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按照蒋穿林原来的想法,李莫愁的师妹是绝对不许自己二人进入古墓的,不然李莫愁前几次也不会无功而返,所以他的计划便是制造出一种局面,让那小姑娘不得不放自己二人进去。制造这种局面,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引来一波强横的敌人,得她不得不选择撤退。这法子虽然险了一些,事实上却并不会让她真的损失多少,所以他内心也并不是非常排斥这个计划。

    但蒋穿林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全真教的人竟然会莫名其妙的攻打古墓派,使得他不光不再是算计小姑娘的险小人,反而变成了她的救命恩人!饶是蒋穿林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遇到这种事,也不有些飘飘然,开始幻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天命所归。

    过了半响,李莫愁双手端着一只小碗走了进来。虽然李莫愁一直都在微笑,但蒋穿林却感觉到她心里正在担忧什么。而这种担忧在她离开前还没有,现在却突然有的。蒋穿林心中一动,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小声问道:

    “莫愁,是不是吃的东西不多了?”

    李莫愁楞了一下,强笑道,“你多心了,吃的东西还多着呢,够咱们三个月了”

    蒋穿林摇了摇头,笑道:“莫愁,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李莫愁犹豫了片刻,说道:“是不多了,剩下的东西只能吃一个月了。”

    蒋穿林接着摇了摇头,笑道:“莫愁不用再瞒我了。剩下的东西,只够两三天了,对不对?”他不等李莫愁否认,接着说道:“不用怕,我已经猜到出口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出口?真的吗?”李莫愁一阵惊喜,“这里真的有别的出口?”

    蒋穿林突然诡然一笑,说道:“当然有别的出口了。不过,你得亲我一下我才告诉你。”

    李莫愁双脸一红,支吾了半天,最后说道,“你要亲我,也得等病好之后再说。”

    蒋穿林见她连拒绝的话都不会说,摇头笑道,“不行,亲一下又不费什么力气,干吗非要等病好之后再说?”

    李莫愁双脸更加红了,有心拒绝,却想不出推脱之词。蒋穿林也没谈过恋,害怕得急了,李莫愁会着恼,于是换了一个话题,提醒李莫愁道:

    “莫愁,你先喂我吃东西吧,再不然饭都要凉了。”

    李莫愁经他提醒,立刻想起本来是要喂他喝粥的。她并没有伺候病人的经验,但却见过冯妈照顾照顾病人,知道喂病人喝粥要先扶他做起来,于是将小碗放在一旁,又把被子叠了起来垫在头,这才扶蒋穿林起来。

    蒋穿林虽然认识李莫愁已有两个多月,但直到昨天才敢走近李莫愁一尺之地,在她耳边说话,陡然间被她抱着,虽然只是抱着坐起来,蒋穿林仍是有一种要幸福的晕过去的感觉。肩膀顶着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蒋穿林的鼻子悄悄流下两行鲜血来。

    李莫愁转过来,却发现蒋穿林鼻子开始流血,心中一阵惶恐,“穿林,你,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

    蒋穿林笑了笑,正想说点什么,却觉得鼻子陡然一酸,眼泪莫名其妙的流了出来,“我,我没事。莫愁,你对我这么好,我,我要怎样做才能报答你?”

    李莫愁看他流泪,心中更是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是抱住他的肩膀,胡乱说道,“你,你不要再哭了,我不要你报答,只要,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蒋穿林哭了一会,眼泪很快便止住了,说道,“莫愁,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们,我们喝粥吧。”

    李莫愁点点头,松开他的肩膀,端了小碗过来喂他。

    蒋穿林喝了几口,突然注意到李莫愁的两只手其实是不一样的。她的左手白皙而光滑,完美的可以做手模,右手虽也白皙,虎口处却有一层厚厚的老茧,应该是练武留下来的,蒋穿林猜想她的手指根部也应该有一层厚厚的老茧。李莫愁仿佛也发现了什么,神开始变得不太自然。蒋穿林喝完蜂蜜稀饭,李莫愁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

    “莫愁,我功夫不好,你会不会瞧不起我?”蒋穿林拉着李莫愁的右手,紧盯着她的双眼。李莫愁神有些不自然,想要挣脱右手,却发觉蒋穿林抓的甚紧,她虽能强行挣脱,却怕弄伤蒋穿林,挣了几下便放弃了。

    “唉!”蒋穿林深深叹了口气,有些伤心地道:“我若有你这么好的功夫就好了,那样就可以保护你,而不是总要你来保护我。”

    李莫愁以为他真是担心功夫不好,立刻出言安慰道:“你不要太难过了,做大事凭的是头脑,而不是武功。”李莫愁怕他仍想不开,佯怒道:“再说了,由我保护你,你很不高兴吗?”

