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吃过晚饭,蒋穿林体一粘到,立刻呼呼大睡,一觉睡到天亮才醒来。第二天起来,连他自己都开始感慨,不过熬了两三个晚上,就累成这个样子,看来自己的年纪确实有些大了。

    吃完早饭,陆大夫已经找好了脚夫,叫过蒋穿林,往程英说得烧酒坛子窑寻去。那地方并不难找,一行人一路打听,很快便找到了程英所说的地点。

    人已经死了两天,尸体早已开始发胀,四处弥漫着尸体散发的臭味,许多蝇虫之类的东西在尸体上到处钻进钻出,让人一阵阵发呕。所以无论陆大夫如何呵斥那些脚夫,众人都不愿意走近半步。蒋穿林见状,心中暗叫侥幸,撕下一块布,裹住左手,走上前去检查二人尸体。

    陆二娘体光肿,面色发黑,应该是中毒而死。陆立鼎头骨碎裂,这应该就是他的致命伤了。虽然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仍是从陆立鼎头颅中流出许多东西来,想来这便是蝇虫飞舞的原因了。

    蒋穿林不断地翻检两具尸体,众人早就恶心的呕吐个不停,哪有心思再看?蒋穿林趁着众人不察,悄悄将陆氏夫妇发髻中的金簪藏于袖中,然后悄悄走了出来。

    蒋穿林洗了洗手,走到陆大夫面前,拿树枝在地上写道:

    “你看这丧事该怎么办?”

    陆大夫立刻一副为难的样子,蒋穿林立刻明白他是不愿意花钱,立刻在地上接着写道 :

    “人总不能就这样一直搁在这吧?这样,法事可以不办,棺材必须得有,墓地就随便在陆家的田产中选一块,怎么样?”

    陆大夫的表虽然好了一些,但仍是很不痛快,蒋穿林知道即使自己让他勉强答应了,办起事来也必定是拖拖拉拉。自己现在虽然缺钱,但更缺时间:远的说,谁也知道蒙古人几十会打过来,早一点准备就多一分把握;近的说,陆无双的小命始终都是悬在那里,自己早一分钟到达,陆无双活命的机会就大一分。他从怀中取出陆二娘的那根金簪来,递给陆大夫。那簪子早就在他洗手的时候用水冲过,早就没什么气味,所以也不怕给陆大夫看出什么来。看陆大夫茫然的样子,蒋穿林立刻在地上接着写道:

    “蒋某跟程英这孩子有缘,陆家夫妇的丧事蒋某怎么也应该出点力气才对。只是蒋某上没有现银,麻烦先生帮忙将这根金簪给兑了,也算蒋某的一番心意吧!至于火场的三个,应该是陆家庄的家丁。好歹他们也是主仆一场,先生就再麻烦一下,帮他们也都买上棺材,同陆家夫妇一并葬在一起好了。”

    陆大夫眼睛一碰到金簪,早就开始闪闪发光,再听蒋穿林说簪子是让他帮忙置办棺材的,心中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这根金簪足足有二两多重,换成银子,还不得有二三十两?一具上好的棺材不过一两多一点银子,至于三个家丁,更容易打发,几钱银子一副的就可以了。就算加上人工费,这银子总共也花不了一半。早就听说江湖人出手阔绰,常常是一掷千金,今一见,果然如此。幸好这几并未怠慢这位蒋先生,否则恐怕怎么也不会有今的好事了。想到此处,陆大夫立刻没口子的点头,表示自己必定将事办的妥妥当当。

    因为蒋穿林要赶时间,所以再三嘱咐陆大夫:事是越快越好,丧事可以一切从简,法事筵席什么的全都不要,力求在两天之内办完。从简就意味着省钱,故此举正和陆大夫之意,两人一拍即合,陆大夫立刻表示自己必定在明天太阳落山之前将事彻底完结。

