,和黄妈妈两人扶住吴鑫到了房间休息。吴鑫很快便沉沉睡去。

    等到醒来时,吴鑫觉得感觉很是异常。手一动,便发现黄秀莹正睡在旁边,天已经亮了。吴鑫见黄秀莹文静地睡在自己边,听着她轻轻的呼吸,看着她酥因呼吸而上下起伏,不心中一。嘴凑过去轻轻在她唇上一点,只觉甜美无比。黄秀莹则醒了过来,见他正看着自己,脸色微红笑了笑。吴鑫哪里见过这种美人睡醒来的慵懒姿态,心中涌起熊熊烈火,一把抱住黄秀莹,使劲的亲吻起来。

    “坏家伙!快停住,我还没洗脸刷牙呢!”黄秀莹眉头一皱急道。“我帮你就行了!”吴鑫道。再不顾虑,体压住黄秀莹躯,狂吻了一番。黄秀莹哪里受的住,体也起了反应,全,软绵绵的动弹不了,只得任由吴鑫抚摸了个遍,渐渐哼了起来。最后,黄秀莹除了最紧要部位外,体已经全部暴露在吴鑫眼中。吴鑫看着这一晶莹如玉、洁白无瑕的体,抚摸着那光滑粉嫩的皮肤,只觉说不出的舒服惬意。吴鑫侧到一边,手摸着黄秀莹前一对坚圆滑的双峰,不叹息道:“莹莹!你太美了!”黄秀莹见他放开了攻势,只玩弄自己的体,便睁开眼来,脸颊早已红得透亮,轻轻道:“就你老是欺负我!一点都不怜惜我!你这讨厌鬼,坏东西,笨蛋兼白痴……”吴鑫用手轻轻按住黄秀莹的嘴唇轻轻道:“莹莹,我保证以后都不会欺负你,会疼你,怜惜你,永远着你……”黄秀莹听了,眼中闪出晶莹的泪光,笑道:“别说了,就说你傻,你还不相信……”吴鑫心中又是一,红着脸轻轻道:“给我好不好?”黄秀莹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低下头羞赧道:“如果你真的想……只是我有些害怕……”吴鑫轻轻拥着黄秀莹,亲了亲她的脸道:“我已经很满足了,小乖乖,既然你有些害怕,那就以后再说吧。我可不想我的宝贝害怕!想把你含在嘴里又怕你化了,我是不是真的很傻!”黄秀莹有些感动,轻轻道:“是!你当我是糖啊?”吴鑫轻笑道:“不错,你就是我的糖,永远给我甜蜜。不过接下来呢,我还得尝尝我的糖,看它还甜不甜!”说毕两人又紧紧缠在了一起,良久良久。除了最后一道防线,可以做的几乎做了个遍,两人这才又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黄秀莹一看表,已经是中午啦,两人又相互亲了一会儿这才起了穿了衣服。出来时便见到黄妈妈和黄书浪正在大厅等候。两人都不好意思,低着头。

    吴鑫轻轻问道:“伯父,你没事了吧?”

    黄书浪微笑着道:“还不好意思?你叫我什么来着?”

    黄秀莹听了,跑过去抱着黄书浪,声道:“爹!你不要这样为难他!”

    黄书浪听了,哈哈大笑道:“真是不孝顺,有了他就向着他,忘了父母啦!真是女大不中用啊!”黄妈妈也笑了笑道:“你们快去梳洗吧,我看你们肯定饿得不行了,我们马上吃饭。”说毕便起前去收拾碗筷准备“家宴”。

    只请了三天假,现在却已经是第四天。吃完饭,吴鑫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便回了一趟家,顺便去看了看。对于吴鑫的事现在已经是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点头。吴鑫知道意思,也不多说,便赶往学校上下午的课。

    刚到教室便见到黄秀莹已经来了。黄秀莹见了吴鑫,忙道:“不好了,刚才方小琴的爸爸妈妈来过,想问你有没有见到方小琴,他们现在在班主任的办公室,正急得不行,你去看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