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异玉隐情

    吴鑫自奔出教室后,当下右脚斜斜踏出,随即往后一拖。左脚却后退一步,体便微转。转动之际,右脚又后退并至左脚处,然后左脚却轻轻右移,子又是一转,旋即消失在校园。

    古樟旁的龙王庙内,一老一小盘坐于堂内。

    “!”吴鑫轻轻道:“徒儿最近总觉得不太对劲,今赶来,做得是否太过于鲁莽?”

    “是啊!鑫儿,你怎么会这么不知轻重?万一让人觉察出来,可能会有意料不到的危机。”阿伯轻轻叹了口气。

    “鑫儿知错了。只是……只是徒儿在那个时候突然觉察出一股杀气,便用神识探知,不料一时看到了她前……突然间便觉得口烦闷异常,险些走火入魔,只好匆匆脱而来!”

    阿伯轻轻一笑道:“鑫儿长大了,开始想女孩子了!”

    吴鑫慌乱道:“不是的,,真的不是的!……”

    “什么是不是的,这是正常的反应。不管男孩女孩,长大了自然就会的。别怕,但是你要沉住气,青萌动之际,最易心浮气躁,稍有不慎,便有走火入魔之危!”

    “嗯,徒儿记住了!”吴鑫羞红了脸,心思有些不定。

    阿伯不说话,轻轻伸出手来,掐指一算,轻轻道:“鑫儿,咱们的师徒名分只怕将尽了!”

    吴鑫一听,急得睁开眼来,双眼泣低低道:“,你恼鑫儿了吗?你要是恼鑫儿,你就打我骂我,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千万不要不理我。”

    阿伯一听,微微含笑道:“鑫儿!你没听明白的话!我只是说‘将尽’,没说已尽,我要是恼你又怎么会这么说呢?”

    吴鑫闻此,轻轻笑道:“,你刚才吓着我了。为什么说这话呢?”

    “鑫儿,你迟早是要离开的,再说老了,也活不长久了。所以刚才算了算,知你一年后便要面临冲关。只等你冲关成功,便是你出师之时!”阿伯轻轻道。

    “,徒儿永远不出师,永远培着,好不好?”吴鑫哀求道。

    阿伯轻笑道:“傻孩子!你不出师,怎么会知道我的好徒儿到底学到了些什么?修炼虽然重要,还需历世锻炼才能成就非凡。盼着你啊,将来好好为表现,别把的一把老脸都丢了!”

    “……”吴鑫知道心意已绝,道:“那徒儿一定加倍努力学习,定不辜负的教导!”

    “这才对吗!”阿伯呵呵笑道。

    “,我不明白为何我们可以很好的推算出他物的却难以准确推断自己?比如说,我就算不出自己什么时候面临冲关!”

    “这就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人其实最难了解的便是自己!但是当你的心修、神修达到一定境界时,你便也能很好的推算自己啦!”

    “,当我有件事想要去办,却不知道该不该去办的时候,我该怎么抉择呢?”

    “这个问题可回答不了你,这也就是你需要去历世修炼的原因之一。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会面临选择,怎样去选择,如何评价选择,一方面要靠你所学尽量顺应天道,另一方面则靠你的实际经验去权衡,二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

    “顺应天道!,其实徒儿一直弄不明白。星象神算能知天命,晓生死,而行医则能起死回生。那么,当我们算到一个人即将死亡时以医道令其起死回生,结果那人势必死不成了。那么该分析这一现象呢?是星象神算不正确呢还是医术本干扰天命呢?”

    “呵呵!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星象神算所知天命,只不过天命之势必然。而必然之中又蕴含偶然。天命之势,必然为主,偶然为辅。而医术之用则在于改变必然偶然之君臣主辅关系,使偶然成为必然,必然为偶然,从而向与原先不同的方向发展。”

    “那么,也就是说,星象神算所知天命,仅仅是天命最可能出现之形,并不是天命本。而医道其实就是改变天命,亦即逆天而行呢?”吴鑫问道。

    阿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坐着,闭目养神,其悠闲有如修仙得道之人。

    良久,“!徒儿想做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吴鑫问道。

    “鑫儿!你还年幼,难得心境如此空灵淡薄。很多事,很多答案要靠自己去领悟了,若一味依赖他人则永远没有长大的那一天。另外,过分压抑自己虽然能独善其,但却不是生活全部。所以当你觉得有些事非做不可时,先考虑一下自己会不会后悔。做了,就不要后悔!知道吗?”

