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笔者决定将郭思汉改名为郭贤齐。另郭虾蟆乃是会州(甘肃白银)人,所以笔者将郭贤齐的口音改为甘肃口音,让他必须先学习一段语言。)

    蒋穿林吃了一惊,随即面露喜色,但却没有立刻回郭贤齐的话,而是望着那些正在牵马的大汉。郭贤齐知道,他必定要确定自己的后路确实断了,才肯实话相告,心中安赞他做事小心,自顾自地说道,“那些大汉,乃是大金国皇帝的护卫。刚刚那个被死的那个女子,乃是公主,叫完颜萍。那些女人有一个是她的母亲,其余都是她的婢女。”

    蒋穿林没有回答,只是对着他笑了笑,但郭贤齐却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少了许多,继续说道,“家父乃是郭虾蟆。去年蒙人攻打蔡州,城破时人心惶惶,这些侍卫全都想借机溜走,但后来却听公主说,她父亲在某个非常秘密的地方藏有一大批宝物,足够一万人数十年吃喝不愁。这些侍卫起了贪念,于是便答应公主的要求,带她和她的母亲一同离开。”

    蒋穿林脸都没有转过来,随口问道,“你相信真的有这些宝物吗?”

    郭贤齐嘿嘿冷笑,道,“只有那些白痴才会相信,皇帝如果真的有宝藏,肯定早就拿出来招募士兵,对抗蒙古人了,怎么可能像个守财奴般藏起来?再说了,如果真有这样的宝藏,皇帝也应该把秘密留给自己的儿子才对,怎么可能会告诉一个什么都算不上的公主?郭某本是想到巩州与父亲会和,跟着他们,只是想得到一些保护罢了。谁知这些家伙,连汉话都不会说,到哪里都能被认出来,做事却一点都不知道收敛。我们本来有四十多个人的,结果前天遭遇到大队蒙古士兵在四处搜索残余的金人,他们是害怕,想要逃跑,一路上却总是拖拖拉拉的,不能全速行进,就在昨天晚上被捉到了。人家还没考问两下,他们连谁是公主都自己供出来了。然后就由这队蒙古兵负责押解我们,具体上哪我也不太清楚,后来便在此地遇到了兄台,接下去的事,我想就不比说了吧?”

    蒋穿林看那几个护卫将蒙古士兵上的弓和箭全部收集起来,虽然猜测他们只是用来防,心中却仍是一阵紧张,再看莫愁和小师妹,正在四处收集撒出去毒针,一颗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郭贤齐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解释道,“不用害怕,他们没有胆量同你们交手的,这些家伙胆小的要命。”

    果然,那些护卫一人带着一个年轻女人迅速离开了,只剩下一个中年妇女留在原地。蒋穿林回过头来向他笑了笑,举起大拇指比了比。郭贤齐虽不明白到底什么意思,但看他表,猜测应该是夸奖的意思,笑了笑算是回答。

    李莫愁在远处叫了一声,蒋穿林立刻明白要出发了,转头对郭贤齐说道,“在下蒋穿林,算是半个姑苏人吧,我们现在要回姑苏去,郭兄可愿一同前往?”

    郭贤齐翻了他白眼,意思是说:“废话,我都说了跟着你了,当然是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蒋穿林呵呵笑了笑,却听李莫愁问道,

    “穿林,那个女人怎么办,他们把她扔在这里了。”

    蒋穿林转看了看郭贤齐,问道,“郭兄意下如何?”

    郭贤齐苦笑道,“你问我,我当然得说带走了,大家相识一场,我总不能说把她扔在这吧?可你要有心里准备,你带回去的,可是姑。”

    蒋穿林笑了笑,说道,“你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如果我说把她扔在这里,老婆也就罢了,小姨子铁定要跟我翻脸。”正要回答李莫愁,却突然听到小龙女尖叫起来,“她,她死了。”

    众人慌忙转头,发现刚才谈论的那个女人左边口自下而上插着一支断箭,双手仍握着箭,看样子是不愿再活,自杀了。蒋穿林和郭贤齐对望了一眼,一齐摇了摇头,神都十分复杂。

    “穿林,这位先生跟我们也要一起走吗?”李莫愁看蒋穿林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可我们只有三匹马,该怎么走才行?”

