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李莫愁的气囊最终没能做出来,三人虽然都能够拿起针线,却没有一个能将毛皮缝的毫不透气,最后连李莫愁自己都失去了耐心,决定用蒋穿林的“笨法子”——用绳子拖出去。

    事前蒋穿林曾竭力要求李莫愁,一定要对自己使用口对口式人工呼吸法救助,并多次单人演示,但最后李莫愁仍是使用了最简单的一种——倒立。为此蒋穿林抗议了半天,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抗议无效。

    出来当天,李莫愁就下山买笔墨和油布纸去了,因为蒋穿林要求将《九真经》跟《玉女心经》全部抄录下来。《九真经》也就罢了,那本是全真教的著作,但《玉女心经》乃是古墓派震派绝学,小师妹竟然没有反对,很是让李莫愁纳闷。

    蒋穿林躺在火堆旁边,无论怎样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莫愁不在,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虽然他的火堆已经离小师妹的火堆有三丈多远,他却仍是感觉小师妹会突然跳过来给自己一刀。最后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莫非我心中有了贼?”对于自己的这种念头,一方面他感到十分可耻,一方面却十分的恐惧,但无论如何,他却总是不能入睡。山上没有鸡叫,直到太阳升起,他才发觉自己竟然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他愈发为自己的肮脏念头感到羞耻,但又实在太困,一个不小心竟睡着了。

    蒋穿林刚刚睡着,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起来!”他吃了一惊,子腾的坐起,脑袋却好像装上了什么东西上面,立刻又倒了下来。待睁眼瞧清楚了,才发现是小师妹将右脚悬在自己脑袋上方,估计是专门等着自己去撞。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道:“小、小师妹、你别、别胡来!”

    龙姑娘却突然收回右脚,咯咯笑起来,“怕什么?胆子这么小!我是来叫你吃饭的。”

    蒋穿林眼睛,刚刚睁开,又立刻闭住了。他一夜没睡,眼睛又红又肿,虽然早上的太阳并不十分强烈,他仍是难以忍受,只好闭着眼睛随口答道:“你先吃吧,我等你师姐回来再吃。”

    龙姑娘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过了半响,蒋穿林突然觉得有些内急,只好起方便。他刚站好,却见一物从远处飞来,他不会接暗器,以前也很少玩篮球,所以就下意识地躲了开来。那东西飞出丈许便落在地上,蒋穿林转望去,却发现是半只烧鸡。他立刻明白这是小师妹扔过来的,自己没有将它接住,必定是大大得罪了她。果然,紧接着便听到小师妹冷哼了一声,他心中愤怒到了极点,连杀人的心思都冒了出来,但犹豫了片刻,仍是将烧鸡捡了回来,放在火堆旁边。

    蒋穿林小解完事,立刻跑回来将烧鸡拿到水边洗干净,然后放到火上重新加。他心中悲怆到了极点,却不敢表露出丝毫,还装作一副非常愉快的样子,希望小师妹不要拿刀子捅自己。

    果然,他刚吃了两口,小师妹突然走了过来,伸手递过来半只烧鸡,说道:“算了,看你也不是成心的。你先吃这个吧,师姐的我再去做。”蒋穿林心中早已滴血,却仍是装出一副笑脸道:“谢谢小师妹了。”

    吃完了烧鸡,蒋穿林立刻躺下继续呼呼大睡,一来是实在太困了,二来就是他实在不愿意再面对这个女魔王了。他暗自打定主意,如果小师妹要随着他们下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找借口开溜。

    “穿林,起来吃饭了。真是个大懒虫,大白天的竟然躺在这里睡觉。”

    蒋穿林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缓缓睁开双眼。李莫愁正蹲在自己旁边,笑盈盈的望着自己,不过看样子如果自己不立刻起来她马上就会拧自己的耳朵。他当然不敢说出昨晚一宿没能睡着的真正原因,所以撒谎道:“还不是昨晚想你想的,一宿都没能睡着?”

