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黑风寨主(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光阴 书名:末世豪侠
    八月十五这一天,天气晴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孙三胡子一大早就挑着菜担赶集。

    行不上三里地,就见迎面过来了一支镖队。

    前面一个趟子手腰杆得笔直,手执镖旗,呼喝唱道。

    那镖旗上用金丝线绣了两只吊睛白额大虫。

    十余个镖客簇拥着一辆镖车极快的行来。

    孙三胡子避在道旁,目中忽地一亮——只见这车轮过处留下了极不寻常的辙痕。

    车中若非金银,怎会有如此重法?

    再一看,不喜动眉梢,只见众镖客骑着高头大马的行列中竟赫然有一乘绿呢大轿。

    轿帘被风吹起一线,方可看见轿中人戴着猩红的帽子,当是一位官府。

    孙三胡子看到这一切,就象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简直开心极了。

    只见他三步并着两步就蹩进了路边的一处屋子的边门,卸下了菜担,复又如没事人一般转到了屋子前面。

    三长两短的扣门声一过,木门“呀”的一声裂开了一条缝。

    里面一个睡眼惺忪的头伸了伸,见是孙三,立即露出喜色。孙三二话不说,闪进了门。

    隔不多久,屋子的窗“吱”的一声打开,一只白鸽展翅飞走,脚上似乎系着一个白色的物件,瞧模样象是一卷纸。

    这孙三胡子自然是黑风山寨的一个探子了,有道是:强盗不抢作官的,那是作孽,因此立即知会了山寨.

    时近正午,镖队一行人行至黑风岭下。

    骑在马上的镖师四面张望,似是在察看动静。

    众人正要在松荫下乘凉,突见山背后涌出一股强人,俱是黑衣黑裤,手执刀杖。

    为首一人塌鼻子,颌下一个大球,球上长了几茎长须,横刀而出。

    镖行里为首二人见了这阵势,相视而笑,仿佛遇上了强盗还反而走运得很。

    只听一声“上”,众镖师一拥下马,竟各执兵刃向众盗伙杀去。

    镖局行走天下,向来以和为贵。

    在道上遇见了绿林朋友,本来要交代场面,未到不得已时,绝不动手,免得多结仇家。

    却不料这伙镖客竟毫不理会江湖规矩,一见面即挥戈而上,好似生怕往后走镖的路子太宽,须得放些荆棘柴禾来挡道一般。

    那塌鼻子的强盗姓陈名泰,坐山寨中第二把交椅。

    他见了这形势,内心虽然奇怪,但对方既然杀上来,总不成伸长了脖子让人家砍。

    当下把手一挥,指挥众兄弟上前抵住。

    这群镖师武功竟然甚高,刹时之间就有三名盗伙被砍翻在地,两人断臂,一人折脚。

    陈泰一看形势不利,猛砍一刀,大呼:“风紧,扯呼!”,就退入山道,据险而守。

    突听背后一声惨呼。

    陈泰回头一看,就见山道入口处一名兄弟右臂断落。

    一人青衣黑靴,道髻高耸,赫然竟是田文蛟!

    那右臂被砍之人怒发如狂,和扑上,跟他拼命,田文蛟哈哈一笑,长剑横砍,将他子斩为两截。

    众盗伙见只有田文蛟一人,正要奋死硬闯,忽听“腾”的一声,王文虎又从路旁的山石后跃出。

    众盗伙见后路被阻,只得奋力死战。

    激斗良久,众盗伙终究还是武艺不及,非死即伤,到最后只余陈泰一人独战众镖师。

    这些镖师也真不留,追杀受伤盗伙,即使断腿折足无法抵抗之人,也一剑一个,杀戮干净。

    此时场中只余三名镖师围攻陈泰一人,其余人等皆负手观斗。

    这陈泰未入山寨之前,本是云贵一带著名的独行大盗,武功本来不弱。

    这时又见一众兄弟尽皆惨死,更是杀红了眼,招招都是进手招式,纯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围攻三人虽然自忖武功不低于此人,但既已稳必胜之算,却是谁也不肯和他拼命。

    相持大约有一盏茶的 工夫,一名镖师一个大意,竟被陈泰刀锋划破了手臂,只得大骂退开,他裹了伤正待要上。

    忽听镖师中为首一人叫道:“三位师弟退下!让我来会会他。”

    陈泰呼的一刀砍出,却见三人已然退开。

    瞥眼见到众人脸上都露出惋惜之色,知道此人厉害。

    只见这为首之人四十上下年纪,面貌清癯,颔下几缕长须,但双目有神,不怒而威,一望而知是个劲敌。

    这人并不打话,抢步欺,右手成鹰抓之形径来抓他喉头。

    陈泰大怒,这人 竟然一上来就将他视如无物,是可忍,孰不可忍?