    蒋穿林连忙说道:“高兴、高兴、当然高兴了!”他突然又变得非常庆幸的样子,说道,“我真有福气,娶了一个功夫这么好的娘子。”

    李莫愁双脸一红,甩开蒋穿林的双手,板起脸道:“谁,谁是娘子!”

    蒋穿林呵呵直笑,也不再逗她。

    两个人在那呆坐了片刻,蒋穿林陡然想到一事,立刻暗骂自己该死:“自己是吃了东西,莫愁应该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他心中自责,立刻说道:“莫愁,你先吃点东西吧!吃完我陪你一起去找出口。”

    就在这时,李莫愁的肚子突然很配合的咕噜咕噜叫了两声,她虽武功超群,但却仍是凡人,不吃东西肚子仍然会饿。李莫愁脸颊一红,就要扶蒋穿林躺下。蒋穿林连忙阻止,说道刚吃完东西的人不能躺下,否则很容易消化不良,他曾住过医院,对此非常清楚。李莫愁闻言,便停下不作,自己去找东西吃了。

    李莫愁离开,蒋穿林开始回忆这两天的事

    对于自己能够看出李莫愁的心事,他赶到非常吃惊。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擅社交的人,察言观色、揣测他人心意,这种能力他以前是做梦都不敢奢望得到的,现在竟然陡然间拥有了!虽然不知道这种能力到底有多强,但终究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自己究竟是如何得到这种能力的呢?或许,这只是自己和莫愁心有灵犀?他旋即又否定了这种荒谬的想法,所有的心有灵犀,都不过两个人太过熟悉对方的结果。他想来想去,最后觉得这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太过关心莫愁的结果。看来以后只要少yy些,多关心别人些,自然就容易知道别人的想法。

    他刚作下这个决定,脑子里却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莫愁好像也总能看出我的想法,莫非她一直都很关心我?”这个想法令他兴奋异常:“难道莫愁早就开始对我有好感了?哎呀,真想不到,我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竟然有这样的美女喜欢我。”

    外面突然传来两个急促的脚步声,他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大白天的又开始yy了。暗中骂了自己两句,迅速开始整理语言。

    “你说,这里还有别的出口?”龙姑娘话刚说完,却不自觉的打了一个饱嗝。她脸颊一红,慌忙低下了头。

    蒋穿林听她打嗝,猜想她必定是因为知道必死,疯狂的吃了很多东西,才会如此。心中不由暗暗称奇:“这小姑娘长的模样,应该只有传说中专产美女的陕西米脂才能生出来。但这子,倒跟山西婆姨有九分象。”他以前听过一个笑话,说山西婆娘听说自己的老公有了外遇,非常生气,就狠吃狠吃。最后夫妻离了婚,不过不是因为感,而是因为肥胖。蒋穿林虽然觉得好笑,却不敢调侃老婆的这个师妹,轻轻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坟墓,建造的很有些年头了吧?”

    龙姑娘点点头,答道:“听说,这地方本是一个秦朝古墓,后来,”

    “秦朝古墓?”蒋穿林惊道,“这里竟然是秦朝古墓?”

    龙姑娘狠狠瞪了蒋穿林一眼,不满他打断自己的话,正要继续,不小心又是一个饱嗝。蒋穿林怕她尴尬,抢先问道:

    “这是秦朝古墓,里面有没有陶俑?”

    龙姑娘连续几次打嗝,感到很没面子,也不好意思再发火,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有,有几百个呢,不过现在完整的,只剩下不到十个。”

    蒋穿林惨叫道:“我的天,几百个,只剩下不到十个,你们知不知道,八百年后,随便一个都至少能卖十万两黄金!”

