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成都一战(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光阴 书名:末世豪侠
    玄虚师太平生最恨的就是卖国之徒,他的全家就是被金人杀戮,她一介女流,终致出家为尼。因此对于这家国之恨可比一般人要体会深得十倍。

    只听她愤然道:“你这猾卑鄙之徒,又有什么狗志向了?”

    任不败在此时如何不知道顾神枫在败坏自己父子二人的名声,但当此景,却又诸多受制,但他是个枭雄式的人物,岂会因而就束手待毖?因此竭力的挽回颓势,而眼前最重要的莫过于拯救自己的名声。

    心想:如果再不趁这个能说话的机会大大的 陈述一下自己的业绩,那么他将来恐怕只能生活在别人的影里。

    任不败本来长得儒雅,容易给人好感,这时他更是摆出世上最能够打动人心的形象,以无比诚挚的语气向群雄说了如下的一段话。

    “我任不败自接掌米仓掌门十八年来,我们父子几乎每一年都要为江湖锄去一名大恶,著名的就有‘青海一枭’,‘雷神’,‘刀霸’,‘梁无敌’------”

    他所说这些人俱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凶徒。

    “我父子二人为国为民,可谓尽心焉而矣!今我父子受巨贼威胁,我不得不出此下策,以求在天下英雄面前能够有个说话的机会。请天下英雄千万不要以为是我父子两人真是暗通金国,而实在是不得已,因为这顾姓少年的武功实在太强,任某担心他猝起发难,为万全计,不得不出此下策。我父子二人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当然是没有什么,但是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因此斗胆来行这‘卑鄙’之事,万望天下英雄谅解!”

    他这 几句话说得声泪俱下,可谓感人肺腑,连顾神枫听了也不得不暗暗佩服。几十年的老江湖,果然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同时也佩服他的这份做作,心道:看来这米仓掌门就是将来被废去武功,在梨园之中也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玄虚师太见任不败不回答她的话,却去表功劳,再也忍不住,说道:“任不败,你少在老面前吹嘘,我问你,你究竟有什么狗志向了?”

    任不败更是表现了少有的谦虚和尊敬,说道:“回师太的话,我父子二人如此奋不顾为江湖上锄杀恶,其实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只希望天下的老百姓都能有一碗饭吃,不要象今这样朝不保夕,能过上太平的子。”

    他这两句话,以更加煽动人心的动人语调说出,玄虚师太感动得泪盈眶,不断的道:“是啊,世道太乱了,百姓是该过一过太平的子了!”

    面对任不败的花言巧语,顾神枫在钦佩之余,也表现了少有的冷静,心知这是今后大业成功或失败的关键的战役。

    顾神枫充满风度的俟任不败说完了以上的话,才拍了拍掌,笑道:“佩服,佩服!任大掌门一番话,让小子茅塞顿开!”

    话锋一转,以森然的语气说道:“但世上的事,岂能够全逞口舌之利,那么这些通敌叛国的书信你又如何解释?”

    向楞在一边的完颜不花说道:“我今也要把你父子卖国求荣的种种事公之于众,完颜小将军,就请你说说。”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顾神枫说话,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说过不与你为难,就一定会放过你,你不需有任何顾忌,直言就是。”

    这时群雄才恍然,原来这小将军果然是被顾神枫擒来。

    只听完颜小将军说道:“家父是金国镇南王,在数年之前,这任天南就来见我父亲,声称要报效金国。当时我父亲还害怕这是宋朝的诡计,不敢相信他。为了表示效忠,他就自告奋勇要求去刺杀几位宋朝主战派的大臣来表明忠心,父王当然求之不得,让他去了,并且约定,如果成功,就全力支持米仓派称霸武林。这任天南也真是有些本事,居然就成功了。”

    顾神枫这时怎会忘记了加上一句:“当今太傅梁师成虽然不肖,但他的老子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主战派大臣,还有铁面无私的沈鸿,人人尊敬的岳承祖都被这厮在这次刺杀中加害。”

    其他人倒还罢了,但这岳承祖却是岳飞的嫡系世孙,疑心想要继承先祖的事业,武功高强,一岳家散手和岳家枪法名震武林,甚得武林人士的戴,多年前在家中练功时爆毙,人人惋惜,成为震动武林的大案,想不到凶手竟是任天南!

    群雄听说了这些事,自是对任氏父子恨之入骨。

    任氏父子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如果一味的斥责对方“血口喷人”之类的话,只会引起群雄的反感,任这完颜不花说了下去。

    完颜不花自是滔滔不绝,列举了任氏父子二十九桩大恶。

    群雄这才遽然而惊,这父子二人不仅掠夺,而且还刺探军,杀戮大宋有志之士,可谓罪恶滔天!

