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落花柔情(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光阴 书名:末世豪侠
    顾月微微一笑,说道:‘任少侠盛,敝人心领了,今顾某就以这双掌会会任少侠,请!‘

    众人心内剧烈的震,任天南尤其厉害。却难道此人已经修炼成了无形剑气,能以掌使动剑招?但瞬即心中窃喜,心道:你要托大,须怪我不得,当即高声道:‘第一招。‘

    众皆不解,只见任天南双脚分阳,剑举平,正是米仓派剑法的起手招式‘苍松揖客‘。顾月心内鄙夷,也不暗暗提防:此子诡计多端,竟将这起手式也算做一招,须得多加小心。

    但他以前辈份,怎肯和一个后辈计较这区区一招?

    当下左手,右手阳,脚踏伏羲八卦方位,第二招就以‘阳交会‘击出。任天南微微一笑,剑作刀,双手握剑使‘力劈华山‘,不理会两侧来招。顾月暗暗点头,斜错步,于是第二招告破。试想以他武林大豪的份,弄得个两败俱伤,诚不愿也。

    接下来七招,顾月连使三仙佛、四鬼刺、五缕泉、六地甲、七天星、八相生、九连环,均被任天南以狠命的方式化去。

    ‘第十招‘,任天南刚刚叫出,只见面前光华大盛,顾月双手蓝芒闪现,犹如夏萤火虫在夜中放光。制敌机先,任天南抢先出手,要在顾月招式发出前截击对手,刚刚趋前,料不到一股森寒的剑气已经直迫眉心而来,掌未到,剑已至。

    ‘无形剑气,无形剑气!‘任天南心中狂叫,在这生死系于一发的瞬间,蓦地一滚,这一滚离地丈余。模样虽然万分的狼狈,却恰好解救了这夺命的一招。也幸得任天南见机得快,不然,纵挡得住眉心之剑,亦绝躲 不过其连绵后着。

    顾月微笑而立,按理说,在这第十招上,任天南已经算是败了。不料他咬紧牙关,心中下了九死一生的大决心。心想:如果此事不能成功,那么雄霸天下的计划将如水中月,镜中花,于是,他站了起来,抱拳道:‘顾前辈,请!‘

    顾月眼中现出怒色,不过也有了一些佩服,心想:这小子如此不知进退,明明知道自己练成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掌剑,竟也居然如此悍不畏死。同时又不住想:莫非这小子找到了对付我的办法,这人绝顶聪明,难道会做愚蠢之事?不由得又多了一分提防。

    顾月再不打话,第十一招‘蜻蜓点水‘使出。这招系以右手大拇指隔空发剑,一股强大的无形气劲击出。任天南知道绝不能退,否则必被后着招式所困,只见任天南挥剑硬架。但气剑来得何其之快,他上衣袍已碎,总算挡了这一招。

    顾月见他挡住了这一招,虽然不值他的狡狯为人,却也佩服他的功力,和武当龙象这等高手差相仿佛。

    任天南却是有苦自己知,感觉对方掌剑余劲毕竟还是伤了他,当此危急时刻,只好强运一股内劲压住伤势。

    接下来两招,顾月怜惜他一武功难得,不愿下杀手,双方已经到了第十四招上。

    蓦见任天南脸现狞笑,发出了这一招。

    任天南的长剑如一桥飞虹激而出,他竟然将长剑作暗器使。顾月一见来势,就知道他正做孤注一掷,不敢怠慢,凝神接剑,于接剑的电光石火间,顾月又见面前光华大盛,一蓬细针激而至。他来不及细想,平生最得意的守势‘铜墙铁壁‘剑势展开,他的功力也陡然提升至极限。一刹那间,长剑和细针均被悉数击飞。

    但顾月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只要自己反应稍慢,或者功力稍差,今必然命丧当堂。他还清楚的记得有几枚细针就从他的鼻尖旁穿过,带着腥味,此时想来犹自心有余悸。哼,这小子还怕我死得不够快,竟然还在如此霸道的暗器上喂了剧毒!