    “十万两,还是黄金?”龙姑娘虽然知道这些东西很老,却没想到会贵重到这种地步,怀疑道:“你没发疯吧?”。

    “他没有发疯,”李莫愁替蒋穿林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他说得是八百年后。如果能八百年后,不光那些土人,就是你上这件衣服,也是价值连城。”

    “原来是这样,东西只要放久了都值钱。”龙姑娘登时明白了过来,转向李莫愁说道,“师姐,你这个未来的夫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是个骗子。”

    蒋穿林和李莫愁都是一阵尴尬,李莫愁双脸更是一阵阵发烫。蒋穿林尴尬之余,心中也暗自佩服李莫愁的玲珑剔透,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出问题的本质。见李莫愁尴尬的不行,他连忙提醒道:“龙姑娘,继续说说这个古墓的历史吧!”

    龙姑娘刚想回答,又是一个饱嗝。蒋穿林和李莫愁想笑又不好笑出来,只好都非常辛苦的忍着。龙姑娘怒视着他们,恶狠狠地道:“笑啊,想笑就笑啊!很好笑吗?如果我们找不到出口,看看是谁先饿死?”

    蒋穿林知道小师妹大吃特吃的原因,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谁知笑的太过厉害,竟然牵动了伤势,一丝鲜血悄然从嘴角流了出来。李莫愁见状,慌忙过去扶他坐稳,尽量不让伤势恶化。龙姑娘愤愤地说道:“活该!谁让你笑话人家!”话音虽然凶狠,但李莫愁却感到小师妹并不是真的非常愤怒。

    过了好一会,蒋穿林笑的劲头过去,气息渐渐变得平稳,伤势也渐渐稳定下来。神虽然委顿,但却仍让人赶到一丝兴奋,慢慢说道,“小师妹,继续讲一下古墓的历史吧。”

    龙姑娘哼了一声,继续讲道:“当年王重阳那个臭牛鼻子,做官不成,就出家做了道士。但他也不是什么安生的人,四处传道,让人信他的教,不久就聚敛了一点小财。”

    “有了钱,他就想盖座大的道观。如果想要道观香火鼎盛,肯定得建在一座风景秀丽的山上。既要建在山上,还要是座很大的道观,他那点小钱怎么会够?于是他就犯了难。”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这座坟墓,于是便突发奇想,将这座古墓改造成住人的地方。改造古墓,花费当然要比重新建造道观节省的多的多。这样一来,钱的问题就解决了。”

    “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王重阳当时武功虽高,但传道毕竟不是比武,武功高并没有多大用处,他需要的是声望。住在一座古墓当中,会显得非常特别,无形间就会吸引很多愚夫愚妇的崇拜,为他增加很多信徒。”

    听到这里,蒋穿林忍不住感叹道:“这个王重阳果然是个人物。如果他的生的逢时,必定是个黄巢方腊般的人物!”

    龙姑娘立刻反驳道:“一听这话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连这样的骗子也崇拜!”说完不等蒋穿林反驳,立刻问道:“古墓的历史我都说了,现在你该告诉我,出口到底在什么地方了吧?”后来她的祖师林朝英夺取活死人墓,中间也有些不光彩的地方,虽然她也并不清楚,但既然蒋穿林打岔,她当然是借机绕过不说了。

    蒋穿林沉吟了片刻,说道:“那些贵族为了让自己墓保密,通常会在工匠修完陵墓之后将他们全部杀死,所以有经验的工匠,通常会在工程快要完成的时候暗地里挖一条逃生的秘道。”

    “你是说,这里就有一条?”龙姑娘听着这番话,也觉得非常有道理,这里是应该有一条秘道才对。“那你说,秘道应该在什么地方呢?”

    蒋穿林笑了笑,说道:“秘道当然是修的越隐秘越好,咱们去放置石棺的地方查看一下,应该就在那里。”说到这,他心里也是惴惴,这些毕竟只是他根据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得出的猜测,如果不是真的,自己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龙姑娘一听,大声喊道:“那还等什么?师姐,我们赶快过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