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起死回生(上)

    夜风轻柔,小镇上已经没几个人出没,几盏昏黄的路灯奄奄一息般,发出困倦昏黄的灯光,照得街道影影绰绰,越发凄迷冷清。整个镇上静悄悄的。

    镇中心偏南的一个房子里,一个艳光四的女孩正欢笑地坐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边。那个女孩便是黄秀莹,中年人则是他爸,叫黄书浪。

    黄秀莹笑道:“爸爸,你这个故事不好听!罚你明天多讲一个好听的来!”

    黄书浪笑道:“好啊!多讲一个就多讲一个,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呐!可说好了,不许反悔。咱们勾勾手指头!”说罢伸出一只洁白滑嫩的小手,小指头尖细莹白如玉,在灯光中闪着柔和的光芒。

    “莹莹,你长得真漂亮,就像你娘一样,永远都那么动人!再大一点,你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男孩子?将来不知道谁有这么好福气娶我女儿!”黄书浪微笑着轻轻说道,眼光里却有一种淡淡的庄重和惋惜。

    “爸!说得这么好听,女儿去给你倒杯水,免费的!”黄秀莹倒完水后双手托着下巴,微笑着看着爸爸喝了一点水。

    黄书浪喝了口水后,看着黄秀莹,脸色凝重,轻轻道:“莹莹,今天你都陪了我一天了,爸爸很高兴。可是以后可不许这样。你要是不好好学习,爸爸可不高兴啦!”

    黄秀莹轻笑道:“爸爸,以后我不去上课了,哪些老师讲的我都已经弄懂了。再说他们哪里有你这个大才子的本领啊?我就要爸爸教我,然后考市里最好的高中一中,然后再考中国最好的大学北京大学,然后仍然陪着爸爸,做爸爸的秘书。你说好不好?甚至我们可以和妈妈一起去国外留学,要去最好的大学,哈佛大学你觉得好不好?”

    黄书浪听了,眼睛里露出悠然向往的目光,目光中,泛着梦也是的奇异光辉。光辉一闪一闪,散发出一个个清清的淡淡的光圈,一环一环,盈盈不绝。忽然眼角一动,一股清泉般的泪水悄然滑落。目光里的温柔亦如泪水一般,拂过眉梢,滑过脸庞,悄然落在黄秀莹如玉般的脸上。

    这是一张嫩白皙的脸,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里满是笑容,而笑容却有些空虚。空虚的背后却有一股淡淡的悲哀。黄书浪忽然明白了,开窍了,多好的女儿啊!死也瞑目了,想到死,黄书浪心中隐隐作痛,这世界太值得留恋了!,因为在这里,有两个女人都需要自己,都着自己,便如自己着她们,需要她们一样。死,对他而言或许只是一个解脱,解脱体的束缚,解脱体的苦楚,他能忍受,可是却忍受不了心中的苦楚。自己走了,她们怎么办?女儿还太小,可妻子呢,还很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度过。可孤灯独影,这是怎样难过的子啊!

    黄秀莹看着爸爸,看到了那粒悄然滑落的泪珠,那样的晶莹剔透,里边似乎藏着很多很多东西。有几分慈祥,几分惋惜,几分担忧,几分心痛。里边就是一个世界,一个充满感的世界,一个最真实最纯洁最完美的世界,世界里有三个人,三个本来应该快乐应该欢笑应该甜蜜无比的人。可是这一切很快便要结束,便如泪水被夜色淹没一般。黄秀莹想哭,却不愿哭,想笑,却觉得笑得太空洞,所以她只是静静看着,如夜色一般宁静。

    夜色真的很宁静!然而,街道暗角闪出一道清影。清影一停,却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男孩看了看四周位置,当下脚下清走几步,歪歪斜斜,便消失不见。

    黄秀莹让爸爸睡下,然后才离开房间。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突然觉得很累,累得本来想好好哭一下的却哭不起来了。她看着窗外,夜色凄迷。

    突然,窗外却突然出现了一张脸,一张温柔闲适的脸,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看着自己。她突然觉得好感动,感动得眼睛发红。那张脸朝自己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就是这张脸,让自己明白了很多,让自己成熟了很多。她没有迟疑,赶紧打开窗户,让他悄无声息地跳了进来。

    黄秀莹这才想起,自己的房间是在二楼。二楼,那刚才他站在哪里?她突然有些不可思议,她看向他,仍是一脸淡淡的笑容。本来她应该害怕的,可是看到他的笑容,她忘记了所有的恐惧,因为她相信这张脸,再也不会怀疑这种脸。

    “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黄秀莹看着他许久没动轻轻道。

    吴鑫脸色有些微红,轻轻喃喃道:“今天你没去上课……我怕惊动别人……没有吓着你吧?我倒忘了这是你……休息的地方。”

    黄秀莹明白了怎么回事,难怪刚才不说话,原来是有些害羞!你也会害羞,黄秀莹想到这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衣,不该露的都被他给……一想到这,黄秀莹突然脸一下就红了,刚才怎么没想到,哎哟,多羞人啊!

