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这不做的好的吗?还不满意?”送走一干人等,郭贤齐笑嘻嘻地说道,“第一次就这么好了,以后肯定会更好。”

    蒋穿林冷笑一声,就要去掀衣服,却听郭贤齐学着蒋穿林的腔调怪声怪气道,“谁告诉你这是我第一次了?这才是我的第一次。”然后迅速换回自己的口音,“咦,第一次跟人谈生意?”“嗯~哼~!”“卖你自己?”

    他声音来回变换,独自模仿昨天的场景,听得蒋穿林哈哈大笑,到的后来,笑得肚子有些发疼,干脆捂着肚子笑。等他笑得差不多了,郭贤齐突然说道,

    “这里有两千多两银子,你打算怎么办?”众人林林总总,大约订了有十万多块,十分之一的定金,差不多就是两千多两。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买地方,雇工人,买原料,做东西了。”蒋穿林想了一下,说道,“不过定金虽多,人家要的东西也多,一下子生产,资金肯定不够。”

    “资金不够,就先少生产一些,帐一笔一笔结就是了。”郭贤齐有些不以为然,这些都是小事,何必那么斤斤计较?

    蒋穿林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优先供应给某个人,肯定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但如果我每次只拿出那么一点,肯定会让人小瞧的。”他总有些完美,总是希望每件事都办的完美,其实这完全是一种吹毛求疵,在他眼里,从来没有那件事自己真正办的漂亮过。不过他自己却并不清楚,他总以为是自己能力太低,所以才会出那么多问题。

    郭贤齐听他斤斤计较,有些不耐,随口说道,“那就优先供应订货量大的,订货量小的往后靠,要么你就去跟你老婆借钱。”

    蒋穿林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接下去的子,买地皮,雇工人,买原料,虽然蒋穿林全部都从速了,仍是整整忙了十多天才得以开工,等到月底,仅仅生产了两万多块。蒋穿林按照郭贤齐的意思,优先分给了那些订货量大的客户。

    回笼了一部分资金,蒋穿林立刻给工人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将第一批原料的钱也全部结清。这样一来,原料的供应速度立刻提了上去,生产速度跟着开始加快,到的四月底,十万块订单已经全部结清。估计销路不错,不光那些观望的人立刻都下了一批大的订单,连那些原本已经订了数千上万块的,也立刻重新下了一批订单。

    “蒋穿林,我可真是后悔,”郭贤齐装出一副懊恼的样子,“给你出了这么大的力,我才得了一千两银子,真后悔当初干吗要现钱,而不跟你要股份?”

    两个月下来,除去原材料、设备、人工、场地,蒋穿林已经赚了近一万两银子,而且其中许多如设备、场地的地方,都是一次投资就可以消耗许久的东西。现在他们手中仍有近二十万块的订单,两个人估算了一下,这二十万订单再用一个半月就差不多可以结清,到时候盈利值可能有三万两。这当然不是那个呆呆的帐房能够算出来得,那个帐房不过30岁的模样,模样虽算不上精明,可也绝对与呆傻无缘,但蒋穿林却总觉得他有些蠢笨,让他写写算算,做个出纳倒还勉强合格,但若要他做财务总监,做K线分析,恐怕他得先读三年高中,再读四年本科或许才勉强可以。虽然如此,蒋穿林仍是给了他两倍的工钱,一来固然是有掩口的意思,二来也是希望他有激自修一下,以后或许可有大用。

    “股份啊?”蒋穿林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也正有此意,分你两成如何?”

    “两成?”郭贤齐吃了一惊,“这么大方?你没病吧?”他本来只是在开玩笑,却不料蒋穿林竟真的要给。

    “我没病,非常好,”蒋穿林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是明白人,应该知道,我们钱赚不了太长时间。小小姑苏,几个月时间根本不可能消费三十万块胰子,这段时间之所以卖的这么快,肯定是他们在极力抢占附近各府市场。一旦他们真的站稳了脚跟,销量可能不会降的太厉害,但头一件事必定是合伙来削我的价钱。”

    “原来你早就想到了,”郭贤齐有些吃惊,“我今天本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们必须要自己联系附近各州府的客户了,否则等他们占领了全部市场,我们的生意就会很艰难了。”

    “的确是把生意做出去的时候了。不过这事恐怕还得麻烦你来做,”蒋穿林说道,“你知道,我并不擅长这个。”

    “那是当然,” 郭贤齐嘿嘿笑了两声,“现在里面有我两成的股份,要我做事也是应该的。”

    郭贤齐兴高采烈地离开了蒋穿林的屋子,心中充满了自我价值实现的喜悦,但兴奋过后,他突然发现,蒋穿林除了又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繁杂的任务,丝毫没有说明为什么要分两成股份给自己。按道理说,蒋穿林的事业正处于蒸蒸上的阶段,换做任何人,都是宁愿借钱,也要给别人现钱,绝对没有给别人股份的道理,但蒋穿林现在资金充裕,却要用股份做报酬,真是奇怪。

    郭贤齐的行动非常顺利,很快就联络到了附近各府胰子店的老板。其实,如果郭贤齐再晚两天,那些老板自己就会找上门来了。附近各城几乎都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涌入大批新奇的胰子,效果好的出奇,他们的生意很快便被抢走大半,甚至有些老客户都改用这些新品种,他们如何能够不着急上火?有些死板的还打着降价竞争的打算,一些活络的,早就开始暗暗打听这些新品种的胰子是从何处过来的。只是人家既然打算抢占市场,当然要保守货源的秘密了,郭贤齐联络他们的时候,他们全都在着急上火的四处打听新胰子来源。双方正是干柴碰烈火,瞌睡遇枕头,一拍即合!