    今天色已晚,准备棺木肯定是来不及了,陆大夫一边差人去寻找适合下葬的墓地,一边自己去棺材铺预定棺木。蒋穿林知道自己什么也帮不上忙,便径自回到镇上,上光孝寺取了然答应补办的度碟,顺便让了然帮忙把另外一根小一些的金簪兑换成白银和一些铜钱。他只是要求按照黄金的重量计算,因此估价甚是简单,了然当场便命人付了他现钱。

    第二天的葬礼果然简单,除了抬棺的脚夫,就只剩下陆大夫、蒋穿林、程英三人。程英上的毒已经基本全部清除,体虽仍有些虚,但参加葬礼这样的活动倒也能坚持,这也让蒋穿林对次的启程多了一分把握。

    葬礼的过程也十分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让程英能够拜祭一下,可能陆大夫直接就是让人将棺材扔进坑里,挖土埋了了事。葬礼的过程在别人眼里可能过于简单了一些,但在一向反对大办红白喜事的蒋穿林眼里,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了。唯一令蒋穿林奇怪的是,程英那孩子,心中明明非常难过,却硬是没流一滴眼泪。

    葬礼完事的时候才不过中午时分,蒋穿林又让陆大夫帮忙给自己和程英买了两换洗的衣服,准备了一些干粮,顺便雇了一辆长途马车。次一早,二人便出发上路了。

    二人一路上朝行夜宿,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蒋穿林虽然只有左手能用,但毕竟体健壮,又是见多识广,所以偶尔遇上个小毛贼,被他拿刀一阵乱砍,就吓得无影无踪了。

    十余后,二人终于到达姑苏境内。蒋穿林遣走了车夫,带着程英徒步去寻找赤霞庄。蒋穿林手臂上的夹板几天前就已经拆除,但程英的体却仍是没有完全恢复,这让他开始有些担心,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赤霞庄在本地很有名气,蒋穿林随便找了几个人便打听到了路径。这一路上蒋穿林不断对程英和车夫进行疲劳轰炸,所以江南话虽然说得仍不怎么样,但听起来却已经没太大问题。蒋穿林在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准备第二天就过去拜访。

    次一早起来蒋穿林便开始洗涮。他洗的极其认真,浑上下里里外外整整收拾了数遍,一直到确信上再找不到任何污垢才罢手。再穿上新洗干净的衣服,已经俨然是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蒋穿林倒不是有什么洁癖,只是今天要见的人太过重要,如果在衣着这样的小事上出错,那就太过冤枉了。

    开大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跟蒋穿林猜测的一模一样。那妇人用狐疑的目光望着蒋穿林,警觉地问道:

    “这位公子来我赤霞庄所为何事?”

    蒋穿林连忙作揖还礼,说道:“在下蒋穿林,有要事想拜见一下贵庄李仙子,麻烦大妈给通传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但觉得用敬称总是没错的。

    蒋穿林的江南话说得很差,他又生怕别人听不明白,说话时便把语速放的极慢,几乎是一字一顿,听得那妇人暗暗皱眉。待听明白了蒋穿林的意思,妇人却又有些拿不定主意。平时赤霞庄除了收租子,从来都不跟外人来往,因为这是头一次有外人前来拜访,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想了半响,只好说道:“蒋公子在此稍候片刻,老这就去通传。”说完嘎吱一声关了大门,前去询问去了。

    其实这妇人的做法甚是失礼。若是来人份同主人份十分悬殊也就罢了,但李莫愁武功虽强,赤霞庄在江湖上却不过是个小门小派,而蒋穿林虽然份不明,但份再低也没有把大门关上的道理。但蒋穿林显然并不明白这些,他心中虽然也感觉有些不妥,但却猜测古人可能都这个德行,加上自己将要访问的是一个女为主的山庄,他心中始终都怀了一分额外的敬意,所以并无什么不满。

    过得半响,大门中开,适才的妇人重新走了过来,说道:“蒋公子请随我来。”