    黄秀莹想着吴鑫害羞却眼睛发光的样子,又有些得意。斜眼看去,果然吴鑫更加脸红,神色不安,黄秀莹走到吴鑫跟前,吴鑫则吓得突然倒退几步,贴到墙上。黄秀莹在吴鑫耳边轻轻道:“坏家伙,想些什么呢?”

    吴鑫只觉心里一阵激动,又有些害怕,看着黄秀莹欺进,心里如小鹿一般乱跳。听到黄秀莹这句话,心头暗自有些羞愧,又有些怀疑,这丫头不是存心惑我吗?毕竟少年心,碰到这种事可是武功修为所无法抑制的。吴鑫只觉得小腹一股火涌起,闻着前面飘来的淡淡少女幽香,心神一阵恍惚,如登仙界,真想一把抱住前边妙曼无比、玲珑婀娜、几乎透明的体,吴鑫不有些颤抖。

    黄秀莹则突然发现了吴鑫眼中出的邪异贪婪的目光,不有些害怕,虽然自己还是有些愿意,毕竟自己年龄还太小,可要吃亏的!忙笑一声,退了开来,拿起上的毯子把自己体围了起来,看着吴鑫。

    吴鑫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仍有些口干舌躁,看着黄秀莹道:“秀莹!你爸爸现在怎么样啦?”

    黄秀莹听了,脸上笑容迅速消退,憔悴道:“还能怎么样?”

    吴鑫听了,轻轻道:“秀莹,不要太难过,我来就是……”

    话没说完,黄秀莹苦笑一声,轻轻道:“吴鑫!我知道啦,你也不用安慰我,不过我真的要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真相,给了我勇气!”

    吴鑫看着黄秀莹,眼中出一种自信奇异的光芒道:“我来并不是为了这个……”

    黄秀莹听了,刚刚静下来的脸又红了,轻轻道:“你……你来想干什么?……”看着吴鑫的眼神,眼神里充满了严肃和正义,不像有什么坏心思。

    “这个问题很复杂!”吴鑫顿了顿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起死回生’?”

    “当然听过啊!”黄秀莹觉得很诧异,这么简单的成语要没听过,自己真没脸做“小才女”啦。

    吴鑫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便轻轻道:“我所说的‘起死回生’不是我们常说的那个‘起死回生’,而是代表一种医术的名称!”

    “‘起死回生’!真的有这种医术吗?”黄秀莹隐隐觉得这或许与爸爸的病有关,又充满好奇,问道。

    吴鑫淡淡答道:“确实有这种医术,而且成语的‘起死回生’多半便是起源于这种医术!”

    “真有?那你怎么知道呢?那能不能治好我爸爸的癌症呢?”黄秀莹有些兴奋地问道。

    “因为我就会这种医术,虽然不能保证,但应该能治好你爸爸的病!”吴鑫淡淡一笑道。

    黄秀莹听了,又是震惊又是兴奋,喜极而泣地仍了毯子,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吴鑫道:“你这坏东西,非要欺负我,让我伤心才高兴吗?也不会早点告诉我……”说着说着竟然真的哭起来了。

    吴鑫只觉得一团温异香扑鼻的体紧紧贴着自己体,一种舒服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黄秀莹前的两个坚的物事紧紧着自己的膛。黄秀莹呼吸和哭泣时体的起伏使得二人发生微小的摩擦。这点点摩擦可真正要了吴鑫的命。吴鑫只觉方才偃旗息鼓的小腹又忽地了起来,一股霍霍然再也按捺不住,当下双手一合,紧紧地抱住了黄秀莹,把她压到上。

    黄秀莹没有挣扎,但紧张得躯微微颤抖。她不敢看着吴鑫,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上露珠似的泪水微微闪动,脸很红得透出异样的光亮来。吴鑫见了,心头突然变得一片空明,火渐渐熄灭。心里却想,我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浮躁,变得如此轻薄,抛下正事不理,竟兴起邪念来,况且两人都还这么年轻!这样想着,便慢慢放开了黄秀莹的温体,眼神中带着一丝歉意。黄秀莹见吴鑫放开了自己,便有些紧张的睁开眼来。见到吴鑫的眼色,心里一阵甜蜜,微笑着看着吴鑫。

    两人看了许久,忽听得吴鑫轻轻说道:“伯父!进来吧!”说罢便去开了房门,果见得黄书浪正站在房门前。

    黄秀莹羞愧不堪,忙取了毯子把自己体包住,低着头道:“爸爸,您……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怎么也不敲敲门……”声音脆,愈说愈低,渐渐几不可闻……

    吴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然后又把灯打开,神色淡然,似乎他才是房间的主人一般。而黄秀莹则坐在上不敢动。

    黄书浪坐下来后,便仔细的只盯着吴鑫看,神色不变,一张脸苍白严肃,让人看不出表。吴鑫这才有些许紧张,微微一笑道:“伯父来了很久了吧?我……我一时心里很乱,没注意到您……”

    黄书浪突然笑了笑,轻轻道:“是心中起了杂念吧!”