    “嗯!徒儿明白了!”吴鑫答道,眼睛里透出一股奇特的光芒。

    ************************************************************

    翌,吴鑫刚踏进教室,便见全班同学眼睛齐刷刷看着自己。吴鑫有些好奇,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吴鑫不管,只是淡淡地冲大家一笑便坐回自己桌子。

    黄秀莹早来了,一直看着吴鑫,待他坐稳,轻轻道:

    “吴鑫!昨天的事到底怎么样啊?”

    “怎么样?”吴鑫轻轻笑了笑,旋即讶然站起道:“你怎么还戴着那项链?”

    “怎么啦?这项链有什么问题吗?”黄秀莹从秀美的脖子上取下项链,脸红了:“你怎么知道我戴了?”

    吴鑫有些生气道:“我昨天不是告诉你了吗?”

    黄秀莹想了想道:“可是,家里人找了一个熟识的鉴赏家鉴赏过!不会有问题啊。这是玉含……”

    “……是新石器时代崧泽文化结晶。出自墓葬中人骨架的口部,是中国较早的玉含。使用玉含风,古代盛行。晋葛洪《抱朴子》:‘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吴鑫打断道。

    同学们都讶异起来,黄秀莹更是奇怪莫明道:“你怎么全都知道?”

    吴鑫叹了口气道:“你家人必以为如此是吗?其实这是块假玉!非但是假玉,而且其中含有极强放物质!黄秀莹,赶紧把这玉处理掉!”

    “那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戴着玉,而且知道玉有放!”

    “感觉吗!我的感觉一向很灵敏的。”

    “真的吗?那我可要考考你啦!”说话的是个女声,却不是黄秀莹,而是吴鑫后头的,班上的文娱委员——方小琴。

    吴鑫觉得奇怪,扭过头去却见方小琴在背后一脸嘻笑的看着自己。周围同学也一下就围了过来。

    “刘老师!”吴鑫看着门口叫了一声。大家一听,都是迅速无比,刹间回到自己位子,抬头看时却没发现老师。大家被戏弄了一回,又见吴鑫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看自己的书,自然很不高兴,便三三两两地唧唧喳喳起来。

    方小琴则从背后拿着书狠狠地向吴鑫头砸去,被吴鑫无意间因低头去捡掉到地上的铅笔而躲过。黄秀莹吃了一惊,也气不过,右脚一抬踢向吴鑫左脚,又被吴鑫恰好伸懒腰时收腿而避过,而且还使得其脚因踢到桌脚而疼得要死,却不敢声张。两人气不过,轻轻一点头,两人同时出拳,一个从后边,一个从右边,同时攻向吴鑫。只听到啪的一声,两人拳头竟碰到了一起,而吴鑫则从左边起离开了桌子,大概是去上厕所。

    周围的同学看着两人痛苦难受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同学王霸笑道:“你们两人怎么练起拳来了?还练得这么起劲,真是佩服,佩服!……”王霸第二个“服”字还没说完,头上挨了一书,腿上挨了一脚,哎哟哎哟大叫起来……

    终于有点成就感的黄秀莹自言自语地笑道:“我的无影脚不错吧!刚才纯属意外而已!”

    回来后,吴鑫硬是把黄秀莹拉出了教室。

    “我跟班主任刘老师解释了一下,我们先去处理了这玉块吧!”吴鑫焦急道。

    黄秀莹仍是不解,有些懊恼道:“你怎么知道它是假的!这可是我爸一个最好的朋友送的。你要胡说我可不饶你!”

    “你难道一点都不相信我吗?”

    吴鑫说完,黄秀莹再不说话,两人便走出了学校,往人少的地方去。

    “秀莹,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好吗?”吴鑫停下来,轻轻道。

    黄秀莹一听,脸又红了。这人也真是的,何苦又来捉弄我,昨害得我还不够吗?偏要问这些难堪的话!还叫什么“秀莹”,这又怎能随便叫呢?

    黄秀莹脸色有点红润,看着吴鑫轻轻笑道:“你觉得我会不会相信你呢?”

    吴鑫拿她没辙,苦笑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又怎么猜得出呢?”

