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黑风寨主(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光阴 书名:末世豪侠
    然后他双膝跪倒,对着一众死难的兄弟。

    哽咽道:“各位好兄弟,谭某不才,不能识人,竟让狼心狗肺之辈欺骗,以致众兄弟惨死。‘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而今悔恨莫及。幸好现今大仇得报,众位哥哥,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吧!”,痛哭了一场。

    说完,将众兄弟的尸轻轻的放在一起,擦去他们上的鲜血泥尘,在他们周堆上干柴。

    呆呆的望了很久,很久,终于举火点燃了干柴。

    谭雄望着熊熊的火光,与众兄弟欢呼畅饮、打家劫舍的往事又一幕幕的涌上心头。想起自今而后,将成永诀,又不怔怔的流下泪来。

    待火光中尸骨成灰,谭雄到山上找了一个大瓷罐盛了。

    把骨灰坛抱到黑风岭上风物绝佳之处葬了。

    恋恋不舍,心中默默祈祷:我谭雄定要重振山寨,想来兄弟门的英魂看到山寨复兴,在九泉之下也当含笑了。

    重回聚义厅,只见偌大的一个山寨,空空,静无声息,忍不住悲伤难。又大哭了一场,才到厨房中取了些食物胡乱吃了,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得好不漫长,直到次午牌时分方才醒转。

    猛听窗外脚步声响,在窗口边往外一张,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长长短短十几条汉子已进入聚义厅前大院,排成一个半圆。

    当先一人青袍长衫,二十七八年纪,脸如冠玉,气宇轩昂。

    这青年旁边一人,四十岁左右年纪,也穿青衫,颔下好一部胡须!

    但却更显得他神潇洒,儒雅蕴藉。

    这时候只听他道:“谭寨主,鄙人任不败带同门下拜山,请赐一见。”

    也不见他如何提气扬声,但声音轰轰隆隆,直震得人耳鼓发麻,显见对手内力深厚之极。

    谭雄一听之下,就已经断定自己绝非这争霸天下的米仓掌门之敌。知道今已经陷入重围,急思脱之计,心道:任不败武功高强,要从前们闯出,谈何容易,当从后门溜走。

    他对地形熟悉之极,一闪,准拟穿侧门,过厨房,抄小路下山。

    谭雄刚转过侧门,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一 人正挡住了当路,负手而立,面现冷笑,正是先前所见的那青袍年轻人。

    谭雄料躲不过,神色不变的抱拳道:‘尊驾高姓大名,到此有何贵干?‘

    那人并不回答,傲然一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任天南这就领教谭寨主高招。”

    谭雄心想:这一着既然被对方料到,要走是走不了了 ,但大丈夫死则死耳,却要轰轰烈烈的拼一场。

    谭雄笑笑道:“这里地方不大,还是到前面院子来。”

    脚尖一点,轻飘飘的上了屋脊,几个起落间,竟然回到那里聚义厅前的院子中。

    那青年人不即不离的跟在他后。

    任不败冷笑一声,说道:“幸亏小犬有先见只明,否则谭寨主恐怕脚地抹油已经走了,却又怎能向你请教高明呢?”

    谭雄脸一沉,说道:“谭某人正要请教,敝寨兄弟如何开罪了任大掌门,使你要挑了黑风岭山寨?”

    任不败道:“此中由,请谭寨主先说说。是非曲直,武林中自有公论,我任某人做事,向来公平。”

    谭雄道:“我前与贵派田文蛟田三侠,王文虎王四侠交手,兵刃拳脚上见高下,在下幸让了二位高足一招,邀请二位......”

    任不败“哼”了一声:“谭寨主好武艺,只是这般邀请也未免太客气了!”

    谭雄毫不理会,脸现鄙夷之色,道:“任大掌门莫非不知道这二位干的好事?我这样邀请法,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其实当时并没有什么,只想劳烦他两位向阁下转致一封信。不想二位高足却因为区区胜负之事而怀恨谭某,不肯转呈此信,反而挑唆同门,带人杀了我黑风山寨十九位生死兄弟。幸得苍天有眼,恶有恶报,血债血偿。”

    任不败鼻子中‘哼‘了一声,说道:“什么书信?我没见过。”

    谭雄道:“原来令高足果然隐瞒了这封信!”

    任不败听他接连几个“高足”说得刺耳,怒道:“如今人已死去,无可对证。就算你说的是实话也无不可,但是......”

    目光一寒,厉声道:“谭寨主,你曾口出狂言讥讽我四个‘乌龟王八,米仓四虾’,你还说 任某人在你手下走不过三十招,否则你将披发入山,去做野人,是......也.....不......是?”

    本来谭雄只说了前句,没有说后句,但转念一想,折辱藐视米仓派之事却很显然,多辩也是无益,于是昂然道:“不错!但这是你们师徒咎由自取!任不败,你暗通金狗,想要称霸武林,别人不知,以为我也不知道么?”

    任不败听了这话,吃了一大惊。他虽然暗暗和金人勾结,但做事精细,向来没有留下什么缺漏,不知道这小子却从何得知。

    那边早恼了任天南,大声道:“好狂妄的小子,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就来大言不惭,血口喷人,鄙人不服,这就领教阁下高明。”

    谭雄见他发怒,心中窃喜,大声问道:“你如胜不得我,其余人还打不打?”

    那少年人听后更是大怒狂,心道“好哇,还没动手就似我输定了一般,今若不取你命,当真枉自为人。”

    强忍怒气说道:“谭寨主虽然好武艺,但只要能在我手下走得了九招,自此以后,我米仓派和黑风岭所有 仇怨化为虚有。”

    心中打定主意要取他命。

    谭雄大喜之余,也心内震惊:对方既出大言,定有惊人艺业。

    却仍然面不改色,淡淡的道:“任掌门,你怎么说?”