    黄秀莹和吴鑫都听出了黄书浪的意思,低下了头,不敢正视黄书浪。

    黄书浪见二人不好意思,轻松笑道:“事都做了,还怕不好意思?”

    吴鑫有些着急道:“伯父!我们……我们没有……”

    “没有什么?我说你们什么了没有?”黄书浪笑了笑道:“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年轻人!”

    黄秀莹一直没说话,听了这话,羞道:“爸!”声音拉得很长。

    黄书浪道:“爸又不是老古董?我的宝贝女儿害什么羞?我刚才说很喜欢他自是有我的原因,你不想听听看?”

    吴鑫听了这话,知道黄书浪等于把女儿交给托付给自己,心慢慢冷静下来,态度也自如了许多。

    黄秀莹则看着爸爸,自是想听听爸爸的意思。

    黄书浪道:“首先,吴鑫——你叫吴鑫对吧?——有足够的本领保护我的宝贝女儿!你们不要怪我,我也是很势力的。毕竟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我必须要考虑这点!”

    黄书浪看看两人。吴鑫轻轻点了点头,脸色很平淡;黄秀莹则满脸羞,因为这样等于默认了两人的行为。这叫我以后怎么跟他相处?要以后被这坏蛋欺负都没法反抗了。黄秀莹这样想,不觉抬头瞄了吴鑫一眼。正巧吴鑫也在看黄秀莹的表。四目相对,两人赶紧都收回目光,心里有点甜蜜的感觉。

    黄书浪道:“这第二吗?吴鑫是个好孩子。希望你能好好对待莹莹,不要让我失望。不过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莹莹就是太冲动了一点,很感,头脑一昏就成了笨蛋。而吴鑫倒是很理智,我很放心。”黄书浪越说越慢,神也严肃了起来,长吁了一口气。

    “方才你们说的话我也听了不少,你说我的病还能治好?”黄书浪看着吴鑫问道。

    吴鑫看了看黄书浪淡淡道:“我刚看了看你,发现你全多处都有癌细胞扩散的迹象。最严重的是肺部和肝脏,连心脏都有。成功的机会小很多。”

    黄书浪笑了笑,故作轻松道:“不错哦!你这一看,连五脏六腑都看得透透的,看来现在的医学真是太落后啦!”莹莹显然想歪了,嗔道:“以后没事你可不许看我,先前不知道倒没什么,现在知道了,再见你看我,我都知道你能看得仔仔细细,还不心里发毛!在你面前我不跟……跟……一样,被你占了便宜都说不出口!”莹莹羞不可抑,语音越来越低,却带了一种撒的味道。

    吴鑫笑了笑,轻轻道:“跟……什么一样?其实你想错了,莹莹,我可没有透视眼!我只是用医学知识来判断而已。古人诊病,讲究望闻问切。其实如果医术精深,只用其中一种便可完完全全把病诊断出来。”

    “我就说吗,这丫头一感用事就没了脑子!”黄书浪道。

    吴鑫淡淡道:“我这治疗方法刚才也说了,叫‘起死回生’,伯父应该知道什么意思吧。”

    “我想呢应该是先要死,然后才能‘起死回生’。”黄书浪淡淡道。

    “不错,没有死又怎么起死回生呢?所以治疗之前我需要你们答应我三个条件!”吴鑫淡淡道。

    “说罢!”黄书浪道。

    “其一,就是你们必须完全相信我,否则我无法施医,因为伯父将要暂时死亡三天左右;其二,你们必须答应我不能将我行医甚至于会医之事告诉别人;其三,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事实上,伯父病已经到了将死的地步,而且‘起死回生’还从没治过癌症之人,我呢也是第一次施医。所以总之,成功几率不会超过三成。不管结果如何,你们不能怪我!”吴鑫说完静静地看着二人。

    莹莹道:“这么难啊!难怪早先你不告诉我!不过我相信你!”

    “你就这么把你爸爸的命给仍了?”黄书浪看着莹莹笑道。说完对吴鑫道:“其一,有了这么一个任的女儿,我也只有任命了,所以,我会完全相信你。其二,我可以保证知道这一过程的家人严守这个秘密,决不泄漏半分。其三,我本是必死之人,别说是三成希望,便是一成,甚至十分之一成,我都会毫无怨言的尝试。其四,真的很感谢你的帮忙,不管成功与否,我都要谢谢你!好吧,我看你也没准备,我先走了,你们先聊,什么时候开始你告诉我一声就行了!”黄书浪说完便出了门,并把房门关上。

    剩下吴鑫和黄秀莹坐在那里尴尬地发呆,谁也没有说话。

    “你冷不冷啊?要不要睡一会儿?”黄秀莹怯怯说道。

    “哦!算了,我要回去了。”吴鑫道:“明天早上可要去上课哦!我要请三天假,顺便把一些必备的东西带上。”

    “呆子!”黄秀莹轻轻骂道,把窗户打开,又道:“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吧,我可送不了你啦!”

    吴鑫站在窗前,听她叫一声“呆子”,心一痒,飞快地亲了一下黄秀莹的小嘴便一跃而去。

    留下黄秀莹蹙着眉毛,皱着额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甜蜜地呆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