    黄秀莹一听,没来由的乐了,头一次对同学调皮轻快地说道:“你要是就好了,我只需轻轻地吃包药就送你去黄泉,也省得……被你欺负!” 黄秀莹越说声音越低,说到“欺负”二字时,几乎已不可闻。

    吴鑫脸色微红,道:“对不起!昨天害你被误解,都是我的错,我一想到,就担心……一时说话快,就没经过大脑……呵呵!”吴鑫也轻笑了一回。说到“担心”时,吴鑫注意到黄秀莹有些高兴,所以也便敢笑起来。

    “你还笑!” 黄秀莹嗔道。

    “好了!说正事!”吴鑫脸色严肃了些,淡淡道:“秀莹!我刚到校时就觉察出异常,后来在班门口,我感到了杀气!”

    “杀气!你在说武侠小说啊?我才不信呢?”

    “真的!”吴鑫一脸严肃。黄秀莹有些羞愧,知自己不该打搅,他可是一本正经,应该不会错。“后来,被班主任推到门口后,我凭感觉知道杀气在你上。后来才知是那玉散出的放物质所致。长久佩戴会致癌!”吴鑫道。

    “可是!我爸爸都带了七年啦,怎么可能呢?”黄秀莹疑问道。

    “这事我正想告诉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受得住?”吴鑫忍了很久还是说出来了。

    黄秀莹知是不祥之事,心微微颤抖,眼睛似乎随时要流出泪来,轻轻道:“你说吧!”

    吴鑫看了看黄秀莹,心想,长痛不如短痛!道:“我不但发现了那玉的杀气!而且知道这玉中放物质不是天然形成的,那玉是有人特意制作的!”黄秀莹仍没完全听懂。

    吴鑫提醒道:“这应是有人要害你们,所以专门制作了这玉!这玉以前都是谁佩戴着?”

    “难道有人要害我爸爸,此前这玉可一直是我爸爸戴着……啊!这送给我们玉的……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害我们呢?”黄秀莹突然想到,这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太可怕啦!

    “我早知道啦!”吴鑫叹了口气道:“你爸爸疼你不?以前经常跟你一起玩不?”

    “疼啊!是啊,可是去年起就很少啦,我还以为他讨厌我不疼我啦,昨天他送我这玉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还是像以前那样疼我!这可是他最喜欢的玉啊!”黄秀莹说着说着微笑起来,笑得那么纯洁,那么甜蜜!

    “你有没有想过你爸爸这么疼你为何从去年起就很少跟你玩?有没有想过为何如今又将玉送给你?”吴鑫提醒道。

    “为什么啊?我怎么知道!”黄秀莹隐隐觉得有些不妙的感觉,却抓不住它。

    “因为他一年前就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而现在已经是晚期!我是从玉上淡淡的死气得知的,那是人临死前所散发出的一种独特气质!他知道将不久于人世,所以才送给你。”吴鑫一口气说完,长舒一口气。他知道他可以不说的,他也知道这样对她而言太残酷,可是他更确定如果现在不告诉她,她以后会更后悔,因为她没能在父亲的最后时光多去陪陪,多去看看。他也不忍一个好父亲临死前仍孤孤单单,连最的女儿都不知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黄秀莹脸色寡白寡白,泪如泉涌。她突然感觉到他说得应该是对的。为何自己一直蒙在鼓里都不觉呢?是自己太笨,太不留心?不,是自己根本没有重视自己的爸爸,把那份难得的父当作了必然!是自己太不注意爸爸的无奈和关怀!每次看到爸爸苍白的脸只道是工作太累之故,是自己太傻了。想到这里,黄秀莹不住悲痛狂涌,一阵天旋地转便倒到了吴鑫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结。良久良久,吴鑫的前已经全湿,泪水似乎要淹没整个世界,总是不断地冒出!滴落!两人呆呆地一动不动,如两尊石刻。

    “秀莹!”吴鑫悲伤地问道:“你怪不怪我告诉你?”

    “不会的!吴鑫!”黄秀莹边哭边说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才会怨你一辈子!……谢谢你!”

    “秀莹!”吴鑫淡淡道:“你不应该哭的!你应该笑!灿烂地笑,用这笑容去陪你爸爸!知道吗?你爸爸一定会高兴的,一定会很幸福,因为他有一个最好最好的女儿!”

    黄秀莹听了,又哭了一会儿。突然,她昂起头来,擦掉眼泪,露出一个完美无比的笑容,映着红肿的眼睛,如雨后荷花般美丽艳,道:“吴鑫,这样好不好!”

    吴鑫看着看着觉得自己都有点想哭,红着眼睛轻轻道:“这是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yy校园之惟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