    蒋穿林拱了拱手,笑道:“还请大妈在前带路。”

    蒋穿林跟在那妇人后,来到一座客厅。那妇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我家庄主正在练武,请蒋公子在此稍候片刻。”蒋穿林还了一礼,笑道:“无妨。”然后找了一个位子坐下。那妇人垂手立在一旁,竟连茶都也不知道上一杯。

    蒋穿林等的无聊,便随手四处观察起厅内布置来。其实蒋穿林虽活了二十六岁,对室内设计却是一无所知的,所以他便是认真仔细观察也不可能看出什么道道来。只是他回古代尚只有十余的时间,且大半都是在赶路中度过,所以现在是看什么都感到新鲜,随便墙上一个饰物他都能研究上半天。

    蒋穿林正研究的起劲,厅外突然传来一个滴滴的女声:

    “不知蒋公子大驾光临我赤霞庄,有何贵干?”

    蒋穿林听到声音,立刻转过来,发现一个美貌道姑正从厅外走来。蒋穿林以前虽然近视,但自从眼睛给激光割过一刀之后,早就恢复了正常,这道姑的模样早就看的清清楚楚。

    饱满的瓜子脸、将近一米七的材、白皙的皮肤,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巴……蒋穿林脑子里嗡的一声,感觉心都要跳了出来。

    李莫愁见到蒋穿林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微微有些发怒,轻轻咳了一声,重复道:“不知蒋公子大驾光临我赤霞庄,有何贵干?”

    蒋穿林本就不是那种见到美女就变白痴的人,被李莫愁的轻咳惊醒,立刻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来,但心跳的实在厉害,所以也顾不上李莫愁就在眼前,深深吸了两口气,让剧跳的心不至于跳炸,立刻回道:

    “蒋某此行,是有一件宝物想送李仙子。”

    李莫愁冷哼了一声:“蒋公子好意,李某心领了。只是无功不受禄,李某不敢接受,蒋公子还是自己享用吧。冯妈,送客!”

    “慢着!”蒋穿林慌忙阻止道,“李仙子请听在下把话说完不迟。”

    蒋穿林用右手在口探了一片,觉得心跳已经恢复了正常,正色道:“听说李仙子一直在寻找师门秘笈《回梦心经》,在下可以让李仙子如愿。”虽然不知道那门武功的确切名字,但蒋穿林却知道这样说绝对没有问题。因为一种武功在江湖上通常都会有很多种叫法,就算自己叫错了,李莫愁肯定会以为回梦心经是那门武功在江湖中的某种叫法呢。

    果然李莫愁一听,神色立刻变了数遍,厉声道:“你怎么知道?”转向冯妈喝道:“冯妈,你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这些年来,李莫愁确实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得到师门绝学《玉女心经》的秘笈,这时陡然间听蒋穿林提起,立刻便明白对方说得是《玉女心经》。自己的师门向来做事低调,迄今为止,只有自己一个人曾在江湖上走动,外人连自己的师门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古墓派的名字是全真教给随便起的),又怎么可能知晓自己的师门还有这么一门绝学?蒋穿林既然提了出来,就必定知道不少的东西,甚至有可能和自己的师门有某种关系。

    蒋穿林见那个叫冯妈的妇人都已经被李莫愁支开,知道李莫愁已经开始相信自己的话,立刻解释道:“当年我家祖师和你家祖师是好朋友,所以知道贵派的一些事。”

    李莫愁怒道:“胡说八道!我家祖师怎么可能有那种乌七八糟的朋友!”

    蒋穿林见状,知道可能发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李莫愁又因为某种原因,才会对这小小的误会大发雷霆。虽然知道是误会,但如果立刻认错,就将“自己的祖师”的位子也放的比李莫愁祖师矮了一大节,于是他拍案而起,也跟着怒道:“当年是你家祖师主动要和我家祖师义结金兰,怎么我家祖师就成了什么乌七八糟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