    李莫愁轻轻啐了一口,羞道:“你少胡说八道,赶快起来吃饭。”

    蒋穿林忙起洗脸洗手。洗完脸后,他顺便呲着牙在水中照了照,发现牙已经渐渐开始变黄。来到这个时代,他就一直没能刷牙,虽然有时候也用盐漱口,但发现这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他是个非常惜牙齿的人,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李莫愁看着蒋穿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却一副臭脸,谁惹你了?”

    “你看看我的牙,”蒋穿林呲着牙给李莫愁瞧了瞧,说道,“都开始变黄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现蛀牙?”

    李莫愁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原来就这点事,以后你多刷牙不就行了?”

    “刷牙?怎么刷牙,拿什么东西刷?”蒋穿林听到这个时代竟然也有刷牙的工具,顿时觉得世界变得美好起来。

    “你没刷过牙吗?”李莫愁心中更加奇怪,“你没有刷过牙,牙怎么还这么白?”

    蒋穿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含糊道:“嗯、嗯,我只是不知道你用什么刷牙,下次帮我也买一牙具。”

    李莫愁也懒得再问,只是催促道:“好了好了,先吃饭吧。”

    李莫愁在收拾东西,蒋穿林闲着无聊,便悄悄潜到她边,伸手就要抱她。李莫愁是何等武功,怎么可能没有发觉,随手将他推开,斥道:“脏手不要碰我的衣服。”

    “脏手?”蒋穿林举起双手瞧了瞧,不皱起了眉头。李莫愁和龙姑娘因为怕脏,吃东西时都是用树叶垫着手的,只有自己觉得树叶更脏,才直接用手抓。但现在弄得两手油腻,却始终无法洗掉,实在是够烦人的。蒋穿林不住想到:如果有肥皂就好了,那样就可以轻松洗掉。

    “肥皂?”蒋穿林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串火花,但他却无法将他们连在一起,口中不喃喃自语,不断地念着“肥皂”“肥皂”。

    李莫愁将蒋穿林的手打开之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此刻见蒋穿林不停的喃喃自语什么“肥皂”,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心中不痛快,忙放下手中活计,抓住蒋穿林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歉声道:“穿林,对不起,是我不对,我说错话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不知怎地,明明很简单的问题,蒋穿林就是无法很快将他们串连起来,口中 “肥皂”“肥皂”的不断念叨,却始终无法回想起自己到底想起来了什么。

    蒋穿林在那凝神思考,丝毫没有听到李莫愁的话。李莫愁却被吓坏了,以为他被刺激的太过厉害,神经有些失常,抓住蒋穿林的肩膀,慌乱地叫道:“穿林、穿林,你可不要吓我,我真的没有嫌你脏的意思,你,你想抱我就抱吧!”

    蒋穿林闻到李莫愁上的香气,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抱住李莫愁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好老婆,你真是我的大福星,让我想到了一条发财大计!”此时他的脑子突然变得异常清醒,虽然抱着李莫愁,但双手却在她后悬着,并没有去碰她的衣服。蒋穿林双臂松开李莫愁,在她脸上重重吻了一下,嘻笑道:“好老婆,看我给你变个戏法。”

    李莫愁虽是满腹疑窦,但见蒋穿林并无问题,心中仍是一阵轻松,跟着他来到火堆旁边。只见蒋穿林从火堆中拨出一小部分炭火,然后将一块中午吃剩下的扔在上面。那,里面的油立刻流在炭火之上,嗤嗤作响。待到中的油流的差不多了,蒋穿林立刻将火熄灭,将一瓢水泼在上面。

    蒋穿林将手放在火堆上方,觉得灰烬确实已经冷却了,才捧起一把在手上搓了几下,然后跑到河边去洗手。等到回来的时候,别说油腻什么的脏东西,全都不见了!

    李莫愁抓起蒋穿林的双手,来回看了几遍,奇道:“穿林,你刚才做了什么,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干净?”