    原来刚才那些侍卫离开之前,竟将所有蒙古人的马匹全都带走了,蒋穿林和郭贤齐对望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嘴上却说道,“无所谓了,反正那些都是军马,我们也不可能骑着它们离开的。”

    郭贤齐却摇头道,“他们不见得是这样想的,我估计他们是害怕你们再杀他们灭口,所以带走了所有的马匹,让你们无法追赶他们。”

    蒋穿林不以为然地说道,“管他呢,反正对我们都一样。”转对李莫愁说道,“还用问,当然是你和我同骑一匹马了。”

    李莫愁双脸登时红了起来,摇头道,“那怎么行?”但抬头时却发现蒋穿林已经开始行动,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揩油的机会的,也只好默认。不经意间回头,却发现那位郭先生正怪怪地看着自己,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心中大窘,快步向蒋穿林追去。

    北地此时乃是蒙古人的地盘,所以市场上并不缺马,蒋穿林原来一路上一直都是大骗少干,小骗不断,所以并不缺钱,第二便买到一匹健马,四人夜兼程,迅速向姑苏赶去。

    到了淮水附近,四人又卖了马匹,换乘船只,终于在十二月初九回到赤霞庄。

    赤霞庄全部都是女人,蒋穿林郭贤齐自然不方便住进去,二人在赤霞庄附近租了一座小院住下。

    此时年关已近,想要制作出售肥皂已然来不及,蒋穿林便干脆将计划压后到清明时分。

    李莫愁除了置办年货,开始经常往这边跑,蒋穿林整理完从小学到高中的数学启蒙教材之后,又开始写汉字的繁体简体转换表,写完之后便交给郭贤齐再次简化整理。郭贤齐显然对这份工作非常不满意,每天只有极少的时间用在工作,大半时间都是四处逛街。他虽然经常逛街,却很少买东西,偶尔买点小玩意,就会跟人砍大半天价钱。如果换作别人,肯定是惹得天怨人怒,但郭贤齐长得实在漂亮,就算是男老板都无法对他产生恶意,所以他活得非常滋润。

    陆无双的脚早已痊愈,不知道是大夫的医术高明,还是程英护理的实在是好,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留下。可能是她知道了父母乃是李莫愁所杀的缘故,一直都很不开心。蒋穿林虽然早就预料到了此事,但也是毫无办法,只好让二人先拜入小龙女门下。

    李莫愁见状,更是随手把徒弟洪凌波扔给了师妹。那洪凌波却没有丝毫不快,李莫愁为人有些小气,高明点的功夫从来都不肯传授给她(这也是武林中所有师徒的通病),而小龙女却不同,她的理论知识之丰富,根本没有藏私的必要,后来的几天,洪凌波几乎每天晚上都失眠。

    郭贤齐走进屋子,发现蒋穿林仍在写写画画,心头一阵气闷,重重哼了一声。蒋穿林正在思考工业生产是先有烧碱还是纯碱,立刻被吓得跳了起来,心中一阵不满,埋怨道,“郭老大,有事说事,干吗这样吓我?”

    郭贤齐冷哼一声,讥讽道,“我一个吃闲饭的,能有什么事?”

    蒋穿林闻言,知道事已经到了摊派的时候,轻轻将手中笔墨放下,站起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我知道郭兄想说些什么,先请坐下再说。”

    郭贤齐见他神自若,仿佛早就算到自己会有此一说,不由得楞了一下,随即心头一喜,自己找了张凳子坐下。

    两人坐定,蒋穿林又倒了两杯茶,这才慢慢说道,“我知道,郭兄一定是在埋怨我整天不务正业,做一些没用的事,对不对?”

    郭贤齐楞了一下,他原本就是要这么说的,谁知又被对方抢先给说了出来,心道:莫非他一直都在装傻,其实事一直都在暗中运行?

    蒋穿林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况郭兄其实早就看见了,目前确实如此,一穷二白,实在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资本。”

    郭贤齐神一愕,眼光变得黯淡起来,蒋穿林突然问道,“郭兄,我想问一句,当初你我认识不过片刻时间,为什么你会突然选择跟我走?”