    半个月后,蒋穿林的住所再次上演了唇枪舌剑的价格谈判。这一次所有的买家都是心急火燎的,所以是蒋穿林占了上风,但蒋穿林并不打算趁火打劫抬高价钱,所以双方的谈判非常顺利,很快便拍板订货。

    讲好了价钱,众人纷纷开始下订单。与上次略有不同的是,蒋穿林现在已经雇了几个下人,甚至还有一个帐房帮忙,他需要做的,仅仅是在订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已,所以一切都方便迅速了许多。

    众人都在忙碌,屋子中却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纹丝不动,只是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水,显得有些鹤立鸡群,所以蒋穿林很快便注意到了他。虽然仍旧没有习武,但他也开始了解到了一些分辨一个人有没有练过武功的简单方法,此人虽然谈不上虎背熊腰,但走路时的沉稳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练出来的,蒋穿林很快便被这个人吸引住了。

    众人下了订单,陆陆续续开始离开,只一会功夫,人就走了个精光,那人仍是坐在那里喝茶,蒋穿林立刻醒悟此人别有目的,绝对不是要同自己买货那么简单。

    蒋穿林轻轻走到近前,小心地问道,“请问,阁下是?”

    那人头也不抬,仍是端着茶杯轻轻呷茶,漫不经心地说道,“免贵姓祝,祝子谟。”

    蒋穿林立刻认定此人绝对不是来订货的,如果求人家卖东西还这么嚣张,蒋穿林立刻二话不说,买块豆腐撞死。此人态度虽然嚣张,却也没能让蒋穿林生气,对于目前的形势,他心中雪亮雪亮。自己初来姑苏,李莫愁的赤霞庄在江湖上也不过是个没有根底的二流小门派,随便挑出一个大人物来,都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虽然如此,但若任由此人嚣张下去,无论接下去谈的是什么,自己都很难站到上风,于是也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问道,“朱自摸?那个朱,那个自,那个摸?”他倒也不是全是装的,便是普通话,他也不可能立刻猜出对方的三个字如何写,更何况江南话又快又简,许多字词都发音都混乱的很,对于他这个初学者来说,要想分辨清楚,实在是太难了。

    祝子谟突然停了下来,眼皮一翻,蒋穿林立刻感到被电击中一般。他知对方乃是高手,对视下去肯定是一败涂地,连忙将双手搓了两下,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在脸上用力擦了几下,含糊不清地说道,“朱老板,真是不好意思,两天没有休息,实在太困了,朱老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祝子谟脸上怒容稍现,最终却没有发作,只是冷冷说道,“祝某乃是净衣帮姑苏分堂堂主。”

    “净衣帮?”蒋穿林轻轻重复了两遍,陡然醒悟:这个什么净衣帮不就是丐帮的一个分派?蒋穿林心中暗暗鄙视此人,有了一点臭钱竟然连丐帮都不愿认了。但鄙视归鄙视,净衣帮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当下恭声问道,“净衣帮的英雄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祝子谟心道,你小子还算上路,当下干笑两声,说道,“蒋老板来姑苏做生意,有些事好像忘了做。”

    蒋穿林心里气的咬牙切齿,心道:你个死要饭的,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赚了钱仍是这个德行,当下轻轻说道,“大家都是客人,还要请教祝兄,不知这拜山头都要做些什么事?”

    蒋穿林来了姑苏这么久,对本地的形势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姑苏主要是巨鲸帮的地盘,虽然太湖陆家庄和丐帮在此地也有一些势力,却并不强大,他说这话的意思,便是告诉祝子谟:这姑苏不是你们丐帮的地盘,就算要收保护费,也轮不到你们丐帮来收。

    祝子谟脸色登时一变,怒道,“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蒋穿林本来倒没想要翻脸,否则也不会说得那么隐讳,谁知对方竟然如此嚣张,立刻就要翻脸,此刻若是屈服,以后就很难在江湖上混下去了,当下寒着脸道,“我古墓派连全真教都不怕,难道就怕你这个丐帮分舵了?!”

    祝子谟正要爆发,却听外人有个媚的女声喊道,

    “穿林,穿林,好消息,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蒋穿林本来就害怕祝子谟突起伤人,此刻见李莫愁过来,心中大定,随口调笑道,“是不是找好了子,准备嫁给我?”

    李莫愁正要回答,陡然发觉屋中还有一个陌生人也在,登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啐了他一口,说道,“谁跟你说笑?全真教的尹志平,退位了!”

    明天要去旅游,少更新一天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