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黑风寨主(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光阴 书名:末世豪侠
    谭雄当即停手不拍,心念一转间,已经猜出这是敌人的埋伏,冷冷道:“不错,在下谭雄!”

    郑文龙哈哈一笑道:“郑某人已恭候多时了。这些鼠辈全是敝派所杀,你要报仇,尽管上吧!”

    谭雄一听对方自报杀人,哪里去和他多说,脚一勾,一柄长剑已到了 手中。

    剑尖倏地刺出,直指对方丹田要害。

    郑文龙想不到对手剑招如此迅捷,迫得退了一步,这才抽剑格挡。

    谭雄一心报仇,挟恨出手,剑走偏锋,竟是招招狠辣,式式拼命,再加他剑术精奇,更助长他的攻势,郑文龙顿时全处下风。

    郑文龙位列“米仓四杰”之首,向来自视甚高,听师弟说谭雄武功了得,非一人可胜。他当时自然不便说什么,但内心却大不以为然,心想:两位师弟平时练功就不勤奋,反说一个绿林草寇武功如何了得,显然在故意夸大,掩饰自己的。因此见了谭雄之面,并不知会其余众多师弟。

    这黑风岭地处川陕交界之处,地势开阔,方圆十数里,二人在寨手,其余三面的同门并不知晓。

    郑文龙越打越是心惊,只觉对手剑法不俗,招数迅捷,往往从间不容发的空隙中向自己进攻,更可怕的是对方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郑文龙坚守十八招之后,再也支持不住,连连倒退。

    旁边六名米仓见师兄不利,一齐出手。

    郑文龙顿得自由,深吸了一口气,喝道:“师弟们退开!”

    六人向来对大师兄奉若神明,退开一旁。

    这郑文龙子执拗之极,心想:今合师兄弟七人之力,就算杀了谭雄,在一众兄弟面前也是面目无光。方才一时轻敌,被对方抢了先机,心中兀自未服,想要重行打过。

    谭雄大喜,心道:"你要逞强,那是最好不过。 "

    二人此番交手又自不同。

    郑文龙使开米仓剑法,只见他刺、削、点、拍,招式绵绵而来。

    其持剑之稳,出剑之准,招式之巧,的是名家手!

    旁观六人看得暗暗心服,心想:大师兄威震天南,确有真实本领。

    但谭雄剑法实得高人传授,变幻莫测,十余招后又占上风。

    郑文龙这才相信二位师弟的话。但他以大师兄的份,又怎肯刚刚喝退众兄弟又叫出“大伙儿一起上”的话来?因此竭力的守紧门户,想以多年修为的内力胜他。心道:你剑法虽高,但毕竟年纪不大,内力修为上总不如我,你久攻不下,岂不露出破绽?

    一名米仓见大师兄处境非是很有利,从怀中掏出一只铁哨,置于唇上,啸声尖锐的传了出去。

    谭雄于激斗之中瞥眼见到两侧山边黑影晃动,知道敌人援兵大至,如再不速战速决,今恐怕是要葬在这里了。

    郑文龙眼见对方剑招陡然加快,耀眼生花,直是无从招架,剑剑不离他咽喉方寸之间,知道对方已然拼命,刹时之间,立决生死,如何肯和他拼命?也顾不上什么脸面,正厚颜叫众兄弟齐上。