    蒋穿林得意洋洋地说道:“就是这些灰烬啦,你试试就知道了。”

    李莫愁试了一下,觉得果然好用,但想起蒋穿林说得赚钱,仍忍不住提醒道:“这东西好用是好用,但它这样子,你怎么拿来卖?”李莫愁早看出蒋穿林想要做一番大事业,而这必须要有很多钱才行,所以她并不觉得蒋穿林上有铜臭味。

    蒋穿林得意洋洋地笑道:“我当然不可能将这东西拿出去卖了。这东西的反应原理我一清二楚,不过就是让油脂跟强碱反应,生成甘油罢了。我还可以再往里面加入一些香料,那样价钱就更贵了。”

    突然而来的这么一大串化学名词,将李莫愁打得晕头转向,疑惑地问道,“穿林,你说的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油脂就是……”蒋穿林突然想起这些知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实在有些过于先进了,而且再仔细想想,其实自己也是只知道油脂是从动植物油中提炼出来的一种东西,是一种有机物,至于什么成分、特点、物理化学质,也不知是因为时间太久而忘记了,还是自己当初压根就不知道?

    “油脂嘛,就是,我们吃的油你知道吧,不管是从里煎出来的油,还是从大豆里面榨出来的油,里面都有一种东西,就是油脂。”好在蒋穿林压根就打算讲清楚,所以打算糊弄过去就算了。

    “是吗?我还是不明白,”但李莫愁却不打算继续深究,说道,“算了,只要你明白就好了。”

    “是啊是啊,”蒋穿林有些心不在焉,他不晓得自己离开文明社会之后,所学知识还能留住多长时间。

    “莫愁,你帮我忙好不好?”

    “哎呀!”李莫愁给了蒋穿林一个暴栗,“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有话你尽管说,别绕弯子。”

    “嗯,”蒋穿林沉吟了片刻,说道,“我有好多东西,怕被忘掉,想要记录下来,你抽空帮我整理一下。”

    “就这么点小事你还用客气半天?我收拾完东西就帮你整理。”

    “东西不少,估计写出来不比那篇九真经短。”

    “这么多?”李莫愁吓了一跳,九真经密密麻麻刻满了石屋的四壁,至少有十万来字。但她转念一想,立刻又高兴起来,蒋穿林所谓的学识,必定都是能够赚钱的好东西,谁会嫌自己的钱多?

    蒋穿林躺在火堆旁边,望着劈劈啪啪作响的篝火,心中一阵阵的苦恼。

    自从下午他想起制作肥皂,就开始认真盘算如何实施这项计划,但刚刚想到原料问题,他就遇到了一个无法逾越的困难。制作肥皂就是要将油脂用强碱皂化,油脂倒容易找,北方是蒙古人的地盘,牛羊多得是,但强碱到哪里去找?

    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火碱非常不稳定,动不动就要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变成碳酸钠,所以自然界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天然的火碱。蒋穿林倒也知道另外一个办法:用氢氧化钙同纯碱反应,生成火碱,但纯碱又到哪里去找?他已经打听过了,这个时代的人虽然也吃馒头和包子,但却都是全凭酵母发酵,没有人使用纯碱,虽然可能是人们不知道这个办法的缘故,但纯碱昂贵的价格,也使得它根本不可能在百姓中运用。

    没有纯碱,不光肥皂,就连玻璃等东西也无法生产。不光如此,没有鼓风机,没有优秀的耐火材料,大炼钢铁也只是一句笑话;没有硝酸,如何制造硝化甘油;没有车,如何制造平板玻璃;没有……

    蒋穿林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没有现代化工业的支持,自己所谓的知识,要么沦为上层贵族奢侈的专利,要么就变成读书人口中无用的奇计巧。

    莫愁就躺在离自己不到五尺的地方,但中间却隔了一个火堆,就这还是自己用不睡觉来要挟的结果。蒋穿林悄悄站起来,在李莫愁的侧躺下。

    望着李莫愁白皙的俏脸,蒋穿林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李莫愁的眉头好像轻轻皱了一下,但因为她背对着光,蒋穿林并没有发现。

    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未来的妻子,蒋穿林有一种要摸摸她的部的冲动。对于女人的部,他有一种莫名的偏好,只是以前他连一个yy的对象都没有,所以一直努力克制着,此时自己漂亮的未婚妻就躺在边,他再也难以克制,罪恶的魔爪,颤巍巍的伸向李莫愁的神圣的部……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