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吃了早饭,蒋穿林就不顾冯妈阻止,立刻下了。因为他非常清楚,生病的人总是躺在上,对病丝毫没有帮助。

    虽然已经在客栈预付了三天的定钱,但蒋穿林仍是不放心,立刻到客栈去接了程英过来。等到找到陆无双,发现陆无双的脚受了伤,立刻又央冯妈去请大夫。

    大夫瞧了瞧陆无双的脚踝,摇头道:“粉碎骨折,难啊!”

    蒋穿林一听到“粉碎骨折”,立刻打了个寒噤,但听到“难啊”两个字,立刻明白这病并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恐怖,恶狠狠的道:“你若医治不好她脚上的骨折,我让人全骨折!”见那大夫不信,立刻抓起一个茶杯,在桌子上一摔,用碎片在那大夫脸上画了一道短而深的口子,恶狠狠的骂道,“娘西皮,你狗的若医治不好她,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必定杀光你全家!”那大夫吓得浑发抖,脸上虽然血流如注,却不敢找东西止血,蒋穿林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又骂道,“狗的不自己动手止血,难道还等老子动手?”那大夫立刻打开药箱,寻找止血的药物。但他手忙脚乱,弄了半天才找到东西止了血。

    李莫愁在一旁冷眼观瞧,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冷笑。蒋穿林看那大夫有些失魂落魄,恐怕他即使勉力施为,也必定出错甚多,当下让他喝茶等候,直到他手丝毫不再发抖,这才让他动手。那大夫见识到了蒋穿林的凶狠,知道如果自己出了丝毫差错,这煞星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割断自己的脖子,于是打足了十二分精神施为,整个接骨完成之后,竟发现自己满头都是大汗。

    那大夫收好药箱,又仔细嘱咐了许多忌,这才敢离开。他虽不敢要钱,蒋穿林却仍是将所剩的二两多银子全部给了他。那大夫回家之后是又怕又喜,从此以后给人看病再也不敢虚言恫吓,反而是着力安慰。病人心宽,病好的自然也快,在外人看来,他的医术竟然突然高明了许多,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此是后话,且罢不提。

    蒋穿林知道自己出发在即,不可能在边看守这孩子,又唯恐陆无双这孩子任,一不小心变成瘸子,便将大夫的忌又仔细嘱咐了程英,要她看好陆无双,并再三叮咛程英注意说话方式。如果那小丫头不听话,就告诉她你这样这样,会让自己的脚残废,变成瘸子,长大了嫁不出去,这样她就一定会听。反之,千万不要对她说,你这样别人会怎样怎样,那样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李莫愁在一旁冷眼观看,脸上神甚是古怪。

    又过了两,蒋穿林虽未完全康复,子却已无大碍,二人便上路出发。临行前,蒋穿林又找到程英、陆无双二人,各自仔细叮咛了一番。陆无双倒没什么,程英却是颇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

    蒋穿林虽只是第二次出远门,但有李莫愁这个老江湖在,倒也不惧。二人朝行夜宿,驴不停蹄的赶路,这中午,经过一个大镇。二人本来都是白赶路,晚上再投宿的,但既然遇上了城镇,当然趁机吃个饭了。

    二人在二楼靠窗的位子坐下,点了几个小菜,开始闷头吃饭。这几天来,李莫愁没跟蒋穿林说一句话。蒋穿林知道,毛驴的钱和沿途食宿的费用都是李莫愁所出,李莫愁心中有些不痛快也是正常,要是换了别人,对方可能早就发作了。自己现在人穷志短,当然无话可说。

    蒋穿林正埋头苦吃间,忽听得楼下一阵喧闹,只听那掌柜的喊道,“哟!汪二爷来了!快里边请!小二,快带汪二爷到楼上去!”那小二喊了一声,“好嘞!”紧接着便从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汪二爷刚刚坐下,便听那小二喊道,“汪二爷,您今天要吃点什么?”汪二爷道:“少废话,好酒好菜尽管上。爷今天赢了钱,高兴,再来两坛好酒来!”那小二高喊了一声,“好嘞!您稍等。”紧接着一阵急促的下楼声。