    忽听一声“着”,郑文龙长剑坠地,跟着喷出一口血来。

    原来谭雄趁他不住倒退,心神微分之际,一招“云横秦岭”运剑斩他右腿,郑文龙长剑下格,谭雄把心一横,行险侥幸,于此时脱手放剑,快如闪电般的在他口印了一掌。

    郑文龙万万料不到对手敢舍弃剑,一楞之间已然中掌。

    顿感口剧痛,撒手放剑,口喷鲜血,已受了极重的内伤,努力想要直立着不倒,但似觉口又要有大口鲜血涌出,终于一交坐倒。

    谭雄大腿上也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迸流。

    米仓派其余六见大师兄危急,各长剑来救,但为时已慢了一步。

    谭雄伤敌之后,立时回手抄住长剑,架住后六般兵器。

    六人顿感手臂酸麻。

    原来“米仓四杰”均是任不败 的亲传,而其余的则是这四杰代师传艺,可说大都是“米仓四杰”的。这六人入门未久,武功殊不足道。

    只片刻工夫,三人手臂分家,两人断腿,一人眉心中剑。

    谭雄耳听追来之敌已近,猛的弹剑刺出,一招“六朵金花”分刺受了重伤的六人。

    地下六人“天突”上齐齐中剑,喉管破裂。

    谭雄杀了六人后,一反手,在郑文龙前颈“紫宫”和后脑“风府”上一点,让他动弹不得,抓起他衣领顺势一抛,隐在一块大山石之后,撕下衣袖裹好伤口。

    然后才从怀中摸出一把金针,凝神待敌。

    敌人虽然听见哨声,但距离较远 ,竟到此时还未赶到。

    其时太阳已落山,暮色四合,光线暗淡,正好埋伏。

    谭雄心中不由得暗觉侥幸。倘若对方一见面就一拥而上,他哪里还有命在?

    他以 二十来岁的 年纪做到黑风岭山寨之主,颇富智计,非徒武功惊人而已。

    这时虽然乍逢惨变,但一阵肠为之断的悲痛过后,随即恢复了往的宁定,筹思对敌之法。

    风声呼呼,一人自西方扑来,正是虬髯满脸的田文蛟。

    他快速飞掠之时,自不会料到山石中伏得有人。

    蓦见面前金光耀眼,数十枚金针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向他掷出,他在空中又往哪里闪避?

    尽力避开了掷向头脸的金针,但腹大腿上却一阵剧痛,一交跌在草丛中,不由痛得叫出声来。

    想来针上毒猛恶,连这等高手也受不住。

    就在这时,东面和北面两方敌人已同时掩至。听到田文蛟的叫声,不觉大为惊恐,齐齐向后退了两步。

    王文虎更是心惊胆战,他可是见识过谭雄武功的,此时见了田文蛟的模样,心中已生怯意。

    再仔细一瞧,更是大惊失色,却见丈许外大师兄似一块石头般倒在草丛中。

    “米仓四杰”中排名第二的吴文豹虽然狂妄,但自忖和大师兄相比,武功上还差着那么一截,现在见大师兄都已经成擒,心中也生退意。

    但转念一想:此番已经杀了对方一十九人,仇怨已深,他岂会放过我方一人?

    再者若不施救,两位被擒的师兄弟定然无幸,其势又不能袖手不顾。

    进也是死,退也是死,不如一拼,想来合四师弟王文虎之力或可胜得了对方。

    当下暗使眼色,还顾什么武林中单打独斗的规矩。

    谭雄初时和郑文龙交手,见他所使招式同王文虎甚为相似,心中已然生疑,待见到田文蛟,心内顿时恍然。

    想自己两前虽然擒了田王二人,但公平比武,胜负亦是理所当然,有什么好报复的?

    况且,山寨中对二人优礼有加,又送银两,又赠良马。

    如此礼遇,二人竟然狼心狗肺的来报复,牙痒痒的,真恨不得当就杀了这两个卑鄙小人。

    谭雄见对方人多势众,本来打算冲出重围,出去避避风头再说。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见了王文虎,竟是恨意难平,急杀之而后快。

    当下疾扑而上,左手成龙抓形,右手出剑,人未到,劲风已然扑面。

    王文虎早如惊弓之鸟,哪敢硬接,斜退步,挥剑反削,刚好吴文豹剑杀上,二人双战谭雄。

    三人剑光缭绕,斗了个难解难分。

    吴文豹、王文虎二人早年成名,自非泛泛之辈,双斗谭雄,谭雄大腿受伤,渐处下风。

    这米仓派武功,也确有独到之处。

    至于四人所带来的第三代年青,人数虽众,却都武艺平庸。场中三人纵跃如风,别说上前助战,就是想要分辨清楚人也是不易。

    谭雄心内虽然怒恨交加,但递剑进招之际却甚有法度。二人虽占上风,却也不敢过于进

    谭雄连番苦斗,兼且受了伤,渐感气力不加,出招猛恶,急于挽回颓势。但二人乃同门师兄弟,配合默契,心意相通。每当其中一人遇险,另一人则攻谭雄要害,令他自救不暇,竟然始终无法扳成平手之势。

