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节 遇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哭泣的女人》!

    果然恶心!这是给偶的第一感觉,这幅画是毕加索大师的一幅立体派的佳作。所谓立体派就是把立体的东西平面化,再以自己思维的立体化相结合,产生一种空间的二维半化。二维就是平面;三维就是立体;二维半就是‘思考中的空间’,是相互矛盾的东西,正是因为这种矛盾而产生出新鲜、刺激色觉感受的画。

    画面中的破碎和错位不正,刻画的是一个悲伤、无助的女子。据说是毕加索的妻子奥丽嘉,跑进毕加索和妇朵拉的住所,和敌进行了一场撕打搏斗。在这场女人的战争最后结局是奥丽嘉赢了,做为败者的朵拉只有暗自伤心的哭泣。毕加索以她为原型创作了这副《哭泣的女人》。

    一幅让人无法忽视的画,鲜明的颜色与这房间格格不之。与之相比那些摆设倒象是画,仿佛这房间所有一切都是虚幻,只有它是真实的。

    在画廊看过它的复制品,当时被它恶心的颜色所吸引。还买了一幅放在家里,最后被张姨以为是偶画的涂鸦,当垃圾烧了。呵呵呵~~~这种东西让谁看都是乱画的。

    可放在这房子里,真让人毛骨耸然!仿佛屋里传来女人的哭泣声,让人觉的冷。我匆匆看了一眼就赶紧跑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是厨房。在地板上坐着一个女人,是那个要给我喝水的老太太。她正在哭泣,正在捡地上破碎的玻璃杯。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他妈的!不知道小心一点吗?浪费老子家的水不说,还打碎老子的东西,你赔的起吗?说!”那男人一脚踹到老太太的上,她的手碰到了玻璃渣上,顿时鲜红的血液流出来。老太太也不反抗,只是哭泣。

    “哭!哭!妈的!就知道哭!”他扬起了拳头……

    太过分了!我看不下去了,竟然有这样对待老人的人渣!我跳到了他的脸上,又抓又咬!他把我从他脸上撕下来,扔到了墙上,我的脚……

    “竟然又偷偷的养猫,嘿嘿嘿,你已经忘了上次的教训吗?”他的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呸!该死的猫,敢咬我?”他拿起了橱柜上的刀子!我的脚被摔伤了,很疼!我拖着脚几乎寸步难行。

    我奋力一跃,跳到了他拿刀的胳膊上,用力撕咬!‘咚’刀掉到了地上。再一次被他扔在了地上,我……无力再反抗了。被这个男人捏着脖子,快要喘过气来。

    “这该死的猫,是你自己找死!”他笑着弯下靠近我,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手上的刀子也闪闪发光。

    “我求求你,放了它,放了它!”老太太不顾手上的伤口,奋力抢夺那男人手上的刀。刀划伤了她的手心,那男人手大力一摆,摆脱了老太太的拉扯。她被甩到地上,双手捂着脸悲伤的哭泣。看到她无助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很难过。

    也许我自己会为这次冲动的行为再一次失去生命,我希望再也不要变成猫!连一个哭泣的老人都帮不了!如何为人!

    这一切让我想起小时候常去的那家店铺,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一样,那儿的一切都停止了,仿佛连时间也停止了。我闭上了眼睛……

    ‘叮’刀落地的声音,抓着我的那只手,似乎也不是那么紧了。我睁开了双眼,那男人脸上露出惊恐的表。顺着他的目光,老太太坐在地上,那张沾满鲜血和泪水的脸!

    那男人突然放开我,冲出了厨房。我总算是捡了一条命。

    老人用沾满鲜血的手,捧起了我。“没事吧?小猫?”我的双脚都有点疼了,估计连站起来都困难。

    我觉的恶心,因为血的气味刺激着我的神经,还有我爪子上因为抓人流下的酥麻的感,让我无法忍受。

    “你别怪他,他只是喝醉了酒,等他酒醒了。这孩子还是好的!”真的吗?怀疑?把我搞成了这样,回不了家了。该怎么办?

    她拿来一个篮子把我放了进去,我只知道自己要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走了一段路,进了一栋房子。它的气味告诉我,这儿是医院。

    “医生救救这个小猫吧!它快死了!”谁快死了?这不是咒我吗?我感觉到有人在动偶的左腿,可是很奇怪?似乎不是那么疼了。

    “这条腿骨折了!”啥米?骨折?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骨折过!怎么变成猫以后还要受着种罪!(小圣:不行!可不可以和作者夜猫商量一下,这出戏可不可以不演?夜猫:不行!……小圣:靠!冷血!偶要抗议今天这出要,不干了我!夜猫:试试看?小心让你变太监!小圣:……)好吧,好吧!骨折就骨折。

    “另一条腿只是扭伤。”还好,还好!一条腿挂了。“你也包扎一下吧!都是血!小猫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真谢谢你,医生。要不是知道你原来也当过兽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兽医该行当医生给人看病?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玩!(夜猫:还说!还不是为了配合你!)要是有谁找这样的医生看病,我看是活腻了!