    任天南这暗器来自三百年前暗器圣手离离上人的手笔。名字叫做‘五方天地神针‘。它系以强力机簧发,古往今来,还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在这种暗器下面逃生。确实,这种暗器太过霸道,本非血之躯能够抵挡,中者立死。

    也亏得顾月练成了‘先天无形剑气‘,能以功力催动掌剑,以硬碰硬,才破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如果以自武功,除此而外,几乎已经没有破法。这还要感谢顾月多年以来察言观色的本领,时时提防,如果反应稍迟,或者心神略懈,那 今必死无疑。因为以这暗器的速度,已经达到极点,要避,是避不开的,惟有硬接。

    任天南惊怖已达极点,再也想不到顾月会接得下这样的暗器,却见顾月已怒极出手,正是他平生最具威力的一招‘五湖十海‘。这一招乃是催动十指,凝聚全功力,似有千剑万剑齐发。顾月死里逃生,这时已动了真怒,立意要取他命。

    任天南怎能抵挡这样的攻势,但际此生死刹那的瞬间,他突然一下子跪了下去,口中自然没有忘记高叫‘认输!‘

    顾月以大侠份,自不会杀跪地求饶之人,停招不发。但一股森寒的剑气已浸入人天南周百骸,刚叫得一声‘啊哟‘,已经痛得昏死过去。直过了与一刻,任天南耳朵、脸颊、手眼、印堂等处才有鲜血流出。

    原来,任天南昏死过去后,全功力已散,和先前为无形剑气所伤的地方于此时才开始显露出来。

    顾月心中动念:此人武功现在已经如此高强,兼且心狠手辣,偏又想投效金国,今不除,后必为患,想到这里,眼中杀意大盛。

    那蒙面女子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顾月,这时见他眼光有异,叫道:‘顾大侠?‘

    顾月目光一转,问道:‘姑娘何事?‘

    那女子道:‘此人虽然冒犯了大侠,但罪不至死,你就饶了他吧!‘顾月心中奇怪,她竟然替这小子求

    却原来她想到任天南虽是劫持了她,但一路之上却 对她从无侵犯,言语行动间也甚是有礼,感此恩德,忍不住出言相劝。她可不知任天南所顾忌的却是:假如对南小姐有所图谋,那么她将来当了王爷的宠,岂不在王爷面前进谗言,他可得罪不起镇南王,这可是万万不能做的。正因为受不住南小姐的惑,才叫她带上面幕,心中千万次的对自己说:等将来统一了江湖,天下美人,岂不尽在怀中,何必贪小利而失大业?

    顾月也微微一楞:此人投效辽国,尚无确切证据;虽然使用了歹毒暗器,但在比武之前并未规定不用暗器,其实暗器也是武功的一部分,倒也怪他不得;再者,重又起了怜才之意,也确实想规劝这小子,以他的过人武功为国为民。

    况且,今二人乃是比武,他自承认输,他既然已经认输,再要杀之,在理上也觉得难以自圆其说。

    心想:今暂且放过了他,待我悉心查究,一旦此子真有通敌之事或者还有其他恶行,那时杀他不迟。哼了一声,心道:我要杀他,谅他也逃不了。

    想明白此节,古月心中顿感释然。

    顾月此时心怀大畅,微笑问南小姐道:‘不知南姑娘可否和顾某一叙,以释我心中疑团?‘

    南小姐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款款的点了点头。

    八月十五夜,月圆,晶莹如银轮,在燕京城著名的品月轩,南玉容向顾月说出了一番从此改变了整个武林命运的话。

    ‘你是世上唯一的 能让我托付一生的男子!‘

    这句话够大胆了,但是用南玉容那优雅的语声轻轻说出,而她的脸上浅浅的红晕,却更使她的这句 话显得无限的羞。

    陡然听了这话的顾月吃多大的的惊我们不得而知,但以顾月这样的高手,当时手里的茶杯竟然‘咣‘的一声 掉到了雕花的地板上,摔了个粉碎。他虽然 难以置信,不过,有一种感觉却是他深切的体会到了的,那是一种莫可名状的喜悦,他也清晰的再问自己,然后,他知道了,这是他心灵中从来未曾有过的。

    他呆了一呆,满脸错愕的张大了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月的心才稍微的平伏了下来,他讷讷的道:‘南姑娘,但顾某年届不惑,浪迹江湖,恐怕要辜负姑娘的一番美意了。‘

    南小姐何等聪明,知道他这样说,其实是觉得配不上自己,害怕连累了自己,而是为她着想的说法,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只见南玉容那‘只应天上有,人间凡几现‘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忧伤,以蚊蚋的声音说道:‘哎!问世间,是何物?如果不能与我景仰的大英雄在一起,又或者我与他近在咫尺,却又檫肩而过,这是人生多大的失望啊!‘玉靥于是新添了一抹泪痕,花露一般,晶莹的滚动,终于,从她白玉一般的腮边落下。