    郭贤齐苦笑一声,说道,“当时我是走投无路,看你的样子,又像是个有份的人,便想着先借你东风,给自己打个基础再说。”他虽然已经有了同蒋穿林翻脸的打算,但看到蒋穿林脸上那副无所谓的模样,心中仍是有些钦佩,继续说道,“当时发生的事,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的两个女人冲出去打架,你自己却躲在一边,我就觉得,你这个人,脸皮真够厚的。后来见你不杀了那些蒙古伤兵,竟连卖茶的老头都没放过,我就觉得,你这个家伙,心也真够黑的。加上边居然带有两个绝世美女,实在是有够色的。我觉得吧,你这个家伙,或许还真的是个人物,便决定跟着你观察观察再说。”

    蒋穿林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心道:如果他不叫郭贤齐,而叫罗贯中,我多半会认为厚黑学就是他发明的,怪怪地说道,“难道郭兄看人,只有脸皮够厚,心够黑,才算是人物?”说完急忙补充道,“有点我要请郭兄注意一下,那姓龙的女子是老婆的师妹,你千万不要乱说,惹怒了她我们全部遭殃。”

    郭贤齐没有理会他,只是心中失望更甚。脸厚却少谋,心黑却寡断,好色却无胆,想不到自己的眼光竟差到如此地步,将黑看成白,把瓦砾当成珍珠。

    气氛越来越尴尬,却见蒋穿林哈哈大笑了两声,站起来,说道,“以郭兄所见,照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赵宋还能抵抗蒙古多少年?”

    郭贤齐想不到他会突然问一个如此尖锐的问题,但毕竟大家相识一场,还是很认真的思考了半响,才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如果赵宋不能澄清吏治,勤修兵甲,如果蒙古人始终都有一个人象窝阔台这般英明的大汗,不出二十年,赵宋必亡。”

    蒋穿林点了点头,神有些凝重,“郭兄想的比我乐观,在我的计算之中,最多只有十年。”

    郭贤齐摇了摇头,说道,“蒋兄只看到了双方军力的对比,却没看到汉人潜在的韧。朝廷虽然腐朽,百姓却绝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蒋穿林脸上颓废突然一扫而光,变得神采奕奕起来,朗声说道,“郭兄大才,兄弟有一题目,希望郭兄解答。”

    郭贤齐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蒋穿林必定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要么就是有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力量,心突然振奋起来,说道,“蒋兄请出题。”

    蒋穿林清了清喉咙,说道,“如果现在蒋兄有白银万两,蒋兄认为自己能作些什么?”

    “白银万两?”郭贤齐楞了一下。他知道蒋穿林说的“能作些什么”,指的是如何才能抵御蒙古人的入侵,心中暗道:赵宋可是拥有白银何止千万两计,他都没敢说抵御蒙古人,你区区白银万两,能做的了什么?

    蒋穿林笑眯眯地望着郭贤齐,见他犹豫,立刻说道,“白银万两确实少了一些,那白银十万两如何?”

    郭贤齐又楞了一下,心道这家伙不声不响的,难道竟然有白银十万两?不过如此大的事,白银十万两仍是杯水车薪。

    蒋穿林仍是笑眯眯地望着他,继续说道,“百万两如何?”

    郭贤齐陷入了沉思。百万两银子,自己该如何使用?这么大的数目,首先应该拿出一部分买一个官职再说,有了份,做什么都方便。那么,买个什么官呢?

    做个文官,起码能管一州之地。郭贤齐转念一想,觉得并不合适。知府虽然不小,却还有上司,自己拿这么多钱来买官,必定有人不断来向自己索贿,清官肯定是做不长的。做个贪官,拿岂非成了朝中蠹虫搜刮民脂民膏的急先锋了?

    看来还是做个武官好,可以有控制一支军队。然后,当然是勤修兵甲,提高士兵战斗力了。郭贤齐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心中一阵苦笑——再然后,大概就要成为另一个岳少保了。

    文官也不行,武官也不行,那该做什么?

    买官也不行,买兵器也不行,还能买什么?

    有钱也无用,有人也无用,我到底还有什么能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