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 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等待爱飞翔 书名:天降奇兵
    “温度又升高了!39度5!”他皱了皱眉头,“你必须得上医院才行!”下午钱多多回来,说有些累,回屋倒头便睡。吃饭的时候,叫了钱多多几下都没反应,这才发现钱多多有些发烧。本来以为只是小问题,吃了几片退烧药便让他继续休息,谁知到了夜晚两点的时候,钱多多的体温急剧上升,一直窜到39度5!

    “不行!不能去医院!”钱多多摇了摇头,他脑子虽然昏昏沉沉,但说这话的时候却充满了绝决。随即他轻声笑道:“你要知道,向我这种人,是不能上医院,不能过生的。”

    钱多多不仅仅钱多多,女朋友也是多多。无数前辈经历了无数的“血和泪”的教训后得出来一条宝贵的真理:女朋友多的人绝对不能住医院,不能过生。钱多多好像非常信奉这个信条,从来都不去医院,不过生

    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钱多多真正的原因。不能住医院,过生,不过是害怕几个女人碰头罢了。如果想要住医院,只需要悄悄过去,不告诉别人就好了,根本不需要象钱多多这样苦挨。钱多多女人多多的历史已经超过九年了,在这种关键的地方保留一个如此愚蠢的想法的可能,比恐龙重新横行地球的可能大不了多少。所以,钱多多必定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大到让他连续十年,宁愿发烧发到四十度都不愿意去看医生。

    “就到附近的医院检查一下就好,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虽然知道不可能,他仍是忍不住劝说。

    “哼!附近医院的医生能作什么?”钱多多冷笑道,“量体温,测血压,最后给你开两片退烧药,谁不会?”

    “可是……”

    “可是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伺候我非常麻烦,想把我扔给护士?”

    钱多多的话非常刻薄,他却丝毫没有要动气的样子,但他也知道不可能想劝服钱多多是不可能得了,于是说道,“你先休息,我去买些药再说。”

    这天已经是八月十四,天上的月亮格外的圆,月光撒在地上,显示出一种不真实的美。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心去欣赏周围的一切。他心乱如麻,因为他的好朋友,钱多多病了,病的非常厉害,高烧烧到40度。

    钱多多是他的好朋友,没有人反对这一点!从大学入学到硕士毕业,他们不知换了多少个宿舍,但他却始终和钱多多在一个宿舍。虽然这其中有钱多多努力的成分,但两人感深厚,却是无人质疑的。

    钱多多家里非常有钱。虽然从来没有人见过钱多多的家人,没有人知道钱多多的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所有人都知道钱多多非常有钱。有数十个形形色色的朋友,经常金库ktv一掷千金的人,没有会认为他穷。但钱多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半分骄傲的样子。钱多多会在夜晚和他一起吃着街头三块钱一碗的米线,两块钱一瓶的啤酒,从街头的打架,谈到国家最近的某项政策,从吉祥村的鸡,谈到班上某个女生。

    毕业后,所有人都认为他回到钱多多的家族中去,他却突然进入了LENOVO CRL。且不说LENOVO在业界的名次,便是进入业界排行数一数二的IBM,也绝对比不上有一个这么铁的朋友的家族。更令人吃惊的是,钱多多既没有会家族中去,也没有到什么大公司去,而是去了LENOVO CRL所在城市的一家二流小公司去。

    去年他生病住院,正赶上LENOVO裁人。一个多月后出院,不光将工作半年多的积蓄也花了个精光,连工作也丢了去。因为生病后要修养一段时间,所以不能立刻找工作,但他却已经穷的连房租也交不起,他又不愿意麻烦家里人,便搬到钱多多的住处来。

    钱多多果然够意思,不光给他腾出一间屋子来,连电脑都给他置办了一台,冰箱上也总是有几张花不完的老人头。因为知道他对女人害羞,自从他搬了进来,钱多多便从不带女人在这里过夜。

    他心乱如麻,开始还能稳住脚步走,到后来不自觉的拉开脚步飞奔了起来。

    才跑了三四里的路,他便剧烈地喘了起来,大病初愈,他仍是很缺乏体力。当初他还觉得钱多多的住处实在是好。在这么一个闹拥挤的城市中,竟然有一块如此清净的地区,实在是难得。但他现在却开始诅咒起来,诅咒这个鬼地方为何如此荒凉,荒凉的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值班的医生也是迷迷糊糊的,给他开来两瓶×××液、几种退烧药,便又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他提着东西,小心地走了回来。一来是他实在跑步动了,二来拿着两瓶液体,也不可能跑得起来。

    走着走着,心头突然涌出一股不安的感觉。人在虚弱的时候感觉会变得格外敏锐,外界一点点的变化都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他分明感觉有一头野兽在暗处窥视自己,择机而噬。

    他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剧跳起来。旁边是一块巨大的工地,因为建筑物的大致结构已经建好,周围的隔离物已经拆除。他一边继续前进,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路边的杂物,希望能够找到一块和手的铁棍之类的东西。但他很快便失望了,别说铁棍,连根铁钉都找不到。他悄悄将东西都交在左手,装作弯腰系携带的样子,蹲了下来,但右手却没有放在脚上,而是悄悄从地上抓起一块红砖,猛地一个转,向后拍去。

    后什么也没有,手腕也因为砸空而隐隐生痛。他正要庆幸自己只是疑神疑鬼,脑袋却突然被人箍住,随之脖子一痛,血液飞逝而出。他努力将板砖向后拍去,耳中却传来一句振聋发聩的声音:

    “般……若……菠……萝……蜜……!”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