    单刀外挥,削他手腕,眼见对手不闪不避,心内大喜:倒要看看是你手抓硬呢还是我的单刀利?

    腕上加劲,尽力砍出。

    在刀腕相近的一刹那间,这人右手五指一拨一带,陈泰单刀就奇妙的改变了方向,向左斜斜奔出,因用力过大,整个子竟然前扑。

    对手趁他失手吃惊间,一掌印在他膛上。

    陈泰子连晃,竟没有退半步,但瞬即口中狂喷鲜血,单刀脱手,终于支持不住,缓缓倒了下去,这一掌之力,竟似可以开山裂石,将堂堂一条好汉心肺击碎。

    众镖师见了这惊人手段,竟赫服得呆了,忘了喝彩。

    谁想得到,独行千里,名声响亮的“走千家”陈泰,竟不是大师兄一合之将?

    田文蛟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提起带血的长剑在尸体上擦了擦,一脚踢在陈泰的头上,顿时鲜血迸流。

    他本已奄奄一息,再加上这一脚,顿时死去。

    只听田文蛟骂道:“他妈的王八蛋,让你看看谁是蛟龙,谁是鱼虾?”

    *********************************

    自然,这伙镖客就是名仓派假扮的了。

    原来,那王文虎、田文蛟回到米仓山后,是向告了一状。

    这米仓派创建于宋高宗建炎年间,创派祖师名叫全一统。

    此人武功高绝,怀大志,仅仅数年间,小小的米仓派已经名震天下,与青城、峨眉和川西唐门合称蜀中四大门派。

    他为了印证武学,曾先后四次到武昌,邀请宋廷名将岳飞比武,但鄂王忠心为国,岂肯为江湖之事而影响抗金大业,都婉言谢绝了。

    但全一统以大高手的份邀斗而遭拒绝,岂肯甘休?后来他多方设法,终于迫岳飞同意比武。

    有宋绍兴十一年季秋,岳飞遣其子岳霆出战。

    二人在演武厅上大战三三夜 ,不分胜败。

    全一统雄心顿灭,心想:儿子已然如此英雄,何况其父?

    况且,他早已听说过,岳飞长子岳云勇冠三军,犹胜乃弟。

    岳飞也很欣赏全一统的武艺,想要其在帐下效力,但他天生高傲,岂肯甘居人下?

    漂泊数年之后,见岳飞遭相害死,眼见宋朝廷昏聩,也就息了要争霸天下的雄心。

    灰心之下,隐去名姓,自号天机道人,在四川米仓山建立道观,潜心武学。

    一百多年以来,米仓派都是人才辈出,各代掌门人也是武功精绝。

    传到这一代掌门人手中,虽不能说超越了前辈,但也没有堕了前人的声威。

    近年来青城、峨眉内争不断,川西唐门极少过问江湖间事,而现任掌门任不败却励精图治,锐意进取,渐有统一南疆武林之势。

    这王文虎等已经是米仓第十三代。

    那王文虎等回山之后即对任不败撒谎,说:二人回米仓途中,一伙强人围住二人动手。其中一人武功高强,名字叫谭雄。二人奋力死战,终于逃脱。又让田文蛟提起袍褂,只见巴掌大的一块淤青正印在右胯上,仍然未褪。

    王文虎又道:“这姓谭的小子还辱骂‘米仓四杰’,说我们四人是‘乌龟王八,米仓四虾’。这厮还在扇子上画了两只缩头缩脑的乌龟和两只其瘦如竹叶的大虾来羞辱小的两人。”

    任不败虽喜怒不形于色,但听了被无端欺凌,心下也是暗暗恼怒。这时听了对方的侮辱之言,脸上顿时就如罩了一层严霜。

    只听他说道:“说下去!”

    王文虎恨声道:“这小子折辱也还罢了,只恨学艺不精。但他竟然还辱骂师尊,说枉居米仓掌门,浪得虚名。说徒弟如此脓包,就算高明也是有限。”

    任不败脸上发青,显是已经愤怒。

    只听他沉声道:“他还说什么没有?”