    俟完颜不花说完,顾神枫高声道:“请青城派汪道翰掌门,蓬莱派张清风掌门,玄虚师太,谭天云长老和少林派方动大师几位一齐来辨认一下这些书信的真伪,不知可否?”

    二众人异口同声的道:“遵命!”

    试想,这样关系到国家民族的事都不效力,那么将来自己在江湖中还能混吗?

    也是该当这任不败倒霉,他平时在江湖中可是一个书法“名家”,经常给人吟诗题字,他也向来以此为荣。但这样一来,大凡武林中人均认得他的笔迹。

    众人一看这笔迹,自然再无怀疑,确实是任不败所书。更令几位阅读者愤怒的是,信中言辞之卑怯,简直到了无以复加之地步,什么“镇南王爷好比我亲的父亲,我任某恭听指示”,什么“大义凛然,尽忠报国”的话比比皆是。

    群雄自然知道,他所说的“报国”,是在报效金国。

    这看了信的几人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愤怒,纷纷痛骂,群雄一听,自是也纷纷痛骂。玄虚师太一个忍耐不住,重重的一口浓痰向任天南喷去。

    任天南不能动弹,这口痰又对准了他的脸,给喷了个正着。

    任天南一生之中,何曾受到过如此奇耻大辱,满眼怨毒的望着玄虚师太。

    众人见了他这怨毒的目光,竟然没有人再效法玄虚师太向他唾吐。

    过了好一会儿,群雄的喝骂声才渐渐止息。

    顾神枫高叫道:“任不败,你谋败露,还不放了汪小姐,听凭群豪处置!”

    任不败仍然在楼上拿剑架在汪小姐的脖子上,一动也不动。

    听了顾神枫的话,微微冷笑,心想:这小妞已经是我父子最后的一张牌,岂会轻易的放了。

    只听任不败也大声的道:“顾姓小子,也不知你从哪里请人伪造了这些书信来陷害我米仓派。大家知道,我任不败书法流布天下,要伪造我的字迹,又是何等的容易。”

    “对了,这小子定是想抢走我的儿子媳妇来满足他的禽兽,才编织了一大堆谎言,请群雄千万不要相信这小子的花言巧语!”

    顾神枫听他又提汪小姐,心中虽感为难,但知道在此时如果不给群雄一个交代则难免引起猜忌,一咬牙,说道:“各位英雄,这任天南一再提到汪小姐,我就说一说这事。不错,我顾神枫平生只喜欢过一个女子,那就是汪玉英小姐!”

    群雄齐齐震惊,只听顾神枫惨然的笑了笑,说道:“只可惜我顾某人一生命薄,不能得红颜青眼相望,是我一生最大的憾事!”

    在数千人面前如此的表白自己对一个女子的意,众人一听之下,均吃惊得呆了。

    要知宋人虽然多有三妻四妾,但对这礼教之防却是看得极重。不管在民间还是朝廷,都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对别的女子再钟,也不能宣之于口,更遑论在浩浩人潮中这样的 表白。

    群雄虽然佩服他的勇气,心中却均不以为然,一时之间,场中鸦雀无声。

    任不败大喜,实在想不到对方会如此的迂腐。其实他的本意只不过要借机诬蔑顾神枫而已。不料这家伙居然就心甘愿的钻进了子。

    他如何还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厉声高叫道:“顾神枫,现在连你都承认了,你对我儿媳妇有非分之想,是——不——是?”

    这“是不是‘三个字,他是贯注他毕生的功力,震得众人耳鼓发痛。

    顾神枫一生光明磊落,只觉得无事不可对外人言,昂然道:“是!”

    任不败见他越钻越深,开始收网,以充满感叹的语声说道:“哎!我父子二人一生为国为民做了数不清的贡献,到今天还有人为了卑鄙的目的来设计陷害!不仅令人痛心,也实在可悲啊!”

    他的感竟然还不能抑止,又长叹一声,说道:“想当年英雄岳飞前辈,在为国为民的同时,不是也遭到许多小人的陷害吗?幸好,公道自在人心,是非功过后人自有公正评说!”

    他这几句话一说,竟然具有意想不到的效力,本来相信了顾神枫话的好些人又开始动摇。

    好一些人均想:或许这顾姓少年为了得到别人的妻子而去陷害任不败父子也说不定。

    顾神枫全颤抖,仿佛临死前的痉挛,下了一个痛苦的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豪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