    顾月怔怔的沉默无言,心中思潮起伏,在这溶溶的月色下,不想起了自己这一生之中甜蜜的凄凉的往事以及近在咫尺的这断柔,感慨万千。

    终于,南玉容打破了沉默,只见她脸上 古井不波,静静的说道:‘我观察 了你五天五夜,直到今天,我才做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顾月当然想知道,他切的点头。

    南玉容笑了笑,让天上的星光黯然失色,然后道:‘因为,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已经知道你是一个至的人,在‘喜来‘楼上狂歌痛饮。在 我心中,这就是英雄。‘

    不等顾月发话,她象背书一样的背出了一段话,

    却是:‘如果一个人运气特别好,遇上某一人,一见钟,真心相,白头到老,这才是世间真正的感。‘

    她又媚的一笑,掩住了杨贵妃的美艳,说道:‘顾郎,你说我运气好么?‘

    顾月没有推辞,当然,他也不能、不愿、不可以推辞。面对这样的请求,你会推辞么?他如是说:‘不是你运气好,而是我遇上了贬谪凡尘的仙女!‘

    说罢,二人相视一笑,眼中充满了柔蜜意。

    南玉容心底还有一句话,她是怎么也不愿说的,说了只会让这个男人骄傲,就是:顾月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子之一,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那幸运将可能永不会再来,一生人最不能的就是留下这样的遗憾。

    她在想这句话的时候,月光正斜斜的洒在她的眉梢,顾月看见了两弯水汪汪的眉月,西子的面靥,圣洁的月娥,忍不住奋亢高歌:

    丈夫处世兮有所求,求不得兮仗剑游,三十年兮把愿酬,慰平生兮何所求?

    --他心中充满了整个江南!

    (未完)

    可是甜蜜的梦容易醒,连苍天也会妒忌俊逸和红颜。

    又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夕阳流金,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一个女子手持长剑,盯着面前二人。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胜花。

    她面前二人,一人是顾月,另一人是南玉容。

    柳胜花目中流露出凄哀之色,说道:‘顾郎,你难道不能原谅我一次么?‘

    顾月见了她的模样,想起了十余年来的夫妻之,不由得心肠一软,便要答应。忽然一转眼,看到一双温柔美丽的眼睛正痴痴的凝望着自己,流露出温柔的眷恋之。他 不由得想: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陪伴着我,以一个绝世美女的所有的温柔。对,我不能抛下她!

    又想到了那段落魄的流浪,想到了妻子的薄幸无,忽地心肠刚硬,说道:‘花妹,你我缘分已尽,你------你------以后也------不用再------‘说到此处,却再也续不下去了。

    说完了这些话,他向南玉容一望,二人四目交投,目光中充满了柔蜜意。

    象这样温的眼色,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即使在新婚中也从未看见过,这是她今生第一次看见。

    她的心似乎在流着血和泪,恨恨的望着对面的这个女子--就是这个女子,这个妙龄的女子,夺去了相守多年的丈夫。

    她以女人特有的挑剔的眼光来看这个女人,但是让她感到愤怒的是--连她也找不到南玉容的任何瑕疵--她象一个完美的女神,偏偏还要散发出人的青的气息。

    柳胜花凄然一笑,咬紧牙关说道:‘顾郎,你是因为这姓南的长得比我更美貌,才这样说的吗?‘

    顾月想了想,说道:‘花妹,纵然她是一个丑八怪,我也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她。‘

    一股莫可名状的 妒意涌上她的心头,一种被和被羞辱的亢奋的感在她的心之间熊熊的燃烧,灼伤了她的体,她的理智。

    于是悲惨的事发生了。

    柳胜花毁了南玉容天下无双的容颜--她要看一看他是不是连丑八怪也喜欢。

    哎,女人的心啊,真是令人难以捉摸!当柳胜花不惜一切的冲出家门的时候,她何曾想到过,丈夫的是多么可贵。她也许想象得到,丈夫是多么的悲痛,但那时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不料金飞之后又缠上了另一个女子,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不管在什么方面都比半老的许娘更得男人的青睐,她就连再见到金飞的子也已经很少了。她终于知道,年轻英俊的男人是多么的不可靠。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分明的感觉到,她心中真正所的,竟还是丈夫。

    于是,她也历经了不少艰苦,她要得到丈夫的原谅。

    于是,南玉容不住这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于是,一代大侠顾月痛不生,自刎在南玉容的灵前。

    于是,柳胜花悔恨交加,在丈夫死后的第三天,抱着他唯一的孩子,离开了人世。

    于是,只剩下顾神枫孤零零的活在世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豪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