    谭雄心思连转:若不出奇制胜,今不但大仇难报,而且有命之忧。

    瞥眼见到山道狭窄,蓦地里计上心来。

    谭雄一阵疯狂的剑招过后,出剑缓缓慢了下来。

    二人见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机会难得,各各奋力进攻。

    谭雄虽尽平生之能,然而还是全处下风,不住倒退。

    不知不觉间,谭雄已退入山道。

    二人见强敌转眼就将命丧黄泉,怎肯放过,步步紧

    谭雄再退得几步,山道已更为狭窄,仅容一人通过。

    吴文豹杀得起,只顾向前猛攻,谭雄仍是不住倒退,王文虎已无从插手。

    王文虎见双战之势已破,一对一的交手,恐怕二师兄不是敌手,不由得叫道:“二哥,退回来!”

    吴文豹虽占上风,但见夜幕沉沉,山势险恶,也生了忌惮之心。

    听王文虎一叫,顿时省悟:他既然能伤得了大师兄,怎么独斗我一人还不住败退?其中定然有诈。

    正退出,只听谭雄大笑道:“来不及了。”

    吴文豹只见面前金光一闪,知是极厉害的暗器,待用衣袖拂去,但金针扑面而来,为数过多,害怕护不周全,叫声“小心”,已掠向左方草丛之中,同时舞动衣袖护脸,避开了这犹如电石火花的一击。

    谭雄早有准备,又是一把金针撒出,却向吴文豹小腹,知道他再也躲闪不开。

    然后居高临下,挥剑直取王文虎。

    亏得吴文豹叫声“小心”,王文虎子一矮,一蓬金针从他头顶飞过,。

    他衣袖一拂,把向面门的几枚金针卷住,正要回,但谭雄岂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就在此时,王文虎就见寒光一闪,剑尖已离鼻尖不过数寸。

    只听“当当当当当当”六响,王文虎长声大叫,骨碌碌的滚下了山坡。

    谭雄这招有一个名目,叫做“夺命七剑”,专攻对方双眼,其要诀是在一个“快”字上。

    王文虎挡开了前面六剑,却终于避不开最后一剑,一只眼睛已被刺瞎。

    直到这时候,左方才传来了杀猪般的的惨嚎声。

    原来吴文豹跌落之处正是一个陷阱,地势隐秘,四周长满长草,夜色中更看不真切。

    吴文豹脱下衣衫拂开了部分金针,警戒之意一松,却正好自投陷阱。

    陷阱中布满了铁钉,两只脚板已被刺穿。

    刹时之间,二人各受重伤。

    谭雄得理不让人,乘二人受伤分神之际,掷出两枚重达十六两的钱镖即转便奔,背后随即传来了两声死亡的惨呼。

    谭雄奔到山下时,只见数名米仓架起地上的郑田二人正要逃走。

    当下一声大喝,冲入人丛,肘撞脚踢,威不可挡。

    众人逃命要紧,抛下二人抱头鼠窜而去。

    谭雄本来要杀尽来攻的米仓,但想四名祸首已被制服,追杀武功低微之人,非英雄好汉之所为,因此虽见米仓逃走,并不追杀。

    这一仗,谭雄以一人之力诛杀“米仓四杰”中的吴文豹、王文虎,生擒郑文龙、田文蛟,其余米仓望风披靡。

    大获全胜之下,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在群山之间久久回

    但一想到十多位生死之交的弟兄一齐惨死,众兄弟的形面貌如闪电般的在心中一转,不由得悲从中来,目光一转,落在田郑二人上。

    二人见他目露凶光,心中虽然害怕之极,但面上却仍然装着全无惧色。

    谭雄哪管得了这许多,悲愤难抑,突然一声狂嗥,声如恶兽,双手一伸,撕开二人前衣服,露出了二人黑毛茸茸的脯。

    剑光闪动,只听两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传来,谭雄两手之中已经各抓了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心。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豪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