    任不败却似对儿子武功放心得很,冷笑一声:“我儿说怎样,就是怎样!”

    这青年正是任不败唯一的儿子任天南。

    任天南久已想要出手,这时已颇不耐烦,“哐”的一声龙吟,一招“汉水东流”,剑尖直指谭雄小腹。

    一出手就是米仓派的镇门剑法“米仓夺命搜魂十三剑”。

    这剑法乃是一百余年之前名震天下的大剑客全一统所创。

    此人聪明绝顶,观山川草木之形,模拟其灵动之势,自创了这剑法。

    经过几代掌门人的浸润泽,更见灵动和辛辣。

    这招“汉水东流”正是模拟汉水浩浩东流的形态。

    想那汉水流经米仓山脚下,奔腾而泻向长江,是何等的洋洋洒洒,气势磅礴!

    这招剑法正是取法这磅礴之意。

    虽只一招,但雄伟瑰奇,威力奇大。

    谭雄识得厉害,斜错步,随手一架,只觉手腕剧震,连退了七步,这才稳住形,心中惊骇无比。

    只一招间,谭雄就被迫得全处下风。

    任天南毫不容,剑光大盛,连使“丹景戏珠”、“龙泉铸剑”、“笑傲峨眉”和“蒲亭舞柳”四招。

    如狂风暴雨般的招式笼罩了谭雄全

    这丹景、峨眉、龙泉、蒲亭均是米仓山四周著名的所在。

    也亏得谭雄轻功高超,内力不弱,这才勉力化解了这四招。

    但觉对方剑上风声大作,内劲迫人,形渐感滞涩,正要全力后退,脱出包围。

    突见眼前金星万点,剑气人眉睫。原来任天南已于此时使出绝招“龙瀑飞花”,剑光点点,倏忽之间已至遭。

    此剑太快,就如剑尖变成了数点一般,谭雄辨识不出剑势来路,只得挥剑护住面门,只听任天南大喝一声,剑尖直指谭雄小腹,就如爆的火花。

    任天南这招乃是依据龙泉铸剑谷上的瀑布化来。

    每当光和煦,龙泉山顶上积雪消融,千万条溪流汇成巨瀑从山谷上轰鸣而下,端的是迅若奔雷,气势非凡。

    因此这一招的高明处在于先引开敌人,然后再全力一击。

    谭雄此时全空门大开,料得这一剑再难避过,闭目待死。

    忽听 暗器破风声响。

    任天南只觉手臂上“曲尺”一麻,长剑突然堕地。

    谭雄大喜过望,这机会如何肯错过,右手剑递出,左腕一探就要点对方口“膻中”.

    眼看就将得手,却不料对方左腕奇妙的一转,已拿住了自己握剑的右腕,顺势斩下,要不是缩手得快,左手点的食中两指还要受伤。

    谭雄运力一挣,右手虽然脱缚,但长剑已被对方夹手夺去,不由得怔怔的立在当地,说不出话来。

    任天南面上现出又是愤怒,又是羞愧的神色,眼睛直直的望着聚义厅左厢房的一个窗口。

    适才暗器正是从此窗中出。

    任天南抛下长剑,缓缓自右臂“曲尺”上取出一物,竟赫然只是一粒小小的花生米!

    将一粒花生米从数丈开外掷出,撞中道且深嵌入

    手力如此之强,认如此之准,此人武功,实已到了可惊可畏的地步!

    任天南知道此人难敌,向父亲望去。

    任不败脸上闪过一丝惊骇的神色。但他沉,向不外露,强作轻描淡写的道:“窗中暗助谭寨主的这位高人,我爷儿俩今见识了如此武功,认栽亦有何撼?自此以后,黑风岭和米仓派仇怨一笔勾销。窗中高人,可愿和任某交个朋友?”

    谭雄听了任不败的话,不由得毛骨悚然:此人武功高强,自不待言,但以堂堂名门大派的掌门,想不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竟能这样的低声下气,委曲求全,的是一个枭雄人物!

    江湖中人,最重的就是气节,他这样一说,简直是一个武林后辈向前辈礼赞的话,要想不给他面子,恐怕是不行了。

    但是过了良久,窗中仍然是寂无声息。

    任不败叹了口气,说道:“既是如此,那谭寨主,我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把拳一拱,当先走了出去。

    米仓众有些奇怪,谭雄也有些奇怪,任不败为什么并不出手?

    难道他自认为不是窗中人的敌手?

    直到米仓派一行人走得没了踪影,谭雄才高声道:‘小人今蒙 恩公搭救,大恩不言谢,来恩公要我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这条命就交给你了。请恩公赐见一面。‘

    但窗中仍是声息全无。

    谭雄抢步入内,屋中哪有半个人影?知道象这样的大侠是施恩不留名之人,只得跪在窗边拜了几拜,谢过救命之恩。

    刚刚站起,忽见桌上有张白纸,似乎写得有字,跃近一看,纸上写道:

    谭兄武功进,兄弟甚是喜慰。请兄重招旧部,再建山寨,逞英雄之志。只是以后见到任天南时切切避之,此人武功高不可测,毋恃血气之勇也。

    结尾处并无落款,只用细墨画了一枝柳条,颇富神韵。

    谭雄一见这秀遒劲的字迹,立时喜动颜色,待到看完,恭恭敬敬的把白纸收了起来,脸上神色,又是钦佩,又是感激,不想起一个人来,眼望着天边,悠然神往。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豪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