    王文虎见愤怒,激将法已然生效,索再放它一把野火。

    只见他装得更象,咬牙切齿的呼呼喘气,道:“他还说,只要能在他手底下走得了三十招,他就披发入山,去作野人。”

    这一下任不败再也忍耐不住,满脸血红,拍案叫道:“当真?”

    田王二人战战兢兢的道:“是!”

    只听任不败大声道:“叫文龙、文豹快来见我!”

    不一刻,二人匆匆赶来。

    二人十年来从未见过如此暴怒,不由大为惊恐,齐齐颤声道:“来迟,请恕罪,一切谨听吩咐。”

    任不败脸色不变,说道:“你带领三十名,即刻下山,杀了黑风岭一伙强盗!”

    大师兄郑文龙垂手道:“是!”

    四人刚刚走出几步,忽听一声“慢”!

    四人一齐回头,只见铁青了脸,说道:“如三天之后,黑风岭上还有一只鸡、一只狗,不要回来见我!”

    *****************************

    当田文蛟指着地下尸大笑的时候,瞥眼却见到王文虎面上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

    二人走近,只听王文虎说道:“师兄莫非高兴得太早,谭雄这小子的武功,你又不是没见过。”

    田文蛟笑容一黯,但瞬即大笑道:“放着这里的师兄师弟,难道还怕了这小子?”王文虎面色凝重的道:“这时候自然不怕,但如果不杀了这小子,以后......”

    大家这才省起,今虽杀了这么多人,却不知道为什么,正主儿谭雄还未出现。

    田文蛟想到以后随时会有谭雄这样武功高强的敌人在背后,自然会寝食难安,不由得面上也变了颜色。

    郑文龙一听两位师弟的话,也深知斩草除根的道理,不等王文虎说完,已吩咐道:“吴二弟,你带八位师弟守住东边山脚;田三弟,你带八位师弟守西边;王四弟,你也带八位师弟守南边;余下六位师弟和我一起。此人想必不久定会出现,一见此人踪迹,立即鸣哨知会,山上若有人下来,杀了便是。”

    众人听命而去。

    只片刻之间,三拨人手已全部离开。

    郑文龙向余下六名师弟一招手,飞跃而起,各个找了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来作掩蔽。

    地下刀枪散乱,鲜血横流,死尸枕藉。山道中又恢复了平静。

    ***********************

    已西沉,天边涌起一片火烧云,映得千山万壑殷红如血。

    一人风尘仆仆的提着一个大包裹行来。

    忽见 屋角边闪出了平挑柴送米的冯阿三,只听他老远就叫道:“谭大哥,有要紧事!”

    谭雄年纪不大,子随和,无论谁都和他合得来。一听这话,几步就进了屋门,问道:“什么事?”

    冯阿三突然流下泪来,道:“山寨今被一群镖师挑了,下山动手的一十九人连陈二当家都一起遭了毒手。”

    谭雄陡听噩耗,不由得手足冰冷,切齿道:“是谁干的?”

    冯阿三道:“听挑菜的孙三胡子说是一群镖师,叫什么‘双虎镖局’,杀人之后连镖车也不要了。山上兄弟知道对手厉害,已经从秘道撤走了。这是山上兄弟飞鸽传书告诉我们的。叫我们务必通知大哥要避一避。他们还埋伏在山上,想是还要害大哥。”

    谭雄一想到出生入死,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惨遭杀害,急怒攻心,“喀”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喘息良久,猛的抽刀大叫一声,院子中一张檀木桌子竟被生生劈成两半。

    口立誓言道:“我谭雄如不能替众位兄弟报仇,有如此桌!”

    说完,飞步抢了出去。

    冯阿三在边大叫:“大哥,不能去啊!”

    但谭雄轻功何等高强,转眼间已经晃过了他。

    谭雄全为强烈的战志所催发,血上涌,大声道:“众兄弟已死,谭某岂能独活?今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要杀‘双虎镖局’满门。”

    到了山寨入口处,只见地下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多具尸体,尸早已僵硬,有的眼睛还未闭上。

    谭雄虽听冯阿三说过,但亲眼目睹惨状,心中悲愤却是难抑。一掌掌向侧的 一株古柏拍去,直震得空谷传响,枝叶乱落。

    忽听树上一人轻描淡写的道:“阁下想必就是谭寨主了吧?”

    古松上飘飘的落下一人,穿青布长衫,正是“米仓四杰”之首郑文龙。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豪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