    “小圣?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声音是……小哥!唉~~这世界上就有这样的笨蛋。

    “秦潜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是说了一会儿给你打针嘛!其实你也不用打针了。没病还打什么?真搞不懂你!等一下,我这一会儿就完。”那医生正往我上摸不知道啥东西,臭的要命,黑呼呼的据说是秘方,专治跌打损伤。怎么觉得象卖狗皮膏药的?不会是走错了地方,到江湖郎中那看病抓药吧?

    “可是,医生这猫……”

    “猫什么猫!你还死不了!等死了在叫我!”喂喂,死了能叫吗?

    等被他折腾完,我成了半只木乃伊猫。下半被完全包了起来,左脚也打上了石膏。

    “好了,大妈!你的猫没事了,在等半个月,这猫就象活的一样。”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你的伤怎么样了?”

    我看到老太太的双手都缠了绷带,“没事了,”她对着医生笑笑说,“这种小伤,已经习惯了。”

    “是他干吧!”

    “嗯!”老太太点点头。

    “哎!对他真没有办法!其实他刚才过来了,叫我给你看看,我一时脱不了,没想到你就来了。他刚还哭着求我给他治病!可是这病可并不是医生自己才能治的好的!唉!”

    老太太听了又流眼泪。

    “大妈,别哭,他知道错了。我劝你还是搬到其他地方去住吧!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可是没有我照顾他怎么活不下去!他不行的,医生。你叫我怎么扔下他不管呐?”

    那医生摇摇头,“大妈,是你这个人太善良了。”

    老太太擦了擦眼睛,“谢谢你了医生。”

    “没什么好谢的,你也要多替自己想想,被光想着别人。去交钱吧。猫,我给你看着。”

    “这个,这个……”小哥一直在一旁这个、这个的。

    “你还没走啊?难道你还想打针?”医生奇怪的问小哥。

    “不是啦,医生这个……”

    “这个什么?你到是说啊!”

    “这…那猫是我家的。”他总算说出来了。

    “什么?你家的?可是别人拿过来。”

    “就是我家的,你不信?叫它小圣,看它答不答应。”

    那医生看了看小哥又看了看我,“小圣?”

    “喵喵啊~”算是答应吧!

    “切~~什么嘛!猫这东西只要你唤它,它都叫。”我还真是啊!

    小哥说话了,“小圣!BS他!”我对着医生伸出了偶的中指。小哥拍了拍医生的肩膀,“嘿嘿嘿,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家猫与众不同之处。”

    “真是你家的?”

    “对!”

    “难怪和你一样怪!”……

    呱呱呱!一只乌鸦飞过……

    老太太走了过来,“医生,我的猫……”看到小哥抱着我,“这是……”

    “老太太谢谢你,这猫调皮的很!是不是它把你抓伤的,你真不应该管它,让它烂在路上自生自灭!”小哥我似乎平常对你太好了,竟然说这样的话。

    “不是不是,是我对不起你才是。是我家儿子把小猫伤成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老太太一个劲的给小哥赔不是。

    “不是它干的?”靠!他还不相信,我有这么坏吗?

    “真的不是。”

    “那就好。没事没事。猫嘛!它不会疼的!……唉呦,唉呦!你这臭猫咬我干嘛?”不是不疼吗?看你疼不疼!“呵呵!这猫,呵呵,有点小脾气,别介意。”

    “对了!”小哥突然把医生拉到一旁小声的说:“医生,给我开个证明。”

    “什么证明?”

    “病历啊!”

    “你又没病!开什么病历啊?”

    “这个……你不知道,其实我早上还发高烧着,可现在好了。可我没去上班,要开个证明,才不会扣工资啊。”

    “真的?你烧到多少度?”

    “50℃!”

    话刚说完,那医生摸摸小哥的头,“我看还真是‘高’烧啊!把脑袋都烧坏了!不开!去去去,别碍事!”医生理也不理小哥就走了。

    “哎!医生求你了,医生!”小哥追着往里走的医生。我转过头看见老太太落没的背影离开了医务室。

    <br>点击察看图片链接:<a href=http://images.qianlong.com/mmsource/image/2003-4-14/kqdlv-zhuda.jpg target=_blank>哭泣的女人</a><br>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