    蒋穿林听他叫道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心中一阵不忿,抬头看去,发现一个肥头大耳约二十来岁的青年也正往这边望来,但顺着目光观察,发现他看的正是李莫愁。蒋穿林心中一阵恼怒,正上前闹事,却见那小二穿花流水般送上一大桌好菜来。他本想就此罢休,却见那汪二爷竟主动走了过来,再也忍耐不住,主动站起来,笑道,“刚才听汪二爷所言,敢汪二爷还是位赌术高手。”蒋穿林在江南待了这么多天,虽然未能和江南人说得一模一样,但江南各地的方言也有些许差别,所以听起来并不显得非常另类,那汪二爷也尽听得明白。

    汪二爷见那年轻人竟主动站起,心中一愕。但听他后来称自己为赌术高手,心中立时大喜,忙谦虚道,“不敢当,一般般了。”

    蒋穿林拍了拍汪二爷的肩膀,笑道,“二爷谦虚了。在下蒋穿林,听到二爷提到一个赌字,心中有些痒痒的,想同二爷赌一把,不知意下如何?”那汪二爷一愣,心道对方主动要求一赌,必定是有备而来,正推辞,却听对方说道,“客栈之中没有什么赌具,咱们就赌个简单的。”蒋穿林走到一张空桌子前,从怀中掏出一把铜钱,撒在桌子上,说道:“规矩是这样,这里有一把铜钱,我们轮流从其中拿出几枚,最少一个,最多三个,谁拿到最后一个谁就算输,如何?”

    汪二爷虽然喜欢自称赌术高手,心中却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但这时听完蒋穿林说的赌法并不是赌技术,而是赌运气,不免有些心动,加上他心中另有他图,便说道,“好,兄弟就舍命赔君子了!”

    蒋穿林哈哈大笑,说道,“二爷说得有些过了,只是赌一把嘛,谈不上什么舍命不舍命的。一人定赌金大小,一人定先后,如何?”

    汪二爷心道:“哪来的这么多臭规矩?但铜钱这么多,谁都不可能一把拿完,谁先谁后有什么区别?当然是定赌资好了,我每次赌资翻一倍,只要赢一把就全部赢回来了。”当下说道,“蒋兄弟是客,就由蒋兄弟来定先后好了!”

    蒋穿林哈哈大笑道,“就依二爷的话了!”

    汪二爷看蒋穿林虽然是哈哈大笑,暗地里却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心中暗喜。他曾听一个资深赌徒说过,你在赌场赌大小,如果每把都赌大或者小,只要不断把赌资翻倍,只要赢一把,就全赢过来了。今一试,果然厉害。

    蒋穿林问道,“二爷这把赌多少?”

    汪二爷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来,笑道,“第一把,试试手气,就赌五两吧银子吧!”

    蒋穿林笑笑,也不嫌小,只是说道,“五两就五两。”

    五两银子已是不小,换成现在的人民币已经有一千五百快左右了,汪二爷本应也让蒋穿林拿出五两银子来才对,但他另有所图,正是希望蒋穿林拿不出银子,所以干脆装作忘记,也不提醒蒋穿林。

    蒋穿林已经偷偷数好铜钱,一共十七枚,是谁先谁输的局,当下笑道,“蒋某初来乍到,这第一把就由二爷先来,算是蒋某的敬意。”

    汪二爷笑笑,心道谁先不一样,当下取出一枚。……

    汪二爷虽然拿到了最后一枚,心中却并不以为然,立刻将赌资加了一倍,改为十两。蒋穿林瞧见,立刻猜到他的用意,肚子里暗笑此人白痴,脸上却悄悄故意流露出一丝忧色。

    汪二爷从店小二处兑换出一百来枚铜钱来,将蒋穿林的铜钱收起,开始自己给初数。蒋穿林也不以为意,一百枚虽是稍微多了一点,但他也尽然数的过来,只不过稍微麻烦了一点而已。

    第二次是七十一枚,蒋穿林先,拿了两枚。

    第三次是六十六枚,又是蒋穿林先,拿了一枚。

    第四次是八十一枚,汪二爷先,拿了三枚,蒋穿林跟着拿了一枚。

    赌金应该涨到八十两了,汪二爷额角开始冒汗。虽然说赌金只要不断加倍,只要赢一把就会全部赢出来,但如果再涨就要涨到一百六十两了,虽说自己今天在赌场赢了一点小钱,但上怎么可能有上百两的现钱?

    蒋穿林看着汪二爷犹疑,有心激他一激,说道,“二爷如果赌不起,蒋某就要回去吃饭了。”说完就要往怀中揣银子。

    那汪二爷本来还有些犹疑不定,这时见蒋穿林要揣银子走人,立刻着了大急,忙出手阻止,嘻嘻笑道,“慢着,蒋兄弟怎么能赢了钱就走,兄弟还没赌够呢!”这时周围早就聚了一大堆人,围观的人立刻起哄道,“就是,就是,怎么能赢了钱就拍股走人?继续赌,继续!”

    蒋穿林一副万般无奈的样子,勉强坐下,强笑道,“那好,蒋某便再陪汪二爷赌一把。”

    汪二爷连忙说道,“自然,自然!”围观的人却不依不饶的喊道,“那怎么行?只要汪二爷还有钱赌,你就不能走!”

    蒋穿林佯怒道:“好、好!只要汪二爷还要赌,蒋某就奉陪到底!”

    汪二爷翻遍钱袋,终于凑齐了八十两。反正蒋穿林也不认识现在的称,所以也懒得去管银子是不是足额。

    五十四枚,蒋穿林先,拿了一枚。

    剩下最后一枚的时候,众人全都惊叫了起来,“他竟然又赢了!”

    蒋穿林将银子收到怀中,起做了一个四方恭,道,“各位,对不起,蒋某还有要事在,先失陪了!”说完就要离去。却听那汪二爷突然一声大吼,

    “慢着!我还要再赌一把!”

    “啊?” “啊?” “啊?”……

    围观的人沸腾了。还要再赌!看这样,汪二爷这次的赌金肯定不下于一百六十两!

    一百六十两意味着什么?买一个丫鬟,才不过需要四五两银子,买一个上等姿色的妾,也不过三四十两。一百两意味着什么?

    所有人都开始yy这一百六十两所能实现的美梦。只有蒋穿林冷冷道,“汪二爷钱多得没地方花,蒋某自然无话可说。”说完返回桌前,坐在离桌子一尺远的地方,将袖子挽到肩膀处,冷冷笑道,“蒋某坐的远一些,免得有人待会输了就说蒋某抽老千,不认帐。”汪二爷怒道,“谁会耍赖?”也将板凳往后撤出一尺多远,袖子挽到肩膀处,向周围的人喝道,“你们都往后退,免得有人待会输了不认帐!”围观的人立刻齐齐往后退却,让出一尺多的空隙来。

    汪二爷出完初数,从脖子上摘下一块宝玉来,郑重地放在桌子上,缓缓说道:“此乃蓝天暖玉,价值千金,在下愿折价千两,同蒋先生赌一把。”

    围观的人一阵沸腾:“一千两!赌金是一千两!”

    蒋穿林见状,也是毫不示弱,冷笑道:“折价千两,汪二爷未免太亏,就算两千两吧,蒋某还赔的起!”

    围观的更加沸腾了,“两千两!天啊,两千两!!!……”

    这时,不光客栈之内聚满了人,就连客栈门外也是到处有人在挤。这个消息传出去,整座楼都快要震塌了。

    楼外人声鼎沸,二楼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息静气,希望见证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豪赌!在场的二人更是心境如水,过了半响,蒋穿林抬了抬右手,说道,“汪二爷先!”他假装镇定,就是在拖延时间数子。九十三枚,他已经数了三遍,绝对不会出错!

    又轮到汪二爷了,但汪二爷却有些无法开口。桌子上面又只剩下十三枚,虽然中国人并不觉得十三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但现在对于汪二爷来说,十三这个数和死亡没有分别。连续几把,每次都是自己拿十三个;每次自己拿十三个,结局都是输。汪二爷悄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却发现自己浑上下都湿透了。

    蒋穿林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汪二爷,这把就算平局如何?”说完不等汪二爷回答,起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